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七十九章 蟹蜘蛛

七十九章 蟹蜘蛛


  怀念熊的剑已经饥渴难耐。
  他从怀里取出莱娅送给他的那张纸,寻找最近的怪物。
  “普通蟹蜘蛛的毒液。”
  怀念熊放在纸,逗了逗肩膀上的小白鼠。
  “纸上说这怪物在神庙左面树林潮湿的林地中,领路吧。”
  小白鼠直起身子。
  “吱”,它指着怀念熊身后。
  “好,我们走。”
  怀念熊提着剑,向神庙左面茂密的树林走去。
  树林里有大道,只是年久失修,现在长满了没膝的杂草。
  等走远后,神庙的喧嚣被隔绝,周围渐渐安静下来。
  但树林里并不冷清,许多雀儿在树梢发出悦耳的脆鸣,不时有松鼠跳过。
  这些松鼠好奇的盯着怀念熊。
  或者说,盯着它肩膀上的小白鼠。
  这时的树林,还有阳光穿过树叶间隙落下来。
  偶尔抬头,可以看到神庙高塔。
  但十几分钟后,怀念熊走到一遮天蔽日,让人找不到方向的林地。
  若不是小白鼠引着,怀念熊早迷路了。
  不过,这一路走来,他也见识到了这安静树林中的勃勃生机。
  算上刚才路过的那头,他已经见到三头鹿了。
  各种鸟类,虫子更是不计其数。
  “就好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怀念熊对直播间的观众说。
  许多鸟儿、昆虫和植物是他们所叫不上名字的。
  直播间的观众也是惊讶不已,不时地还为怀念熊出馊主意。
  什么“抓住那只刺猬烤了它”,“把鹿抓住,骑上它!什么,它是母的,那更应该骑了。”
  怀念熊觉得让直播间观众来玩游戏,树林里的动物会被他们糟蹋光。
  “前面是什么果子?”
  怀念熊走的气喘吁吁时,见前面有一株一人高的树,树上结了一些红果子。
  随之而来的还有流水“哗哗”声。
  “有一条小河,太好了,我正好口渴。”怀念熊说。
  这游戏做的太逼真了,口渴不是用状态提醒你,而是直接让你感觉到渴。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这游戏,在海豹平台上直播会吸引到那么多观众了。
  “喝什么水,吃果子呀。”
  “对,这果子红艳艳,一看就很好吃。”
  “娘的,我看的都想吃了,我都好久没吃水果了。”
  “我也是,时间不够用呐。”
  被他们这一说,怀念熊也想吃果子了。
  他快步走到果子树旁边,树下面有一条刚没过脚丫子的清澈小溪在流淌。
  “那我尝尝?”
  怀念熊摘下一枚果子,轻轻地擦了擦。
  “尝尝。”
  直播间的观众都鼓励他。
  果子小如李子,红如苹果上了滤镜,很诱人。
  他“咔嚓”咬一口,沙甜的果肉让让舌头上的味蕾在跳舞。
  “唔,真好ch…i”
  怀念熊正说着话,舌头不利索起来。
  “唔,熬烫。”
  他吐出舌头,“哈”着气。
  镜头下,众人看见他的舌苔已经发黑。
  “沃日,这果子有…有毒!”
  噗通!
  怀念熊栽倒在小溪里,溅起一朵水花。
  很快,画面中出现死亡后选择复活方式的选项。
  “沃日!”
  “这…”
  “也太突然了吧。”
  “哈哈,对不住,我笑了。”
  “越鲜艳的果子越不能吃。”
  “感谢念神试毒。”
  “念神,恭喜你成为游戏中第一个被毒死的人。”
  怀念熊郁闷。
  他点了原地复活,见当真要一个小时才能复活,悻悻然退出游戏。
  “有一说一,至少在吃的方面,这游戏做的真棒。”
  怀念熊咂摸一下嘴,果子的甜香似乎还留在唇齿间,久久不散。
  “游戏在景色上做的也挺棒的。”
  星痕也有一说一。
  刚才他们透过直播间镜头,都沉浸在那片广袤的树林与山野间了。
  怀念熊又与他们交流一番这游戏过人之处后,打开了《神界》。
  《神界》是一款全虚拟格斗竞技游戏。
  在游戏中,团队制造了许多场景,有雪山,有高楼,有江河,有树林。
  玩家在打斗时,需要在这些场景中,合理的利用场景内道具进行格斗。
  所以,在环境营造这方面,《神界》是强于其他游戏的。
  但今天,在游戏中,怀念熊怎么玩怎么别扭。
  往日里在他眼中栩栩如生的景色,今日都蒙上了一层纱。
  在利落的KO掉对方后,排队中的怀念熊眉头微皱,仔细思考其中原因。
  “玩过刚才那游戏后,现在看《神界》的画面,处处透着不真实。”
  一位观众在直播间发弹幕上。
  怀念熊恍然大悟,他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玩起来别扭了。
  主要是他玩过了《梅里勇士》,见过了最真实的风景,并沉浸其中。现在回过头来再玩《神界》,有一种疏离感,很难趁进其中,利用环境中各种道具去克敌制胜了。
  “《梅里勇士》的画面,在游戏界绝对首屈一指。”
  直播间里,那些《梅里勇士》游戏的粉丝,再次冒出头自豪的说。
  怀念熊看了一下表,继续玩《神界》。
  直到一小时满了,在直播间观众提醒下,怀念熊才迅速结束敌人,打开《梅里勇士》。
  星痕这些老粉丝对此也没说什么。
  事实上,他们也想听听风穿过树林时的“哗哗”声。
  还有那些他们不曾见过的小溪、荒野。
  他们忽然对那个游戏世界充满期待。
  怀念熊复活在小溪里。
  “哗”,
  他挣扎着站起来,身上的衣服全湿了。
  在小溪上游碰巧有一只狼在低头饮水,被他这么突然站起,吓了一大跳。
  怀念熊也被吓一跳。
  他下意识后退一步,脚踩住水中卵石,身子向后仰。
  那头狼见状,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跃而起,扑向怀念熊。
  “小心!”
  “这狼好快!”
  “念神,小心。”
  怀念熊这会儿小心不了。
  他身子最后还是没能稳住,仰头跌倒在小溪里。
  但这也救了他一条命。
  那只扑咬过来的狼,不曾咬住他的气管,只是在小腹上舔了一口。。
  待它调头,再向怀念熊喉管袭来时,怀念熊躺在小溪里,用两只手死死抵住它的头。
  也就是在调整了伤痛的情况下,他才可以忍住疼,迅速出击。
  若是因为疼而慢上几秒种,怀念熊早被这只狼弄死了。
  这只狼身子轻,力气大,虽被抵住了头,但并不罢休。
  它不住地用力顶着,还扭头着头,试图用血盆大口咬怀念熊的胳膊。
  怀念熊甚至可以闻到它狼口中的腥臭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