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十章 化学课

第三十章 化学课


  姓周的看着只是个没啥脑子的纨绔子弟啊,装的这么像?
  未必是装的,纨绔子弟不代表没脑子,他很好的利用纨绔子弟的手段,挑事、利用关系、屈打成招....试图把我一套带走。
  并且,这样做的后遗症很小。虽然京察临近,但整死一个微不足道的胥吏;县衙捕快,难不成还能撼动户部侍郎,堂堂正三品?
  只是姓周的没想到,我不但和司天监搭上关系,甚至还让云鹿书院的大儒亲自出面......想到这里,许七安有种走钢丝的惊险感。
  “从我破了税银案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得罪户部侍郎,被动的卷入其中。
  亏我还想着远离皇权,当一个妻妾成群的富家翁,过着枯燥朴实无华的生活。
  如果不是二郎正好要送诗给学院长辈,要不是我前些天忽然心血来潮凭着记忆写了一点化学知识....我可能已经凉了。
  甚至连自己被弄死的真正原因都不明白,只当是惹到了纨绔二代。”
  接二连三的巧合叠加,让我度过了这次危机....是运气!!许七安抽了口凉气,忽然心里一动:“采薇姑娘,你会望气?”
  “嗯。”褚采薇咽下嘴里的食物,“八品术士叫做望气师。望气术是我们术士最基础的能力。后续的种种神异,都建立在望气的基础上。”
  她说起自己的修炼体系,显得健谈、兴奋,叽叽喳喳说:“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术士的九品不是望气师而是医者么?”
  许七安摇摇头,捧哏似的追问:“总不是你们术士都有一颗救死扶伤的心吧。”
  褚采薇挺直小腰杆,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似乎很享受当老师的感觉,说道:
  “世间万物都有气数,其中以人为最,人生八苦、七情六欲都是气数。医者救死扶伤,不可避免的会沾染生老病死,久而久之,便会诞生出一双可以看穿气数的清瞳。”
  我就喜欢这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姑娘.....许七安说:“那你能看看我的气数吗?”
  褚采薇用手帕擦了擦小嘴,凝眸审视着他,黑亮的眼睛里迸发出清气,一点点占据瞳孔。
  在清光缭绕的双眼凝视中,许七安灵觉被触动,如芒刺在背,很不舒服。
  俄顷,褚采薇眼里的清光消退,她脸色如常:“气数淡红中夹杂着黑气。”
  “什么意思?”
  “红色,代表着你是吃官家饭的。但色泽偏淡,说明你是底层胥吏。黑气则是厄运的象征,这点我想你深有体会。”
  许七安皱了皱眉,试探道:“难道就没有其他颜色?比如象征天命之子的颜色。”
  “你这话在我面前说便好,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就是大不敬之罪。除了皇帝,没人敢自称天命之子。”褚采薇吃了一惊,大不敬也就罢了,这人哪来的底气认为自己是天命之子?
  巨龙巨龙你擦亮眼,好好再看一次啊!!
  她看不出来,可能是段位问题,或者我的欧皇体质与气数无关....许七安表面神色自若,心里念头起伏。
  啪!
  褚采薇又是一巴掌打开许七安拿食物的手,鼓起腮,表达自己的不高兴:“你等我吃饱嘛,吃饱了再给你吃。”
  许七安看一眼被干掉一半的丰盛食物,暗自揣测她现在的肚子是怀胎几月的程度。
  “对了,户部侍郎如今处境如何?”许七安端正坐姿,不去看食物。
  “户部给事中前些日子弹劾周侍郎,折子被陛下压下来了。”褚采薇道,顿了顿,她补充:
  “那两人畏罪自杀了。”
  所以是没证据?但这年头,皇帝真的想搞死谁,其实不需要证据,大家自由心证....也有可能涉及当党争了....或者皇帝另有想法.....额,朝堂的事我不了解,毕竟没有接触过,得找一个官场老油条探探口风....
  于是许七安旁敲侧击的打探起来,但褚采薇对朝堂之事并无兴趣,没有给出有价值的信息。
  “哎呀你好烦,我们司天监不过问朝堂之事的。”被问的急了,她就柳眉倒竖,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我好像打击到她当老师的自尊心了....许七安识趣的不再多问。
  .........
  “这一桌多少银子?”许七安吃的不亦乐乎。
  酒足饭饱后的褚采薇板着手指算了半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嗯?”许七安抬头。
  “我给了店家4两银子,找回我一两三钱60个铜板。”褚采薇苦恼道:“那我到底花了多少钱呀?”
  皱着眉头的样子很可爱,让许七安想起了七岁小姑娘做数学题时的模样。
  “....”许七安沉吟沉吟:“我也不知道。”
  一两银子等于八钱,一钱等于一百文。因为不是10:1的比例,所以大大增加了计算难度。
  看她的样子,大概只识字,但没有学过算术。
  所以许七安就不逞这个英雄了。
  褚采薇一听,眉眼弯了起来,感觉许七安是个同类。
  “那你破案的时候怎么算的那么好。”
  “我想了很久。”
  “哦。”褚采薇盯着他:“你好像吃的不开心?”
  “不是,味道一般而已。”
  “瞎说,这是醉心居是南城那一片最好的酒楼了。”
  “我吃过更好吃的。”
  褚采薇眼睛刷一下亮起了。
  许七安接着说:“你有空到我家里来,我做好吃的给你。”
  .....
  炼丹室。
  一群白衣围在实验器具前,盯着宋卿操作。
  薄如蛋壳的瓷杯架在火烛上炙烤,蒸汽袅袅,瓷杯里的水蒸发殆尽,析出结晶。
  宋卿弹了弹指间,一簇明艳的火苗裹住结晶,缓缓熔化。
  “上辈子要是有这技能,弹指点烟,绝对是泡妞利器啊....”许七安有些羡慕花里胡哨的术士。
  氯化钠结晶熔化,宋卿露出了凝重之色,过去无数次里都卡在接下去的环节里:
  雷击!
  宋卿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许七安。
  包括大眼萌妹褚采薇在内,其他白衣纷纷朝许大郎投去注视。
  许大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竟然不出声指导....这说明我的所有步骤到目前为止都没问题....宋卿心中大定,打了个响指。
  空气中忽然划过微微明亮的电弧,持续的注入瓷杯。
  “屏住呼吸。”
  忽然,众人听见许七安的声音,没有犹豫,立刻屏住了呼吸。
  其实就算直接吸入有毒气体,你们这群非人类也不会有事....许七安出于思维惯性,让大家屏息而已。
  下一刻,让司天监白衣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瓷杯里形成了不规则的银白色块状物,与银子一般无二,块状物边缘是黏着没有彻底转化的细盐。
  “成,成功了....”
  “宋卿师兄,你怎么做到的?”
  白衣们惊了,之前怎么都不成功,这次竟一次就炼出假银。
  不出所料啊,那天采薇姑娘能炼出假银,一次成功,不是走了狗屎运....不对,就是走了狗屎运,因为有我在身边,涉及到了我.....许七安沉默的看着,验证了心里的猜测。
  宋卿看了眼假银,又看了眼兴奋的师弟们,脸色略显茫然。
  我并没有什么改变啊....以前都是这样的.....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看了眼许七安,发现这个小捕快丝毫惊讶,眼神暗沉,似乎早有所料的样子。
  宋卿心里一动:“许宁宴,你知道原因?”
  正在思考的褚采薇立刻看向许七安。
  其他白衣们纷纷扭头。
  许七安负手而立,笑了笑:“这个问题不该问我,一个成熟的炼金术师,应该学会独立思考问题。”
  “我想,你应该能意识到问题的关键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