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闪婚老公太抢手 > 第67章 净身出户

第67章 净身出户


  一个日日守候的爱人,一个最最亲密的爱人,却在三方对峙的时候首先将另一个女人安全地送回去,再折回来面对她,他先想到的就是保护另一个人,这对她来说是多么悲凉的事情。
  面对乔心唯的控诉,江浩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不管她怎么问怎么想,他都沉默。这个时候的沉默,无疑就是默认。
  他刚才提着心开车疾驰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坐在那里,他的心才放下。他将萧天爱带走,是不想她再做什么他无法预料的事情,她是一个疯子。
  “回去再说。”他终于开口了,然后霸道地将她拖进了车里。
  江浩开着车,乔心唯努力回想着过去她觉得不对却出于对江浩的信任而没有在意的地方。
  “那次你出差回来,军车里面的人不是肖正颖是她对不对?”
  “不是,那就是肖正颖。”
  “你还想骗我吗?”
  “⋯⋯”江浩知道,他现在就不该说话,说与不说,对她的伤害都已经造成。
  “还有前几天吃火锅,香水味就是你身上的对吗?”现在回想起来,那一阵阵时有时无的茉莉香味,不正是萧天爱喜欢的味道么,“以前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我以为你们真的断了,我不是不能退出啊,你们相爱你们想在一起,我退出啊,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来伤害我?⋯⋯江浩啊,我是这么的相信你⋯⋯”
  最伤人的,还是那一句,情之所钟,身不由己,她只要一想到,就痛得浑身打颤。
  车里,她絮絮地说着,“我天真地以为,你吃过萧天爱的亏,遭过她的算计,你一定不会再与她有牵扯,更何况她也能站起来与常人无异了不是吗,你救过她的命,即使以前欠她再多,也该还清了不是吗。”
  “你年纪比我大,事情经历得比我多,道理也懂得多,做事有分寸,处事知进退,人品也不差,工作又繁忙,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难道就因为爱她?”
  “就因为爱她,所以你义无反顾地要与她在一起,不管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当,也不管一个军人的身份和荣辱。就因为爱她,所以你不惜伤害任何人,宁愿背上负心人的骂名也在所不惜。这样的爱情,真的好吗?你们在一起,真的能心安理得吗?”
  “江浩,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你告诉我,你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任凭乔心唯如何撕心裂肺地说着,江浩都只管开车。
  夜里,阳台,江浩抽着烟,一根一根不断抽着,小小的阳台充斥着浓重的烟雾,他自己都难受得咳嗽起来。
  时针指向两点的位置,乔心唯已经把自己反锁在房间整整十二小时,不吃不喝。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她会做傻事。
  敲门,里面没有动静,他端着饭菜就站在门口,继续敲,“心唯,我知道你肯定没睡,开门,吃点东西⋯⋯心唯,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进来了。”
  一下,两下,三下,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卧室的门撞开,里面漆黑一片,他开了灯,只见乔心唯赤着脚坐在飘窗窗台上,抱膝靠着墙,眼睛就冲着脚底下看。
  江浩松了一口气,至少她没做傻事,他把饭菜端到她的面前,“吃饭!”
  乔心唯只是抱了抱紧膝盖,转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
  “吃饭!”江浩又说,伸手便掰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向自己,“你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了,身体会受不了的,你再生气也要吃东西。”
  “你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又开始的,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对此,江浩无话可说,“你这又是何必,知道这些你不会好受的。”
  “那我也要知道。”女人就是这么矛盾,明知那些事情只是在往心口上撒盐,但还是要知道,越详细越好。
  江浩像挤牙膏一样挤出几个字,“出差时偶遇,然后旧情复燃,就这样。”
  乔心唯冷笑了一下,心酸难耐,“你们发展到哪一步?”
  “不要再问了。”
  “说啊,你们发展到哪一步!”
  江浩深吸一口气,说:“能发展的都发展了,够了别问了,你吃饭。”
  这个时候能吃得下饭就有鬼了,乔心唯伸出脚一踢,直接将饭菜踢倒了,“哐当”两声,碗碟摔到了地板上,碎了,饭菜也撒了一地。
  江浩无奈极了,他一弯腰,直接将蜷缩着的她抱了起来,紧紧抱着,他说:“对不起你的人是我,做错事情的人也是我,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就是不要惩罚你自己。”
  乔心唯抢着问:“你到底有多爱她?”
