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二十六章 现场直播

第二十六章 现场直播


  胖爷惊讶。
  她直播间平日里都是“在,看看**”的纯爷们,想不到也有这么纯情的一面。
  不过,说实在的,她也被感动了,方才差点湿了眼眶。
  “跪求音乐原声,太治愈了,让人瞬间就安静了。”一观众说。
  下面瞬间跟着回复+1,+2,眨眼间加到了233。
  “我玩的游戏多了,但差点玩哭还是第一次,走,官网留言去,狗策划不出原声,我给它寄刀片!”
  很多观众纷纷响应。
  也有观众建议,“这首音乐哀而不伤,反而更打动人心,强烈建议胖锅锅放哀乐的时候放这首。”
  “滚!”
  这遭来直播间观众一致的声讨。
  “别他妈让胖锅锅玷污了这首音乐!”观众们说。
  ……
  安魂曲之后,在篝火的明亮中,镇上的镇民开始饮酒、烤肉,唱歌与跳舞。
  在镇子的习俗中,死亡只是进入了梅里女神的安乐乡,是生命的又一段旅程。
  离别时的哀伤是暂时的,欢笑才是面对悲伤的良药。
  在镇民的欢乐中,车夫的儿子悲伤也缓解许多。
  胖爷他们被镇民拉入围绕着篝火跳舞的队伍中,一起欢笑,一起喝酒,一起狂欢。
  尤其是白小白,嗓子明亮,很快学会了镇民们合唱的那首歌的曲子,口齿不清的唱起来。
  这首歌明快,仿若少女走过明媚的春天,融化了冰雪,解冻了河流,为大地带来勃勃生机。
  据镇民说,这是《女神赞歌》,记载了女神从雪山来,为世界带来希望与光明。
  两个直播间的观众羡慕非常。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没内测码啊,好想加入他们。”
  “是啊,好热闹。看着我都不想离开直播间睡觉了。一想到自己要孤零零一个人睡,就好心塞。”
  “真想现实中也有这样的生活。大家可以聚在一起,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彻夜狂欢。”
  一个观众羡慕地说。
  在现实位面里,所有人拥挤在逼仄的都市中,被塞进一个又一个胶囊家中。
  彼此相隔不到五步,却都是陌生人。
  人们冷漠,懒惰,丧失了交心,交友,与人以诚相待的能力,彼此之间相处都带着一层面具。
  人们在六十岁前浪费时间,在六十岁后与时间赛跑,活在矛与盾之间。
  人们在跨年夜时,都是在数自己还有多长时间,而不是与认识的人,父母道一声新年好。
  也只有在虚拟的世界,他们才会戴着虚假的面具,说一些真心话。
  如游戏中这样,一群人围在一起热闹的场景,许多人一辈子也不曾遇见过。
  在观众的羡慕中,不知不觉间,胖爷和白小白的直播人气又上升一些。
  此时,《神界》竞技大神“衣不留行”已经下播,《神界》联赛直播也已经结束。
  虽然又有几个受欢迎的主播出现,但已经压不住胖爷的人气了。
  她的直播间现在已经登顶,成为游戏直播第一名。
  白小白紧随其后在第三位,至于胖锅锅,依旧在第四、五位徘徊。
  在发生一件事后,她们直播间的人气更是又上一层楼。
  “小白”当时,胖爷拉了拉唱跳的白小白。
  “怎么了?”白小白看着她。
  “我下个线,去个卫生间。”胖爷说。
  在游戏设定中,玩家被建议在旅馆或者神庙下线。
  当然,玩家如果坚持在野外或别处下线,也可以,这些都不妨碍梅里女神把玩家精神与身体相连。
  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装备容易被人或者怪捡走。
  想来也是,现实中见到一个人倒在地上,身上若有钱,指不定就被偷了。
  现在胖爷身边有白小白,她倒是不怕,所以直接下线了。
  下线的胖爷刚要去卫生间,她又疑惑了,因为她发现,她身上的便意不见了。
  饶是如此,胖爷还是上了一趟厕所。
  等她又上到游戏后,身上的便意便又袭来。
  “不对!”胖爷说。
  “什么不对?”正在唱歌的白小白回头看她。
  “这游戏太他妈真实了,居然把解手都设计出来了!?”胖爷惊讶地说。
  她把白小白拉出来,“走,咱们去实验一下。”
  “实验,怎么实验?”白小白懵了。
  她从来没遇见过在游戏中解手方便这种情况。
  “就是你帮我看着点儿人,我去方便一下。”胖爷说着,拉白小白向黑暗中走去。
  “不是吧,这游戏真的有这么真实?”
  直播间里观众再次震惊。
  经过方才胖爷一番上下线,玩家们发现,这不是有的游戏中有解手选项,而是真的会让玩家产生解手的感觉。
  “6666,良心游戏啊。”一观众兴奋起来,“胖爷要现场直播解手!”
  此话一出,整个弹幕活跃起来。
  甚至还有人跑到胖锅锅等直播间打广告,“快,快,胖爷现场直播解手。”
  “哗啦”,直播间涌入一大片人。
  胖锅锅望着瞬间少去一大片人气,正在对打的角色手一滑,被对方直接KO了。
  胖锅锅想为自己放一首哀乐了。
  不过,胖爷现场直播解手?我也想看!
  于是胖爷退出游戏,打开胖爷直播间一气呵成,顾不上羡慕胖爷的人气,直直的盯着直播间。
  可惜,他们要失望了。
  在离开篝火后,白小白记起来,指了指头上,“胖爷,直播间。”
  “哦,对。”胖爷记起来,“你也关了。”
  游戏中有直接关闭直播的按钮,俩人都关闭了,胖爷还不放心,又退出游戏看了一眼。
  见到俩人的直播间一片黑暗,观众们全在哀嚎后,胖爷才上线方便了,然后再次打开直播间。
  画面再回来时,俩人已经方便完毕,回到了篝火旁。
  “我去,这游戏太真实了。”胖爷对观众们说,“以后请叫我要穿**!”
  “胖爷,你的初心呢!”观众们对胖爷的改变痛心疾首。
  还有的观众劝白小白,千万别跟着胖爷学坏。
  “哎,我一直穿**啊。”白小白说。
  “完了,原来是胖爷跟你学坏了。”观众们哀叹。
  他们回去后,同镇民们继续热闹,一直到了深夜才安静下来。
  意犹未尽的他们,围着篝火聊天,一起守着木棺,陪着失去父亲、丈夫的家人,一起度过漫漫长夜。
  不知不觉中,白小白靠在胖爷的肩膀上睡着了。
  玩家们也各自依靠着,在半睡半醒之间,偶尔聊几句这世界的真实,还有为车夫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