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闪婚老公太抢手 > 第41章 江浩重感冒

第41章 江浩重感冒

第41章江浩重感冒
  景尚看着江浩愣神了一下,一直看江浩都是严肃脸,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一样是劝,但他的说辞可比父母的要能听很多。
  说走就走,要聊天的地方,只有不想找的,没有找不到的。
  年初二上午的茶楼人比较少,他们选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再加上一壶好茶,清清静静的,十分惬意。
  两人年纪相仿,江浩要年长几岁,说的话也比较中肯。
  “你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我遇上心唯之前可以说比你还要纠结,有大半年的时间,只要我一回家就是相亲,我不急,但家里爸妈急。有时候正上着班,我妈一个电话把我叫出去,约了地方喝茶看人,当着人家的面我还不能甩脸走人,能怎么办,坐着喝茶呗,就当是打发时间吧,让爸妈高兴一点也没什么。”
  “结婚也是这样,忙也就忙那一天,往后的日子还是你们自己过。彩礼啊嫁妆啊,其实都一样,没有这份钱你们饿不死,有了这份钱你们也得上班,说到底,不就是让父母开心点么?”
  “人活着不能光想着自己,想想为我们操了一辈子心的父母,他们的观念守旧,受周围风气影响大,他们虚荣现实爱攀比,都是社会风气在作怪,不能怪他们。那些一穷二白的人家结婚也提彩礼嫁妆,他们可以,你们也可以啊,从某种程度上说,你爸的想法是对的,他是为了不让你被女方家瞧不起啊。虽说九十九万对于杨家来说不算什么,但至少他们看到了你们家的诚意,也放心把女儿交给你。说到底,还是让父母放心。”
  江浩劝了好多,论口才,他绝不输于谈判专家,这都是多年来在部队里训练出来的,能爬到这个位置上,交际能力也很重要。
  景尚恍恍惚惚的,他喝着茶,微凉的茶带着更深的涩味,就如同此刻他的心情,“其实我⋯⋯我不确定我能不能跟杨佳佳过一辈子⋯⋯”他说得很心虚,这也是他一直烦躁的原因。
  “我没想过这么快结婚,只想以结婚为前提交往试试,但以结婚为前提,不代表这么快结婚啊,所有人都在催我,可我还不够确定。”
  江浩笑了一下,感慨地说:“你觉得还有比我跟心唯更赶的嘛?”
  景尚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也笑了起来,“没有你们这么不靠谱的,悄无声息的就把我妹妹给抢走了。”他用了一个抢字,连他自己都诧异了一下,“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
  江浩把玩着茶杯,笑着喝了一口茶,“不用这么说,你把我俩的结婚证撕了我就知道你对她是什么感情,她现在只爱我,也只属于我,所以你不用不好意思的。”
  景尚深深地感叹,江浩真是一个**湖,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这对单纯的心唯,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对于你不确定是否能跟杨佳佳过一生这件事,那是你的私人感情,我就无能为力了,但是我当初的想法和感受,你或许可以借鉴。”
  江浩深邃的眼神看向远方,雪后晴朗的天空无比的湛蓝宁静,他絮絮地说道:“我当初也是奔着结婚去的,但也不是谁都可以,只想着能找个合眼缘的,第一次看到心唯我真对她没有任何想法,只是觉得很有趣,直到第一次约会,我就确定了她。”
  “领证那一天刚好有空,就去了,害怕她反悔就赶紧领了。你说,我有时间去确定她是不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吗?有时候结婚,也需要冲动一下。刚开始两个人都不了解对方,我让她受了很多委屈,她呢,傻傻的,什么都不会说不会抱怨。或许就是她这样的性格吧,才让我庆幸当初的坚持。”
  “一辈子也得过过看,在没有过完这辈子之前你永远也不知道能不能和她一起过完这辈子,有时候,急于求个答案还不如随遇而安来得自在,你说呢?”
  景尚点点头,“你的话我很受启发,我明白了,我会自己好好想想的。”
  “恩,希望能收到你们的好消息。”
  在景家吃了饭,在江浩和乔心唯的调节下,气氛还算愉悦。江浩趁他们不注意,在厨房帮忙之际偷偷问了项玲银行账号,并且与项玲约定,这件事不能告诉景尚和乔心唯。
  项玲感动得双眼泛泪,有这么一个好女婿,是她女儿的福气,以后她在景家,也硬气了许多。
  回家路上,很难得没有堵车,通通畅畅地回到了家。
  “老婆。”
  “恩?”
