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二十章 考核

一百二十章 考核


  这时,怀念熊来找猎魔人威廉。
  “导师,我现在申请考核!”他自信满满。
  “哦?”
  威廉大师看他一眼。
  “走!”
  他领着怀念熊向悬崖边的梳子木桩走去。
  何时被留在原地,一头雾水。
  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但人鱼只有下半身,想搞事情,也搞不了啊。
  何时想找猎魔人问个清楚,但见那么多玩家围了过去,他只能按下心中好奇。
  他把牛车赶到神庙后面,把一路向北的尸体丢进石室。
  现在,依旧坚持在木桩子上练习的玩家不增反减。
  甚至还有不少玩家同怀念熊一样,站在山崖木桩上练习。
  何时还发现一个现象,这些站在木桩上的玩家,他们的指引者大多是小白鼠这种常见的动物,不常见的指引者。
  因为怀念熊也有一只小白鼠,所以人们把这些人称作耗子帮。
  在玩家心中,耗子帮都是狠角色,敢于把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
  何时觉得,玩家们真没看走眼。
  这些耗子帮的的确确是狠角色,他们彼此之间还认识。
  他们在练习之余,还带有侦察任务。
  一树一叶一把尘土,一道山崖,一片云,一片海,他们都要仔细观察一番。
  不止观察,这些人甚至用金币买了本子,把这些东西的变化详细记录下来。
  何时变成幽灵状态去看过,他们在上面记录着各种数据。
  譬如,一指长的东西在阳光下一天影子的变化,潮涨潮落在一天内的规律。
  在他们记录过后,官网上预约内测资格的玩家更多了,指引者还是耗子一类。
  何时对此感到很满意。
  这些专业打工仔,可比胖爷他们那些业余打工仔强多了。
  有组织,有纪律,而且在控制之内——掉线大法主治一切不服。
  说回到木桩。
  胖爷公会里,胖爷领着几个有恒心的玩家也在坚持,闲散人员黑白警长也在。
  不过,他们最近才开始尝试在山崖边的木桩上练习,水平有待提高。
  见怀念熊要考核,这些玩家围过去。
  猎魔人威廉的考核,不是走一圈那么简单,而是走三圈。
  若走三圈都稳当,那就算考核通过了。
  众人屏气凝神,看着怀念熊踏上山崖木桩。
  不止他们,直播间里的观众,也在屏气凝神,期待着怀念熊成功。
  是的,直播间。
  在何时做CG那几日,一些小主播,见官方直播挂在首页,觉得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
  他们尝试直播了,结果大跌眼镜:他们的直播间居然没有被封!
  看来,海豹直播平台虽然没有发通告,但默认《梅里勇士》可以直播了。
  从那以后,胖爷,黑白警长他们的《梅里勇士》直播又恢复了。
  至于禁播与复播背后的故事,他们懒得去追寻。
  怀念熊在今日,也重新开始了直播《梅里勇士》。
  在所有人注视下,怀念熊走过了直线木桩。
  在走曲线,需要转身时,怀念熊面对山崖,身子灵巧地转身,准确无误地落在前面木桩上。
  “帅呀。”
  “666。”
  围观的玩家们惊讶。
  大部分人在折向时,选择身子面向草地,慢慢地移动着身子,而怀念熊则选择直面山崖,灵巧转身。
  猎魔人威廉点了点头,难得开口,“不错。”
  有的时候,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在梳子木桩上,这句话依然有道理。
  猎魔人让何时设置的这个折向,考验的正是玩家的胆识、技巧与性格。
  因为在折向时,重心会向后移。
  面对山崖转身,跌倒时,身子往后倾,容易跌倒在草地上。
  背对山崖时,同理,身子往后倾,容易坠崖。
  另外,面对这个折向,迅速转身比慢慢地转身要更容易过。
  当然,只要过去了就是合格。
  终于,在玩家们安静的围观下,怀念熊走完第一次,安稳的落地。
  “呼!”
  玩家们同他一样紧张,长出一口气,接着拍掌恭喜。
  说实话,对绝大多数围观的玩家而言,他们对怀念熊的成功只有佩服。
  他们虽然不练习,但也经常在神庙、镇子附近转悠。
  不知道见过多少次怀念熊从山崖上坠下了。
  以至于他们现在都视而不见了。
  所以说,对于怀念熊这样的人,他不成功,谁成功?
  怀念熊一头汗水。
  练习与考核还是不一样。
  作为前职业玩家,他心理已经狗强大了。
  但走在木桩上,万一失败或走错的纷杂思绪,还是不断冒上心头,分散他精力。
  好在,这一遍终于完成了。
  怀念熊第二遍也轻松走过。
  在走第三遍时,衣不留行进入了他的直播间。
  在下载游戏,预约内测资格,见查不到《梅里勇士》的信息后,衣不留行就把游戏丢到一旁,准备联赛去了。
  尽管他已经努力准备了,但联赛还是输了。
  他带领的战队,在今天早些时间,败给了去年的新人王“帽子”。
  同为战队牌面,媒体和粉丝不免把俩人放在一起比较。
  这次战败,也被描绘成了新王的崛起,旧王的没落。
  现在,衣不留行体验到了怀念熊当年的滋味。
  虽然他的失败,只是一时疏忽造成的。
  巧合的是,帽子的打法让衣不留行想到了当年的怀念熊,一样的犀利,一样的剑走偏锋。
  所以,在回到战队后,他打开了怀念熊直播间。
  怀念熊在走最后一遍。
  所有人在等怀念熊成功。
  唯有怀念熊自己。
  他时刻谨记,在成功之前,每一遍,每一步距离成功都是遥远的。
  在怀念熊的谨慎下,走到尽头似乎遥不可及。
  围观的观众为怀念熊着急。
  怀念熊自己却一点儿也不着急。
  他调整呼吸,努力清空所有杂念,感受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控制节奏,努力走到每一步。
  一直到…
  脚下再无路可走后,怀念熊跳到草地上。
  “呜呼!”他大叫一声,“我成功了!”
  “漂亮!”
  “念神牛掰!”
  “不愧是念神!”
  直播间内,漫天的礼物也飘过,都在为怀念熊庆贺。
  “念神就是念神,玩什么游戏都有天赋!”一观众说。
  这话登时遭到了许多人反驳。
  “这可不是天赋,而是汗水与努力。”
  “对,念神这些天跌落了多少次山崖,我们可都记着呢。”
  “从复活一个小时,到五分钟复活,念神在这中间死太多次了。”
  “看着念神走木桩,我现在知道念神为什么《神界》厉害了。”
  他努力纠正自己每一个动作,甚至转身速度、频率,还有呼吸节奏。
  念神的努力,他们全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