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一枝相思煨红豆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小心

第一百六十一章 小心


  满洞的萤火飞舞,却不敢靠近江莲生和小枝,他俩走过之处,萤火避之不及。
  山洞中除了这些乱飞的玩意,再无其它东西。
  走到中间的空地上,小枝见江莲生正看向自己,她道:“还是你来吧。”
  他们都感觉到了来自地底下的妖气,小枝实在不想班门弄斧,虽然江莲生不会笑话她,但她自己心里会觉得丢人。
  江莲生还算有分寸,只是轻轻跺了一下脚,只见漆黑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银镜,两人的身影倒映在银镜中,一座黑黝黝的牢笼,正正立在他们面前。
  而他们四周依然空空荡荡,不见一物,哪有什么黑牢。
  半空中那些瞎晃悠的萤火,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剧烈颤动起来,彷佛立刻便要坠落下来。
  小枝蹲下身来,看着银镜中的黑牢,问道:“你是谁?”
  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出现在小指粗的黑铁门缝间,额头上的月牙印记被黑铁门挡住,隐约能看到一点红痕。
  这双眼睛看着小枝,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怯生生道:“我叫小心。”
  “哦?是新旧的新还是兴旺的兴?”
  “就是小心的心,我娘说,这世上坏人很多,千万要小心。”
  ……
  “那你娘叫什么?”
  小心的眼里多了几分警惕,道:“我娘说,总有坏人想害她,不能将她的名字告诉别人,这样会给我带来危险。”
  你娘的仇家可真多!
  小枝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那你是怎么被他们抓住的?”
  “他们说我是狼妖的儿子,他们瞎说,我才没有爹爹,我娘说我是树上结的,怎么会有爹爹?”
  “那你怎么会有娘呢?”
  “我娘说了,那天她在树下睡觉,突然一个成熟了的果子砸到她怀里,她见这个果子长得可爱,就当儿子养了。”
  所以……你信了?
  小枝不想再跟他纠结这爹生娘养的问题,转头问江莲生,“你可有法子将他救出来?”
  江莲生已经查探过了,此时也蹲下身,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脚下的银镜,道:“法子是有的,碎了这面镜子便可,只是这镜子牵连着天地灵气、山川龙脉,若是强行砸碎,恐怕会引发山崩地裂。”
  “就是说这座山会塌?”
  “不止,青岚城也会遭殃。”
  小枝皱眉,从银镜出现那一刻,她就感觉出这个阵法的强大,远超她那浅薄的见识。
  她在回龙山那三千年,也时常按着师父教的方法修炼,以至于恢复仙身后,在掌控体内灵力上几乎没费什么劲。但于阵法这一块,她却涉猎极少。
  看着黑牢中瞪着大眼睛盯着他们的小妖,小枝道:“那就没办法了吗?”
  江莲生认真道:“凌云阁的掌门肯定知道怎么破阵。”
  小枝白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
  他们这次夜探,为的就是不打草惊蛇,尽量减少流血冲突,悄悄将小妖救出去。
  一个凌云阁掌门虽不足为惧,可万一她给你来个鱼死网破呢?而且这里是她的地盘,谁知道她还藏着什么后招?她敢如此大张旗鼓地与妖界作对,说不定背后有什么阴谋。小枝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可不敢轻视她。
  “青岚城的人不是说了吗,屠妖大会是在凌云阁的飞云台上举行,那日,他们肯定要将小妖提出去。我们先回去吧,等屠妖大会那日,再来营救。”
  小枝想了想,比起山崩地裂和绑架凌云阁掌门,不如等到五月十五,让江莲生直接将凌云阁的飞云台给扛走得了。
  那飞云台他们来时看到过了,就杵在凌云阁东北角的高地上,像个巨大的蘑菇似的,可惜天太黑,没看清上面长什么模样。
  以江莲生那单手移山的本事,扛走一株大蘑菇,应该不在话下。
  见这边两人正要起身离开,小心突然喊到:“姐姐,姐姐,你别走,我知道还有个法子。”
  “哦?”
  “我娘说,上古妖王的一泡尿便能破了这镜子阵法。”
  小枝:“……”
  上古妖王?那不是小白吗?
  “你知道上古妖王在哪?”小枝问道。
  小心摇了摇头,这个他娘没说。
  小枝自从下山来,听说过小黑,也就是景黎魔君,在仙魔战场征战;听说过棒槌,也就是鬼王千屈,在一个叫幽檀山的地方,为一个叫百鬼阵的玩意头疼不已。
  可是小白在哪,她还真没听说过。
  屠妖大会在即,如今去寻小白,肯定是来不及的,小枝看着小心,道:“你别怕,姐姐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你不骗我?”
  “姐姐从来不骗小孩,你乖乖等着我。”小枝笑道。
  “我娘也这么说,他叫我在白兰山等她,可是我等了十二年,她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又叫我等她,如今已经第十年了,没等到娘回来,我自己还被人给抓了。”小心嘴角往下一撇,越说越委屈,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滚。
  小枝的心都快被他给哭化了,赶紧道:“哎呀,你快别哭了,就几日时间,姐姐绝对不骗你。”
  小心抹了一把眼泪鼻涕,扑闪着微微泛蓝的眼眸,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日后我定会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
  什么骗不骗的,有人说要救你,你就赶紧哄着吧,万一她改变主意了,你还真打算指望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便宜爹啊!
  “我叫小枝,你便叫我小枝姐姐吧,报恩就不必了。”他若真是白棠叔叔的儿子,叫她小枝姐姐,倒也没差辈分。
  “小枝姐姐,我等你。”小心给了她一个可怜得让人心里泛酸的眼神。
  以至于小枝回到琴湖边的老松树上时,心里还酸着。
  没爹教没娘管的小孩,实在是太可怜了。与小心比起来,自己至少还有师父,还有弟弟,从小有人护着她,陪着她,没让她被人抓了去。
  这么小的孩子,他们怎么就下得了手呢,所谓的修仙门派,修仙问道,只怕是修到猪肚子里去了。
  小枝心里暗戳戳地希望,那些坏心肠的修仙人士入不了仙途。
  其实她哪里知道,从古至今,除了几万年前通天阁那位李恒之得道飞升了,人间再无人入得仙途。
  而自从十年前通天阁被毁,仙界已经不再相信所谓的凡人修仙之道,认为这不过是他们的痴心妄想。对那炼化仙身供己所用的李恒之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的尸骨挖出来挫骨扬灰才解气。
  为什么他们明明对凡人修仙如此深恶痛绝,却还能容忍凌云阁的存在?
  咳……,这就关乎到上界,那些个穷得揭不开锅的小仙君们的财路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