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血未凉 > 第78章 激斗灵婆

第78章 激斗灵婆


  “后生知礼,老婆子我给你个痛快吧。”灵婆那满脸的褶子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还是要动手么?欧阳霆看着她那有些渗人的笑心里一沉。
  灵族游走于姓氏族群之外,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这老妪会甘当这张耀宗的护院。
  难不成,就因为他是张圣鸿的嫡子?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灵婆自打被逐出灵山后便与张耀宗走在了一起。
  她那偏执的求知欲,这么多年早已不知伤了多少人的性命!能开口说给他一个痛快,已经算是看他有缘了。
  “既是如此,那请恕晚辈无理了!”欧阳霆语气逐渐变冷。
  灵族与姓氏族群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血脉维系的族群。
  这老妪说不准便是灵筱的某个亲戚,不过...在保命与礼貌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欧阳氏深陷泥沼,他欧阳霆不能死,也死不起!
  “嗯,去死吧。”老妪点了点头,那要命的话被她说得轻如鸿毛。
  说话间,欧阳霆骤然感觉风势不对,后心一阵炸毛的他急忙抽身急退!
  “欻欻歘”的破空声阵阵袭来,在他身前的地面之上,密密麻麻细如银针的松叶钉满大地。
  好厉害的控灵御物之术!欧阳霆眼角抽搐抬眼看去,只见那灵族老妪云淡风轻连手都未曾抬起过。
  “弱鸡,这怕是要联手了。”他舔了舔嘴角低声道:“这老妪我一个人怕是打不过。”
  “噗!”弱鸡一歪脖子吐掉了嘴中叼着的松针,道:“放心吧,在我朱雀面前,一切妖魔鬼怪都是浮云。”
  欧阳霆有些不放心的道:“你,最好这次靠谱点儿。”
  “嗯?我哪次不靠谱了?”弱鸡有些不爽,不过还没等欧阳霆说话,它直接振翅而起化作一抹赤红冲了出去。
  那一抹与风浑然一体的绚丽真的很美,够义气的美。望着弱鸡爆现出的四尺火影,欧阳霆心中感叹着。
  “你大爷的,赶紧出手啊!还有,老子这叫帅!”远远的,弱鸡的怒吼声传来。
  “啊?喔。”欧阳霆当即吼道:“等我!”
  .....
  清风别院外一颗苍劲古松之上,一道黑影仿佛没有丝毫重量般,双脚轻轻的站在那细针一般的松巅随风轻摇。
  他的目光一直远远的看着那别院中心之中,但却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无论是那些银甲武士的死,亦或是这一刻的灵武相斗,负手而立的他连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就知道,你会来。”良久,那黑影轻叹道。
  果然,他话音刚落,就在他身下那颗苍松不远处的矮山上,一个雄壮的身影缓缓出现。
  不过,那壮阔身影丝毫没有要避讳谁的意思。一步一步走得很稳,只不过环抱在胸前的阔刀,刀背之上的银环哗啦作响暴露了他的行踪。
  “哼!我也知道你会来。”那汉子瓮声瓮气的应道。
  待到天云飘过,皎洁的月光洒下。二人的样貌这才在月色之下显露出来。
  “那家伙还是放不下身段,怎么?让你来挡我?”那环抱阔刀的汉子双鬓银丝密布,脸上棱角不怒自威不是武承风又是何人!
  “呵呵,我若不愿他也喊不动我。”苍松之上那人轻笑着回应。他,正是圣族二房之主张圣离。
  正如他所言,他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会真的让武承风出手。
  也就是在武承风现身之前,他还有些自嘲的低语了几句。区区一个黑袍黑甲,哪怕武承风再怎么护短,也不至于真的本尊现身吧。
  可世事难料,这武氏族长,还真就出现了!
  而且,出现得这么堂而皇之,连脸都懒得遮一下的光明正大。
  深知当下人族矛盾的张圣离心中激荡,这,可不是个什么好的信号!
  “近来事多,老夫心里也是烦乱得紧。而这少年...”说着,武承风朝那院中努力努嘴道:“就连天机阁都在收集他的消息,看不懂的我,想挑明了看看。”
  “喔?有这等事?”张圣离眉头一挑。
  直到现在,张圣离看向那清风内院之中的目光才多了三分认真。
  身为圣族二把手的他,从来都知道武氏与张氏之间,长期以来充斥的那股子暗潮汹涌有多么强烈。
  两族之间虽然在明面上有着等阶之差,但张圣离知道,这不过是明面上的差距而已。
  张氏有圣者,然,武氏有巅峰半圣!
  纵然张圣鸿实力冠绝三千姓氏族群,若是两族真的冲突爆发,武氏之中隐藏的那巅峰半圣绝非对手。
  但这个前提,不管是武氏还是张氏都不愿见到。眼下人族式微,爆发内乱对谁都没好处!
