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闪婚老公太抢手 > 第68章 你应该祝福我们

第68章 你应该祝福我们


  家里,阿诺和小芝一起过来陪着乔心唯,她们是接到了江浩的短信才来的。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生活永远比电视狗血。
  邓小芝:“张远说太不可思议了,任何人都可能出轨但江浩肯定不会,我说事实摆在眼前不相信也不行。我都不想结婚了。”
  阿诺最会仗义执言,这个时候也是气得不行,“我收回以前对他所有的评价,好好的人,怎么尽干些畜生的事呢?!心唯,你振作起来,决不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江浩可是国家部队的军官,你去部队一闹,该罚该治的还是他,到时候丢饭碗丢脸丢人的全是他。”
  可是,任凭邓小芝和阿诺怎么劝怎么骂怎么出主意,乔心唯都无动于衷,哀莫大于心死,也就如此了。
  “心唯,你别这样,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追究过去也没有用,我看抓住眼前的才最重要,趁着江浩现在对你还有愧疚,你能多拿点就多拿点。”跟了张远大律师久了,邓小芝现在也懂得怎么维护利益。
  “对,小芝说得没有错,江浩家底丰厚,他大概也不在乎这些,这种时候你得在钱方面抓牢一点,是他不对在先,要离婚,也得让他狠狠出血才是。小芝,你回去问问张远,但前提是不能让张远偏私啊。”
  “够了,你们别说了⋯⋯”乔心唯听不下去了,只得开口,“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邓小芝和阿诺对看一眼,都很无奈。
  两个人的事情,第三个人永远说不清,作为朋友,她们只能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相伴左右。
  乔心唯突然旷工三天,电话关机,没有音讯,同事们都在询问她的消息,阮滨和顾荣琛更是着急上火,策划案还是次要的,主要是担心她。
  “乔心唯电话还是关机,你直接问江浩。”
  阮滨举着电话摇摇头,“也关机,他只要一出差,私人电话就会关机,工作电话我也不知道号码。”
  “那就找不到她人了?”
  阮滨一想,拿着车钥匙就走,“我去他们家里找找,你留在公司。”
  顾荣琛想一起去,但办公室里不能没有人主持大局,他和阮滨必须有一个留在办公室,而他又不知道乔心唯的家在哪,他只好作罢。
  此时他们两个大男人的心情,是一样的。
  阮滨到了乔心唯家,按了门铃没人开门,拍门叫了几声,门才开,但开门的却不是乔心唯,而是阿诺。
  “你是?”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位女子。
  阿诺也不认识他,“我是心唯的朋友,你是?”
  “我是她的同事,她两天没来上班,电话也关机,不知道她出什么事了我就过来看看。”
  阿诺打开门邀他们进屋,“哦,你是她领导吧?不好意思啊,刚才不确定你的来意我也不敢开门,你知道的现在的怪事多,到哪都得留个神。”
  阮滨点点头,“我懂,小心些没有错⋯⋯”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见其他人,便问:“乔心唯呢?”
  阿诺叹了口气,说:“她在房间睡着呢。”
  “她怎么了?”从来都不迟到早退的人,突然旷工三天,肯定是出事了。
  “她那个人渣丈夫出轨了要离婚,心唯受了很大的打击,我跟另一个朋友怕她想不开就轮流看着她,这都三天了,她就没出过房门,她丈夫也不回来。”
  阮滨一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江浩出轨要离婚?不可能吧,他不可置信地问:“是不是误会啊,阿浩不可能做这种事。”
  “你还认识她老公?”
  “我们是发小。”
  阿诺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原来你是江浩那边的人,”她突然指着大门,说,“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江浩是个人渣,他的猪朋狗友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阮滨说:“不弄清楚情况我不走,我必须见到乔心唯。”
  “还不够伤人吗?你要知道情况你问江浩去啊。”阿诺力气不小,阮滨也没反抗,她就这么把他被推出了门外,“人渣发小的公司,咱不稀罕,不去了,辞职!”
  阮滨很是无语,但内心的疑惑占了大半,江浩出轨这对乔心唯的打击肯定不小,他一定得找江浩问问清楚。
  进了电梯,阮滨越想越觉得荒唐,江浩跟谁出轨,不会是萧天爱吧,除了她,他想不到另外的人。
  一通电话就打了过去,萧天爱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有变过。
  “喂,滨,这么难得你也会给我打电话,找我有事吗?”
