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万道孤存 > “第一百九十九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


  颜无意赶紧带着李一鸣和赵德柱,走进颜家大宅,然后一路走到颜家大宅深处,只见一个院子里已经是占满了人,有下人,有侍女,还有一些提着药箱的大夫,还有几个穿着丹师联盟袍服的丹师,正在急切地讨论着病情!
  颜无意上前问道:“我家老祖到底什么情况?还请各位大夫和丹师如实告诉我!”
  只见一个白发老者,和一个中年丹师站了出来,这两人应该就是各自领域中德高望重的代表了!
  老者先回复道:“颜老爷,经过我和吴丹师都给颜老祖诊过脉了!颜老祖本是就寿元无多,再加上服用了一颗延寿的丹药后,强行突破境界!但丹药与他本是灵力相克,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药石无力,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颜无意一听完,直接吓得跪在地上!这“这有一老,如有一宝!”作为颜家仅存的一位老祖,修为上既是天人境,儒道上文位上,也是大儒境界,虽然现在整个颜家,代代都有人才出,整个家族都是一股欣欣向荣的势头!
  但若家族的老祖去世了,一时也找不到一个“擎天柱”,撑起整个颜家的“脊梁”!
  赵德柱在一旁听完之后,一肚子的“坏水”又开始酝酿,这不是没有借口向颜无意开口,促成与太子的婚事的理由,若是救了颜家老太爷,这事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于是赵德柱便故弄悬殊地说道!
  “颜家主,别人治不了的病,不代表我们两兄弟治不了!反正这位大夫,和这几个丹师们已经给老祖判了死刑,不如让我们两兄弟试试,不过,我们若是能把老祖治好了,在下斗胆,想求一个颜家主的一个承诺!放心,我的要求不会让你违背自己的良心,和要求你做一些坏事!”
  颜无意一听到赵德柱自信满满的话,立马刚才从悲痛的情绪中看到了一丝“希望”!颜无意激动地道!
  “若周老的两位高徒能救我家老祖一命,别说要我颜某人一个承诺,要整个颜家给你一个承诺也不过分!只要不违背我的良心,何不违背道义!我颜无意答应你了!”
  得到颜无意如此坚决的答复后,赵德柱转过身来,冲李一鸣眨眨眼睛!
  而得到赵德柱暗示的李一鸣后,虽然觉得赵德柱把话说得太满,但是李一鸣也是觉得,如果连自己都医治不了颜家老祖,估计也就只有一面之缘的扁薏仁能医治了!现在大部分医术都是传承有缺,丹师呢只负责炼丹,不一定能对症下药!
  李一鸣深吸一口气后,走到颜无意的面前:“还请颜家主放宽心,我们两兄弟一定尽力而为!”
  颜鹤也是激动地抓着李一鸣和赵德柱的手:“赵兄,李兄!我家老祖的命,就靠你们了!”
  李一鸣和赵德柱点点头,两人走进颜家老祖的房间之内!然后关上了门,李一鸣在诊脉治病之时,喜欢安静,赵德柱一进门后,便让立马的丫鬟,和下人们统统出去,赵德柱可是深知李一鸣的习惯,但有一女子不愿离去!
  此女子一身白衣,凤眉丹眼,白皙的皮肤,还有那瓜子小脸,身上还透露出一股儒雅的气质!但此时这女子眉头紧锁,表情严肃,但也可以看出,这女子应该在紧张颜家老祖的病情!
  赵德柱不知这个女子是谁,但看到她不愿离去,这哪能行!直接对她呵斥道!
  “我不管你是颜家哪个小姐,现在我兄弟要救治颜家老祖,还请你速速离去!若是打扰到我们救治老祖,一切责任,你要一力承担!”
  赵德柱的大嗓门,直接把这女子从悲痛的情绪中“唤醒”!
  这女子眼神透露出悲伤,还有无奈的神情,看着李一鸣和赵德柱!一开口,便有如天籁一般的声音!
  “你们能救治我家老祖?那太好了!小女子颜冰芸摆件两位公子!我这就速速离去,还请两位公子一定要救治好我家老祖,我家老祖乃是我们颜家的顶梁柱啊!”
  赵德柱傻了!这就是太子的“相好”!刚才自己是在斥责未来的太子妃吗?这以后太子知道了会不会给自己穿小鞋啊?
