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闪婚老公太抢手 > 第69章 重口味的油泼辣子面

第69章 重口味的油泼辣子面

第69章重口味的油泼辣子面
  接到门口警卫员的电话,阮滨来找,江浩大概知道阮滨的来意。
  小方担心地说:“首长,见是不见?”
  江浩看了看时间,说:“到点了,我这儿没别的事,你下班吧。”
  “首长,那阮滨⋯⋯”
  “我也回家了。”江浩说。
  小方点点头,很无奈地不再追问。他视首长为偶像,是真正的英雄,他想一辈子都能跟着首长。
  夜幕降临,路灯渐亮,江浩开车经过树林,来到了门口。
  路边,阮滨的车停着,这么久以来,他是第一次到部队来找江浩。
  “首长好,首长慢走。”门口的警卫员毕恭毕敬地稍息敬礼。
  江浩点头示意,便开了出去。
  阮滨的车,缓缓地跟了上去。
  老地方,酒吧。
  一下车,阮滨首先冲上去朝江浩的脸甩了一拳,江浩没站稳,“噗”的一下背撞在了车门上,他嘴角吃痛,舌尖尝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用舌头顶了顶嘴角,若无其事地笑笑,“你都知道了?”
  阮滨怒气未消,揪起他的衣领质问道:“你就这么跟萧天爱混一起了?江浩,你不是这样的人,你知道你的责任是什么吗?你有家庭,你有老婆,你有自控力,你不应该做这种不道德的事情。”
  江浩却依然是笑,漫不经心地笑,“我也是人,男人么,你也懂。”
  “我他吗的不懂!”阮滨抓狂地说,“是,我承认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懂珍惜,错过了,堕落了,玟伊嫁给了别人我有多懊悔你知道吗?没早一步对她表白,我有多懊悔你知道吗。”
  江浩当然明白,陈玟伊是他的前女友,而后面那个她,显然就是乔心唯,他苦笑一声,“滨,你终于说出了真心话。”
  “要不是你,我还真想抢抢看,心唯是个好女孩,能让你这么糟蹋吗?”
  “我⋯⋯无话可说。”
  阮滨松开他,一边摇头一边冷笑,他缓着气息,认真地问:“说说吧,你是怎么打算的?”
  “边喝边聊?”
  “好。”
  酒吧里面太闹,他们买了两打易拉罐就走了,出来找了一个僻静的小公园,吹着冷风看着夜色喝啤酒。
  江浩说:“这件事我说不了太多,总之目前为止就是你所看到的,我跟心唯会离婚,我净身出户,跟天爱会不会结婚,目前不知道,有必要的话会结。”
  阮滨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能说的就是这么多。”
  “阿浩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江浩苦笑,只剩下苦笑了,“没有什么苦衷,就是觉得太对不起心唯了,想给她最大的补偿。”
  阮滨一句话说中了要点,“你给她再多都没用。”
  “你去看过她了?”
  “她无缘无故旷工三天,你俩电话都关机,我们都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我就去你们家找了,没见到她人,见到了她朋友,说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踏出房门半步了,不吃不喝,也不说话。”
  江浩哽了一下喉头,叫她痛苦,比杀了他还叫他难受,他此刻正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煎熬。
  阮滨又说:“我看你现在也不像潇洒轻松的样子,那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呢?”
  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阮滨还是挺了解他的,“滨,不要问了,我真的不能说再多。”
  “阿浩,你有苦衷对不对?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
  江浩摇头,一个劲地摇头,“是兄弟就不要再问了。”
  阮滨好无语,以他对他的了解,倘若他不肯说,他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他话中有话地说:“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揍你的人,排着队等着呢,你最好小心点。”
  江浩苦涩地一笑,仰头喝酒。
  ——
  夜深了,江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客厅里漆黑一片,他开灯看了看,空无一人,阿诺和小芝都不在,不然肯定会冲出来赶他了。
  是心唯不让她们陪吗?他想,她总是不愿麻烦别人,哪怕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都要自己隐忍着熬过去。
  暖气还没有停,家里温暖如春。
  隐约从里面听到哗哗的水声,他走了过去,轻轻敲了两下卧室的门,没有动静,他便顺势推了进去。
  推开门,同时水声也停止了,卫生间里有脚步声,他轻声说:“心唯,你在洗澡?”
