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命运道标 > 第942章 咣!!
其实,林语萌是被一辆电动摩托车吓坏了。
  
  其实,江陵的二环路上还有许多的电动车摩托车。
  
  其实,还是应该叫电动摩托车吧。
  
  电子系统控制,指纹点火锁,独频定位,重油动力驱动,十升油箱,百公里油耗五升,设计最高时速三十公里,各形各色合规涂装以区别标志个体,外型大小略有差异以适应不同体型的骑乘者。
  
  全中洲所有的电动摩托车,要不简称为电摩好了,还是不要,再说,都是由一个厂家生产的,至少在财务和行政上的隶属关系是这样的,而不是什么收购加盟之类的形式。
  
  因为是全新的技术和系统,再加上一点点善意的行政指令,中洲电摩集团公司的崛起发展仿佛就在一瞬间。
  
  在中洲所有的四线以上城市,至少建设了一家电动摩托车制造厂。
  
  制造,维修,以旧换新,销售,办证,年检,配件,车饰,涂装,调试……好像自行车一样,电动摩托车同样支撑起了无数的衍生产业,无数人以之谋生糊口,或者,发家致富。
  
  按说,有了电摩,也有了民用交通工具的最高速度,送餐快递什么的用时不应该比历史成绩慢才对。
  
  但是,恰恰因为少了太多四轮及以上的交通工具,电摩的最大敌人,变成了电摩,以及自行车。
  
  这些两轮的交通工具向来不好搞定,不然的话,使用这些两轮工具进行送餐和快递的经营性行为也不会在人民群众中一直享有忒别大的争议。
  
  业务重要组成的一部分丧失了优势,必然会反映到关键环节或者最终业绩上来,这也是为什么企业总有挖潜增效这个科目不断的进行提出,对于快递和外卖行业,于现状所进行的挖潜增效工作,就是提高驾驶水平,增强见缝插人、敢钻能钻的业务能力……
  
  说到这里,终于可以绕回到第一个其实。
  
  其实,林语萌是被一辆电动摩托车吓坏了。
  
  这辆电动摩托车拥有十分鲜艳的涂装颜色,条纹和图案也和许许多多像这辆拥有十分鲜艳的涂装颜色的电动摩托车一样,只在细微部分,才有小小的个性化纹饰。
  
  很显然,这是一辆隶属于中洲速递集团公司资产序列的工用标配电动摩托车,电动摩托车的驾驶者也必然是中洲速递集团公司的在册雇员。
  
  而且,很可能,还是一个快误了定单、手艺却还很潮的倒霉雇员。
  
  咣!!的一声。
  
  林语萌即便是在神游车河,魂飞物外的精神离散状态,在眼角的余光中还是看到了一团亮黄的颜色在车窗外的视野中迅速扩大,直到被咣!!的一声所终结。
  
  汽车嘎吱一声停下来了,驾驶员的脸既青白又扭曲,咬着嘴唇,忍着眼泪,拉开门,跳下车,小跑着绕到汽车的另一边。
  
  林语萌被咣!!的好半天回不过来神,呆呆的坐在后座上回想那一声咣!!
  
  从音色上去判断,应该是某种在端部包裹了一定厚度的塑胶材料的管状物近乎垂直的撞击到汽车后右侧门车漆上才会发出这样的咣!!
  
  而从音量上去判断,即便考虑到汽车车门的隔音消音效果,咣!!这一声,最少也会在汽车右后侧门上砸出一个直径不小于二十五点四毫米,平均深度四点二毫米以上的圆坑。
  
  这个坑,可不小。
  
  林语萌挪了挪,从另一边的后门下车,又挪了挪,大致站在汽车油箱盖子附近的位置,隔着汽车,默默的看着汽车司機去处理这个突发事件。
  
  虽然,大家都忙着回家吃中饭,但是,这种中洲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决不能丢,饭可以不吃,热闹不能不看。
  
  所以,在外卖电摩一个蛇形机动操作失误,咣!!一下子干上了汽车后门,把车门干出老大一坑,电摩也失去平衡摔倒……就在咣!!的一声,到电动摩托车失去平衡,将要摔倒这短短的一秒多钟里,附近同行群众堪称手疾眼快,迅速占领了里外三层上的各个有利地形,端水的端水,点烟的点烟,可惜附近没有卖瓜子的路边摊,不然,想来一定会更热闹一些。
  
  “你没事吧?”
  
  司機虽然气得很,但还是循着以人为本的处理原则,先关心人,再关心车。
  
  “估计是不行了,你看都不动了。”
  
  “可不,咣!!的辣么大一声,我几十米外都听见了,那还不赶紧过来看看……”
  
  “吹么,几十米外听见动静,一眨眼就站到这么近了?你是省队的呀?”
  
  “二队的。”
  
  “哦,是陪练啊。”
  
  “陪练咋……哎啥叫陪练啊?!那叫二队,也是有编制嘚,要真论实力,一点不比省队差!”
  
  “那怎么上不去呀?难道有黑幕?来咱哥俩去旁边展开说说……”
  
  群众七嘴八舌。
  
  摔倒在地的电动摩托车一旁,是一个摔散了包装袋的煎饼果子,大中午的,透着分外勾人的香气,再远一点,才是俯卧在地的电动摩托车驾驶员,一位穿黄衫的青年小哥,短发,蓝色的帽子沿着碰撞发生位置呈抛物线状,在事发现场的最远一点。
  
  路过群众很自觉的,与这条抛物线相切,既不破坏现场或者干扰随后的取证,也不委屈自己的视听感受,忒别得体的拿捏住了该有的分寸,有力彰显了应对此类事件的丰富经验。
  
  “我这胳膊肘儿啊,我这波棱盖儿啊,我这胯骨轴儿啊……”衫帽小哥痛苦的歪过脸,眼神凄迷的呻吟。
  
  有恁么一瞬间,司機真希望趴在地上脸朝自己的衫帽小哥是在说台词,因为下一句就是都没事儿啊……只要没事儿,就没事儿了。
  
  “都疼!”衫帽小哥虚弱却坚定的说。
  
  司機万分期待的等到万分不期待的结语,一时间心都凉了。
  
  看到司機颇有些无助的眼神瞄过来,林语萌微不可查的抬了抬手臂,手背朝着司機,拇指小指支起,食指中指无名指蜷起,轻轻的晃了晃。
  
  这个动作当然不是脑血管疾病诱发脑内动脉狭窄闭塞或破裂导致急性脑血液循环障碍临床综合征的某种先兆或者后遗症,而是忒别明确的指示司機,这时候你废什么话,赶紧摇人儿吖!
  
  于是,场面很令人遗憾的散去了,巡逻车和白车来的都很快,走的也很快,林语萌重新坐回车里,悄悄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今天是回不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