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傅少心头宝:夫人不要跑 > 第657章 叶总不好了

第657章 叶总不好了


  在叶凌离开后助理匆匆从外面进来,脸色难看。
  “叶总不好了。”
  助理喊着正神游的叶枕,叶枕回过神来脸色难看。
  现在这情况已经很不好了难道还有比这还惨的吗?
  “咱们公司…公司在之前运送了一批货出去,那批货…那批货有问题,对方现在正在外面等着,想找您说理,还有…”
  助理犹豫,不知该不该说,支支吾吾地反让叶枕觉得心烦。
  “有什么事直接说。”
  叶枕声音冷了几分,不像刚刚跟叶凌说话时,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之前运送出去的货有问题?之前是什么时候?
  他怕秦律会在货上动手所以让人查过,这两天内秦律只跟别人签了合同以最低价把叶氏生产的品牌卖给他们,但货到现在还没出来,只是赔了一笔违约金而已,怎么就有货物运出去了?
  “还有有一笔是以郑总的名义捐赠的钱,现在慈善机构那边找上门来了,捐赠的金额…不少。”
  助理咬唇,脸色煞白。
  一旦出事简直是诸事不顺。
  一旦有什么问题就能发现更多的问题。
  这些事她这个当助理的根本不知道。
  “多少?”
  叶枕脸下垮,一个头两个大。
  “三百万…”
  叶枕身子微颤,三百万,他妈是疯了吗?
  “这笔款是什么时候捐赠的?还有那批运送出去的货又是怎么回事?”
  叶枕没想到解决一个麻烦还有其他烂摊子,能卖的东西还有他自己名下的不动产都卖掉了,好不容易填补上窟窿,现在又有新的窟窿。
  “款是在几月前郑总在赚了一大笔钱后联系慈善机构那边说捐款的,至于货…是,是在之前那高仿骗子后送出去的,距离现在也有一月多了,那批货到今天才到客户手上,一验证,发现全是高仿布料,最重要的是那批货数量不少,如果赔偿,金额绝对不少。”
  助理心惊胆战说着,因为叶枕脸色很不好就。
  “为什么高仿那件事后还出高仿货给客户?这不是在砸自家招牌吗!”
  叶枕激动地从椅上站起,粗大的手拍着桌子,震得杯子发出声响,内里的茶水荡开涟漪。
  叶枕手抚摸着头,舔着嘴角有些慌张。
  突然,他意识到什么…
  “这批货是不是秦律跟进的。”
  抬头,锐利的眼望着助理。
  助理被叶枕的眼神吓一跳,过了一会才反应过的,低头看了眼是谁签的单。
  “是,是郑总的签名,不过我记得好像是秦总…秦律师在跟进,那会郑总似在忙着其他事。”
  助理脱口而出又立马改口成秦律师,叶枕的脸色本就如墨般黑,一听秦律的名字见简直阴森至极,连助理看着都害怕。
  她印象中的叶枕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有些痞子样但在对女人这方面是很客气的甚至有油嘴滑舌,一直都是笑脸相迎,现在的叶枕更让她觉得…
  觉得像以前的叶总。
  “秦律。”
  叶枕手握成拳锤在桌上,咬牙切齿喊着秦律的名字,眼中浮现一抹憎恨。
  “如果赔偿,大概要赔多少。”
  叶枕企图找回理智,要是秦律现在在他面前,他难保会做出其他事。
  “八百万加上慈善机构的三百万,一千一百万…”
  念着这个字数时助理自己都惊了,现在的叶氏不是以前的叶氏,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在郑茉莉接手叶氏后,明显不如从前,而且大多数是在亏本状态,就算盈利也很少。
  现在多了这么几个窟窿,好不同意拆东墙补了西墙,现在又又这么多债务。
  助理担心叶氏会因为秦律这些操作而垮掉,叶氏上下正传着这件事,已经有很多人正在看其他公司投简历呢。
  助理心里起了个想法,她是不是也要先去重新找工作。
  “一千一百万,一千一百万。”
  冷汗从额头上滴落,叶枕反复念叨着,这笔钱他上哪找去?
  慈善机构那边是先签了合同而且是郑茉莉明确是要捐赠的,这个抵赖不了,现在叶氏的名声口碑已经一落千丈,如果连这笔钱都耍赖只怕捅出去叶氏会起不来,所以这笔钱他就是咬牙也要垫上。
  但另一边的八百万,他拿什么去还?
  要是之前他还能把两栋房子卖掉,但现在房子归属叶凌,使用权变卖权也在叶凌手上。
  秦律是想将他逼入绝境!
