啃文书库 > 浑沌记 > 900 萧笛万里来逢,何师千虑一失

900 萧笛万里来逢,何师千虑一失


  (900萧笛万里来逢,何师千虑一失)
  她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并非是她父亲死而复生,而是一段在别人眼中见到过的历史的影像的再现。莫名悲怆涌上了她的心头。
  其实无论这名有着中土人的模样的西贾经事打算如何回复,连菱都准备着手段“借用”她的商队过凌霄关。大不了时候再原封不动地还给她就是了。
  但初一见此人,她脑中立刻闪现了一些映像。修道之人对人的记忆也是超乎寻常的。哪怕是多年之匆匆一瞥,只要用心记下过,也绝对是不会认错人的。
  虽然她并没有见过萧笛,但勾诛见过。而且勾诛还保留了一枚萧笛的传音玉简,被她给捏碎了。
  由于他们神魂相通,所以在那时,她自然就把勾诛脑中关于萧笛的记忆全部读了出来。
  没想到人生何处不相逢。多年之后,这个人出现在西贾的商队中,还成了整个商队的经事,还凑巧会在这里遇见。
  萧笛的确是救过勾诛一命。但勾诛也是救过她的。当年如果不是勾诛把丹顶冠窃取到手吸引了妖匪们的注意,她可能都没有机会活着逃到西贾。
  对这种可以争取合作的人,连菱当然没有必要用过太过分的手段。只需要让她明白他们现在过凌霄关,是为了去救谁就行了。
  就是那个唯一知道她父亲道殒之处的人。
  “原来他就是翠玉宫的勾诛?”
  对于勾诛这个大名鼎鼎的贼道她也是有所耳闻的。商队最要防范的就是贼,更何况还是修道的贼。
  这个形象立刻就和当年她被萧间控制住,砍下一根手指的最绝望的时候,那个出现在房顶上黑布蒙脸,手里举着那个黑盒子的贼英雄的人重合了起来。
  如今他正北困在洪润湖,在坤元帝派来的高手们的围攻之下?而连菱他们正打算去救人?
  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怎么做,根本都不需要去权衡了。
  而这个时候在青霄山脉的另一边,随着勾诛他们一路乱闯,他们的位置在何无极的云海鲲舟的地图上也越来越清晰起来。
  每当有一场小战发生,何无极眼前虚空中用灵光显现的洪润湖周边地图上便会有小的光点出现。虽然这些光点并不明显而且位置飘忽,但大致还是能看出走向的。
  “真是自作聪明啊,居然往北逃窜。”就在何无极身边,一名谋士模样的老者笑道,“他们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如果对方的位置暴露,那么何无极只要一声令下把云海鲲舟挪移到对方的头顶,一大帮高手一起空降围住,勾诛和德妃是插翅也不可能逃走的。
  但何无极连头都懒得摇,面无表情地说:“黄长老,你错了。勾诛此人是做贼出身,极为狡诈。他是疑兵。真正的德妃不是往这里去的。”
  黄长老脸上露出不服之色,但对这位宗门至尊也没有办法反驳,只能客气地问道:“宗主何以识破他们的诡计?”
  “他们行事很慎重,但速度有点慢了,在故意吸引我们的人追击。”何无极说。
  “勾诛有紫府圆满的实力,德妃也是紫府修士,即便是为了谨慎,他们的速度也不可能这么慢。
  “下面明、灭两脉派出的人实力不济,头脑也一般,很难得手。我还是看阵脉传来的消息吧。”
  他话音刚落,地图上洪润湖畔西南角,洪阴县边境上,忽然有蓝色光芒一闪而过。
  那是何无极让阵脉布下的一大圈感灵大阵,只要有修士穿过就会传出的警讯。
  “就是这里了。”何无极伸出一根僵硬的手指往光点处一点,“等他们发来详讯,我们就挪移过去。”
  黄长老只能心服口服地赞道:“宗主真是神机妙算。让广寒神女去抓捕勾诛,我们全力包围德妃,两边都不会失手。”
  没想到何无极又摇摇头道:“黄师弟你又错了。广寒此女虽然不是无脑之辈,但终究性子太急太直。勾诛那种精明人是不会给她交手的机会的。贫道派广寒去,只是为了让勾诛笃信我没有发现他的疑兵之计而已。”
  他又继续面无表情地说道:“勾诛是云王的义弟,这个人很讲义气。如果德妃被擒,他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我们以德妃为诱饵,诱他入彀又有何难!”
  黄长老有些担忧地说道:“这次皇帝这次心血来潮,我们却把云王、翠玉宫给得罪狠了,将来恐难有宁日。”
  何无极嘴唇依然毫无翕动,却清晰地说道:“既然抓了勾诛,又可以以勾诛为饵,把碧落、木实等云王一系的高手诱来一网打尽,天下也就太平了。谁叫你我修的是太平之道?”
  他也是不愿意结仇的。但他的处世之道很直接。只要对方的勾诛、碧落、木实这些人全都死了,剩下翠玉宫都是一帮泛泛之辈,这仇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这时他手中传音玉简光芒一闪过,阵脉已经传来具体的位置,他立刻传出了一缕神念。
  整个云海鲲舟上所有的风轮都狂转起来,流动起来的密布的灵机线就像一张网一样覆盖了整条巨鲲。
  紧接着闪电般的白光闪过,云海鲲舟消失得一干二净,空中这一大片都变成了真空,狂风呼啸而来。
  一刹那之后,云海鲲舟出现在了洪润湖畔的西南角上的上空。这场挪移掀起的空遁白光照亮了整片夜空,映出的群山间的水流就像嵌在墨玉中水银。
  然而和何无极预想的相反。他操控云海鲲舟扫荡整片区域,也没有察觉到他所追寻的那几个人的神识波动。这片地界除了凡人野兽之外,对修士而言简直是空空如也。
  德妃来过,然后又消失了。
  就在几息时间之前,第十九正把一张土黄色的符箓贴在了苏珑的额头上。
  “干什么?”
  苏珑的脸是她的禁区,万万不允许任何人碰的,更别说往上贴奇怪的东西了。但动手贴的是第十九,这让她犹豫了一下,没有当即阻止。
  “师兄说……”
  “你怎么老是师兄说!你就没有个自己的主意吗?”苏珑对这个乖巧女子说话前必带“师兄说”三个字极为不满。
  但第十九被她打断一下之后依然坚持不懈地说了下去:“师兄说,如果这枚珠子变成了鲜红色,那就赶快到这几个地点找一处最近隐藏起来。”
  她手中的珠子是一枚“凶吉珠”。这是勾诛出发之前找杜莉借来的。它原本是淡红色的,但现在已经鲜红如血。
  这是因为她们刚刚穿过了阴阳宗的阵脉修士们布下的感灵阵法,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第十九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但勾诛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她坚信自己主人下达的命令是绝对不会错的。
  贴在她们脸上的符箓就是土遁符。苏珑额上被这土黄色如同擦屁股草纸般的符一贴,她立刻感觉脚下的土地猛然就变成了一潭水一样荡漾了起来。而她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往下沉去。
  “好个勾诛,你居然敢活埋我!”
  被这泥水吞没之前,她怒吼道。吼完之后她就乖乖闭上了嘴,因为她怕这些泥沙怪水会涌入她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