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一百零一章 殉道者

一百零一章 殉道者


  进入教堂的不是旁人,正是苏小小。
  她今天进入游戏的。
  苏小小能成为画家中第一位进入游戏的人,得益于她挑选了一个很罕见的指引者——渡鸦。
  本来,按照往日习惯,她今天早上会知道自己得到内测资格,早早进入游戏。
  但微博上有一人看上了她挂在微博上的《死亡之花》——那幅她在《死亡与骑士》中得到灵感后小试牛刀的作品。
  虽然她不是很满意这幅画,认为缺点很多,尤其缺少点睛之笔。
  但这幅画的意境与布局,让关注她微博的一位粉丝很喜欢。
  对方昨天晚上付了时间——虽然不多,但足够她下馆子了——她上午寄画去了。
  等她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了内测资格。
  她饭也顾不上吃,赶忙上游戏,来不及领金币,直奔大教堂。
  进入教堂的苏小小,在惊艳过后深吸一口气,抑制住激动地心情。
  “这破游戏,你看把小姑娘紧张的。”
  “妹子加油,反正被淘汰的不止你一个。”
  莫晓晨直播间的观众,都在等着苏小小被淘汰。
  然而,苏小小一脸虔诚地站在《死神与骑士》面前,虔诚、崇拜而又贪婪地欣赏着。
  这是宅男在看见女神不着一缕时才会出现的目光。
  “这姑娘有意思,居然赏起了画。”
  “紧张得找不到北了?”
  “难道是想故意引起拉夏注意?”
  观众们一头雾水。
  原来的观众倒是猜出了苏小小在干什么。
  “她在欣赏这幅画。这虽然是游戏,但教堂里的艺术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拉夏也以为这姑娘是来测试的。
  他已经准备好了,但见她迟迟不过来,只能咳嗽一声。
  “这幅《死神与骑士》是有‘小雨果’之称的巴伦早期作品,也是他成名作。”巫师拉夏说。
  苏小小回过头,惊讶地看着巫师拉夏。
  直播间里,封棠等艺术家也终于明白。
  “《死神与骑士》的作者原来叫巴伦。”
  “历史上还真找不到这人。”
  “雨果是谁?一听就知道在巴伦之上啊。”
  至于那些看热闹的玩家,他们则眼前一亮。
  “666,还真能引起巫师拉夏注意。”
  “难道这才是正确的测试方式?”
  “碰巧而已。这游戏里的NPC特别聪明,艺术,人生,音乐,甚至黄色笑话都能聊下去。”
  “对,谈艺术算什么,你看到这主播没有?他是莫大,现在这游戏里向NPC学管风琴。”
  “莫大是谁?”
  “沃日,莫大都不认识?《神界》中英雄宙斯登录东区时的背景音乐就是他制作的。”
  “就那首特别有我们东区特色的音乐?沃日,我好喜欢那曲子,现在都在我歌单里呢。”
  “我也是,当时都不舍得登入游戏了。”
  “这样的大牛,居然来这游戏里学乐器?不会吧。”
  “怎么不会,学好几天了。”
  正在看热闹的胖锅锅挠了挠头。
  这节奏有点儿不对呀,怎么又开始吹这游戏牛掰了?
  游戏中。
  见自己的话引起姑娘的注意,巫师拉夏微微一笑。
  他舒展一下身子,站起来。
  作为一名巫师,或许品行不端,为人不好,但学识绝对不容置疑。
  在穷乡僻壤待久了,巫师拉夏已经很久没与人聊过艺术了。
  现在见这小姑娘对这幅画感兴趣,他忽然有了兴致。
  “巴伦在在作画时,所有细节都刻意求工,你看这几具食尸鬼……”
  拉夏走到铜版画旁,指着版画上的食尸鬼。
  “它们的形体是巴伦以写生的方法,在充分观察、研究与解剖食尸鬼的基础上绘制而成的——传闻巴伦在作画时,把周围地区的食尸鬼都杀光了。”
  他又指着铜版画上的灌木丛,青草。
  “巴伦早期的作品,特别注意这些对象的正确造型,这是他的国家圣索伦绘画的优良传统。”
  也可以说是刻板,
  苏小小点头,示意领教了。
  莫晓晨直播间里的画家们也不约而同地点头。
  “难怪这食尸鬼嘘嘘如何,原来用了写生的画法。”一位画家说。
  当然,这是梅里女神用法力的所做的客户端,对巫师拉夏所说的翻译过来后的说法。
  一位画家也发弹幕,“要不是这食尸鬼是虚拟的,我差点就信了。”
  “万一真的存在呢?”封棠说。
  他研究《死神与骑士》这幅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幅画上的食尸鬼,的确是按照一定比例绘制的。
  一些被骑士开膛破肚的食尸鬼,漏出来的内脏也很写实。
  他们讨论这些时,游戏中的拉夏已从透视原理出发,为苏小小介绍白云之上女神身影浮现的美感。
  至于那些看热闹的玩家,他们已经傻了。
  “娘咧,这是游戏,我不是在上课?”
  “不要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因为我他娘的听不懂啊。”
  “难道我串台了?”
  “别说,这巫师说起艺术来头头是道,很博学呀。”
  “你傻吧?巫师本来就很博学,需要学习绘画、解剖诸多学科。”
  “那这样说,把当巫师的门槛设高一点儿也是应该的。”
  “说的也是,别到时候玩家巫师开口闭口骂娘,被优雅的土著巫师鄙视,那可就丢人了。”
  游戏中,巫师拉夏已经对铜版画鉴赏完毕。
  “这幅铜版画虽精美,但还不是巴伦的代表作。”
  拉夏话题一转。
  “巴伦早期作品的略显刻板,等他画出《殉道者》后才自成一派,那幅画才是他的代表作。”
  拉夏告诉苏小小,《殉道者》依旧以死亡为题材,也是巴伦献给梅里女神的铜版画。
  不同的是,此时的巴伦从罗曼王国游学归来。
  他在画作上吸收了罗曼王国画师的卓越画技与创造力。
  在那幅铜版画中,巴伦将流淌于自身血脉中北方的粗犷与画作上殉道者的坚强相辉映。
  又以卓越画技,将知名殉道者——梅里女神信徒德维特与神迹相遇的景象表现得如人间乐园。
  “虽然我不信仰梅里女神,但不得不说,那幅画让人真切感受到了信仰可以带给人的内心力量,十分具有感染力。现在这幅画被保管在王城的神庙中。”拉夏说。
  苏小小点头,双眼看着巫师拉夏,聚精会神地听他侃侃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