  要么说赵德柱属狗的,一听到这女子是颜冰芸后,顿时嬉皮笑脸地上去讨好,声音都变得温柔起来!
  “那个,颜小姐,刚才是我冒昧了,对于我刚才对您的斥责,我为我的粗鲁行为道歉,但现在,您真的需要配合我,您先出去,我们要全力救治老祖了!谢谢您的配合啊!哦!忘了自我介绍,我乃是周老门生赵德柱,这是我师弟李一鸣!”
  李一鸣已经从储物袋里拿出金针,银针,还有诊脉的脉包,看到赵德柱还在与颜冰芸在那里墨迹,李一鸣在救治人时可是异常的严肃和着急的,看见赵德柱那副模样,直接呵斥道!
  “大兄,你再墨迹一会,老祖你来救!错过了救人的最佳时间,大罗金仙老了都救不了!你若想与颜小姐亲近,请你们一起出去!”
  若是平时,赵德柱那圆滑,油里油气的样子,李一鸣也就习以为常,不会发怒,但放在救治人的问题上,李一鸣是谁打扰他,他都忍不了!李一鸣学习《医典》时,开篇第一句话便是“医者,谨慎者也!”
  赵德柱一听李一鸣这话,明显是有点不耐烦自己了,赶紧送颜冰芸出了房门,然后关紧房门,李一鸣这边已经来到颜家老祖床前,开始诊脉!
  一刻钟过去后,李一鸣的表情已经换了几种,赵德柱在一旁看着已经是着急得不行了!
  “一鸣,说话啊,光看你表情,我哪知道什么情况啊!你一定要把这老爷子救了,太子吩咐我们的事,也可以办成了!”
  李一鸣废话不多说,直接拿起五根金针,二十八跟银针,“快准狠!”把颜家老祖扎成了一个“刺猬”!然后起身,走出房门,也不搭理赵德柱!
  颜无意赶紧上前,拉住李一鸣的手:“李公子,我家老祖如何了?是否还有救?”
  赵德柱也从房里跑了出来,他从未见过李一鸣一声不吭就自己抛在那!
  “兄弟怎么样?你别无说话啊?你看把颜家人急得!”
  李一鸣表情严肃地回道:“能治,也不能治!”
  颜无意就差给李一鸣跪下了!
  “李公子,这时候您就别卖关子了!您需要什么报酬还是需要什么灵药,只要你开金口,我都会满足你,只求你救治我家老祖!”
  李一鸣回道:“救治你家老祖不难,但我不能救他,我若救他,我没法跟我家先生交代了!”
  颜无意傻了,赵德柱傻了,整个在场的颜家老老少少都傻了!
  颜鹤第一个站了出来道:“周老身为亚圣,大公无私,教化世人,他难道不许你治病救人?还是周老对我家老祖有什么私人恩怨?”
  李一鸣无奈道:“并不是我不想救颜家老祖,我用的是上古医术,施针救人的同时,我需要消耗大量的灵魂之力,我之前并不知道,所以我以前救治的人消耗了我大量的灵魂之力!
  我才先天七层境界,未踏入分神境界,根本不能快速地补充的我的灵魂之力,上次为了救治凝儿公主,我开始透支我的灵魂之力了!昏迷三天三夜!
  我这次若是再出手救治颜家老祖,我轻者丧失三魂七魄,重者当场身死道消,并不是我李一鸣自私,我已答应我家先生,短时间内,我若没有恢复灵魂之力,我将不再出手救人了!还请颜家主,还有颜家各位长老,公子,小姐,见谅!师命难违,并不是见死不救!”
  颜无意着急道:“若是有办法补充你的灵魂之力,是否就能救治我家老祖?但我家老祖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活多久?”
  李一鸣想了一下,如实回道:“现在老祖的身体状况正如刚才那位大夫所言,老祖本身寿元无多,着急突破境界,然后服用了一枚延寿丹药,老祖我看过了,一身暴虐的火灵力,但服用的是至寒至冰的水系灵草练成的延寿丹药!
  现在老祖体内火灵力和水灵力正在打架,别说老祖一个寿元无多的老者了,就是一个正值盛年的年轻强者,也受不了这等折磨!
  幸好我已经简单施针,封住了老祖的各大经脉,强行分割了两股灵力,老祖应该暂时无事,还能为老祖延寿七天!
  七天过后,我的金针银针,再以封闭不了老祖的经脉,到时候大罗金仙下凡,也是救不了老祖了!