  他早该意识到秦律有问题的却意识到太晚,让秦律有机可乘。
  要是他能早点识破在郑茉莉面前揭穿秦律,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
  叶枕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郑茉莉接手公司,如说是他接手的话,公司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叶枕十分悔恨,手连连捶着桌子,桌子颤着。
  助理看着叶枕的手,出血了…
  一下一下,似不知疼痛般,看得助理害怕,差点将她吓哭:“叶总,叶总,咱们,咱们去银行贷|款吧,这,这好歹能渡过难关。”
  助理建议,叶枕抬头看着助理:“贷|款?说不定连款都贷不了。”
  低沉又带些哀怨的声音响起,助理看着叶枕狰狞的样子害怕不已。
  他现在只剩叶氏,秦律这是想让他想让叶氏就也一起灭亡。
  现在的叶氏,除了去银行贷|款外根本没任何办法,而叶氏的名誉已这么低,银行会不会给他们放款都是未知数。
  郑茉莉给秦律买了个房子,写的还是秦律的名字,而这买房子的钱都是郑茉莉从信用卡里面掏钱买的,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还款了,郑茉莉在银行那边的信誉越来越低。
  全款付,在市中心,那套房子值个几百万上千万,可上面写的是秦律的名字!
  最重要的是秦律早在就之前就把房子过给秦玉简,等同于他妈妈替人做了嫁妆还全然不知。
  一套房白送给秦律,一想到这事叶枕心绞痛。
  他一直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傻也是最好骗的,所以对那些女人他都只有一种态度,那就是分得干净彻底,不玩真感情,只要新鲜期一过就立马分,留恋在花丛中却不惹一点麻烦,因为他清楚明白恋爱中的女人盲目好骗,就怕对方动心后会粘着他,所以他才换女朋友换得快。
  没想到他妈妈是他嘴里一直常说的那种傻女人,很不得想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因为爱的深,所以想给他最好的。
  买房这件事也是他找人查了秦律后才知道的,在此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妈妈背着他做这么多事,而且都是些蠢事。
  现在的他一丁点都不同情他妈妈,这完全是作茧自缚,害了自己害了他。
  “去,跟他们说我不在,能拖一天是一天!”
  叶枕坐回椅上,手脚都是抖着的。
  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果然喘不过气来,就好像有人狠狠地勒住他的脖子一样让他无法呼吸。
  叶氏门外,人来人往,记者们都围着叶氏正打算蹲一蹲叶枕,然而叶枕没蹲到反蹲到叶凌从叶氏出来,记者们见状,蜂拥而上。
  这种情况显然是叶凌没意料到的,她来时外面根本没记者…
  “叶小姐,请问叶小姐对郑茉莉蓄意杀害一事有什么看法?”
  “叶小姐来叶氏是来讨回自己房子的吗?”
  “叶先生去世对叶小姐来说应该是最伤心的事,现在知道叶先生并非脑溢血身亡叶小姐作何感想。”
  记者们将叶凌团团围住,巴拉巴拉问着,声音吵杂。
  一瞬间,叶凌被记者们包围,人挤人地,挤着叶凌。
  叶凌眉头微挑,怒火冒起,抢过离她最近的麦克风,碰地一声摔落在地上,麦克风内传来嗡嗡嗡刺耳的声音,原本吵杂的人也顺势安静下来,齐刷刷地看着叶凌。
  叶凌脸色难看,冷眸看着眼前这些八卦的人:“我父亲死时你们只知道报道我是野孩子,我偷取了叶氏机密的事,谩骂侮辱从没少过,现在又在这装什么好人?对于这件事,我只有一句话,无可奉告。”
  叶凌声音大,那些人咔擦咔擦拍着叶凌。
  叶凌扫视周围人一圈,迈着大步离开,记者们也没拦着。
  与此同时,一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从她身边经过往叶氏去。
  叶凌上了车,踩着油门离开。
  办公室内,叶枕还在烦恼,无形的压力似在他肩上般,他想逃避,不想坐在这张椅子上。
  “叶总。”
  助理又推门而入,语气着急。
  叶枕显得很不耐烦:“又有什么事。”
  “有,有位客人来了。”
  “不见。”
  叶枕烦心的很,要不是因为他连骂人的精力都没他真想骂助理做事不会分清主次,现在都火烧眉毛了,有客人来直接拒见不就行了偏要来禀告。
  “不,不是,那个人说可以帮叶氏度过这次难关,如果叶总拒绝,那过了这村就没这店。”
  助理将那个人的话原原本本转告叶枕,叶枕一听,抬头,眼燃起一抹希望。
  “请他进来。”
  叶枕毫不犹豫,现在还能救叶氏,哪怕只有一丝机会他都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