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啃文书库 > 隋风烈 > 第一百六十一回 颉利惶恐思退路 长孙晟发动总攻

第一百六十一回 颉利惶恐思退路 长孙晟发动总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陛下回书也是赞同我等破城方案,只是书中之意是要我军利用火器之利行尽可能的摧毁之事,诸位将军可传看陛下回书。”长孙晟大声叫好道。
  这几日等待皇上回信,可谓是等的苦!将士们每日都在耳边念叨着报仇之事,都等不急要再去攻城。自己内心也焦急,怕拖得久了冷了将士们的心,今天终于盼来了皇上的亲笔回书,且批准了自己的下一步作战方案。
  “大帅,陛下既然要我等不留其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那原先的计划当略作调整。即将铁炮营集中与南门持续对城墙和城内轰击,同时,其他三门也要派兵围住,不放鞑子出城。陛下要的是~”侯君集看过书信后补充说出自己的想法,但话头又被老将双枪丁彦平给抢了过去。
  “对!陛下要的是杀光鞑子,一个都不放过。只有这样方能平丁某胸中之恨,方能为我先锋军阵亡将士报仇。”丁彦平控制不住情绪起身叫道。
  丁彦平的一番话,引起帐中诸将共鸣,纷纷大叫着报仇雪恨,嚷作一团。
  “诸位,且静一静。”听长孙晟挥手招呼着大家,众将也就平复了下来,静等主帅说话。
  “诸位将军,前番攻城我等皆犯有心急轻敌之过,此番再战需切忌急躁冒进,需将我军火器装备之优发挥到极致。以便尽可能多的杀伤和消灭城中鞑子。华公明将军~”
  “大帅,末将在。”
  “本帅问你,你手中铁炮火力能持续多久?城中可少说也有三四十万鞑子啊!”
  “大帅,末将现有大小铁炮400门,弹丸充足。但连续炮击会使炮管发烫,容易炸膛。故每天连续轰击不能超过半个时辰。”
  “嗯~也罢!那就每天轰击半个时辰,本帅要汝不光将其南城城墙尽数轰碎,以便我军骑兵进城;还要尽可能抵近轰击,将城中房舍宫殿等一并轰为瓦砾,可能作到?”
  “大帅放心,无需几日,末将便能让城中一切尽毁,为雄阔海将军报仇。”
  “好!传令~东西北门原5万人马不动,多设鹿栅,弩箭手尽皆待命以防城中鞑子亡命出逃,给本帅把口子扎紧了。等待本帅发起总攻之令,再一同杀入城中屠尽鞑子,都听清楚了么?”
  “是。”帐中众将发出一声怒吼,这声吼,让账外围聚听信的将士们个个血脉喷张,忍不住立刻拔刀出战。
  城外连续多日的偃旗息鼓,反倒让宫殿内的颉利可汗心神不宁,坐卧不安,总觉有大事即将发生。
  这天招来守城主将军师达利特为其分析当前战局。
  “军师,前日南军攻城大败,还死了一员大将,他却不来报复,反倒没了动静,此为何意?莫非再等援军到来不成?”
  “大汗,勿忧。南军所依仗者不过是铁炮威力,而据本师观察得知那铁炮并不能持续长久发射,我守军只需在城下躲避便能减少伤亡。在以土袋及时填堵被毁城墙,南军便毫无办法。前次被毁城门也已被巨石堵死,要再从城门冲入已是不可能了。再说,我王城四周并无森林,南军就连攻城云梯也做不成。数日不来攻,多半是在等后军送来攻城器械。”达利特安慰这颉利可汗说道。
  “嗯!但愿如此。上次缴获的火雷可会使用了?”
  “大汗放心,不光会用而且还分发到各门守军中了,这火雷用于防守倒是不错,只是少了些不经用。”
  “铁炮、火雷、连弩箭还有长槊、横刀、骑兵铁甲,样样都是好东西,南朝真是能人巧匠奇多,还不知有没有威力更大的兵器?我突厥仅在兵器一项上就差南朝多矣!”
  “大汗,若是能再相持几日,不妨由本师出城与南朝议和,我突厥大漠广大无垠,就算出让些领地给他又有何妨?只要南军退去,让我国缓过这口气,这些兵器除了铁炮外,都已有样品,届时在多费些金银请得南朝巧匠过来,仿制不难。”
  “好!军师此提议倒也不错,呵呵!城防一事,还需军师多多费心,好歹挺过这段时日,再行议和。”
  “遵命,大汗。”
  听过达利特一番话之后,颉利可汗觉得心中敞亮了许多,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送走达利特正要转回后宫时,就见自己的心腹家奴贾巴尔尤克鬼祟般的从偏殿走了出来。
  “大汗,小人回来了。”
  “怎样?打探的几件事情可有结果?”
  “大汗,左卫王突利抗令没有派兵去达兰扎城,反倒是将其部族众多部落全都北迁了,只加强了乌里雅苏台和地神山的防备。”
  “他没有去攻阿尔泰城么?”
  “没有,反倒是据守阿尔泰城的南军大将来乌里雅苏台城下挑战过一回,突利出战交手,但却败了,由此便闭门不出了。南军也从此不再来攻,只紧守阿尔泰城不出,据说南军已无缺粮之忧。其军中粮草从何而来也颇多神秘,小人未曾探明。”
  “唉!他这是在保存实力看本汗的笑话,让本汗与南军两虎相争,我突厥国运便坏在此样人手中。罢了,不去管他了,说说其他事项。”
  “是,大汗。小人还探得护卫王城右翼的库伦城也被一股南军给围了。据说,王叔阿史那苏尼世子姆巴佩被南军用计给掳了去,生死不明。”
  “哦?围城之兵有多少?可是围攻肯特山的那支南军?”颉利听了这个消息,不禁大惊。也就是说,自己已经无法指望近处的库伦城发兵来援了。
  “大汗,据小人属下说围城之兵在15万之上,不少于王城外的南军人数。而王叔阿史那苏尼的守城之兵却是折损了三成,变得更少了。”
  “啊?”颉利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原本达利特给他吃的定心丸也再次失效了。很明显,库伦城失陷只是时间问题了。作为突厥国的经济中心,库伦城失了犹如丢掉了半个突厥,有心分兵去帮,但又自顾不暇,这让颉利不甚烦恼。
  “大汗,小人属下还从肯特山上潜逃下山的溃兵口中听得,虎师塔克罕部在峰顶营地深夜突遭大规模的天雷天火袭击,一夜之间尽皆折损了。溃兵亲眼见到是天兵从云端发起的攻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