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全知全能者 > 第226章 晚会视频

第226章 晚会视频

    云气聚,春雷生。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春雷生,惊蛰至。
  
      惊蛰至,阴锁开。
  
      醒来之后,躺在床上,在脑海中咀嚼着这段口诀,许广陵思绪万千。昨晚所生的,就是“阴锁开”?
  
      而明明前不久,就在梦里,他还得到了这么一句信息,“阳关易破,阴锁难开”。
  
      如果昨晚的那就是阴锁开,这似乎怎么也谈不上什么难开吧?
  
      那么,原因,原因在哪里呢?
  
      是那天晚上的遭遇,是他自身的天才,还是……那个被章老和陈老交相一致惊叹的雾气?
  
      对那个神奇的遭遇,直到现在,许广陵其实也依然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对自身的天才,他却一直是都有极其清醒的认识,大抵还是那话,如果平常人是一,真正的天才是一百,他大概也就是一点一。
  
      所以,思来想去,想了种种可能之后,那个雾气,被许广陵初步认为是他突飞猛进的推进器,也是化难为易的法宝。
  
      若果如此,则其价值,不可估量。
  
      两位老人再怎么珍视也不为过。
  
      而究竟是否这样,之前不好说,现在么,只需要做一些小小的实验就能知道了。
  
      早上,公园中,依然是三人的会聚。
  
      两位老人现在的举止其实真的是很滑稽,想象一下吧,挥拳动脚的老头,然后不论是手腕还是脚脖上,都挂着串,一身四个串!小孩都没有这么夸张好不好?
  
      总算老先生们也还有那么一点羞耻感,不是那么的“大无畏”,还知道在衣饰上作一点掩饰,不论手脚处,皆是宽筒长袖。
  
      打拳时,珠串不露,整个人倒是反而增添了那么一些所谓的仙风道骨之气。
  
      另外,也因这个珠串或者说雾气的原因,两位老人最近在锻炼上,强度虽然没有增加,但心态却是变化相当大。尤其是章老先生,以前打拳甚至都可以说是例行公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不说苟且吧,至少也没有太多的野心和期待,但是现在么……
  
      忽如一夜春风来,老树也学花草开。
  
      仿佛少年的劲儿,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和他们相比,有时,倒是许广陵感觉自己比他们更像老人。
  
      下午的时候,许广陵收到了周蓝兰小姑娘的短信和邮件,短信只有一句:“学长,节目已经出来了,评价一下呗?”后面还有符号,大概是表示笑脸?
  
      邮件却是一个很大的附件,足有2.5g。
  
      好在许广陵这边是一百兆的网络,不然光是下载都要下载好一会儿的。
  
      下载完,打开。
  
      图像很清晰,声音效果也相当过得去。
  
      金陵三中的晚会!
  
      对这个,许广陵并不陌生。
  
      或者说,他很熟悉。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他有负责过节目,有负责过策划,有担当过主持,便是担纲整个晚会的“总导演”,都不止一次。但……这都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对许广陵来说,就仿若前尘。
  
      晚会中规中矩,以许广陵现今的眼光,自然不会给予什么精彩的评价,但那些节目,那些表演的学生,许广陵看到的却是满满的活力。
  
      就像有一句歌词说的,“我就站在舞台中间。”
  
      青涩,但是整个生命都在光和飞扬。
  
      从年龄上来讲,许广陵其实并不比他们多大几岁,但在心态上,彼处正灼灼其华,而此处,却早已是月光盈野。
  
      与岁月无关,与苍老无关,甚至,此际来讲,已与前事无关。
  
      虽然许广陵现在的时间从某种意义来讲很不宽泛,但他也还是没有快进,带着欣赏,带着回忆,也带着些感慨,一个一个节目地看了下去,进度条过了一大半的时候,《灼灼其华》登场。
  
      并不是许广陵为自己的歌曲喝彩。
  
      无此必要,他更不会有这心态。
  
      但事实是,当这个节目上演的时候,他明显感觉整个舞台都“为之一亮”,有一种乍然从黑白过渡到彩色的感觉,而当整个节目表演完毕,许广陵甚至都有了相当的欣赏。
  
      这个节目,比前面的那些节目,整体来说,简直是翻了个番。
  
      舞,很不错,颇为一些小亮点,曲,出自他自己之手,不须太赞,但倒也不必妄自菲薄,歌,是许广陵认为的可以额外多加一分的地方,唱得真的是很不错!
  
      而唱的人,就是周蓝兰。
  
      “不错,很不错。舞蹈设计得很好,服装也很搭,唱得也很好,是用了心的。”许广陵给周蓝兰了一条短信过去。
  
      收到短信,莫名的,小姑娘眼眶就是一热。
  
      此时正是课间时分,周蓝兰把这短信和几个小姐妹们分享,然后就在教室里,几个小姑娘欢呼着抱成一团,有几个情感易动的小姑娘,甚至眼眶也都红了,盈盈欲泣。
  
      当汗水和付出被承认,被肯定,有这样的表现其实也并不奇怪。
  
      课上是不能玩手机的,一旦被现,后果极其严重。
  
      趁课前的最后一点时间,周蓝兰紧赶慢赶了短信过去:“学长,我以后想唱歌,可以吗?”
  
      “可以啊,想唱就唱么。”许广陵回道。
  
      待大概四十五分钟后才收到短信,许广陵就是莞尔一笑,看着小姑娘的回复:“学长,你评价一下我?我要认真的那种。”
  
      摇摇头,笑了笑,许广陵打字:“好,我五点后给你回复。”
  
      唱歌,声线第一,感情第二,唱功第三。
  
      声线,这没什么好说,“祖师爷赏饭吃”说的就是这个,有人不需要感情投入,不需要唱功,甚至都不需要是唱,日常的简单说话,都能让人“开口跪”。
  
      天赋好的就能达到这样。
  
      说到这个,明明在考虑着周蓝兰,许广陵其实却是想到了那位郑女士。
  
      或许是因为弹钢琴或者说音乐素养的关系,她的说话其实很有节律感,算不上自带bgm,但其实也可以说是相当具有唱歌的天赋的。——不过她显然没从事这个。
  
      声线之外,感情投入也是很重要的一项。
  
      许多歌,歌手的声线不错,唱功也不错,但让人听得毫无感觉。
  
      这就是对于歌曲的理解问题了。
  
      换言之,也就是感情投入。
  
      这样的歌,许广陵听过很多,很多。
  
      至于唱功,一言而蔽之,就是用适合于自己的唱法,将天赋和感情尽情地挥。这三者,以许广陵目前的看法,是声线占5o%,感情和唱功各占余下的一半吧。
  
      至于周蓝兰小姑娘么。
  
      许广陵把视频又倒回去,仔细再听了一遍其对于《灼灼其华》的演唱。
  
      ==
  
      感谢“东奔西走工”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风也忧郁”的月票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