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零四章 官方来信

一百零四章 官方来信


  怀念熊掉下山崖后,胖爷第二个站出来。
  她踏上梳子木桩,瞥一眼悬崖后,腿肚子立刻打摆子。
  纵然她知道是假的,但骨子里带来的趋利避害的恐惧,也很难去克服掉。
  她只能闭上眼。
  “睁开眼,闭上眼只能证明你的软弱。”
  猎魔人在旁边指点,“怪物最喜欢那些软弱的人,尤其在面临困难时闭眼面对的人。”
  胖爷无奈,只能睁开,尽量让目光向前看,对旁边的山崖视而不见。
  她尝试着走出一步,身子马上晃动起来。
  她试图稳住身子,最后还是失败了。
  好在,她在晃悠中倒向左面草地,并无性命之虞。
  “很好,继续。”
  猎魔人对胖爷在身子失衡时倒向草地很满意,而满意的结果就是继续站在木桩上。
  这次,胖爷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她步了怀念熊的后尘,坠下了山崖。
  “啊!”她大叫。
  上面的何时忍不住捂住耳朵。
  直播间的观众也被吓一跳。
  “沃日。”
  “天老爷,胖爷坠崖没吓到我,这叫声倒让我心跳加快好几倍。”
  “不愧是海豹的直播双煞,惨叫声都这么要人命。”
  山崖上,猎魔人威廉回头招手,“下一个。”
  话音刚落,砰!胖爷坠崖的声音这才传来。
  “酷!”
  白小白在旁边看热闹。
  她见威廉不回头看坠崖,觉得他帅呆了。
  “哎,你们别说,威廉大师虽然老,但是挺有味道的。”
  她直播间的观众,在白小白启发下有了新发现。
  “什么味道?”
  “男人的味道啊。”
  “还真是,脸上的伤疤,冷酷的语气,还有他那结实的身材,啧啧,不行,老娘馋了。”
  “去去,一边儿馋去。兄弟们下注了,赌他能走几步。”
  这时,站上木桩的是黑白警长中的黑警长。
  “一步。”
  “两步吧。”
  “三步!”
  白小白直播间的房管还特意为他们开了竞猜。
  结果是黑警长刚被扶上木桩,不等走一步,风一吹,被山崖吓的一哆嗦,一头栽了下去。
  “这特么也行?”
  “我服了。”
  白小白直播间的观众吐槽,他居然让直播间的竞猜流盘了。
  “下一个。”威廉招手。
  正因为黑警长而觉得丢脸的白警长,暗自祈祷自己不会直接掉下去。
  然而,现在无人关注他。
  因为掉下去的黑警长,居然没传出尸体坠落时“砰”的声音。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白小白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在见到在悬崖上灌木丛中挂着的个人后,乐得差点栽下去。
  “哈哈,他,他居然挂在那儿了。”
  白小白用手指给旁边的玩家,还有直播间的观众看。
  “233,我们为什么不开他活多长时间的竞猜?”
  “这兄弟居然还在招手,他一定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但挽救是不可能挽救的。
  何时探头,朝着他大喊,“你别抓树枝了,掉下去吧。”
  “不是吧,大爷?”黑警长低头望了望下面。
  虽然他已经下落一段了,但距离地面依旧很高。
  “是的,下去吧。”
  何时回头看一下,见到了黑警长的指引者——猫的背影。
  “你的猫已经往山崖下绕,等着你复活你了,你千万别让它失望!快点去死吧。”何时鼓励他。
  “哈哈。”
  “史上最缺德的NPC。”
  “这游戏有意思,爱了。”
  “这是我见过第一款,跳崖都这么有意思的游戏,233。”
  “我下不去手啊。”
  黑警长望了望下面,胖爷他们的死状是真惨。
  那何时没办法了,他只能让黑警长先挂着,他去神庙找下巫师拉夏,或者准巫师苏小小。
  她身上的渡鸦或许可以飞到黑警长身边,把他啄下去。
  不过他刚走到神庙门口,发现自己已经不用去了。
  因为站在木桩上的白警长也掉了下去,在空中顺便拉黑警长一把,俩人共赴复活路。
  黑白警长他们的直播间,还有白小白直播间的观众,此时此刻爆笑如雷。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个蜂巢建筑中的房间,被笑声覆盖。
  “逗死我了,我真是变态,居然看别人跳崖笑。”
  “有一说一,白警长跳崖的姿势真的优美,我给十分。”
  “胖爷的呢?”
  “零分滚粗,吓死个人了。”
  “你大爷!”
  胖爷从白小白直播间冒出来。
  她现在死了,在等复活,只能来白小白直播间解馋。
  等黑白警长跳下去后,又站上木桩的是小狮子。
  作为在游戏中破了身子的人,他是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与独一无二。
  他不知道狗策划这样考核人的目的,但为了他的柏莎,他拼了命也要支持这款游戏。
  后面陆陆续续有玩家站上木桩,进行训练。
  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狗策划在故意虐玩家,或者只是难以克服恐高,不打算站上去。
  这些玩家,他们已经决定把这款游戏当成休闲游戏,用来吃美食,或者看风景了。
  毕竟,他们是来玩游戏的,不是来被虐的。
  也有更极端的玩家。
  他们是来爽的,现在见这游戏上手难度这么高,他们选择退游。
  对于他们的选择,何时都尊重。
  等他们下次归来时,只要把欠的金币连同利息一起还了,何时也欢迎。
  ……
  留玩家在游戏中跳崖,或者参加巫师测试,何时退出游戏。
  “饿死我了。”他说。
  在游戏中呆到现在,他一口饭没吃,肚子早饥饿难耐了。
  他吞咽着,含糊地问梅里女神,“现在怎么样了?”
  “还行。”
  梅里女神的目光离开网页,回头对何时说:“职业的高门槛与难度虽然劝退了一些玩家,但看直播的人多起来。”
  看着游戏中的玩家、主播跳崖被虐,也是一种乐趣。
  何时点下头,这也算因祸得福。
  “不过,游戏评分现在拯救不了了。”
  梅里女神打开页面,让何时看,一个4.2分触目惊心。
  何时让她切走,看得闹心。
  “还有更闹心的,刚才平台向我们发通知了。”
  梅里女神打开《梅里勇士》的后台。
  游戏客户端虽然是她用法力,绕过平台丢到游戏库的,但各种功能还都有。
  听见平台向他们发了统治,何时顾不上吃饭了。
  他问:“平台发现了我们在上传游戏的时候没交押…押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