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啃文书库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章 赵构粪霸行径

第一百章 赵构粪霸行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整个早朝的气氛极其压抑,只有司礼监的太监们说话,明公们却很少发表意见,连平日里朱由检最喜欢的吵架环节,都有些索然无味。
  
  朱由检停了宫里的初一、十五两天的戏班子,提倡节俭,这就导致了朱由检他的娱乐活动少之又少。
  
  更何况他大明皇帝,每天忙于政务,关在四方城里,着实无聊。
  
  最有趣的就是看太监和明公们吵架,都知道没用,一个个引经据典的说的朱由检,学了不算少的东西。
  
  可惜今天,连他最喜欢的明公吵架环节,都省去了,匆匆结束了今天的廷议。
  
  朱由检敲响了小铜钟,三声清脆的铜钟被敲响之后,大明的文华殿前,朝臣们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不拉几的耷拉着脑袋离开了乾清宫。
  
  显然,这次这三十多位明公的行动,是皇帝早就授意的。
  
  因为今天早朝,大明皇帝就拿出了一份这些明公空出的缺儿的人选,这让朝臣们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阴影。
  
  大明皇帝,薄凉寡恩。
  
  朱由检抱着自己的小铜钟回到了乾清宫,他现在在宫里,要是渴了,就敲一下,要是饿了,就敲两下,要是乏了,就敲三下。
  
  宫女内侍们都清楚了万岁爷的习惯之后,整个乾清宫变得更加有条不紊起来。
  
  为什么朝臣们寒蝉若噤?
  
  因为大明的律法规定,贱籍世世代代都是贱籍,尤其是不能赎籍的女眷和男眷。
  
  世世代代,为奴为娼。
  
  那要是改朝换代呢?
  
  这一点上,历朝历代的皇帝利益几乎是一致的。
  
  大明的教坊里,有一系自元朝时,因为造反失败,被充作贱籍,到崇祯年间,已经传了十六代,依旧是贱籍。
  
  万历年间土司造反的那些家眷,直到清末,依旧是贱籍。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几个字道尽了兴亡二字的本质。
  
  但是这是三十多位明公们罪有应得,勾结建奴主,刺杀当朝皇帝,若是没有雷霆手段,何以震慑?
  
  “万岁爷,田弘遇田还在门外跪着呢。田贵人,差内侍来看过几次了,这么大雪的天气,这么跪着,要跪出毛病的。”王承恩小心的提醒了一下大明皇帝。
  
  殿外跪在风雪中的田弘遇,瑟瑟发抖,他得亏是下午被褫夺了都督封侯,否则今天和那三十多个脑袋,几乎是一个下场。
  
  “送件大氅,让他回吧。”朱由检还是不打算见田弘遇,但是毕竟娶了人家闺女,该有的礼数是必然要有的。
  
  “是。”王承恩只能无奈点头称是。
  
  田弘遇在宫外的行径,害的田秀英的贵妃之位,这只煮熟的鸭子,怕是要飞了。
  
  虽然大明皇帝宠幸未减,每到闲暇的时候,都会唤其入宫小叙或者干脆住下,但是田弘遇在外廷的事,让宫里流言四起。
  
  田弘遇身后是一大票的东林党的扶持,他一路高升少不得这些明公的提拔。
  
  他为了自己和背后的利益,根本没得选,哪怕他女儿嫁给了皇帝,但是在一些事上,由不得田弘遇自己做主,他若是背叛了阶级,那么阶级就会背叛他。
  
  这就是张嫣反复念叨的滚滚大势,身不由己。
  
  “田贵人来了。”王承恩从殿外回到了西暖阁,忧心忡忡的看着殿外继续说道:“田弘遇不肯走。”
  
  朱由检反复衡量之后,叹气的说道:“朕已经看在田贵人的情分上,保了他一次,若是他还是如此,欲壑难填,朕也没什么办法了。”
  
  田弘遇为什么不走?
  
  他在祈求大明皇帝恕罪,再次恢复他的官职,大明右镇抚司右都督,那是从二品的缺儿。
  
  “让田贵人进来吧。”朱由检想了想说道:“田贵人进来后,让内操把田弘遇请出去吧。”
  
  朱由检两世记忆融合了近六个月,虽然还有些许的不便,但是已经无伤大雅。
  
  他两世的记忆,都很喜欢田秀英这样的姑娘。
  
  田秀英,是一个文武全才,这个评价在女人身上,相当了不得。
  
  音律、丹青、诗词、歌赋、刺绣、烹饪、琵琶、插花、骑马、射箭、长短兵、火器等等样样精通,而且还知书达理,明事理,从不吵吵闹闹。
  
  蹴鞠一直是一种军事对抗的训练,直到被高衙内玩坏之前,蹴鞠一直深受历朝历代的重视。
  
  而田秀英还未入宫之前,就长期在马场打球,旁人望见,都会竖起手指,称一声英姿飒爽。
  
  “来来,坐到这边来。”朱由检拉开了身边的椅子,挪了盘干果给田秀英。
  
  田秀英小心的坐在了朱由检的身边,微微低着头,说道:“万岁唤女儿来,是不是要说家父的事?外廷之事,但凭万岁做主就是。”
  
  什么叫善解人意?
  
  这还没开口,就把事情解决了,这就是善解人意。
  
  在朱由检的印象里,田秀英几乎从来没有闹过什么脾气。
  
  “你能不自称女儿吗?朕听的别扭。还有按制册封贵妃的诏书拟好了,等到皇兄去了澹峪岭。朕就颁诏册封,你安心就好,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朕分得清楚。”朱由检笑着说道。
  
  “在宫里的日子,倒是委屈你了。”朱由检撩动着田秀英的发梢,放在了她的耳后。
  
  “没什么委屈的,能守住万岁,偶尔还能看到万岁爷,女儿的已经很满足了。”田秀英脸上洋溢着真诚的笑容,但是并不幸福。
  
  这两个月是她从嫁到信王府这一年多,最幸福的日子,她那个不省心的老爹越是折腾,万岁反而越心疼她,召见的次数比往常要多一些。
  
  虽然她的老爹让她真的很头疼,她也曾经让内侍去过都督府,说过两次,可是田弘遇总是说妇道人家不懂这些事,让她少掺和。
  
  朱由检听到了田秀英自称女儿,哪怕是皇帝金口玉言,可是规矩是周皇后立下的,她田秀英也要遵守。
  
  “你父亲他在沙河那边侵吞了三百顷的军田,朕开春会清田,你告诉他,让他早些做准备,否则到时候,国法无情。”朱由检看着田秀英懂事的模样,扔出了一句话。
  
  “啊?”
  
  田秀英一愣神,随即掩着嘴角,她可不是周婉言那个小丫头,整日恋爱脑,天天喜欢皇帝喜欢的不得了,还把这种喜欢变成了占有欲,她继续自称女儿,只是不想让周婉言和她的关系恶化,下绊子拦着她来乾清宫。
  
  这样,她就能经常见到皇帝了。
  
  她对于朝政她有自己的理解,年后清田背后会有多少的利益纠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