  乔心唯一抖,手中的梳子掉落在地,他竟然,还会回来。
  四天三夜,伤痛还没有过去,冲动已去了大半。
  乔心唯穿上睡衣出去,江浩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眼睛里都是红血丝,脸色比较憔悴,浑身都是酒气,她问:“你要洗吗?你洗的话我就不打扫了。”
  很淡的语气,他差点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她的淡然和坚强令他欣慰,同时也令他害怕,他害怕她就此对他死了心。
  江浩点了点头,“恩,我洗。”
  “好,那卫生间我就不管了。”乔心唯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擦着,一边从他的身边走过去。
  江浩没敢看她,她经过身边的时候,他闻到了一阵熟悉的味道,他看着她走过,她的背影单薄而又弱小,却偏偏能承受一切在他看来难以承受的苦难。
  他有上去抱住她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压抑了下去。
  乔心唯走向厨房,走了几步忽然停下,问:“你吃面吗?我准备下面。”
  江浩吃惊地说:“你下?不如我来吧。”
  “你洗你的,我做,”她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发抖,“这么久以来我也没有好好地给你做过一顿像样的饭菜,我看以后也没有什么机会了,这么晚了家里没什么吃的,只有面条了。今天是最后一次为你做,我厨艺有限,你将就着吃。”
  “好。”江浩也哽咽了起来。
  时针已经指向了一点,江浩冲了一个战斗澡便出来了。走到客厅,只见乔心唯正在厨房里忙活,她把湿头发往上一扎,也不吹吹干,锅里的水开了,热腾腾的面汤飘来阵阵香气。
  “需要帮忙吗?”
  “不用,你等着。”
  江浩点点头,难得她手忙脚乱的样子,“慢慢来,不着急。”
  往常她一个人的时候不是吃饺子就是随便煮一点,一个人怎么都好对付,他回家了之后他就承包了厨房,买菜做饭洗碗,什么都是他做。
  料是水煮包心菜和木耳,撒上一点辣子粉,再放上蒜末和姜丝,拿热油一浇,两大碗油泼辣子面就做好了。
  两人面对面坐着,乔心唯遗憾地说:“分心了,面煮得有点糊,味道估计不太好。”
  “不碍事。”江浩拿起筷子拌着面,热气上扬,闻着还挺香,但是吃一口,脸上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表情。
  太辣,太咸,太酸,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点甜。
  乔心唯也不问他好不好吃,自己的水平自己清楚,何必为难人家,之前就说了她厨艺有限,是他自己要吃的。
  她一声不吭地吃着面,吸溜吸溜的,感觉很好吃的样子。
  江浩回味了下,辣子面放了很多,酱油、醋、糖什么都放了,蒜末和姜丝却没有放,他和她的面,明显是不一样的。
  他没说什么,继续吃,就算她今天给他吃老鼠药,他也吃。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吃得急了,他一个不当心呛了一下,浓烈的辣子在他的舌头上嗓子眼以及胃里喷火,那酸爽,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气氛挺怪异的,乔心唯自顾自的吃,不说话,不心虚,不殷勤,水壶就在她的手边,她就是无动于衷。江浩就在那咳嗽,辣得流鼻涕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他咳嗽一阵继续吃,吃着吃着又呛得咳嗽,最后吃得满脸通红。
  吃完,乔心唯放下筷子,肚子终于填饱了。她的眼睛始终看着那一碗重口味的油泼面,那是她的杰作,她很平静地说:“江浩,你要离婚,我也只有同意,好在我们没有孩子,也没有共同的财产,要离也简单。房子车子都是你婚前的财产,我不需要,我的东西我整理完带走,留下的没用的东西,你扔了也行,捐了也行,随你怎么处理。”
  江浩舌头早已麻木,嗓子眼火辣辣的疼,他听了赶紧插上话来说:“房子车子都归你,是我错在先,这些都给你,我知道你不会回娘家的,你没有房子能住哪?”
  “多谢你的关心,”她的语气明显带着生分,也夹着一丝**味,“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回娘家?别说你了解我,我说我了解你我也猜不到你会因为萧天爱而跟我离婚,所以你也没有资格说了解我,我的生活也不再需要你的安排。”
  江浩无语,此刻他似乎没有资格多说话。
  乔心唯缓了缓语气,激动是谈不好问题的,她恢复了平静,“这里的装修、装饰、家具,都是照着萧天爱的房子设计和布置的,连梳妆台上的香水都与她用的一模一样,当然,那瓶香水我早就扔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要是觉得我还能在这里住得下去,那你真是太高估我了。”
  江浩无言以对,房子是为结婚而准备,在认识她之前就开始着手准备,他承认,那时候他心里还怀念着萧天爱。也是他大意了,不想这对她而言,是一种最大最无奈的压力和阴影,她却从来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