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全知全能者 > 第61章 八极
木元青柏,苗汤成云,这是安南郡城的八大世家。
  
  说不好是从多少年前开始的了,几个世家在这里落地生根,然后繁衍生息,再然后,一步步地发展成了“八大”。
  
  受一些内外因素的影响,这八个世家既为了减少争端,又为了增强实力,集合在一起,开宗立派,名曰“八极堂”。
  
  八极堂对外封闭,只收这八个世家的子弟。
  
  对内,则对八家一视同仁,不管这八家在发展过程中,哪个更强一点,哪个更弱一点,哪个强到有点离谱,哪个弱到濒临破败。
  
  以千年为计的时间,哪怕对修者来说,也算是漫长。
  
  这么长的时间下来,不是没有发生过风波,其中就有一次,某个世家出了个不世出的人物,然后这个世家也生出了不应该有的想法。
  
  它想以一代八,接手整个八极堂。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世家的族老,集体反对,反对他们的家主,反对他们的骄傲。
  
  也算不上集体,毕竟,还有不少人,是附和赞同家主的。
  
  但反对的声浪,并不小。
  
  外面,其它七个家族的反对,反对再多,声浪再大,这位家主也不在意,但自己家族那么多的族老反对,他不能不在意。
  
  他也完全可以驱除这些族老。
  
  但那样,家族必然分裂。
  
  中间不知道是经历了怎样的一番事故,最终,这位家主带着一部分亲近他的族人,远去上州发展,留下一句话:“彼等昏庸老朽之辈!且看来日。”
  
  千年光阴过。
  
  那个分出去的家族有过辉煌,而且还是相当之盛。
  
  但有盛,也有衰。
  
  衰到极处,烟消云散。
  
  而这里,安南郡,郡城,八个世家,在漫长的时间里俱都有起有落,起且不说,有的落到了家族连续几代,都无顶梁人物的出现。
  
  若在外界,那事实上,这个家族就已经走向破败了。
  
  但在这里,有八极堂。
  
  八极堂,一视同仁。
  
  哪怕你已经破败到了极点!
  
  只要你是八个世家之一,只要你的那个家族里,还有人!
  
  那么每一代,都有固定的子弟数额。
  
  倾力培养!
  
  不计代价!
  
  每个世家,都有过衰落,而后,共识被缔结,并牢不可破。
  
  至此,八大世家重新立约,重申宗旨
  
  八极堂,是八家的八极堂,少了他们中的任何一家,都不能被容忍。那意味着所有世家的无能,以及背叛。
  
  叛天,叛地,叛祖,叛宗。
  
  千年光阴中,安南郡城其它的大小世家以及新兴势力及散修等,组成了另外一个宗门,四海门。
  
  四海门对外开放,并且声誉相当不错。
  
  鉴于其“兼容并蓄”的宗旨,漫长的时间下来,它的声势已经丝毫不逊于八极堂,甚或在某些方面犹有过之,但在内,其所有的世家和散修,都和世间其它的势力一样,起起落落。
  
  起则势大,落则破败。
  
  势大难长久,破败不能继。
  
  铁打的四海门,流水的世家和散修。
  
  如此,在安南郡城的势力中,八极堂和四海门,如双峰并峙,却风格迥异。
  
  而它们彼此之间,绝大多数时候,也甚少交集。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八极堂。
  
  设有堂主一名,副堂主七名,执事二十四名。
  
  这三十二人,便是八极堂的核心和主宰,负责八极堂对内对外的一切大小事务。
  
  这一天,东山山域,八极岭内。
  
  “这么说,是徐亦山亲自招见?”
  
  说这话的,正是八极堂这一任的堂主,出自成家的成绍安,也是地阶中人。
  
  “是的,徐亦山给出的条件是合作,而且还给腾出了一个东正街的院子,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副堂主元山道说道。
  
  “东正街的院子?”成绍安诧异不小。
  
  “是啊,而且恰好就在我暂时住的院子边上,也不知道老徐打的是什么心思。”元山道笑说道,“我和老木分析过,他的意见和我一样,这应该是徐亦山放长钱,想钓鱼。”
  
  “确定身后有人?”成绍安道。
  
  “有没有人倒是不确定,但是那个配方确实不太一般,不像是安南郡能有的东西。”元山道这一句话说得有点意味深长。
  
  而他这话里的意思,成绍安当然懂。
  
  不像是安南郡能有的东西,那就是外面呗。
  
  而和青水城有关的外面……
  
  那只有一个地方。
  
  西疆。
  
  但接下来两人就此话题讨论时,也陷入了和徐亦山他们当日差不多的情况。
  
  “我和老木也是想不通这一点。”元山道说着,“这个配方如果不是出自西疆,那根本不应该在青水城出现。如果它确实出自西疆,那它也只应该在青水城,而不会出现在郡城,并以这样一种可笑的方式。”
  
  “让人去青水城调查了么?”
  
  “去了,不止我们,郡守府,紫华阁,药师堂,明山宗,朝山宗,澜水宗,还有四海门,都派人去了。”元山道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是七大宗门聚青水啊,呵呵。”成绍安也是笑得古怪,“多少年了,七个宗门都没有这么‘齐心’过。你和老木他们的意思是什么呢?”
  
  他没问调查的结果。
  
  元山道既然没说,那自然是没什么有用的结果。
  
  “我准备亲自接近一下。”元山道说着,“他们不就住在边上么,新邻居搬过来,我这个做老邻居的,上门拜访拜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
  
  “哈哈。”成绍安指着他笑,“老元,这倒是委屈你了。”
  
  “委屈倒是谈不上,我估计那个院子今后一段时间,会和青水城一样热闹。”元山道说道。
  
  “那个合作上……我们有没有可能参一手呢?”成绍安沉吟着。
  
  “药师堂肯定是参予了的,紫华阁还不确定。”元山道也是沉吟,“拿到那个配方倒是不难,但没有任何意义,我们也不可能绕过药师堂去。”
  
  “这就是关键中的关键了,老元,那个配方,效果究竟怎么样?”
  
  成绍安经常小闭关,昨天才刚出关。
  
  “我找在药师堂的子弟问了,他们给我的回答是,甘从式也弄不太懂。”元山道神色带着点古怪地说道。
  
  “老甘?不止是药方搞不太懂,连效果也搞不太懂?”成绍安这下是真的吃惊了。
  
  “是的,我和老木还有其他一些人也都品过,那个汤,很鲜,很香,很好喝,但也就是这样了,喝下去后,没有任何灵气反应。”
  
  没有任何灵气反应,那就是凡物。
  
  这就钉死了层次。
  
  不高!
  
  不值得太过重视!
  
  但这只是元山道的前半截话,稍顿了一下,他又道:“喝了一次之后,我还想喝第二次。”
  
  “老木他们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