  更何况,武氏手中掌握着足以掀起滔天巨浪的杀戮武阁!
  这股势力就连张氏百万族兵在手都不敢小觑半分。若乱,那可就全乱了....
  然而,就是在双方都极力促成的诡异平稳之下,武承风!堂堂武氏族长,四方武阁大统领,竟为了一个区区氏族小子而现身清风别院。
  难不成,武承风这是准备为了他触碰那根底线?
  可,他到底有什么资格?
  看着那院中连一个垂垂老妪都打不过,甚至还险象环生的青年。张圣离脑中满是疑惑与好奇。
  “这小子掌握着钥匙,一把能够打破血脉束缚的钥匙。”武承风丝毫没有隐瞒的道。
  “嗯?”张圣离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
  “你知道他从初初觉醒气血到如今五脉,花了多长时间么?”武承风目光灼灼。
  张圣离一愣,氏族,脉轮?这原本在他看来平平无奇的实力,可一旦挂上氏族的名头,可就有些悬疑了。
  要知道,脉轮可只会出现在列族之上的族群啊!
  看着张圣离那越发惊奇的表情,武承风缓缓伸出了两根手指:“两年,从初觉醒到五脉之境不过两年!”
  说罢,他脚掌一点地身子呼的冲起数丈,稳稳的落在了张圣离身旁的松枝之上。
  “如此奇才,可曾见过?我来此,还奇怪么?”武承风喃喃着将眼神投向内院。
  呼!原来如此!张圣离长出一口气。
  若是如此,这少年到还真是个奇才!张圣离目光闪烁。
  两年觉醒走到五脉,如此少年英杰,哪怕是在他们张氏之中,怕也找不出两个能够媲美的存在。
  这少年,死不得!这是张圣离脑中第一时间下的判断。
  咦?可心念到此,他就更是疑惑了。这武老二可不是傻子,既然他能来,那就代表他早就知道这少年会来。
  可他为何不阻拦?反而是宁愿冒着两族摩擦的风险,孑然一身出现在此!
  “别想了,你我是一路人,你知我,我知你...”武承风仿佛后脑长眼一般头也不回的道。
  哼!这武老二面憨心滑,且看他到底作何打算吧。张圣离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
  朱雀之火初燃,翻飞爆裂间弱鸡找回了些许当初纵横天际的感觉。
  不过...悲催的是,这只是它参战之初的自我错觉!
  那老妪看似站都站不太稳的身子,此刻杵在那张耀宗身前却宛如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任欧阳霆与朱雀如何突袭,就是破不开她那层层灵气防御。甚至,还时不时的被防不胜防的各种灵气御物侵袭。
  “弱鸡,还好吧!”又一道灵风乱刃如风般咆哮而至,弱鸡一个大意,一身火红的羽毛与那些风刃碰撞之下溅起阵阵火花。
  不由自主倒飞三丈的弱鸡好容易才稳住身子:“我没事,不过,这老婆婆很难对付啊!”
  诚然,他们一个掌握朱雀之火,一个掌握诡秘之毒。
  纵然携手之下犀利无双,可奈何这灵婆底子太厚,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年迈仍旧灵力持久如斯的。
  反正,观她这一身灵气的强度,就算不如那龙口关尊婆那么恐怖,怕是也相去不远了!
  打到现在,欧阳霆的那颗心越来越沉。
  不管是灵族老妪的强悍,还是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这别院之外的强兵。
  两者相加的疑虑,都不如那静静站在张耀宗身后,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的欧阳熙带给他的沉重。
  家姐,到底怎么了!难道,她完全不认得自己了么!
  “小心点!”欧阳霆一个走神,那老妪无孔不入的灵刃便暴起袭来。
  好在弱鸡机警,一个冲撞将他整个身子撞得横移好几步,这才堪堪避过。
  “好厉害的小子。”灵婆面色不动,但心中同样惊叹着。
  眼前这一人一鸟与她悬殊巨大,若是以血脉武者的层次来说,虽然年迈的她却是实打实的八脉巅峰强者!
  就算与那上姓族群挑梁战尊相斗,孰胜孰负仍旧五五之数。
  可这小子不过区区五脉之境,竟然能够在警觉与速度上与她相斗至今不见颓势。这如何能不让她惊疑莫名!
  “灵婆,你在消磨我的耐心...”眼见着二人僵持不下,张耀宗有些不耐的开口。
  “呵呵,这就死,这就死...”灵婆呵呵一笑,藏在两只深陷眼窝中的目光也是精光爆现。
  风,停了!欧阳霆皱眉凝视。
  这别院之中的小小空间,刹那间风停叶落,寂静的可怕!
  “不出绝招,怕是没机会了。”弱鸡同样双目灼灼不敢有丝毫大意。
  果然,话音刚落。这别院之中以灵婆为中心,那空气中仍旧缓缓流动的灵气开始嗡嗡震动。
  “灵,暴!”灵婆冰冷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