  由于我刚才已经施针,我体内的灵魂之力已经耗尽,请原谅一鸣我实在心有余力不足!”
  李一鸣说了这么多,颜家人也都理解,李一鸣能拼尽最后一点灵魂之力,还为老祖封住了身上的经脉,已经是在冒死为老祖延寿了!若他们再不通情理,怪李一鸣不出手救治,那就是逼着李一鸣去死了!
  颜无意听完李一鸣的话后,内心既痛苦,又失望!李一鸣这是能治自家老祖,但奈何李一鸣修为低下,灵魂之力颜无意自然知道!
  在未达分神期时,灵魂之力消耗了,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慢慢恢复,如果未达分神期,就肆无忌惮地使用自身灵魂之力,那结果正如李一鸣所说!“身死道消!”
  突然颜鹤想到了什么!对着颜无意道:“父亲!还有一个办法能治老祖!现在老祖不是无药可治!是李公子的灵魂力有缺!我们可以启动祠堂的仪式,让李公子接受我们先祖的意志灌溉!让李公子在接受洗礼时,吸收灵魂之力不就成了?”
  还不等颜无意表态!颜家长老就站了来呵斥颜鹤道:“荒唐!那可是颜家祠堂!李公子又不姓颜!他凭什么能唤醒颜家先祖的意志?就算他能唤醒先祖们的意志,他没有我们颜家血脉,颜家先祖也不会降下意志,让他介绍洗礼!再者!不是颜家族人,接受颜家先祖的赐福洗礼,别说让外人知道了笑话!咱们自己人过得去这个坎吗?”
  颜家长老说得这一番话,真不是针对李一鸣!颜家没出过圣人,大儒,亚圣,也是出过好几位的,一个家族的祠堂,那是家族的脸面,是家族的根基,让一个外姓之人,去接受颜家祠堂的先祖洗礼,那丢人先不说!荒天下之大谬!
  但颜无意不想就这么放弃!对李一鸣道:“如果李公子能出手救治我家老祖,我老祖身体恢复之后,还有多少的寿元?”
  这个可把李一鸣问住了,若是自己把颜家老祖治好了,寿元经过这一次的大病,也是无多了!
  “回颜家主,老祖若是经过我治好,日后调理得当,寿元应该也不会超过百年!”
  颜无意要准确的答复,严肃地道:“还请李公子直言,到底老祖还能活多久?”
  李一鸣做了一个保守的估计:“日后若调养得好,老祖一身天人境的修为,三十年应该无问题,但若是老祖还是想强行突破,一两年也说不准!但若是有七品以上的灵草,灵药,我可以帮老祖延寿千年!”
  李一鸣是根据自己师傅逍遥子也是寿元不多的情况,结合了颜家老祖的身体情况,从某种情况上来说,都是天人境,逍遥子还一身十几种天道法则呢!逍遥子都逃不过岁月的无情,更别说是颜家老祖了!
  颜无意从乾坤袋中拿出一颗蟠桃!这蟠桃被仙元封印得死死的!一点药力都没有涣散!李一鸣和赵德柱瞪大双眼,两人惊呼:“我去!瑶池蟠桃!”
  赵德柱的眼睛全是这一颗大蟠桃,嘴上已经控住不住,哈喇子都要低在地上!
  颜无意解释道:“我们颜家曾有一位先祖,与那时的瑶池圣女相爱,但最终没有走到一起,瑶池圣地惜才,也算补偿吧,赠送我们颜家一颗无缺的瑶池蟠桃!
  此颗蟠桃虽然号称无缺,但岁月是无情的,仙元也快封印不住蟠桃的药性了,此时的这颗蟠桃虽然达不到不死药的效果,但为我家老祖延寿千年应该不是问题吧!
  今日,只愿李公子全力救治我家老祖!我代表我们颜家,给您磕头谢谢了!”
  李一鸣赶紧扶住颜无意,这一跪下来,李一鸣要折寿的啊!
  赵德柱不乐意了!“你们有蟠桃不假,但我兄弟的灵魂之力也不够啊!难道你们要让我兄弟死在这里?这样吧!为了避免我兄弟出现意外,你们再拿出一颗蟠桃,以让我兄弟不时之需!不然把你们老祖救好了,我兄弟死在这了!这算什么?”
