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八十章 热血

  “念神,稳住了!”
  “这游戏牛掰Plus啊,狼做的这么逼真。”
  狼压着怀念熊身子,试图咬他喉管,在镜头中填满了半个屏幕。
  借此,狼的狠劲儿,尖牙利齿间的黏液,还有狼毫全部呈现在镜头中。
  “这才是狼吧?”
  “我觉着也是,别的游戏里的狼那叫狼?”
  “哈士奇还差不多。”
  “别侮辱哈士奇了,亲眼见一富人,被自己哈士奇扑倒在地。”
  “先关心下念神吧。”
  “念神,加油,踢它肚子。”
  “剑呢?用剑!”
  怀念熊想要用剑,剑也在旁边,但他的两只手都腾不出来。
  现在的怀念熊,无比的希望自己的指引者是条狗,这样至少还可以在旁边帮忙。
  至于踢肚子,更是想都不用想,他的腿够不着。
  他们只能僵持着。
  小溪不言,水哗哗流,带走鲜血,与剑拔弩张的气氛格格不入。
  “娘咧,我现在承认这游戏硬核了。”
  直播间内,一位刚才还觉着这游戏不硬核的粉丝倒戈了。
  别的游戏是游戏,这游戏完全是按照现实来的。
  在这儿,玩家除了可以复活外,完全是个普通人,而他面临的战斗,也是最真实的战斗。
  这种贴身肉搏的刺激,让深肾上腺素飙升!
  很快,怀念熊开始气喘吁吁,那头狼也有点儿力有不逮。
  “呼。”
  怀念熊喘口气,至少现在稳住了。
  也幸好这是游戏,不然他早害怕地失神,被狼找准空当,一口咬死了。
  然而,就在怀念熊松气的瞬间,狼头猛然用力,在怀念熊猝不及防间,冲破他防御。
  “沃日!”
  怀念熊头皮发麻,想不到自己被一头狼耍了!
  他知道自己咽喉不能让对方咬到,下意识把左胳膊挡在前面,塞到狼口。
  这头狼自然不会放弃这份大礼。
  它咬住胳膊,猛然撕扯。
  嘎巴!
  一清脆的响声在树林间回荡。
  “啊!”
  饶是降低了痛苦,怀念熊也不免大叫一声。
  但他是玩家,疼影响不到他的动作。
  怀念熊身子微仰,右手抓住掉落在旁边的剑,抓住后面不开刃部分,当匕首刺进狼腹。
  嗷嗷!
  狼不是被降低了痛苦的怀念熊,它是真疼,挣扎的想要后退。
  趁他病,要他命!
  怀念熊用勉强还有知觉的左胳膊,死死抵住狼头,剑在狼肚子抽出来在刺,抽出来再刺!
  此时此刻,怀念熊早已经忘记自己是在游戏中。
  他沉浸其中,浑然忘我,他真就觉得自己遇见一匹狼,差点被它吃掉。
  他正在用潜藏在基因里的本能,拼劲全力杀它。
  观众们在镜头中看不到狼被刺的样子。
  但刀入肉声,血染红的溪流,还有怀念熊的气喘吁吁,在向他们诉说着战斗的惨烈。
  虽然这场战斗没有技能,也没有什么走位,有的只是出乎本能的拼杀。
  但足够热血,让他们看着血脉偾张,热血沸腾。
  “他娘的,这才是真正的战斗。”
  “这也太他娘的刺激了。”
  终于,身子下面的狼失去了体温,再也不动。
  怀念熊最后刺一剑后,停止动手。
  嘶。
  他忍着痛,把胳膊从狼嘴里抽出来,喘着粗气,仰头倒在小溪里。
  任由狼尸压在他身边,任由血浸染一衣衫,任由水从他脖子、耳旁流过。
  怀念熊现在身子散了架,指头也不想动。
  小白鼠这时候从不知处跑出来,在岸边向怀念熊“吱吱”叫着。
  “哇,念神好男人!”
  “我承认,这游戏太硬核了。”又一位粉丝倒戈。
  怪物要都这么见血见肉,一刀一剑的搏杀,那这绝对是他见过的上手最难的游戏。
  丢几个技能很容易,但让人真的去动手,很难。
  与此同时,直播间在不断地飘过打赏。
  “年年升升投喂主播十头帝企鹅!”
  “念神加油投喂主播十头海狮!”
  “666,十头海狮,你要撑死念神。”
  “围观土豪。”
  怀念熊想要感谢粉丝,却嗓子干哑,说不出话。
  念神加油:棒棒的念神,刚才那一招太帅了!是不是你知道狼在设套,所以将计就计,然后拼着自己受伤,最后提剑斩杀了这厮?念神你真是太有才了!
  怀念熊苦笑,他表示自己这最多算急中生智。
  “那也很厉害了。”他的脑残粉说。
  一会儿后,怀念熊休息过来,也察觉到了胳膊的疼,还有水里的冷。
  他拖着胳膊走出小溪,坐在树下,把贴着伤口的衣服慢慢地卷起来。
  嘶~
  怀念熊抽冷气。
  伤势惨不忍睹。
  站在他另一个肩膀上的小白鼠,把头扭了过去。
  “我觉着胳膊断了。”怀念熊说。
  他现在残了一条胳膊,估计不是那蟹蜘蛛的对手。
  “不怕,死了还可以复活,到时候你又是一条完整的汉子!”星痕说。
  话虽如此,星痕还是很震惊。
  想不到这游戏里受伤不是掉血,而是伤到哪儿就伤哪儿,十分真实。
  “也对。”
  怀念熊站起身,提着剑,在小白鼠的指引下,重新上路。
  这次,他不用横穿树林了。
  在小白鼠的指引下,他沿着小溪一路向下游走。
  期间又遇见几头鹿在饮水,在它们饮水地旁边,倒着一条鹿尸。
  他继续走了五分钟。
  树林开始稀少,泥泞的草地多起来。
  正在他绕开泥地,踩着草,小心翼翼的走时,前边林口出现一片沼泽。
  怀念熊正要打量,小白鼠忽从他肩头滑下去。
  “你去哪儿?”
  怀念熊朝小白鼠喊。
  小白鼠不理他,麻溜儿的不见了踪影。
  “你这厮,无组织无纪律。”怀念熊无奈。
  他见左边稀疏的林地里冒出一截枯木,于是向那边移过去,准备歇一下,等等小白鼠。
  然而,不等他走进枯木,那枯木向天一抬。
  怀念熊瞬间停住脚步。
  噗!
  正在怀念熊以为自己眼花时,枯木下泥巴与苔癣覆盖的地方冒出一张口,吐出一口硕大无比的一口浓痰,啪,,打在怀念熊的脸上。
  “我去!”
  “这是…”
  “念神还在很是流年不利呀。”
  “啊!”
  怀念熊这时痛呼。
  他觉着这整张脸有一种撕扯的痛,双眼又似在灼烧。
  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觉自己身子被柔软的触手抓住,然后一东西夹住了他。
  咔嚓!
  在观众的注视下,怀念熊被一钳子拦腰夹断,一命呜呼。
  死亡界面再次出现:原地复活或者神庙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