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快穿之冒牌系统 > 第349章 修仙篇.救师父

第349章 修仙篇.救师父

强大的剑气月靠近青义吞噬阵法中心就越弱,就在逍遥木槿即将落入那吞噬阵法中时,失去双眼的徐灵儿利用神识探路携带着大长老徐青给的渡圣符水,不顾一切冲进了青义的阵法中,在他刚准备吞噬逍遥木槿时,阵法却自主换了一个目标。
  
  “可恶!”
  
  逍遥木槿也没有料到徐灵儿会忽然出现,想再去救她时已经来不及了,极为无奈的离开了吞噬阵法的范围之内。
  
  徐灵儿恨死了这个害死流云大师兄的人,还害得自己双目失明,永远没有办法重见天日,毫不犹豫的将渡圣符水强行顺着吸收的阵法送入了青义体内。
  
  “大师兄,灵儿帮你报仇了!”
  
  如果泉下有知,一定会很开心吧……
  
  鹿海棠没想到这一百年内变化这么大,徐灵儿会变成如今的模样,更没有想到流云被青义害死了,心中怒意渐生,手中的灵链威力倍增,杀伤力极强,直接冲了上去。
  
  青义正在忙着抵挡渡圣符水的侵蚀,反应慢了一秒,被鹿海棠袭击成功,重重击飞倒地,吞噬阵法也有些不受他控制,体内隐隐有自爆的预兆。
  
  “呵呵,要我死?”
  
  要死就一起死!
  
  赢无限看着即将自爆的青义,神情终于严肃了许多,转瞬间便出现在了鹿海棠面前:
  
  “快离开,他要自爆。”
  
  倒是有几分勇气,想要同归于尽。
  
  渡劫期的修士自爆足以将赏星广场四周建筑夷为平地,逍遥木槿连忙通知着其他人离开,大长老徐青带着所有弟子前往最高处的星月广场。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所有人都暂时失去了听觉。
  
  鹿海棠被赢无限带入了神府之中,感知不到外界情况如何了,想到徐灵儿与流云两人悲惨的下场,心中实在不甘,为何好人总是不长命?!!!
  
  再一次从神府中出来时,整个天剑宗一片荒芜,黑烟缭绕,满地废墟,格外的苍凉,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儿。
  
  鹿海棠不敢置信的低头望去,第二广场上死伤一大片,哭声传来,恍若回到了地狱。
  
  “怎么会?天剑宗的防御阵法怎么会如此薄弱?”
  
  怎么可能死这么多人?!
  
  赢无限眉心紧锁,扫了一眼最前方的广场,上面矗立着的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大概猜到了什么:
  
  “天剑宗的镇宗之宝天阙神剑消失了,想必是受到了青义自爆的影响,从沉睡中醒来,却没有主人压制,导致无法为阵法提供能量。”
  
  原本应该鹿海棠去拔剑的,是他将鹿海棠带入了神府内,错失了最佳机会。
  
  说到底,赢无限压根没怎么将这个世界原住民的生死放在心上,他在乎的只有鹿海棠的安全,天阙神剑没有那么容易制服,修士那么短的时间内拔剑,实在太过危险。
  
  鹿海棠来到了当初放置着天阙剑如今却一个大坑的广场上,逍遥木槿单膝跪地,一袭白衣血迹斑驳,握剑的手也在流淌着血,顺着剑身滴落进地面,低垂着头看不清面部表情。
  
  “师父?”
  
  青义的自爆尽管有赢无限提醒,还是来不及了,在赢无限将她带进神府之后,她才想了起来逍遥木槿的交代。
  
  逍遥木槿并没有应声,让鹿海棠有些担心,附下身子拉住他的肩膀,想将他扶起来,对上逍遥木槿那一双极其自责后悔的眼神,内心十分愧疚。
  
  “师父,是徒儿的错。”
  
  原本天剑宗不用死这么多人的……
  
  全都是她的错!
  
  逍遥木槿顺着鹿海棠的力道站起身来,左手扶着被天阙神剑重伤的心口,自我嘲笑道:“不是你的错,作为一宗之主,竟然无法让天阙神剑认主,是我的错。”
  
  好似从古至今,天阙神剑都一直矗立在赏星广场,没有谁敢去认主。
  
  只是逍遥木槿没有想到自己作为天剑宗的宗主,天阙剑意也修炼到了第三阶,为何还是无法让神剑认主?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
  
  “师父,先疗伤。”
  
  鹿海棠掏出了以前逍遥木槿递给她的丹药喂到了他嘴里,擦去嘴角的血污,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神色莫名的赢无限,收回视线,带着受伤的逍遥木槿回到了清心殿。
  
  大长老组织着没有受伤的弟子救援那些还有一口气的弟子,看着从始至终没有出手的墨月仙主,莫名有些失望,不过也只能怪天剑宗不够强。
  
  “哎……”
  
  好歹星月广场四周建筑还保留得很完好,并非全都毁掉了,能够让天剑宗弟子又地方可住。
  
  赢无限望着消失在原地的鹿海棠,知晓她与逍遥木槿去往了最高处广场的清心殿中,扫了一眼四周荒凉的场景,大手一挥,所有的废墟似乎时光倒流一般,恢复了青义自爆前的模样,只是那些倒下的弟子无法再醒过来了。
  
  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也相信鹿海棠绝对不会对逍遥木槿有什么想法,所以并没有上前去查看,直接刻画出传送阵法,回到了墨月仙城。
  
  大长老徐青望着恢复如初的天剑宗,实在有些不太理解神秘的墨月仙主是怎么想的,除了那剑消失与地上还没有来得及救治的弟子之外,一切都好似没有发生过一般。
  
  左右也猜测不了这些大佬们的心思,徐青摇了摇头,看着那些欣喜着房子回来的弟子们,稍微感到欣慰了些,还活着一大部分的人,比起无极宗已经算是万幸了。
  
  清心殿。
  
  鹿海棠扶着逍遥木槿躺在了床上,给他施展了一次净尘术,将身上的尘埃与血污去除,从天宝的小书包里面拿出了急救箱。
  
  “师父,你的伤很重,不要乱动。”
  
  她能感觉到天阙剑气在逍遥木槿体内乱窜,肯定极其痛苦,但逍遥木槿神色淡然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痛楚,只是为自己不能让天阙神剑认主感到不解。
  
  鹿海棠拿出小剪刀轻轻剪开了逍遥木槿心口处的衣服,看着破了一大洞的心口震惊不已,甚至能看清里面心脏的跳动,只差一点点便能刺破心脏,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种疼叫做看着都疼。
  
  想到上一次逍遥木槿都能承受住她的血,鹿海棠没有犹豫,直接划破手指,滴了三滴血到那正在跳动的心脏上面。
  
  这比啥药都管用!
  
  毕竟她是修仙界的万金油!
  
  急剧的痛楚袭来,逍遥木槿下意识抓住了鹿海棠的手,看清她在做什么后,极其震惊。
  
  “海棠,你的血……”
  
  第一次被天魔珠伤到时醒来带有海棠花香的血与她手指上的血一模一样,那个时候他神魂离体隐约有那么一丝丝感知,只是魔气侵蚀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细想。
  
  其实他早该想到啊,青莲怎么可能将他体内的魔气祛除?
  
  唯有不畏惧魔气的鹿海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