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84章 花篮来了 万三

第184章 花篮来了 万三


  (继续日万!求正版订阅,收藏推荐月票打赏!)
  马一鸣带着甄乃菲和李子园愉快的采购起了东西,偌大不大的超市,几乎是包场,这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曾淑芳和曾芬芳陪着两老聊天,家长里短的,自动屏蔽其他人。
  高建美和方大敬的女儿方小爱,被高露招呼到了一旁,两人欢天喜地的在找自己喜欢吃的零食。
  高建国一个人对付高建美四个人,有些力不从心。
  “二哥,咱这超市,怎么这么没生意啊?”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方大敬,他进来之后就环顾了四周,空荡荡的走道,一眼就能看穿几个人。
  而且他还知道马一鸣几个人之前是和高建国他们凑在一起的,等于也不是真正的客人。
  “是啊,建国,这店里环境挺好的,东西也多,怎么就没有客人呢?”
  在方大敬的提醒下,高建军终于想通了哪里不对。
  “哥,不会是我们的东西卖的太贵了吧,我告诉你超市的东西一定不能卖的太贵,不然很难有好生意的。”高建美最是积极,想都没想,问都没问,就开始给高建国他们扣上了帽子。
  外行指挥他这个勉强内行,还指挥的津津有味。
  “放心,我们超市的东西卖的都不贵,质量保证的同时,讲究的是个薄利多销。”
  高建国也没办法,只能好好的解释一下。
  “薄利多销,那也不行啊,那样还能赚到几块钱,年终的时候不会分红都没钱吧?”
  上一秒担心万客隆价格太高,下一秒就指责高建国把价格定的太低了。
  上下左右都是她说了算。
  “老二,开超市的生意这么差的吗?我问过小峰,他说的是开超市很赚钱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大早就从村子里出发,兴致勃勃的来看看自己的产业,一路想象人潮涌动的场景。
  可这现实,却是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高建军心情很不爽。
  “哥,我刚才都解释了,现在是试营业,我们业务都还不熟,客人少一些反而是好事,可以让我们慢慢的适应。一下子来太多客人的话,反而会让我们忙中出错,出乱子的。”
  高建国拼命的找理由解释,高牧讲的那些话,都被他加工成了自己的话。
  “二哥,你这话恐怕是骗人的吧!你不通知我们来,其实是知道开超市生意不好是吧。嘿,就现在这情况,等你们慢慢的适应了,怕是超市也倒闭了吧!”
  方大敬毕竟是坐机关的人,没那么好糊弄,开超市的讲究资金回笼,照高建国他们这样开局不利的情况弄下去,大概率的生意是越来越差。
  也有可能不会更差,有可能已经是最差了。
  “你就不能盼着点好,这超市你们家也是有股份的。”
  高建国气的不行,本来就郁闷,结果这一家子一来,不但没句好话,没有帮忙想办法,反而就是一通诅咒。
  幸灾乐祸的!
  “二哥,要是超市亏损了会怎么样?”
  高建美皱着眉头,突然发问。
  没错,他们家也是有一成干股的,这要是超市亏损了,也是他们的损失啊!
  “超市亏损了,所有的股东都需要贴钱出来弥补这个损失。”
  高牧刚好陪着管老爷子采购结束回来刷单,几个人说的话全部落在了他耳朵里,再看到爷爷奶奶疲惫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啊,还要赔钱,这怎么行啊。入股我们也没出钱呀,怎么亏本还要赔钱的,这不合理吧?”
  高建美说的义正言辞,大意闵然。
  “建美说的有道理。”
  大伯母第一次开口,开口即声援高建美。
  不分钱都没关系,还要倒贴钱她肯定不乐意干啊!
  “小高啊,东西买好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见。”
  管老爷子拎着两袋东西,插着话走了过来。
  “那您老慢走,过几天找你喝茶。”
  高牧暂时丢下高建美等人,把老爷子往外送,高建国尴尬和老爷子笑了笑。
  “这个可以,时间你来定,茶叶我来出,刚刚收到的好茶,一起品一品。”
  要让管老爷子找喝茶聊天的人,他宁愿找年纪更轻的高牧,而不愿意找类似高建国年纪大两圈的人。
  “那我就占你老的光,尝尝你的好茶。”高牧把刚刚帮忙拎的两袋零食又递给了管老爷子:“您老路上注意安全。”
  “我没老到那个地步,刚才那些人是都是你家亲戚?”