  颜无意听完赵德柱的话后,也是觉得有理!是!颜家能拿出延寿蟠桃,但李一鸣要是全力相救的话,谁又能救李一鸣呢?于是颜无意开始思考怎么帮助李一鸣恢复灵力,当看到自家女儿颜冰芸后!
  突然颜无意脑海之中有了一个主意!
  “李公子,不知道你成婚了没有?”
  李一鸣此时正在考虑如何救治颜家老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还没呢!”
  本来李一鸣还想说一句,快了,但此时李一鸣脑海中,只是考虑怎么救人,倒是没说出后半句!
  颜无意顿时道:“那李公子做我颜家的女婿如何?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你虽然没有我颜家血脉,但只要答应了这门婚事,你与我家女儿有了夫妻名分,待我告知我家先祖,这样你就可以享受我家先祖的意志洗礼,和赐福!到时候你别说修补你的灵魂之力了,文气和儒道圣气,你也会受益匪浅!”
  赵德柱刚听完,吓了个半死!他和李一鸣前来是给太子说媒的!怎么变成给李一鸣说媒了!太子若是知道事情转变到如此状态,还不得原地爆炸?
  还有雪儿!赵德柱深知轩辕雪吃醋的品性,若是知道自己带着李一鸣前来颜府,成了颜府的女婿,轩辕雪不得提着剑,先砍死李一鸣,再把自己也大卸八块?
  不等李一鸣开口解释!赵德柱就感觉解释!
  “颜家主!这万万使不得!我家兄弟有这婚约在身,而且虽然未成亲,但已有心仪的女子!他们俩好着呢!你万万不能乱点鸳鸯谱啊!”
  李一鸣点点头,表示认可赵德柱的说法,然后直接不搭理众人,找了一个石凳子,拿出《医典》研究该怎么治疗颜家老祖的病症!
  众人看到李一鸣直接拿出医术,在翻阅,既是感动李一鸣对自家老祖的上心,也是可惜李一鸣已经“名草有主”!不然只要李一鸣答应这门婚事,现在就可以去颜家祠堂!接受先祖洗礼!
  颜无意着急地直跺脚!
  “赵公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让我们如何是好啊!”
  赵德柱现在只能求助太子了,若太子再不来,李一鸣可能“强行”要成为颜家女婿了!
  赵德柱直接开门见山道!
  “我们暂时没有办法,但有一人肯定能帮助一鸣修补灵魂之力!而且,那人早已对您家的千金钟情,颜冰芸!所以颜家主你万万不能乱点鸳鸯谱!您若是强行要招一鸣为女婿,这是害了一鸣啊!
  我相信,只要他点头,一定既能修补一鸣灵魂之力!只要一鸣灵魂之力修不好,就颜家老祖又有何难?”
  颜无意顿时傻了,但还是问道!
  “何人能帮李公子修补灵魂之力?他是什么身份?只要与我们颜家门当对户,且他品性纯良,真心爱护我家女儿!我女儿嫁给他又何妨?关键是他是否能修补李公子的灵魂之力?”
  现在的颜无意是真的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啊!别说嫁女儿,嫁他自己都行!前提是能救回他家老祖!若是颜家老祖能延寿千年,不说能制霸整个长安城的儒道家族,但为整个颜家“遮风挡雨”千年,也是能让颜家继续“欣欣向荣”了!
  颜无意又是当代颜家家主,可以不顾及自己这小家的利益,但一定要保证颜家整个大家庭的利益!
  赵德柱看到颜无意这么笃定的说法后!直接拿出传音玉符,把这里的情况,原原本本地转告给太子李毅!当然,赵德柱什么性格啊,肯定是添油加醋地表扬了自己的“丰功伟绩”,要功劳这种事,赵德柱从小无师自通!天赋异禀!
  李毅此时正在东宫,今日虽有诗会,但诗会结束后,李毅还是要替李元霸批阅奏折,此时腰间的通讯玉符大闪!这是与李一鸣和赵德柱单独联系用的通讯玉符!没有要紧的事,李一鸣和赵德柱是不会启动这个传音玉符的!
  李毅批阅完最后一本奏折后,把笔和奏折放好,然后拿起通讯玉符后,听一下赵德柱找他有何事!
  李毅听完赵德柱的话后,连忙让人传来燕洵!
