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玩家的异界征途 > 第二十五章 安魂曲

第二十五章 安魂曲


  何时把自己设计好的图纸交给莱娅。
  上面的文字用的何时所在位面的文字,所以他不得不详细的把六种卡每样设计告诉莱娅。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女神位面的文字标注。
  莱娅看着何时写下的文字,有点惨不忍睹,想扯嘴笑,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些怪物的样子想必你都知道了。”
  何时把图纸交给她,“一定要请上好的画师作画,力图栩栩如生。”
  莱娅点头,“知道了,使者先生。”
  “你可以托古德温城堡内神庙的大祭司帮忙,不要怕花钱,可以多做几套。”何时说。
  神庙财力有限,他不准备免费送给玩家,而是准备当做一种收藏品去做。
  既然是商品,当然做的约好越能卖大价钱。
  “若可以打上神庙的标识,以防假冒就更好了。”何时最后又叮嘱一句。
  莱娅很奇怪何时会有这想法,但她还是点了点头,答应尽量完成。
  何时同大祭司嬷嬷目送莱娅骑马离开。
  古德温城堡距离此处不太远,在天黑之前赶得到。
  他转身,用过马铃薯后向嬷嬷告别,进了自己房间,回到女神身边。
  卡已经做完了,余下的事儿就是剪辑视频。
  何时对剪辑视频不太在行,一直剪辑了四五个版本,梅里女神才觉的差强人意。
  何时松口气,他决定了,以后还是多看看视频剪辑之类的书。
  此时,一个小时早已过了。
  胖爷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进入游戏,复活了。
  他们复活的地方,周围只有三两只孽鬼在活动。
  这几只孽鬼倒不是在守尸。
  它们压根没守尸的习惯,而且这些玩家死后,身体根本不能吃,某种胶质似的,撕不碎,嚼不烂。
  它们只是在周围活动而已。
  若又有车子或过路人停在附近,它们就会回去喊人,再一拥而上。
  孽鬼平常群居在洞穴之中,只有觅食的时候才出现在地面上,只有御敌或围猎时,才会群体出动。
  这几个孽鬼正好撞倒玩家的气头上,跑了一只,被玩家捅死两只。
  然后,得手的玩家提着武器,抬着孽鬼尸体,快步上了石桥,跑回到临近镇子的草坡才停下。
  他们回头,见夕阳西下,从海面落下来的余晖把丛林染成绛红色。
  在丛林下,石桥上,徘徊者一群孽鬼,想来是刚集结起来,准备找玩家茬的。
  “他奶奶的,幸好我们跑得快。”胖爷气喘吁吁且得意的说。
  她回头问玩家,“我怎么感觉自己又饿了?”
  玩家们也纷纷点头。
  他们在线下刚用过饭,但这会儿和下线时的感觉差不多。
  “会不会是游戏中的人物饿了?”仁义无双说。
  “有可能。”想到这游戏可以尝到食物的美味,胖爷更饿了。
  “走,我记着镇子上有一家小酒馆。”胖爷迫不及待的往前走,她脚下的猫走的更快。
  “那个…”仁义无双追上去,“胖爷,剑是不是该给我了?”
  “你记性这么好作甚。”胖爷不情愿的把剑丢给仁义无双。
  “我去,胖爷,不要脸啊,准备毛贱人的装备。”玩家们笑他。
  “胡说八道,胖爷的毛怎么能说是毛呢?”他们一路笑着到了镇上。
  但在镇外,他们收敛起了笑容。
  整个镇子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
  镇民们在离开不远处的海岸上,堆起木柴。
  车夫的尸体被放在一木棺里,很轻很薄。镇民们每人拿着一朵白花,肃穆的走到木棺前,低头轻吻双手为逝者祷告,然后把花丢在木棺上,轻念一句,“愿女神与你同在。”
  “镇上的规矩,死者一般不能进村子。”不知何时,收尸的大爷站在他们身后。
  他穿着一袭修士的长袍,手里也拿着一朵花,到木棺前送别逝者。
  斜阳下,海风中。
  海鸟在天空飞翔,海浪把浪花送到岸上,哗哗作响。
  大爷步履蹒跚,洒下斜长的身影。
  忧伤,怅惘在他们之间回荡,让玩家沉浸在哀伤的气氛中,真切的觉察到,有一个生命消失了。
  “我们也去送他一程吧。”胖爷建议。
  他们在草地上采了几把野花,向木棺走去,一一为车夫送别。
  车夫的儿子尚幼,白天在他们进入镇子时,还跟在他们身后玩耍,此时已经木然。
  感性的白小白,被他们的悲伤渲染着,红了眼眶,差点哭出来。
  她刚把花放到木棺上,天空响起了轻柔,空灵而又满含悲伤的音乐。
  音乐仿佛天上来。
  白小白抬头,寻找着音乐来处,最终望见了山崖上,神庙圣所那尖尖的屋顶。
  乐声正是从圣所传出来的。
  在建造之初,圣所就装上了类似于管风琴的乐器。
  乐声悠扬,飘荡在山林,镇子、草场,还有大海之上,让山河沉寂,天地同悲。
  “naaaaaa,naaaaaa!”
  站在木棺旁边,为车夫祷告的侍女,此时轻轻地哼唱起来。
  不成语,不成词,只有几个简单的音节,伴着管风琴的音乐,宛若天上来,在低诉,在絮语,在轻轻抚慰活着的人灵魂,其中又伴着几分圣洁,是往生之门打开,在迎接迷途羔羊的回归安乐乡。
  后面转为轻轻地呢喃,死者在向生者告别。
  白小白,胖爷,玩家,还有他们直播间的观众,被轻柔的音乐直击灵魂。
  他们的神思被每句哼唱结束时的振荡音符带飞,在空灵中飞翔,瞬间安静下来。
  不知不觉中,斜阳落到海平线以下,篝火被点燃,哼唱结束,唯有管风琴在空中游荡。
  那边的白小白,在送花时已然红了眼眶,此时在音乐中更是忍不住落了泪。
  直播间的观众有的在同白小白一起感动,有的在安慰白小白,有的在骂游戏策划。
  “狗策划,故意安排这一段赚我们眼泪!”
  白小白擦了擦泪珠,解释道:“听到这音乐,忽然觉着有大家的陪伴,真的很幸福。”
  唯有如此,才觉着不孤独。
  胖爷直播间的观众也纷纷感叹起来。
  “说不清楚为什么,想哭,不是为了逝者,只是觉着…如果我可以和那个深爱的人在一起听这首歌,我们一定很幸福。”一位观众说。
  “我想起了那个姑娘,我们隔着一条街,她站在车站前,斜阳下,笑容满面的向我挥手说再见。然后,就真的再也不见了。”另一观众说。
  “我们一生会遇见无数人,爱过笑过恨过也忘过。这首歌是抚慰,是告别,是母亲为迷路的儿子指点归家的路,也是在劝你善良,珍惜眼前人,这样在离开时,你知道你是带着祝福离开的。”
  “我觉着车夫好幸福,我死后若也能如此,值了。”这位观众口拙,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