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警草仙女咚 > 第218章 最好的结果

第218章 最好的结果


  他穿着浅咖色的长款风衣,戴着细框眼镜,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咳了一声才道:“你们好,我是医院的院长,我姓刘,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全权决定。”
  
  江航歌迅速低头,掩饰了愕然的表情。
  
  黑色上衣打量了他一眼,“你真是医院的领导?”
  
  “对,”闻世卓道:“我负责这件事,你们有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
  
  黑色上衣渐渐信了,他道:“刘院长,我告诉你,这个孙强,他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人渣!”
  
  “怎么回事?”闻世卓严肃的道:“你们放心,人品差的人,我们绝不会录用的!你告诉我他做了什么?”
  
  黑色上衣咬牙切齿的道:“他骗了我妹妹!一尸两命!”
  
  他指着地上的白大褂:“他们谈恋爱,谈了这么多年,两家都商量好要结婚了,他忽然就说不结了,我妹妹肚子里都有了他的种,他说不结就不结了?结果我妹妹过来找他,才知道他在这儿又谈了一个女朋友!还说要结婚!之前的事情都不承认了!”
  
  他说着说着,一下子红了眼眶:“我妹子昨天在家,喝了药,没救过来。就这么死了。”
  
  “居然有这种事?”闻世卓拧眉道:“太过份了!一尸两命!”
  
  他上前一步,面露愤慨,官威很重:“这种抛妻弃子的人,不管他业务多好,关系多挺,我们都一定会严肃处理的!来,你跟我下去写个证明材料!你的父母亲过来了没有?让他们也去,按个手印证明!”
  
  闻世卓很擅长不动声色的争取谈话主动权,他并没有受过危机谈判的训练,却一直很擅长用自己的方式去谈判。
  
  他几乎就要握到黑色上衣的手了,而那人,也迟疑着没有反抗。
  
  却听一个人道:“不行!”一直到这时候,一直站在人群里头的一个老头才站了出来,他一把推开闻世卓,说话带着很浓的乡音,看了看阮西霖,又看了看江航歌:“警察同志!你先跟我说说,二顺他这个事,要怎么处理?”
  
  江航歌道:“我们现在就把他带回去!抛妻弃子,性质太恶劣了!”
  
  老头看着他道:“他跟我们小颖没领证也行?”
  
  其实真的不好处理,毕竟听起来那小颖是自杀的。
  
  闻世卓一挥手:“这种道德败坏的人,我们医院一定会立刻辞退他的!让他丢工作!”
  
  老头子眼神一狠:“我要让他给我闺女抵命。我家两条命,换他一条,他不亏!”
  
  “大爷,”阮西霖认真的道:“你这个要求,很难做到,您也明白的,对不对?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我很想帮您,可是你也要明白,你们这样闹下去,真的对谁都没有好处。”
  
  她声音放缓了,极为恳切,“你看现在我们大家都相信了您的话,明白了您的苦衷,医院领导也答应会严肃处理,考虑到你们情有可愿,我还会帮你们申请免除处罚。可是如果你们再闹下去……现在,该说的话我们都说清楚了,你们还要继续闹,那你们明明有理也变成没理了,难道你要让您的儿子,来帮忙的乡亲,都要为这件事吃官司吗?”
  
  她指了一下楼边:“万一闹大了,冲突起来,有谁受了伤,后悔就真的来不及了!”
  
  其它人明显的被说服了,有人低声道:“陈叔,警察同志说的对,事儿说清楚就行了。”
  
  “对啊,陈老哥,我看人家不会蒙咱们的。”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劝着,阮西霖道:“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禀公处理的,你看你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他做的事情大家也都听到了,你们一定会第一时间处理的,绝不会姑息。”
  
  老头被人劝着劝着,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然后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他放弃了,其它人就好说了。
  
  阮西霖迅速递出一个台阶:“既然大家都明白了,那我们就先下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谈。”
  