  一炷香的时间左右,燕洵赶紧来到东宫,很明显,燕洵自从上次在李元霸面前亮相之后,现在已经稳稳地站在太子的阵容,李毅既然命人传他,肯定是有要紧之事!
  李毅看到燕洵来了,让太监和宫女们都出去,然后打开禁制!
  “燕洵,我叫你来东宫也不是有别的事,而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燕洵惶恐!赶紧回道!
  “太子您说!只要属下知道,言而不尽!”
  李毅点点头,对于燕洵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你现在既然已经晋升到了分神期,我想问你,这个灵魂之力,若是未达分神期,可有什么办法修补灵魂之力?我有一位好友,修炼的功法,很耗费灵魂之力,但此时他的修为还未到分神期,自身灵魂之力恢复缓慢,特意叫你前来,请教你这个问题!”
  燕洵努力地回想脑海之中的知识,可是思前想后,回道!
  “回殿下,若是您的朋友修为又没达到分神期,又想快速恢复灵魂之力的话,要么有逆天的宝贝!要么接受一些什么先祖的意志洗礼,等等......
  若是都没有此类的条件的话,你身为皇朝太子,过渡一些龙气给他,一样也可以修补灵魂之力,属下只知道这么多了!还有,恕属下多嘴一句!
  您的朋友想要以后随意使用灵魂之力,唯有得到关于修炼灵魂之力的功法,否则,灵魂之力耗尽之时,就是他魂飞魄散之日!”
  太子一听,自己的龙气可以帮助李一鸣,顿时心情大好!打开禁制!刚好邓卓今日当值东宫,李毅对外面的邓卓道!
  “邓总管,你传令下去!燕洵将军,自晋升为将军之后,日夜勤勉,奉公职守,处事严谨,感恩皇恩,在此,再升燕洵将军为副帅,即日办理,再给大赏燕洵将军!”
  李毅说完,都不搭理邓卓和燕洵,把太子之印放进乾坤戒中,然后衣服都没换,就飞奔出门,上了马车,火速出宫!
  而邓卓不愧是人精,马上恭维燕洵!
  “燕大将军!我呸!奴才这就打嘴,燕副帅,请跟老奴去领赏吧!今日可是燕帅的大好日子,也麻烦日后燕帅多关照老奴!”
  燕洵也还在懵的状态,但也默默点点头,起身跟着邓卓大总管,下去领赏!
  这莫名其妙被太子过来问了一个问题,然后又莫名其妙升为金甲卫队的副帅!要知道,正帅就是金甲卫队里最高统帅!燕洵差一点就一步登天了!
  燕洵此时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但有一点燕洵心里已经是下了一个决定!此生一定死死追寻太子李毅!
  李毅若是能顺利坐上大唐皇朝的皇位,那自己也可以顺水推舟的坐上李毅的这艘“大船”!从此之后燕洵的命运也与李毅的命运紧紧地绑定在了一起!
  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而李毅这边,一出皇宫,便让车夫掉头回去!在马车之上,李毅已经换上便装!开玩笑,李毅若是穿着四爪蟒袍走在大街上,就算别人不认识他,也认识他的太子专用袍服!
  然后李毅很快就奔着颜府的方向驶去!
  而颜府这边,赵德柱也收到了李毅的回复!李毅正在全速赶来颜府!
  赵德柱哈哈大笑道:“颜家主,我那朋友已经全速赶来颜府的路上,您家老祖有救了!而且,你还多了一个不得了的女婿啊!他可比我家一鸣强多了!他若成了您的乘龙快婿,多的不说,您的整个家族,五十年之内,必定是长安城第一大家族!庄氏在您面前就算个屁!”
  颜无意被赵德柱的话,给说得一愣一愣的!但赵德柱是诗会的魁首,“才高八斗”又是周老的门生,虽然口气大了一点,但怎么看也不像是吹牛的样子!
  但颜鹤不乐意了!他更关心的是自己妹妹的终生幸福!
  “赵兄,你这朋友什么身份?真有你说的如此利害?能帮助我们家族五十年内成为长安城的第一家族?他还能比当朝太子全力大吗?再说了,就算是比肩太子的身份地位,若是与太子一样的品性,我们颜家也不愿高攀!”
  赵德柱一听!这个走向不对啊!难道李毅在颜家的印象很不好?
  于是赵德柱打算套一下颜鹤的话!听听李毅怎么品性不好了!