  江浩拉过她要开车门的手,一下一下揉搓着,有些不好意思。
  “喂,你怎么了?一路上都不说话,怪怪的。”
  “老婆,我们去拍婚纱照吧,做个大照片挂在房间里,多喜气。”
  乔心唯愣愣地看着他,确定他说得很认真,她问:“你有时间?”
  “一边旅游一边拍照确实没时间,但是光拍照还是可以的嘛,一天的功夫,咱拍个简单的,最漂亮的,不就行了?”
  乔心唯嘴角都笑弯了,满口赞同,“好耶。”
  去年在他家里的房间看到床头摆着他与萧天爱的合照,她就说要拍婚纱照,但是江浩没有答应,连说的蜜月旅游后来也不了了之。
  现在难得他自己提出来,她当然答应,只不过这迟到的婚纱照,真的有意义吗?
  说拍就拍,江浩的处事风格就是雷厉风行,只要他决定的,只要他上心的,速度都会很快。
  大年初四的街头,天空中零星飘着雪花,这景是绝对的美,但这气温,绝对能把人冻惨。
  乔心唯只希望摄影师真有令腐朽化为神奇的本事。
  “好,外景结束,下午转内景,大家辛苦了。”
  摄影师一说话,江浩赶紧接过旁边助理手里的大衣,给她裹住,“冻坏了吧,走,赶紧去车里。”
  “还不是你非要赶在这时候拍,我感冒了你负责啊,阿嚏!”
  “我负责我负责,你的一生我都负责。”
  下午的内景倒是很惬意,欧式的殿堂,韩式的落地窗,两个人默契十足,摄影师一边按快门一边夸他们,连连翘起大拇指点赞。
  晚上回到家,江浩开始头痛,泡了一个热水澡也不见好。
  乔心唯有点儿小小的幸灾乐祸,但更多的还是心疼,“哎呀我说,怎么是你中招了啊,你不是堪称从大雪山出来的吗,我都没事你怎么感冒了呢?”
  “就是啊,我也纳闷,是不是你把病毒转移了?”越来越严重了,说话也有了重重的鼻音,他很少感冒,但是一旦感冒,必定是重感冒,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病毒只会传染不会转移,我都没感冒怎么传染给你呢?”乔心唯伸手在他额头上一摸,“哎呀这么烫了,江浩你在发高烧啊。”
  他刚从浴室出来,就像往常一样,只穿了一条休闲的长裤,上身是裸着的,这都习惯了。
  乔心唯推着他往卧室走,“你赶紧回屋里躺着去,发个高烧还不穿衣服就出来,再受凉了怎么办?快点,别墨迹了,穿上衣服。”
  江浩病怏怏的,病来如山倒,平时再强悍的身体,一病起来也够呛,他躺在床上,拉着乔心唯不让走,“没理由啊,我身体绝对比你好,你是不是也在发烧,我摸摸。”
  乔心唯打掉他往下摸的手,“去你的,病了也不老实。”她从衣柜里拿了上衣硬给他套上,扯了被子将他盖好,“你给我乖乖躺着,我去拿温度计,要是烧得高了要去医院打退烧针。你别动⋯⋯你要是烧傻了我怎么办?你别动,再动我给你一拳。”
  她转身出去找药箱,江浩看着她急急忙忙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甜蜜,第一次感觉到,重感冒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尤记得四年前,他在特训营里感冒了,发烧40.3度,人都是昏迷的,大雪封路没法去医院,打了退烧针都不见好,军医没办法了,就地找来刚化了的雪水给他擦身降温,忙活了两天两夜。
  后来终于退烧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军医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笑了笑说自己没有烧傻,只是感觉睡了一觉。
  而上一次重感冒是在两年前,在国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身患重病,那时候是意志力最脆弱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特别特别想念家里的父母。
  而今,又一次重感冒来袭,他却感觉幸福满满。
  “我的天,39度,上医院吧。”
  “不用,这不算高的。”
  “怎么不算高了,39度呢。”
  江浩紧紧拉着她的手,说:“真没关系,我要么不感冒,感冒起来就很严重,以前有过几次,正常的,39度真不算什么。”
  “什么不算什么,你怎么能说得那么轻松呢?⋯⋯唉,那你别动,我去拿冰袋给你冷敷着,要是半夜烧得厉害,还是得去医院。”
  江浩退了一步,“好,这个听你的。”
  “把药吃了。”
  “你也吃,预防一下。”
  “我不感冒我吃啥。”
  “听话,预防一下,你再病了谁来照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