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啃文书库 > 极品小司机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完结

第八百六十六章 完结

不想错过《啃文书库》更新?安装啃文书库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头的声音比较小,站在门外的护卫人员一个字也没听清。
  
  不过徐老总的面部表情却从淡定一路转变为了惊惧,然后又变为了激动。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没想到被自己关押一个多月的阶下囚张承武竟然也有如此背景身份。
  
  自己当初咋就没有发现呢?要不是碍于老爷子在场,徐总恨不得扇自己几记大耳刮子才好。
  
  “小家伙人呢?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不多见啦,咱们应该好好重用!”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那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听见这话,徐\明背上的冷汗都流了下来,见他一脸尴尬,老爷子再次问道:“小徐呀,他不在东风公司任职了吗?”
  
  “不,不是,呃...他因为涉嫌杀害欧阳凛,已经被公司拘押了。”徐总声音颤抖的回答道。
  
  时隔十多年,富汗再次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
  
  不是因为那里的贫瘠又或者战乱,甚至大批向外迁移的难民。
  
  而是在兴都库什的莽莽群山中发现了石油的踪迹。
  
  要知道拥有沙兰地区,拥有马帝格罗地区就相当于拥有了兴都库什山脉的所有权。
  
  此时以富汗格局来看,等重组执政党后,那个平民统一战线将会拥有主导权。
  
  而老爷子正好带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身为阶下囚的张承武竟然有望彻底掌控这个组织。
  
  老爷子听说张承武被拘押后,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气愤。
  
  简单敲打了一下徐总,然后便飘然离开了。
  
  徐\明深知此刻的处境,于是立马着手安排。
  
  他先是撤销了有关张承武的所有指控,然后又安排人员抹去了欧阳凛的相关档案。
  
  等办完这些事,这才来到拘押张承武的地方。
  
  .......
  
  老张被拘押了一个多月,因为属于特级危险人物,所以他被单独分配到了一间房。
  
  这天正在囚室中做运动,守卫突然走了过来,用警棍敲击了一下铁门道:“编号3468,有人探访。”
  
  “终于来了...”张承武咧嘴一笑,穿好衣服,在看守的领路下来到接见室。
  
  来人正是徐总跟他的秘书,见到张承武之后大笑着说这就是场误会,后者却没有给他丝毫面子。
  
  话没说完就拂袖而去,临出门前还放下狠话,说让真正能够主事的人过来谈。
  
  徐总是何等人物,地位甚至比欧阳凛还要根深蒂固,几时受过这种侮辱。
  
  他虽然气愤,但也不是傻子,很快便平复了情绪,耐着性子拨通了副主席的号码。
  
  又过了两天,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连同总三的水部长以及主任白河水来到拘押所。
  
  三人都是大佬,所方领导自然不敢怠慢。
  
  会客场地从接见室直接换成了所长的办公室,并且进行了清空办公大楼的操作。
  
  这回张承武已经换上了一套名牌休闲服,在两名看守的引领下来到办公室。
  
  一行四人在房间谈了好久,具体内容没人知道,也没有人敢打听。
  
  整整三个小时后,“囚犯”张承武直接离开了拘押所。
  
  他并没有在首都停留,而是直接搭乘飞机返回江东。
  
  因为今天正是每年一度的除夕夜。
  
  .......
  
  这个除夕张家人过的并不好,买了一堆好菜,叫来老大张承文一家子,又叫来老二张承秀一大家子。
  
  虽然人多,但大家伙总觉得少些什么,仿佛家里的主心骨不在。
  
  大嫂辛辛苦苦弄了一上午,终于把菜配好,正准备下锅时,家里的大门突然响了。
  
  大哥张承文赶忙去开门,来的竟然是以蔚力强为首的一帮江湖朋友。
  
  大家伙很是热情,带了不少礼物,一口一个过年好的,很快把张家给挤的满满当当。
  
  看到这一幕,张秀才跟习桂兰非常欣慰,儿子的朋友总算是没有白交。
  
  如此危机的时刻,他们竟然不怕沾上事。
  
  贺三最会闹气氛了,连同运输公司老板毛威一起,将现场环境烘托到了顶点。
  
  没多大功夫饭菜做好了,女人们一一端上桌。
  
  门铃在此刻又响了,小敏赶紧跑去开门,就见宋琬抱着陈暖站在门口,手中同样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
  
  “宋姐来了。”小敏乖巧的问声好,赶忙接过礼物。
  
  张父张母则热情的迎接,说过个年麻烦宋总了,三天两头往家里跑,赶紧上桌吃饭。
  
  宋琬自然是无比客气的落座,众人刚动筷子,客厅的大门居然又被敲响了。
  
  距离门最近的是陈暖,立马起身开门,正准备问对方找谁,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嘴里大声喊着张叔张叔。
  
  听到这个动静,张元元也从位子上跳了起来,风一般的扑了过去。
  
  回家的人正是张承武,刚刚包车从省城赶回来。
  
  一个多月没见,此刻的老张显的有些憔悴,满脸的络腮胡子,要不是穿着一套新衣裳,恐怕会被人误会是逃荒回来的。
  
  主心骨终于回家了,家里人自然高兴,兄弟们也跟着起哄,特别是韩进,挑事说宋总哭了好几场。
  
  此时王纯纯也在,本应该无比尴尬,小王却大度的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张承武眼神更加炙热了。
  
  这顿饭算是从悲到喜,从落寞到高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