  阮滨满怀疑惑,问:“天爱,阿浩在你那儿?”
  萧天爱笑着说:“哪能啊,这个时候他肯定在部队啊,我们这几天都没有见面。”
  这几天没见面,那么前几天是见过了,阮滨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开门见山地问:“你跟阿浩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滨,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就别拐弯抹角了,你跟阿浩是不是又在一起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又笑了起来,说:“滨,咱们都是在一个大院里一起长大的,我跟阿浩经历了这么多磨难还能走到一起,你不是应该祝福我们吗?”
  阮滨的脸当时就黑了,他一般不发脾气,但发起脾气来就是六亲不认的,他对着电话大吼着咒骂了句,“你们这也太过分了吧,法律不允许,道德不允许,你们⋯⋯你们⋯⋯阿浩太他妈的混蛋了!”
  萧天爱却说:“滨,你不要骂阿浩,要骂就骂我吧。但是话说回来,阿浩和乔心唯离婚之后,你就可以放大了胆子追求乔心唯了,你不是一直喜欢她么?”
  阮滨没有迟疑,对着电话骂了一句,“你也够混蛋的。”
  没等萧天爱多作辩解,阮滨就把电话给掐断了,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就是难受,替乔心唯难受,也替自己难受。
  他都已经走出电梯了,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坐上电梯又上去了。
  门铃又响起,阿诺看了一下监控屏,又是刚才那人,她说:“怎么又回来了啊,你去找江浩问个明白吧,心唯不见你。”
  “那个小姐,请开一下门,我想对乔心唯说句话。”
  “没什么可说的,还有什么可说的,关你什么事,江浩都没话可说你还想帮腔?”
  “我没想替江浩开脱,这事是他不对,我跟乔心唯说几句工作上的事。”
  阿诺一想,毕竟这是心唯的工作啊,没了男人不能再没了工作。于是,她开了门,态度好了些,“刚才是我不对,我也是太生气了。”
  阮滨点点头表示理解,“乔心唯呢?”
  “房间躲着呢,估计她不愿出来见你,要不然刚才就出来了。”
  阮滨走到房门口,敲了敲门,“心唯,我是阮滨,你还好吗?”
  里面没有回音。
  阮滨又说:“心唯,工作上的事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你就休息几天,等你觉得可以了,再回去上班,或者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跟我提。心唯,多的我也不说,你好好保重自己。”
  “心唯,勇敢一点,没有什么面对不了的,逃避不是办法。以前纪小海和孙蓉萱背叛你你照样跟没事人一样上班,现在也可以。”
  里面还是没有回音。
  阮滨无奈极了,问:“她在里面会不会出事?”
  “这你放心,她还不至于那么傻,我们会陪着她的。”阿诺觉得这个领导挺不错的,但是她当初也觉得江浩挺不错,她不冷不淡地说,“领导,这样,你先回去,她现在心思肯定没在工作上,等她处理完了这些事,再给你打电话怎么样?我会多劝劝她的。”
  阮滨苦涩又无奈地笑了一下,说:“你别劝她辞职啊,我们部门可不能少了她。”
  阿诺也逗趣地回应,“嘿,领导都是资本家,除了剥削就是压榨⋯⋯呵呵,我开玩笑的。”
  最后,阮滨走了,带着沉重的心情走的。乔心唯在房间里什么都听得到,她只是不想说话。她抱着膝盖蜷缩在床上,厚实的窗帘拉着,房间里昏暗昏暗的,她都不知道现在是几时。
  ——
  办公室里,江浩拿着离婚申请报告发呆,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会写这种申请。
  小方敲门进来,说:“首长,要开会了。”
  江浩这才回过神来,将离婚申请夹好放到一边,“好。”
  “首长,我跟了你这么些年,从来没见你这么矛盾伤神过,我看你就告诉嫂子吧,让嫂子离开一阵不就行了吗?”
  江浩摇摇头,说:“我太了解她了,她是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而且她也不会伪装,心里有什么事全都写在脸上,都做到这份上了,我不想前功尽弃。”
  “首长,你这又是何苦,不但伤了嫂子,还什么罪名都自己挑,你这样牺牲太大了。”
  江浩站了起来,疲惫得有些摇晃,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他咬牙强硬地说:“正因为牺牲了这么多,所以我才更要全力以赴把这帮人一锅端,不管是萧天爱还是徐日升,我都要把他们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