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九十八章 好感度任务

九十八章 好感度任务


  何时赶着牛车,去镇上找了郡长。
  从郡长家出来后,他拉上几个农夫,去了镇子后面小树林。
  在古德温伯爵领地上,山川、树林,河溪乃至海域,全是古德温伯爵的。
  砍树、捕鱼必须经过领主同意。
  当然,古德温伯爵三年不来镇上。
  只要郡长、治安官视而不见,不会有人在意。
  何时方才告知郡长了。
  至于治安官,嗯,他现在何时牛车上。
  治安官的妻子生育时难产,若不是神庙的修女帮忙,现在他早成孤家寡人了。
  一些玩家见几个NPC钻进小树林,脑补了一大段不能说的剧情,悄悄跟过来。
  正好何时干活累了。
  他招手,“来,来,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玩家们戒备,“要多少金币?”
  何时卖任务之名早已远扬。
  “不要金币。”何时说,“有一个好感度任务,你们做不做?”
  “好感度任务?”
  玩家们面面相觑。
  “这游戏一般不出现任务,要不,咱们试试?”
  玩家们商量后,决定做。
  于是,何时把斧头给他们,“来,砍树!”
  至于何时,他让喘粗气的农夫们坐树桩上休息,自己去了牛车一趟。
  回来的时候,他手上有一小橡木桶,里面是啤酒。
  “来,尝尝。”
  何时递给几位农夫几个陶杯,倒上啤酒,一起靠着树美美喝起来。
  治安官“咕嘟”饮一口,浓密黄胡子上全是啤酒泡。
  他也不擦,舒服地打一饱嗝,“哦,老天,这是狮子酒馆的啤酒,真爽快。”
  “是吧,我去维托小镇的时候特意买的。”何时也饮一口。
  在干活之后,来上一口,太爽了。
  玩家们一看,手上干活的动作立刻慢来。
  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个游戏的砍树是真砍。
  他们才砍两棵,整个人已经不好了,手臂发麻,满头冒汗,气喘吁吁。
  “大爷,给我们也来上一口呗?”玩家说。
  何时:“你们才砍几棵树,还想喝酒?继续干活”
  “可,可什么时候算完?”一玩家问。
  这游戏也没个进度提示。
  何时估量一下,“再砍五棵就够了。”
  正在砍树的玩家差点把旁边玩家的腿当树砍了,他从来没玩过这么累的游戏。
  “不行了,我们得休息。”
  玩家们丢了斧头,朝何时走过来,“大爷,给我们也来一口呗。”
  “行吧。”
  何时又取一陶罐,为他们倒上,让他们分而食之。
  “就一杯?”玩家们说。
  “你们砍这两棵,也就够一杯。”何时说。
  农夫们这时候歇够了,起身举起斧头,大起大落地干活,很快把后面的活儿搞定了。
  “你看看你们,尽丢我们勇士的人。”
  何时把小酒桶收起来,让他们帮着农夫把砍下来的树搬到牛车上。
  等一切搞定后,何时写了几张纸条递给玩家,“行了,这是给你们的奖励。”
  玩家们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
  打车券,凭此券可以免费乘坐牛车两次。
  本券可转让。
  玩家问:“大爷,任务奖励就这个?”
  “对呀。”
  “好感呢?”
  何时一本正经,“你们能帮忙,我对你们很有好感。”
  “呃…”
  玩家们面面相觑。
  他们觉得自己不是在玩游戏,而是被游戏玩了。
  “你们还饮了一杯啤酒呢,大爷给你们的好感足够了。”何时说。
  坐车可以免费,这已经是何时最大的好感。
  “也对。”
  玩家们点头。
  收尸的大爷抠门,在游戏里是出了名的。
  等何时赶着牛车回到神庙时,见神庙前聚集了许多玩家。
  一些玩家在排队,还有一些玩家在旁边站着,踮脚眺望神庙里面。
  见何时赶牛车过来,玩家们围过来。
  “大爷,威廉大师怎么还不招生?”胖爷问。
  巫师拉夏在镇民礼拜做完后,已经借用教堂在考核学生了。
  “快了。”何时说。
  巫师与猎魔人招生不太一样。
  猎魔人追求意志,巫师追求天赋。
  原力无处不在,存在于大地,空气,水,火之中,
  只有天赋异禀,洞察力敏锐,对原力亲和的人,才可以在万物之中触碰到原力成为巫师。
  巫师拉夏现在做的,初步是检测玩家的洞察力。
  倘若洞察力过关,下一步检测玩家对原力的亲和力。
  唯有两者都过关,才可以成为一名巫师。
  梅里女神告诉何时,这两关与灵魂有关,与身体无关。
  所以有多少玩家成为巫师,这不是她可以决定的。
  何时现在就怕这么多玩家中,没有一个成为巫师,那就尴尬了。
  当然,他现在不是操心这个的时候。
  他让玩家让开地方,同农夫们一起把木材锯开,做成一个又一个木桩。
  何时见玩家们闲着也是闲着,再次用好感度忽悠过来一些人帮忙。
  收尸队的黑白警长,怀念熊自然逃不了。
  胖爷本来信不过大爷,但闲着也是闲着,也过来帮忙了。
  于是海豹直播平台上,那些直播《梅里勇士》的直播间,大部分成了直播锯木桩、栽木桩。
  唯有白小白与莫晓晨的直播间不一样。
  莫晓晨在教堂打扫管风琴,有意无意间直播到了巫师拉夏面试学生的画面。
  白小白则是巫师拉夏选中的第一位面试的玩家。
  胖爷怀疑这厮有阴谋,特意叮嘱白小白一番,让她别被占了便宜。
  白小白让胖爷放心,她也是有直播间一群兄弟站在后面的人。
  然而,巫师拉夏的面试的第一个问题就把白小白弄尴尬了。
  “你是初女吗?”
  巫师拉夏优雅地坐在那里,优雅地说。
  “沃日!”
  “靠!”
  “拉夏你大爷,敢调戏我家小白,我三十米长的大刀呢!”
  “今晚砸拉夏玻璃,谁去?”
  莫晓晨也愣住了,从管风琴上回头。
  “亵渎!这是对圣殿的亵渎!”大画家封棠在直播间怒道。
  老爷子也申请了游戏资格,但他申请的是一只猫,所以迟迟进不去游戏。
  但他现在很喜欢这个游戏,已经沉浸其中了,认为这教堂是艺术的神殿,是神圣的。
  至于被问的人,白小白刚坐在凳子上就呆住了。
  她知道这巫师拉夏不正经,但想不到他这么不正经。
  “大师,好多人看着呢。”莫晓晨委婉地提醒他。
  巫师拉夏身子略微一僵,这些勇士有一点儿不好,动不动就开直播。
  他还准备忽悠一两个单纯、不懂事的人呢。
  “咳,传言说初女学不会法术,当然,只是传言。”
  拉夏快速掠过这个话题,进入正题。
  他把桌子上的一张纸递给白小白。
  “画上有四棵松树,每棵有好几根树枝,请在空白处画上第五棵,让它与前四棵相称。”
  “咦。”
  莫晓晨直播间里的画家们惊讶出声。
  当巫师居然考画画,有点儿意思。
  “不行,我们得看看,小莫呀,你快过去直播。”大画家封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