  “敢问鹤兄,这太子李毅的品性有何不好!我只是问问,因为他可是我的师侄啊!你看,我们现在也算自己人了,你与我说说呗!”、
  颜鹤确实已经把李一鸣和赵德柱当成自己人了,也不打算隐瞒,直言道!
  “这太子李毅,总的来说,倒也没什么大问题,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经常组织儒学讨论会,也常常邀请长安城的各大世家的青年才俊一起聚会,讨论儒学文化!
  但他再多的有点,也掩盖不住他肮脏的一面!你可知道?那庄氏本来是要与太子结成姻亲!那太子李毅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表面上答应了这桩婚事,但心里其实不愿意与这庄氏大小姐完婚,于是找了三两皇宫内的高手,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庄氏大小姐掳去,然后命人对庄氏大小姐实行强暴!
  你可知道庄氏再怎么说也是儒家的名门望族,家里出了这等丑事,庄氏大小姐的下场可想而知,最后还是庄氏的老祖宗慈悲之心,让庄氏大小姐去尼姑庵落发位尼,不然庄氏大小姐的下场,只能是浸猪笼!活活淹死啊!”
  赵德柱一听,果然是李毅和他们说过皇后那边为了打压李毅,为李鸿远争取时间,栽赃陷害设的局!
  赵德柱反问颜鹤!
  “鹤兄,你不在现场,你怎么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我们可是饱读圣贤书之人,若无实证,我们可千万不能随意下这个结论啊!若是有人要陷害我那师侄呢?他可是太子!你觉得别的皇子会让他这么安安稳稳地坐着太子之位吗?我与我那师侄相交不深,但看其为人,我倒是觉得此事很有可能是别人栽赃陷害啊!”
  听到赵德柱为李毅开脱,颜鹤本想继续与赵德柱理论,但颜无意倒是通情达理地道!
  “赵公子说得也是极有道理,李毅这个孩子的先生,乃是我的同窗好友,这事刚发生的时候,我还问过我的好友,他都说,太子李毅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庄氏大小姐已经被歹人祸害,既没有证据证明不是太子干的,也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人陷害太子这边!要说当时这件事,可是轰动整个西部泸州啊!”
  赵德柱要的不是颜鹤的态度,是颜无意的态度!既然看到颜无意的态度了,赵德柱的心,就不用揪着了!
  赵德柱心里暗道“师侄啊师侄,你师叔我能为你做的就这么多了!你这老丈人还算通情达理,你这大舅哥,又酸又倔,够你喝一壶的了!”
  突然,颜府下人传来通报!
  “报!启禀老爷,外面有一衣着华贵衣衫的年轻公子,说是李公子和赵公子的朋友,应两位公子的要求前来帮忙的!”
  赵德柱知道是李毅来了!对着颜无意道:“我的朋友来了!您未来的乘龙快婿也来了!”
  颜无意点点头,他倒是真的想见见被赵德柱说得又神秘,又权势滔天的“朋友”到底是谁!
  不一会,颜府的下人们就带着李毅走了进来!
  等颜家众人看清楚是李毅来访时,吓得颜家人是全体跪下“参见太子殿下!不知太子殿下来访颜府,真是我等的罪过!”
  李毅也是赶紧让众人起来,他来的目的一是想修补李一鸣的灵魂之力,二是来表达心意,来求亲的!
  赵德柱嬉皮笑脸地对颜无意道:“我这朋友,你看您还满意吗?对于您这未来的乘龙快婿的实力,您还怀疑吗?”
  颜无意是万万没有想到!赵德柱一直所说的那个“朋友”居然就是当朝太子,李毅!而且这李毅偏偏看上了自家的女儿!这一时之间,颜无意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
  而赵德柱则是用肩膀蹭了一下颜鹤:“鹤兄,我这师侄没有你说的不堪,当年具体什么情况,我让这个当事人告诉你吧!”
  颜鹤瞪了赵德柱一眼!嘴里蹦出一个字:“你!”
  赵德柱对李毅道:“师侄,你把当年庄氏大小姐那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颜氏各位长老,公子小姐们,你若不如实相告,我怕你是做不成颜家的乘龙快婿啊!”
  李毅听完后,赶紧向赵德柱传来感谢的目光,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衫对着颜家的众人道!
  “当年之事,起因是我父皇想我早点立太子妃,诞下龙嗣,父皇醉心修炼,早有让我接替他的皇位,然后专心修炼,向传说中的圣王境界攀登!奈何你们也知道,我并非嫡子,不是皇后所生!
