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绝世皇帝 > 第九百章 朕没骗你吧

第九百章 朕没骗你吧

    然而,他们等待了许久之后,依旧没有想象之中的雷火之力出现。火?然?文??  w?w?w?.?
  
      第一任院长的力量,难道失效了不成?
  
      这些导师和执事,都是暗自震惊,不明所以。
  
      “还愣着干什么,留在那里很好看吗?”紧随其后,他们的耳边,再度是炸响其魏青青的声音。
  
      这时候,这些导师和执事,哪里还有什么胆量留在原地,连忙掉头就跑,眨眼间就不知道飞遁了多远,回到了他们自己居住的地方。
  
      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真的是见了鬼了。
  
      院长竟然打破了规矩,而且第一任院长的力量,竟然没有发作!
  
      “他们迟疑,似乎是在等待你留在圣院之中的那一个魂器进攻我呢。”内院之中,魏青青看着身边的弟弟魏无双,嗤笑出声,“一帮蠢货。”
  
      “人家也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何苦这么去辱骂人家?”对于自己的姐姐,魏无双也是无可奈何。
  
      打破了自己过去订下的规矩,魏无双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
  
      晏儒谦在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他已经等同于死了。
  
      叶欣可是自己姐姐的弟子,他敢这么说,别说林谦,魏青青恐怕会亲自动手,诛杀了这个家伙。
  
      至于林谦那说出手就出手的举动,魏青青可是非常赞赏,承载他是一个男人,自己弟子没有看错人。同时还一脸鄙夷的朝着魏无双这边,瞧了一眼。
  
      这一眼,看的魏无双是委屈的很,不明白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而此刻,林谦这边封禁天地之中,众人在那些导师掉头离开的瞬间,傻眼了。
  
      原本来自圣院的导师和执事出现,他们以为这次的事情已经是盖棺定论,乃是以林谦被捉拿去刑罚殿,惩戒死亡告终。
  
      哪里想得到,这圣院的导师和执事,仅仅是来到了这个地方打了一个圈,就掉头离开。
  
      与其说是离开,在众人的眼中,他们离开的姿态,反而更像是转身逃离,慌不择路。
  
      在场围观的其他人心里,仅仅是震撼和不解,那么晏儒谦的心中则是恐惧了。
  
      “怎么会这样,你到底做了什么!”半响过后,晏儒谦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惊怒的看着林谦,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海旋圣院的规矩,不是不容打破的吗,不是不能够随便对其他人出手的吗?
  
      为什么林谦对他出手了,没有丝毫的影响,他甚至长啸挑衅圣院,扬言要直接诛杀自己。
  
      那圣院导师和执事来了,却对这边的事情不管不顾,不闻不问,掉头就跑。
  
      难道这些圣院的导师和执事忘记了圣院的规矩,忘记了自身的职责吗?
  
      “唔,盏茶的时间到了。”到了此刻,林谦终于是开口,嘴角翘起,露出轻蔑的笑容,“先前朕已经说过了,定斩你,哪怕圣院也不会管。”
  
      “这说明为什么?说明圣院都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诛杀你,那是理所当然,名正言顺。”
  
      晏儒谦惊怒之后,神情狰狞,属于洞天境九阶的巅峰气息,彻底的爆发出来,双眸阴冷,甚至称得上是疯狂:“就算你有这么大的能量,那又如何,你只是洞天境一阶而已。”
  
      可是在晏儒谦刚刚说完之后,整个人就已经愣住了。
  
      的确,对方仅仅是洞天境一阶而已,可是就是这个境界,他击溃了霸主殿。
  
      自己相比霸主殿,也没有强大到哪里去,对方完全可以召唤出他那恐怖的随从,诛杀自己,似乎并不难。
  
      晏儒谦的脸上,此刻终于是浮现出畏惧死亡的表情。
  
      可惜,自从进入海旋圣院之中后,林谦几乎没有全力出手,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他是有着人祖之象的存在。
  
      如果是知道这个情况,晏儒谦哪里敢挑衅林谦,他可是人族。
  
      林谦再度迈开步子朝着对方的方向走了过去,赤金色雷霆之力劈啪作响,萦绕全身,霆夜剑武装成功,浮现在他的手中。
  
      帝意皇袍凝聚,帝瞳开启,带着霸道的帝皇威压,林谦一步一步的向晏儒谦走去。
  
      “拦住他,一起上,全部一起上!”瞧着林谦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晏儒谦疯狂的吼叫,挥手示意其他人赶紧拦上去。
  
      晏儒谦的随从,尽皆是死士,悍不畏死,个个低吼着冲向了林谦,迸发出魂气,个个是洞天境的强者。
  
      唰!
  
      林谦闲庭信步,提着手中的霆夜剑,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向上一挥,匹练雷霆剑光闪烁。
  
      半空中,仿佛冲出一条金色雷龙横亘在众人之间,凭空出现于这个天地内,却没有多大的声势,这种诡异的差异,让人难受。
  
      但雷光消失,冲向林谦最前方的百名洞天境魂武者,姿势仿佛是被冻结一般。
  
      林谦就从这一动不动的人群中,穿了过去。
  
      砰!
  
      这百人瞬间化作焦炭,纷飞而起,成为了漫天黑色碳灰,飘扬而起,偏偏没有一丝一毫拂过林谦这边。
  
      晏儒谦的死士随从,依旧是前赴后继的向林谦这边冲来。
  
      而林谦整个人,就仿佛是漫步于自己后花园一样,对围拢上来的人群,视若无睹。
  
      只是每当有人逼近,就会轻飘飘的挥动手中霆夜剑。
  
      每一剑,都是上百人化作飞灰,死无全尸。
  
      就算死士再怎么悍不畏死,但终究是血肉之躯,并非铁石心肠,他们不畏惧死亡,但会畏惧这么轻易的死亡。
  
      没有抵抗,没有奋战,只是冲上去,然后死亡,飞灰湮灭。
  
      从头到尾,已经上数万人死在了林谦的手上,但他的魂气却没有损耗分毫。
  
      这是洞天境的死士,不是什么大白菜。
  
      只是轻飘飘的一剑,就能够破除他们的防御,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当林谦最终站在晏儒谦的面前时,对方已经跌坐在地上,浑身被冷汗浸湿。
  
      十万死士,已经烟消云散,他的身边,无一人守护。
  
      尽管对方是洞天境一阶,自己是九阶,可晏儒谦此刻,已经没有了任何凶焰气息,只有深深的恐惧。
  
      哪怕是自己,面对这十万死士,也会被轻易的抹杀。
  
      这些死士,可不是寻常的废物,那可是自己父亲赠与自己的礼物,是自己性命的一道防线。
  
      “朕没骗你吧?”林谦此刻,终于是咧嘴而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