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闺殊 > 第三百八十五章;计划

第三百八十五章;计划


  明明就是北凉祸害楚国的百姓,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结果却被耶律齐带到北凉鬼这蛮荒的地方,还直接扔进宫当了奴婢。
  前世她活了三十年,从未向任何人下跪,可来北凉之后跪的次数比任何时候都多。
  要说花雾心里没有不甘心,那真的是假的。
  但凡是一个经受过现代教育,人人平等观念的人,只能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亦可跪恩人。
  可是这样没完没了的对着那群所谓的贵族下跪算怎么回事?
  她的思想中没有奴性,她也从不认为住在这皇宫里的人就真的要比她尊贵。
  “你当真是这么想的?你可知道走出今天这一步,你想要再回楚国就更难了。”
  见她心意已决,慕林夕也不再相劝,只是把厉害关系给她阐述明了。
  花雾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一双如含春水的眸子凝视着慕林夕,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以为我是跟你们一样?
  在楚国还留下庞大的家业,所以有牵绊,有落叶归根之情?”
  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无论在哪儿都是他乡,又哪来留恋一说,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有些难过呢?
  慕林夕看着她,久久默然不语,末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当真不是因为容尘负了你?”
  “呵呵,你说什么呢,我与容尘本就是江湖过客,谈何负心?”
  “那你桃花村的母亲呢?”
  “母亲身边如今有人照顾,我一时不用太担心,再说了我又不是再也回不去楚国了,都说了,今日之举I皆为破局,我心里有数,你呀美酒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
  慕林夕眉宇间仍是散不去的担忧,这时又几个小宫女路过。
  花雾往假山后藏了藏身子,压低嗓音道;“这宫里眼线对,此地也不是个食盒说话的地方,我先回去可,有合适的时机我会联络你的。”
  说着,身形一闪,已经悄悄的绕过假山隐去了。
  次日,皇帝在昨日皇后寿宴上封了皇贵妃身边一名善楚舞的医女为兰陵县主的消息就传开了。
  整个帝都茶余饭后传的沸沸扬扬,不少人为此费尽脑汁的揣测,皇帝为何要突然封一个县主。
  受封的还是个楚国女子...
  不过揣测归揣测,后宫嫔妃该有的贺礼还是少不了。
  因为兰陵县主是战王殿下为了照顾皇贵妃凤体才送入宫的医女,县主皇贵妃离生产之日还早着。
  兰陵县主不可能就此离宫,于是由皇后做主,清理出来了一座空殿,沼明殿,给花雾暂住,还另外安排了四名宫女服侍。
  这一大早,云妃、梦妃等人就过来了。
  “瞧瞧,瞧瞧这宫殿是皇后娘娘连夜命人收拾出来的。兰陵县主可还满意?”云妃笑盈盈的拉着花雾的手,满脸关切的问道。
  “既然是皇后娘娘的安排,花雾自然觉得哪里都好,只是劳娘娘费心了。”她笑着淡淡的回到。
  花找不出丝毫的纰漏之处,云妃依旧笑容满面,又招手示意身后的宫女将礼物送上,
  “兰陵县主,看看摸着是本宫送你的礼物,祝贺你扶摇直上。”
  云妃的礼物一出,其他人也争相送出礼物,附赠一声声祝贺致辞。
  花雾从善如流,一一谢过,只道;“哪里有什么扶摇直上,这一切不过都昂赖陛下娘娘的垂爱罢了。”
  她知道这些妃嫔一个个的各怀心思,甚至没有一个是来真心祝贺自己的。
  但那又如何,反正她也不在乎,一一应付了就是。
  这一上午,后宫嫔妃都来恭贺,就连皇后也差人送了份礼过来。
  虽说她只是受封了一个区区县主之位,但却封在这风口浪尖,令所有人都挤破了脑袋想要兰一探究竟。
  “你说你这兰陵县主可是从皇贵妃宫里走出来的,按理说皇贵妃也应该派人送份礼i才是。
  怎么独独就是没见皇贵妃娘娘呢?”
  云妃故作惊讶的问道。
  花雾微微一笑,“云妃娘娘言过了,皇贵妃自有身孕后,就嗜睡的很,只怕现在还没起来呢。
  再说了,我几人是皇贵妃宫里出来的人,就应该我去摆放娘娘才是,怎么敢妄自托大呢?”
  “是...是..瞧瞧,这就是咱们兰陵县主的风度。”云妃尴尬一笑,然后颇带揶揄的说道。
  花雾置若罔闻,诸妃又在沼明殿逗留了一会儿,就走了。
  花雾这才着人收拾一二,前往凤藻宫。
  皇贵妃正在大殿里发脾气,为的自然是花雾被风县主这事儿。
  “本宫就想不明白了,皇上为何要突然封这样一个身份卑贱的丫头为县主?
  这这都是皇后和那群贱婢挑唆的,这不是故意要恶心本宫吗?
  明知道那丫头是战王送来服侍本宫的,她们却硬生生的糊弄着陛下将她变为了主子!”
  皇贵妃是如鲠在喉,听说今儿一早后宫那些贱人都去给花雾祝贺。一想起这个她就气。她们这就是故意恶心自己的!
  皇贵妃一生气就觉得肚子又隐隐作痛,忍不住皱了皱眉,身旁的宫女立马吓得半条命都快没了,
  “娘娘…娘娘您可别生气了,您快快息怒吧,要保重您自己和腹中的皇子啊!”
  这些服侍的宫女们此刻也在心里将花雾咒骂了千百千万遍。
  好好的宫女不当,非得像个狐媚子一样跑去御前谄媚,这不果然如她所愿了,却害惨了他们这些人。
  早宫大殿内阵乱成一团,外面就有宫人通报。“兰陵谢主到!”
  皇贵妃一听秀眉微挑,带着微微带着怒意,“她还敢来?让她进来,本宫倒想听听她怎么解释。”
  花雾在宫门外等了一会儿,别看到一个宫女走出来。
  这位宫女名叫柳月,在今天以前跟自己的关系一直是不错的,甚至还对她多有帮助。
  可是现在却是一看到花雾就没也没给好脸色,恶声恶气的道讽刺道,“今儿这是什么风呀?怎么把兰陵县主给吹来了?”
  花雾只是淡然一笑道,“瞧柳月姐姐说的,我不是每日都在这宫里吗?
  就一个晚上没回来而已,要不是皇后有心要留我,我这昨晚就回来了,哪里还要等到现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