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三十四章 兜售梅里牌

第三十四章 兜售梅里牌


  欣赏罢立绘,柠檬水又翻看卡上信息:
  石桥上的勇气
  谨以此卡献给那些在石桥上英勇无畏的人。
  打出此牌后,所有己方在场的卡,战斗力+1.
  “沃日!”
  柠檬水真的酸了。
  昨日开服一战,游戏官方居然为那三十个玩家出了纪念卡牌。
  这以后在游戏里,绝对要被玩家津津乐道。
  这三十个玩家要出名了。
  他又翻到背面,见背面为美丽女神像,在卡背边缘,有一行小字:不穿**。
  柠檬水又回去看那张食尸鬼的卡,上面是没有署名。
  “这张卡是胖爷的专属卡?”
  柠檬水惊讶万分,又酸万分,他是真的嫉妒了。
  倘若日后《梅里勇士》成为了全民游戏——它有这样的潜质——那这张专属卡绝对会让她声名远扬。
  胖爷是做直播的,到时候绝对可以让她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他娘的,我昨天为什么不立刻下载进入游戏呢?”
  柠檬水悔的肠子都青了。
  作为自媒体记者,他也想扬名。
  “不知就这套卡牌有署名,还是日后所有这张卡都有署名。”
  柠檬水想到方才收尸的大爷说这两张卡极具收藏价值,估计只有有限的几套有专属名字。
  “这样说来,我也不亏呀。”柠檬水乐观起来。
  这种稀有的卡,对有收藏癖好的人,或者它真正的主人——胖爷,绝对价值千金。
  他决定把这张卡收藏起来。
  至于另外一张卡,他决定赶紧脱手,收拢些钱。
  想到这儿,柠檬水让橘猫领路,向镇子奔去。
  小镇现在正热闹。
  原来的三十位玩家,还有新进来的二十几位玩家,正在集市排队等候矮人大叔给他们打造利剑。
  铁匠铺里,炉膛的火烧的火热,矮人大叔在不断地锤打着烧红的剑坯。
  我要养猫赤裸着上身在旁边帮忙,也不住的抡起大锤,狠狠地砸下去,为矮人大叔打下手。
  还有一位玩家,在旁边不断地往炉膛里丢燃料,以保证炉膛里火的旺盛。
  本来,在铁匠铺里帮忙的不止他们两个。
  但因为这里的活儿太枯燥,而且太费体力,于是他们纷纷离开,只留下这俩人在这儿劳动。
  他们也不白干活,矮人大叔允诺,将免费为他们打造利剑,而且还发工钱。
  何时赶着牛车路过时,正好见到这一幕。
  他忙招手,把矮人大叔叫出去。
  “使者大人,有什么事儿?”
  矮人大叔气喘吁吁地问,顺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矮人先生,你准备给他们什么报酬?”何时问。
  “打一把剑,还有工钱。”矮人大叔笑呵呵的说。
  他今天打造兵器所得,超过他以前一年所得了。
  “使者大人,这些勇士真是帮我大忙了。”矮人大叔说。
  若他一个人,累死也忙不完。
  “那就好。”
  何时取出两张卡,让矮人大叔把两张梅里卡卖给里面干活的玩家。
  “一会儿,他们不止不要工钱,还会给你钱。”何时说。
  “梅里卡?”矮人大叔疑惑的接过。
  “这上面是玩法。”
  何时把手写的规则递给矮人大叔一份。
  “按我说的做就成了,成本价五个银币,卖给他们多少看你的了。”
  何时挥了挥鞭子,赶着牛车往前走了。
  何时现在要做的,是把手里的梅里卡交给集市上的商人,让他们往外售卖。
  只要他们得到了好处,日后想必还会找何时要卡。
  这样一来,何时就有了销售渠道,就不必向玩家一一兜售了。
  矮人大叔把规则扫了一眼,规则很简单,三局两胜,比场面上卡的战斗力大小,大的为胜。
  他走进铁匠铺,把两张卡在我要养猫俩人面前晃了晃,“这卡你们要不要?”
  “卡,什么卡?”我要养猫接过。
  这是一张玩家卡。
  扫上面信息一眼后,我要养猫直起身子,“这是纪念我们昨天大战孽鬼的。”
  他翻到背面,“沃日,这上面还有我的名字!”
  我要养猫惊喜万分。
  他万万想不到,昨日一战后,狗策划居然出了纪念他们的卡牌。
  这卡牌貌似还是一种游戏。
  我要养猫也是一个集换式卡牌游戏的爱好者。
  现在见游戏里有卡牌游戏,而且有自己的专属卡牌,他忙不迭的点头,“要!要!多少钱!”
  矮人大叔思考一番后,“嗯,五个银币。”
  一个银币,也就是一百个铜币,正好是玩家在他这儿干活一天的报酬。
  “嘶,真贵。”我要养猫说。
  但想想卡牌上栩栩如生的立绘,专属于自己的名字…
  “我要了!”
  我要养猫咬了咬牙,“大叔,这是四枚银币,那一枚银币,用我工钱抵,可以不?”
  “行!”矮人大叔痛快答应。
  还真被使者大人说中了,不止不用付工钱,还给他钱了。
  另外一个玩家,虽然得到的卡不是自己专属的,但还是决定先买下来再说,到时候再跟别的玩家换。
  我要养猫他们在铁匠铺打工,别的玩家全在酒馆里饮酒。
  “这啤酒,绝了嘿,嘿嘿。”
  白小白举着酒杯,打一酒嗝,双腮酡红,看起来风情万种。
  “来,吹了这一杯,咱们就是一起尿过的兄弟了!”
  相比于白小白,胖爷就豪爽多了,她正拉着仁义无双饮酒呢。
  “吹?这酒不用了吧。”仁义无双摆手。
  这一橡木杯子下去,仁义无双觉着自己得倒在这儿。
  他奶奶的,这游戏做的太逼真了,居然让人真的可以喝醉。
  这时,收尸人走进来,把酒馆老板叫了出去。
  差不多半个小时候,俩人一同走进来。
  “拉德老兄,来盘梅里牌吧,好就没玩了,我手痒。”何时嚷着。
  酒馆老板挠着头,硬着头皮尬演,“你老兄一定新得了卡,迫不及待来向我比试了。”
  “哈,那你就准备好输吧。”何时坐在吧台对面,点一杯啤酒,把卡取出来。
  酒馆老板给了他一橡木桶酒,也取出一叠卡。
  玩家们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来,白小白说着“我最后舔一口”,端着酒杯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