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二十五章 狩猎玩家

一百二十五章 狩猎玩家


  在众人放松,以为怀念熊转职告一段落时。
  吼!
  石室内忽又传出怪物吼声。
  不同于方才凄厉的惨叫,此时叫声中气十足,仿佛里面关了一头恶兽。
  “他被痛苦吞噬了。”
  一直站在石室门外,不发一言的猎魔人摇了摇头。
  他回头,望着在场的所有人。
  “我再说一遍,成为猎魔人,绝不是游戏,你们会感受到真真切切的痛苦。”
  砰!
  石室震颤,门被什么东西猛烈地拍一下。
  石室屋檐的灰尘簌簌落下。
  猎魔人不为所动,“痛苦就是力量,想得到力量,你就必须得经受痛苦!”
  话音落下后,他向何时点下头。
  何时回头扫视一圈玩家,“大家准备好了?”
  在得到所有人肯定的答案后,何时向猎魔人点下头。
  猎魔人打开门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粗铁链,取了锁。
  锁刚落下。
  砰!
  门又被敲一下,巨响震动在所有人的心头。
  片刻后,轰!
  门被猛烈地拉开,尘烟从石室中冒出来。
  猎魔人遮住口鼻,向后退一步。
  黝黑的门洞外,阳光下漂浮着的浮尘,一片寂静。
  忽然,嗖的一下,一头怪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门洞中跳出,扑在一玩家身上。
  扰乱了浮尘。
  这位耗子帮的玩家一愣,来不及恐惧,咔嚓!怪物一口咬在他脖子上。
  “我去!”
  “大爷的,这不会是念神吧?”
  “他胯下那衣服,不,不是念神是谁?”
  “念神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了?”胖爷目瞪口呆。
  站在他们面前的怪物差不多两米高,下肢如兽蹄,上肢有两个螃蟹的大钳子。
  他身上肌肉横生,结着一个又一个肉瘤,十分恶心。
  他的脸上,脖子上,背上长着钢针一般的毛发,流着涎水的口,牙齿锋利,闪烁着寒芒。
  一些人不信邪,探头看了看石室,里面空无一人。
  “这,应该就是念神。”玩家们终于相信了。
  星痕:“我英明帅气的念神啊,你怎么成这样子了?”
  “完了,念神形象全毁,要被狗策划玩坏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杀掉!”
  威廉冰冷的语气,惊醒在场所有人。
  “杀,杀掉?”
  耗子帮的成员们虽然平日里很冷静,现在却分寸大乱。
  “对,他现在不是你们的同伴,他现在是怪物!”
  威廉大师长叹,“你们可以庆幸的是,他死后还可以复活,我的同伴……”
  他摇了摇头,说不下去了。
  此时,怪物啃了半天杀死的人,见啃不动后,头一扭,盯上旁边玩家。
  那玩家下意识后退一步,“你,你别过来!”
  “上!别愣着!”威廉大师闷吼。
  呆滞的玩家终于动了,他们提着剑,不约而同地向怪物扑过去。
  怪物丢出手中尸体,砸到袭击身后的人后,迅速踏前三步,一钳子夹住一人脖子。
  咔嚓,断了!
  与此同时,他左手的钳子直接拍死一个玩家。
  眨眼间杀死两个玩家,胖爷、直播间的观众倒吸一口凉气。
  娘的,太强了。
  耗子帮的人在慌乱一阵后,迅速冷静下来。
  他们进退有度,前面的人试探怪物跳跃、攻击极限与习惯,后面的成员滚地袭击。
  有两把剑刺中了怪物,劈下一肉瘤,留下一条血线。
  吼!
  吃痛的怪物怒了。
  一爪子拍死前面试探三人,扭头向一个纵跃,直接踩死一个玩家。
  “我去,念神有点厉害呀。”
  “你别说,这游戏模式也不赖,变成怪物,屠杀玩家,想起来就很爽。”
  “原来这还是一款可以狩猎玩家的游戏,学到了。”
  他们在胖爷直播间里看热闹,胖爷却皱紧眉头。
  太恶心,太残忍了。
  纵然是玩家的尸体已经屏蔽了一些血腥,还是让人遭不住。
  她现在很佩服耗子帮那群人。
  这群人究竟他妈的什么来历,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集团雇佣军?
  太强了。
  面对断头,头被踩碎,这些玩家眼睛眨也不眨。
  他们还很快地找到了对付怪物的办法——遛狗。
  即一个玩家在前面不断吸引怪物注意力,旁边的人试图偷袭。
  一旦怪物回身去追偷袭的人,别处的人就一拥而上。
  一人难敌四手,怪物也是如此。
  它再厉害,身子再灵活,面对一群猎犬,也要陷入一些麻烦。
  不过,终究是实力悬殊。
  怪物在受几次伤后,也学聪明了。
  他再次追击吸引注意力的人时,身子如离弦之箭,迅速逼近对方,一钳子拍死。
  等后面的人偷袭时,他另一钳子抡起来转一圈。
  一拥而上的玩家躲闪不及,被钳子拍飞,如天女散花。
  “妈的!”
  威廉大师抽出背上钢剑,迎面向怪物走去。
  怪物似乎知道威廉大师难对付。
  它匍匐下身子,戒备地看着他,嗓子里发出警告的闷吼。
  威廉大师继续向前。
  怪物知道不安全了。
  它向前猛扑,速度非常快,快过刚才对付玩家时的任何一次出手,试图把威廉撞飞。
  但威廉大师更快。
  他身子侧移,纵跃,十分协调又兼具美感地出现在怪物身后,一剑刺进怪物脖子。
  等他半跪着落地时,那怪物凄凉惨叫一声,砰的倒在地上。
  简单,有效,直接。
  玩家们惊呆了,片刻后才忍不住拍掌叫好。
  “帅呀!”
  “牛掰。”
  “这才是猎魔人。”
  “娘的,我想当猎魔人了怎么办?”
  “你别猎魔人没当成,最后被猎魔人杀了。”
  “没关系,只要能像大师这么帅,多杀几次我也愿意。”
  唯一顾虑的是喝下药剂时的痛苦——方才怀念熊在石室内的惨叫,真的让人印象深刻。
  对于玩家的称赞,猎魔人威廉不以为意。
  他站起身,抽出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脚下的怀念熊这时发生了变化,成为了正常玩家死后的模样。
  同时,在他身边出现一滩果冻一样的东西——这就是析出的物质,也可以炼制药草试炼的药剂。
  何时帮他收起来,提着怀念熊尸体,放到了石室内。
  与此同时,怀念熊直播间重新开启,出现了复活页面。
  系统自行帮怀念熊选择了神庙复活。
  怀念熊无力地从游戏内退出,躺在游戏仓里,气喘吁吁。
  他活动一下身子,确认现实中的身子依然完好,而且感觉不到一点儿痛苦。
  他长出一口气。
  这种感觉,就像经历了一个无比真实的噩梦。
  那种真实的痛,现在还萦绕在心头,历历在目。
  他现在回想起来,犹如在揭开有脓汁但已经结痂的伤疤,一阵阵地疼。
  心有余悸都不足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