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唐宫的少女 > 85裙子

  丛明晨正想得投入,冷不防看到过熟悉的人影,于是赶紧坐起来看。果不其然,正前那座旋转门旁,一个短发少女正一脸冷峻地驱动自己的轮椅,逆着人流往轮椅坡道处走。
  “冯眠!”丛明晨兴奋地挥手打招呼,胳膊举得老高,生怕对方看不到自己。
  冯眠身边没有跟人,那轮椅全在她自己的掌控中。听到有人叫,便停了下来,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可是看到丛明晨兴奋招手的样子却没有作声,也不回应,而是再度驱动轮椅,继续往残疾人坡道入口前进,打算从那下来。
  丛明晨吃了冷钉子,却并不在意。因为一来,冯眠本来就是这种性格,说好听点是高冷,难听点就是讨人嫌。她早就见识过,并不介意。二来,把丛明晨的性格往小心眼的方向调一百倍,她也还是不至于跟一个坐轮椅的小姑娘计较,何况还是弟弟的单恋对象!
  所以她毫不介意地起身,往冯眠的方向走。
  边走,还边对着熟练操作轮椅的冯眠叹气。按理来说,小姑娘脚伤虽重,但到底只是皮外伤,又没有伤筋动骨,这么一个多月养过去,再怎么样也该站起来走路了。老这么倚仗轮椅,时间一长肌肉萎缩,假瘸变成真瘸不说,万一再影响到心理健康……冯眠这小孩可一向以心思重、阴沉极端、不够开朗出名啊!
  唉,丛明晨摇头,心想:这么看来,冯家大人还真是不够负责。
  刚走到坡道下,手机突然响了。接起来一看,正是雷满。电话里只听他气喘吁吁,又不乏兴奋的声音:“不好意思我刚到!你在哪?”
  丛明晨一边描述自己的位置,一边四下打量。结果刚一扭头,就看到自己刚才走来的地方站着个高大利落的小伙子,正背向她打电话,声音隐隐约约从电话外传来,正是雷满。
  丛明晨忍不住一笑,明媚道:“你转个身,我在你后面。”一边对着雷满的方向招手。
  对面的小伙子果然转身,看到丛明晨,一脸兴奋,边挥手边跑步过来。动作利整,明显是长期受训养成的习惯。有这种习惯的,不是雷满是谁?
  可惜还没容丛明晨跟他打上招呼,身后突然传来“呼啦呼啦”的声音。一扭头,正看到冯眠的轮椅冲下来——那坡看着并不陡,但不知道为什么,冯眠的轮椅冲得很快。而且她身上没有保护,轮椅速度这么快,万一倒地,非把她摔出去不可!
  丛明晨来不及多想,上前一把抱住冯眠。后者下冲的速度太快,惯性作用下,带着丛明晨一起倒退两步,双双倒地。而轮椅更是直直向前冲出,一路撞上喷泉阶梯,嘭的一声翻掉!
  丛明晨被压在下面,虽然后背和胳膊被挫得很疼,但因为担心冯眠,第一反应却是问她:“没事吧?”冯眠有她这个天然大肉垫,能有什么事?倒是她自己,被雷满扶起后,龇牙咧嘴了好一阵。
  初一见面就出这种事,雷满很抱歉,围着丛明晨上下打量,不断询问她有没有事,胳膊疼不疼,有没有撞到头,要不要去医院。
  丛明晨很感动,自己检查了一下,又活动了一遍,感觉没什么事,就大方对雷满一笑,然后转向冯眠批评道:“你这个小孩,仗着有轮椅就彻底不要腿啦?都一个多月了,别人不上心,你自己心里也没数吗?赶紧站起来走路啊,还真想坐一辈子轮椅不成?”
  刚才那一摔,两个人虽然都没有受伤,但多少还是受了些惊吓。所以丛明晨才会着急,一急说话不免就重,显得没有界限和分寸感。
  雷满不认识冯眠,不知道她们两人的关系,见丛明晨这样说小女孩,有点意外。但看到女孩不仅不恼,冷淡的脸上还有微微笑意后,便猜到她俩认识,跟着也就放下心来。只片刻,马上又想:她们两人刚才摔得那么惊险,丛明晨一个警察都吓成那样,女孩怎么这么淡定?不害怕吗?
  冯眠初时只看丛明晨,后来才注意到雷满的打量,便扭头看他,毫不避讳地说:“你是她男朋友?”
