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这里有魔气 > 第26章 风云鸣泣之时 四

第26章 风云鸣泣之时 四


  青天古道,昏暗的天色风起云涌,两位龙骑军士骑着独角兽,不急不缓地悠悠赶路。
  这二人正是紫凝和繇。
  为图行事方便,两人都扮做了浣月皇朝的行伍。
  “一亿三千年了,重回故土,凡间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过!”紫凝兴致盎然,悠悠轻叹。
  繇却说,“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你看到只是表象,变化一直在众生的心里!”
  “师弟,你我本该超脱凡俗,何必再徒增烦恼呢?得过且过吧!”紫凝话锋一转,“你常年脚踪在外,对事世了解胜过本宫,这个‘无垢神僧’究竟是和来历?”
  繇说,“本宫虽无缘一见,但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而来,据说他曾发愿度尽世间一切苦难,为弘扬善法周游四方,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消息来看,天魔妖矿必定在此人身上!”
  紫凝说,“竟有如此奇人,那本宫倒是要会会他了!”
  仍在看剧情的叶晴川挑起眉:无垢神僧都出来了,一会儿会不会出现那位古魔呢?
  两人当下快马加鞭,在泥泞的古道上飞驰起来。
  飞驰一夜,天亮时他们来到一座城:黑山城!
  街道上极是热闹,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一盏灯笼。
  一间小店内,小二满场跑,忙碌非常。
  那边是肉铺,这边现场给活禽拔毛……
  “魔!”
  紫凝神识似有所觉,眼中闪过一抹杀气,祭剑在手,“九天飞仙!”
  一声清啸,宛如天籁。
  紫凝更是化作九天玄女一般腾空而起,周身魂力激荡,披风猎猎飞舞,凝成一把巨大虹剑当空落下,直指前方热闹街道而去。
  “轰!”
  一剑过后,街道上的‘魔物’尽数荡去,只剩下断壁残垣,散落无数不知经年的骸骨。
  还有些刚被害死的人,半副尸体挂在铺上,剩下半幅已经剁成杂碎,正在锅内蒸煮。
  “嗯?”
  紫凝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影子。
  “师弟...你看那边……”紫凝一指,这一惊非同小可,那分明是两个坐在地上的人。
  一个和尚与一个女子。
  叶晴川也不淡定了。
  你得知道,方才紫凝那一剑的威势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和尚似乎竟毫发无损,而且还保护了他对面的女子?
  莫非这就是那位无垢神僧?
  他和那少女在干什么?
  毫无疑问,那少女就是古魔!
  而就在这时,屏幕上出现两个选项。
  1【出手试探】
  2【凑近探查】
  叶晴川转念一想,既然这人发大愿要度尽世间苦难,说明修为一定不俗。
  检验真理唯一的方法自然就是实践了。
  于是繇出手了。
  他身形一晃便落在那人的身边,一掌就击向他的头顶。
  他为十大神皇中修为最高,这一掌有数亿年修为,不说碎山覆海,但是天神挨了,也元神俱裂,神尊受了,也要够他喝一壶的。
  那人头顶猛挨这绝命一击,
  然后……
  抬起头,摸摸脑袋,“谁打我?”
  叶晴川傻眼了。
  这人毫无提防,完全没有运力抵御,受主角全力重击,居然没事一样,你是真佛呀。
  “师弟,你我联手,先夺妖矿再说!”紫凝道,眼角余光瞥向那人背后的包裹。
  1【全力出击,抢夺妖矿】
  2【不动声色,继续试探】
  你都打人家一掌了,人家并没有怪罪,反而询问谁打了他,这明显就是给你一个余地,大智若愚啊!
  叶晴川赶紧选择不动声色,继续试探。
  “谁打我?”这时那和尚又问一遍。
  繇不由心生敬畏,于是望向四周,“谁啊?谁这么无聊?”
  和尚看没有人承认,摇摇头,又转过头和对面的少女对视。
  繇好奇,凑过头去,“你们在做什么?”
  和尚道,“贫僧在和这位美丽的女施主打赌,看谁先眨眼睛。”
  繇问,“眨眼又如何?”
  和尚道,“我若眨眼,便要给这位美丽的女施主吃掉,将贫僧的皮做成灯笼,若女施主先眨眼,便要答应贫僧,此后不再枉害无辜。”
  而少女则说,她已在此修行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因为打不过和尚,所以才答应打这个赌。
  紫凝提醒繇,“此人深不可测,故弄玄虚,师弟当小心才是,不若我先出手,师弟可伺机抢夺妖矿!”
  1【抢夺妖矿】
  2【静观其变】
  叶晴川选择静观其变。
  繇说,“师姐,我看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且看这和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当下两人席地而坐,见证着和尚与女子的赌注。
  画面一转:一千年后。
  这时屏幕上的黑山城已经破败不堪。
  和尚和少女仍在对峙而坐。
  两位神皇也是一动不动,如同四尊不朽的雕像。
  “大师,我认输了!”少女并没有眨眼,但她被和尚的毅力所折服,不敢再继续赌下去。
  不过和尚并没有为难她,只是要她立下不再残害生灵的誓言。
  少女当即说道,“我与大师今日一别,此后再不会枉害生灵,如违此誓,当天打雷劈,湮灭魂散!”
  言罢,少女飘然而去。
  繇立刻问那和尚,“敢问大师,这女子是何来历?”
  和尚好整以暇,将少女来历娓娓道来。
  这少女原名叫玲珑,是这城中最美丽的姑娘,在她出嫁那天,她无意中看见公婆一边烧水一边说,“总算把这姑娘娶回来了,肉要炖的烂一些,皮剥下来可以做成灯笼!”
  玲珑听后大骇,慌忙逃回家中,将此事告知父母。
  父母安抚她睡下后,玲珑无意中又听见父母说,“女儿养这么大不容易,与其让亲家吃了她,不如我们自己吃了吧!”
  玲珑吓得魂飞魄散,她逃到街上,然而此时礼教仁义尚未弘扬,圣贤未生,受神界十方天机阵中的天魔妖矿影响,地上万民多有凶残暴虐,凉薄不义者在所多有,绝望无助的玲珑最后还是被吃掉了,她的骨头被用来熬制骨汤,皮被做成灯笼,死的非常惨。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玲珑临死前怨恨难平,这怨气化作了犹幻身,回来报复城中百姓。
  从此,这座城便再无活人。
  但是,玲珑的怨恨并没有消失,反而渐渐侵蚀着这座死城。
  最后,她更和这座城融为一体。
  千百年来,无数人丧命于此,滋生的戾气润养着玲珑的犹幻身,终使她修成了魔。
  听到这,繇不禁问道,“既然她已成魔,魔性难改,大师为何不灭了她,反而放她离去?日后岂不是要枉害更多生灵?”
  “一刀杀,并不是驱魔的真正道理!”和尚信手捏起脚边爬过的一条毒蛇,他说,“魔,之所以成为魔,是生灵的心被贪嗔痴所侵,贫僧以为,魔也是众生,上天有好生之德,应该除掉它恶的一面,留住它的善性,存天理,去本欲!”
  说罢,和尚小心翼翼地摘掉毒蛇的獠牙,将其放生了。
  “唤醒生灵心中的真善美,扼杀生灵心中的欲望,太上忘情而无忧无怖,这便是贫僧开派创教理念!”
  剧情至此,叶晴川终于清楚了,这位玲珑娘娘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