  管老爷子走出去一步,又退回来朝超市里面点了点头。
  “您老眼睛真毒!”
  高牧手动点赞。
  “需要毒吗?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好像不太好相处啊?”
  “他们就是那种脾气,一会儿就好了。”
  “是嘛,那你好好处理。”管老爷最后又瞄了一眼万客隆三个字:“这人气确实有些对不起这名字。”
  送走了管老爷子,高牧又在门口和甄乃菲李子园挥手告别,马一鸣很没义气的一同离开。
  之前是想留下来看看,可现在里面的火药味有些浓,不再适合继续待下去,也就不准备再看看了。
  回到超市后,收银门口就剩下他们高家的人。
  当然,高露继续带着方小爱在货架中畅游,小姨则是带着两个店员开始整理货架,实在没事就把刚刚卖出去的东西,继续填满货架。
  虽然没几样,但那也是活啊!
  “小牧回来了,快,你快说说,为什么亏损了还要我们贴钱?”
  高牧一回来,就被高建美抓住不放。
  “那超市赚钱了,你们为什么要分红?”
  直接反问了一句。
  “小牧,我们这是干股,股份的钱我们没出,肯定就不能贴补亏损的钱。”
  高建军这话咋一听,似乎很有道理。
  高牧抬眼瞄了瞄,以高建军的水准,这样的话应该不是自己想出来说的。
  那么,高牧把余光留在了高建军身旁的方大敬身上。
  “按照你们的逻辑,这干股就是只赚不亏的了呗。”
  “对对,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方大敬赶紧抓住高牧的话,似乎想要做实。
  “你们怎么想的这么美。”和高牧淡淡的一笑:“反正股份的协议还没有签署,你们要是真不愿意共同承担风险,那你们退出目前还来的急。”
  苦笑不已!
  这就是他高家的亲戚,就是他老子的亲兄弟姐妹?
  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只想占便宜,不想有任何付出的可恶之。
  既然是只想同甘不想共苦的亲戚,他又何必去无偿无私的贡献呢?
  升米恩斗米仇!
  “退股,这怎么行,这是我们的股份,凭什么你说退就退了?”
  高建美拒绝的很坚决。
  “不退就按我的规矩来,签协议的额时候,要把共负盈亏写清楚。”
  心冷之后,就是简单粗暴高效率。
  “不行,这一条不能写在协议里!”
  “不愿意就自己退出。”
  “不行,我说了,这是我们的股份,凭什么你说退我们就退。”
  “凭什么,就凭这钱都是我们家出的,就凭你们一分钱没拿就白拿了一成的股份,就凭你们只想要好处,不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
  高牧的嗓音也在提高,有理不在声大,但是和高建美据理力争,有时候就必须老嗓门和气势。
  “我不和你争论,二哥,你来说。”
  高建美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实在是说不过高牧,于是就想把对象换成她以前能吃死的高建国。
  “我们家也听小牧的,他说了算。”
  高建国现在最高效,最省力,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把事情往儿子身上推。
  乐得轻松,轻松看戏,看自己儿子碾压别人,心里边那个暗爽很爽的。
  “爸妈,你们听听,我们一来二哥就这样对待我们。要不是今天带你们特意过来看看,我们还被他们一家蒙在鼓里。”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把目标换成了高老爷子两夫妻。
  “对啊,爸妈。当初我就不同意开超市,要是听我的搞车队,现在怎么可能会有亏损的事情跑出来。”
  方大敬对搞物流车队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不管是搞车队,还是开超市,你们出钱了吗?”老爷子还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一句话就让方大敬等人闭上了嘴巴:“所有的钱,所有的事,都是老二家在出在做。说白了,你们两家就是占我老头子的光,老二是看在我和老太婆的面子上,才给你们分了干股。”
  “你们倒好,钱看不到出一份,需要帮忙的时候一个个找不到人。现在什么都弄好了,你们一个个领导冒出来指导了。我们两个老的意思很明确,老二家怎么说你们怎么做。只想分钱不想承担责任的事情,你们做梦去就行。”
  舒服,老爷子的一训,听的高牧舒服不已。
  “爸妈,你们怎么能这样呢?也太偏心了。”
  “我们要是偏心,也是偏你们多一些,别不知道好。”
  “欢迎光临!”
  言语交锋的正激烈,一个人走了进来:“高牧是谁?我们是花店的,有人让我们给超市送了一对花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