  雷满措手不及,被问了个满脸通红,僵在原地。还是丛明晨出面解救:“小孩子瞎说什么?这个哥哥是拆弹排爆的英雄,救过我们,还救过我的鞋,你客气点啊!”然后又转向雷满,指着冯眠介绍:“这是冯眠,是我的一个小朋友。”
  说到“小朋友”,还故意对冯眠眨了眨眼睛,仿佛在交流什么秘密似的。
  这下轮到冯眠上下打量雷满。雷满被打量得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对前者露出笑容,很有拆弹排爆的英雄风范。
  丛明晨也借机观察起小帅哥的真容来。
  雷满的年龄未知,单看长相,很显小。他长着圆圆的娃娃脸,五官清晰,皮肤很好,很紧绷有弹性,尤其眼皮绷得很紧,显出满满的胶原蛋白感,也把他不算大的眼睛绷出了精神感。反正,打眼一看,就是个很年轻、很精神的小伙子,跟他的身份很般配。
  只有一点,丛明晨看他,虽然人高马大的,但却有种弟弟感,很强烈。
  都打量完了,丛明晨才想起冯眠单独出现在此地的不合理,忙问她怎么回事。冯眠不答反问,问他们俩来这干嘛。雷满脸又红了,丛明晨赶紧解释,说雷满对她有恩,她要请他吃饭报恩。
  冯眠挑了挑眉——她脸上真是难得有表情——显然不相信丛明晨的说法,又打量了雷满一眼,故意似的,反问丛明晨:“你不是喜欢赵波澜吗?”
  丛明晨吓一跳,顾不上旁边雷满的诧异眼神,高声镇压冯眠道:“我什么时候喜欢赵波澜了?你不要胡说!那可是有妇之夫!”
  冯眠又一挑眉——短短时间内两个表情,真是罕见——冷冷道:“哦,我以为你喜欢他。”
  “你以为什么以为!”
  丛明晨又恼又羞。冯眠这丫头,平常八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屁来,现在居然当着雷满的面胡说八道!难不成她看上雷满了,故意来拆姻缘?
  意识到再待下去会有危险,丛明晨赶紧问冯眠:“你跟谁出来的?快打电话让他来接你,我有事,不能老陪着你!”
  不想冯眠并不理她,自己推着轮椅往前走,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丛明晨没办法,只得跟上去拦住,问她到底要去哪。冯眠被她拽着轮椅,走不脱,只好开口:“你谈你的恋爱去吧,我要回家了。”
  丛明晨无奈道:“你回什么家啊你,坐个轮椅能去哪!”一边掏出手机,给陈进打电话。
  雷满跟在一旁,好言好语地安抚冯眠。只是,说了两句之后,总觉得小女孩的眼神太过犀利。对比之下,他那些安抚的话反倒显得软绵绵,无力又幼稚。所以,说了两句之后,便被迫偃旗息鼓,不再开口了。同时把注意力转向打电话的丛明晨,指望她能早点解决冯眠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丛明晨电话刚放下,就见陈进从同一座后门追出来。而跑在他前面的,竟然还有丛明阳!那家伙跑得满头大汗,一脸关切,第一眼竟然落到冯眠而非姐姐丛明晨的身上。
  身为亲生的姐姐,丛明晨倍感受伤,赶在丛明阳跑到眼前的时刻,一把揪住他后脖领子,仰头训他:“不是说去看姥姥姥爷吗?为什么会在这?丛明阳,你敢对我撒谎,皮痒了是不是?”
  丛明阳个子比姐姐高出一头,但却老老实实被姐姐揪后领子,丝毫不敢反抗。不仅不反抗,还赔笑道:“这不是冯眠她有活动嘛,我来看看,就看看……”
  及至视线扫到旁边的帅哥,才稍壮了些胆气,追责姐姐道:“你还说跟闺蜜逛街呢,还不是在约会帅哥?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怪谁,谁也别告谁状,行不行?”
  “我那是嫌你八婆!”丛明晨不爽地松开弟弟,把冯眠交到陈进手里,才问他:“她有什么活动,怎么一个人跑出来,还说要回家?”
  “她……”陈进结结巴巴,看着冯眠的冷脸,欲言又止。
  丛明阳抢道:“今天是冯眠生日,还是‘糖豆图书馆’的发布会!是冯氏集团搞的,场面老大了!”
  说话的时候,丛明阳不停看冯眠,大白牙开开合合,满脸笑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他过生日,那“糖豆图书馆”,也是他的主意呢!
  丛明晨看不惯弟弟卖乖,追问陈进:“那她为什么要回家?”
  陈进举了举手上的白裙子。众人的视线便跟着看过去,同时注意到冯眠身上暗色系的上衣下裤,心里都明白了八分,只等陈进解释。
  可惜陈进不习惯成为焦点,又怕得罪冯眠,好半天没说清楚,只勉强吐出个“曹”、“不愿意”等字眼。好在丛明晨聪明伶俐,又深知内情,第一时间猜到:是曹红卉要冯眠换装,配合活动,穿得正式点,但冯眠偏不配合,所以才闹僵,要回家。
  雷满不理解,换件衣服的事情,至于闹到这种地步吗?而丛明阳因为知道冯眠一向避免与冯家人起冲突,也想不通她在这件事上的执拗。只有丛明晨懂——
  当初冯眠初被解救时,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又脏又破,但款式和颜色,的确就是眼前这条裙子的翻版。而且不难想象,当时那件裙子,恐怕也是被要求穿上的。
  丛明晨懂,所以更不能说,尤其当着冯眠的面。
  她不动声色,接过裙子,团成个球球往旁边垃圾桶一扔,然后爽朗一笑,对冯眠道:“好啦,事情解决了,可以进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