  “不知道⋯⋯”
  “那你爱我吗?”
  “爱。”
  “爱她多还是爱我多?”
  “这个问题没意思。”
  “不要回避,你回答我。”
  江浩沉默了三秒钟,最后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乔心唯的眼睛又开始泛酸,但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千万不能在他面前哭。她紧抿着嘴唇忍着,她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她没法接受。
  “江浩,从纪小海的阴影中救我出来的人是你,但是你却比纪小海更深一万倍地来伤害我,你在跟她相处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想我吗?你们怎么就这么心安理得呢?”
  乔心唯觉得,她说再多,都是对着一尊雕像在说,江浩根本不会理她,更加不会心疼。
  于是,她说:“你放我下来,我不想见到你,你出去。”
  江浩照做了,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但是他没有出去,木然地站在床边,他真怕她出事。
  乔心唯抬头看着他,平静地说:“我不会用结束自己生命这种蠢事去成全你们,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出去。”
  江浩屏住呼吸,默默地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停下,回转身来说:“我愿意净身出户。”
  房门轻轻带上,乔心唯心痛得不能自已,净身出户,呵呵,她还没说要怎么样,他就说他净身出户,真是干脆,他这是迫不及待地要抛弃她了啊。
  她骄傲的小自尊告诉自己不能让眼泪决堤,她忍了,可是没忍住。门一关,泉涌似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边的天空渐渐有了亮光,乔心唯在床上睁着眼睛躺了一夜,江浩则在卧室的门口坐了一夜,他得守着她。
  扰人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江浩皱了一下眉头,起身去拿手机,“喂?”他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还专门走去了阳台,生怕吵到了房间里的人。
  “阿浩,跟她谈得怎么样了?”
  “说了。”
  “她什么态度?”
  “还没表态。”
  “她是想拖延时间吗?”
  “不知道。”
  “她要是拖着你怎么办?”
  “不知道。”
  “阿浩,你心软了是吗?你怪我把我们的事告诉她是吗?”
  “都没有。”
  “阿浩,我爱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你呢?”
  江浩攥紧了拳头,他痛恨这个任务,“我也是,你就等我消息吧,我会处理好。”他依然心平气和地说。
  挂了电话,刚转身,却见乔心唯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江浩的心紧抽了一下,她双眼红肿,脸色苍白,憔悴得随时都会倒下。
  “老公⋯⋯”乔心唯拉着他的手,哽咽道,“是不是我工作太忙了没时间陪你你才会找她?是不是我经常任性跟你耍小脾气你才讨厌我?工作我可以辞了,脾气我会改,我就留在家里等着你,你不要再跟她联系了,你们断了吧,”说到这里,她已是泣不成声,“我保证不再提这件事,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就我跟你,好吗?”
  一缕晨光从他的身后照射进来,刚好照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她眼中带着泪,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伤痛。江浩从未如此心痛过,哪怕当年看到萧天爱的绝笔遗书,也不过尔尔。
  乔心唯就那么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般,摇着他的手乞求道:“我原谅你,只要你们不联系了,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好吗老公,好不好?”
  江浩也红了眼眶,他张开双臂将她搂进怀里,几乎想将她揉进骨子里。她一开始就说过,夫妻间最不能容忍的是背叛,她的底线就是背叛,那么骄傲的她,那么独立的她,竟然会抛下所有的骄傲和底线说原谅他,还低声下气地乞求他。
  他真想不顾一切地告诉她,他只是为了取得萧天爱的信任才这么做的,他真想告诉她,他与萧天爱什么都没有,他爱的只有她,想结伴终身的也只有她。
  但是,肩上扛着重任,那沉重的两杠三星时刻都在提醒着他,舍小家,为大家。心唯,记住我让你记住的,在原地等我,一定要等我。
  “你很好,真的很好,不是你的错,可我想⋯⋯我还是想⋯⋯忠于初衷,”他抱着她,生涩地说着,喉头像粘了沙,百般难受,“一切都归你,我净身出户。”
  乔心唯的哭声戛然而止,她这么卑微地乞求他,都没有用。她张嘴咬住他的肩头,隔着衣服,狠狠地咬着。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她完败,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