  闻世卓也在不断的安抚,他本来就站的近,再一次试图去拉黑色上衣的手。黑色上衣犹豫了一下就过来了,然后江航歌迅速带着其它人过来,医疗救援也迅速跟上,那两个护士也被扶了起来,有一个脸上好像被打了,两颊高高的肿着。
  
  然后医护人员去抬躺在地上的陈医生。
  
  人都走开了,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老太太,一直跪坐在地上,双眼呆滞。
  
  护士才刚把陈医生抬起来,那个老太太就像一下子回过神来似的,猛然跳了起来,操起刀子就扑了上来。
  
  几个医生护士惊的尖叫起来,纷纷躲闪,阮西霖正在安抚跪在地上哭的老头,听到声音,猛然回身,老太太已经扑到了眼前,看她完全是疯狂的状态,阮西霖推着老头,猛然一避。
  
  周围,好像是一下子变成了慢动作,让她在事后,一次又一次的回想起当时的情形。
  
  阮西霖看到了那老太太再次举起的刀子,眼角的余光看到周磊落狂奔过来,他甚至还听到了身后迟东旭的声音……
  
  下一刻,有一个人猛然冲出来,挡在了她面前,血喷溅出来……
  
  周磊落整个人扑了过来,合身一扑,将那老太太砸出去好几米远。
  
  刀子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溅出了数朵血花。与此同时,眼前那人一个踉跄,摇了一下,身不由已的滑跪在了地上,一手撑着地。
  
  他挣扎着回头,冲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阮西霖冲了出去,摔跪在地,双手扶抱住他。他的笑容又温柔,又羞涩,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男孩,还带着一丝满足的狡黠。
  
  他低声道:“小刀,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结果。上天,厚待,我……”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还没等抬上担架,他就没了气息。
  
  好像留着一口气,就是为了……死在她面前似的。
  
  …………
  
  有一种错误,永远都不能犯。
  
  因为犯了这样的错误,会让你觉得,你还能站在阳光下,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唯有死才能洗清。
  
  比起自首,也许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与他昔日并肩做战的战友,一起长眠于地下……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
  
  事后检查时,闻世卓的身上全都是针孔,新鲜的,不新鲜的,有很多还在渗血,感染、肿涨、发炎,粗略估计总有近百处,其中还有十几处,残留着埋进身体深处的,没能取出来的针。
  
  他从来不像表面上那么云谈风轻,他为了抵抗催眠的影响,对自己用了这么残忍的方式。
  
  他口袋里有一个破旧的警官证,被摩挲的边角都秃了,但里面阮西霖的照片却仍旧清晰明亮,在黑色的证件夹里笑的宛如阳光。
  
  这个警官证,她丢了三年了。
  
  这是他牺牲时身上唯一的东西。
  
  一个月之后,秦庭朗案公开审理,数罪之下,秦庭朗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同时,基于种种原因,检察机关决定对闻世卓免予起诉。
  
  之后,闻世卓被追认为烈士。
  
  闻世卓的骨灰就放在孟林霈的身边,他在生前委托律师行留下了遗嘱,名下车、房全部变卖,包括所有财产,均分给706案中的殉职的所有警察家属。
  
  很久很久之后。
  
  孟想不小心打碎了架子上的苹果摆件,阮西霖头一次对他大发脾气。直到发完了火,把碎片一一拣回盒里,她忽然看到,里面掉出来一个小小的,形状有点奇怪,质里有点像银的东西。
  
  这是阮西霖过生日的时候闻世卓送的,一个陶瓷的苹果雕,下面的石座上写着:“一生平安”,没有开口,就是一个整体。要不是打碎了,她都不知道里面还能放东西。
  
  阮西霖皱了一下眉,仔细看了看那个小东西,拍了一张照片,发到网上请教:“请问这是什么?”
  
  “这是三生石啊!”
  
  “三生石,又叫许愿石!希望石!据说它能把思念和眷恋带入来生!”
  
  “其实简单来说就一句话‘希望我们来世能相爱!’这就是表白吧,哈哈哈哈哈……”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