  于是当父皇帮我挑选了庄氏作为我的联姻家族时,我并没有喜欢,也没有拒绝,就在我快完婚之时,皇后为了李鸿远能有朝一日与我分庭抗礼,争抢皇位,直接命人伪装我东宫暗探,夜深人静之时,潜入庄府,掳走庄大小姐!
  而后面之事想必你们也是知道了!此事发生之后,整个朝廷和整个西部泸州,都非常震惊!而我的父皇和先生都让我不要为自己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自己没有充足的证据,用何自证清白?
  于是发生此事后,我只能在东宫每日读书度日,消磨时光,待这件事在我父皇的雷霆手段镇压之下,舆论才得以平息!如若是我干的,我父皇早就把我废除太子之位!我李毅也不会稳坐太子之位到今天!我李毅愿以天道誓言保证,今日我所说但凡有一句谎言,天降雷霆,把我轰杀!不入轮回,永世做孤魂野鬼!”
  李毅以天道誓言立誓,已经是最好的保证和解释了,若李毅半句假话,现在就会天降刑罚,把李毅当场轰杀!死无葬身之地!
  颜无意看到李毅如此诚心的解释后,回道:“我听闻赵公子道,您看上我家小女,想与我颜家结成姻亲,但你身为太子,日后继承大统,后宫肯定是佳丽三千,现在我已经了解了太子的品性,但我不想让我女儿与皇家结亲,皇家是非多,而是皇家最无情!”
  接下来,李毅说出来的话,震惊在场所有人!
  “颜家主,如我们能结成姻亲,我不敢说我肃清后宫,只留芸儿一人,但我敢保证,此生只爱芸儿一人!我可以是未来的帝皇,我也可是是钟情专一的人夫,我的心意已决表达,今日前来的主要目的是修补我小师叔的灵魂之力,让他一展医术,治疗好老祖,我不会拿此来要挟颜家,我不是那种小人!我只是来表达我的心意!”
  然后,直接拿出太子大宝,放在颜无意面前!
  “颜家主,这是太子大宝,只要您答应我的婚事,大宝随时盖印,我与颜家以后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赵德柱看到李毅连皇朝国之重器的大宝之印都拿了出来!这血本,就差没拿整个皇朝作为聘礼了!
  然后李毅走到李一鸣面前,李一鸣还在专心的翻阅《医典》!
  李毅正要把龙气过渡给李一鸣!
  颜无意也是被李毅的态度感动到了!回李毅道!
  “太子殿下连大宝都敢带到我们颜家,这心意,我们也是感受到了!但我只问你一句!你怎么保证芸儿的安全?若是今日老夫便答应你们的婚事,皇后再派人掳走芸儿,我可不想与庄氏一般,再经历一次这等悲事!”
  李毅不着急回颜无意的话,而是走到颜冰芸的面前,他与颜无意说了这么多,颜冰芸从头到我没说过话,没表过态,李毅现在要他未来的女人表个态!
  李毅对颜冰芸行了一礼!
  “颜姑娘,自从三年前的诗会上,我有幸与你有一面之缘,我便对你一见钟情,现在我不以太子的身份问你,我以李毅的身份问你一句,你愿意嫁给我吗?”
  颜冰芸怎么会忘了三年前那一场诗会,李毅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待人和善,但颜冰芸就算芳心暗许,也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就是三年前那场诗会过后不久,李毅的婚事就被传遍整个西部泸州!
  颜冰芸本已经放下对李毅的想念,想忘掉当初那份懵懂既单纯的“单相思”!
  但没想到李毅今日竟然直接上门提亲,还拿着“国之重器”太子大宝前来,诚意满满,心意慢慢!一时让颜冰芸幸福感爆棚,此时脑子还晕乎乎的!
  颜冰芸只回了六个字:“我愿意,莫负我!”
  然后太子李毅当场跪下,面对着颜无意!
  “小婿,李毅,摆件泰山大人,和颜氏各位长老!”
  这一跪,天地变色!电闪雷鸣!李毅是皇朝太子,身上冥冥之中继承着皇朝的气运!这一跪太重了!
  未来的帝皇,身背黎民社稷,百姓安康之责任,就这么“巴拉”跪在颜无意面前,差点没让颜无意当场被雷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