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奥林匹克 > 1600 一塌糊涂
这座小楼是国主每次出城必到的地方,不高,只有两层,但墙壁都是磨砂防冻玻璃做的,远远看去就像是矗立在雪地之上的一座雾气缭绕的寒冰楼。
  
  楼内的布置简单,有许多白色的桌椅,此外就是挂在玻璃壁上的大屏幕。
  
  “为什么出城来?”云迟以为最不喜欢外出的国主经过上次事件之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出来了。
  
  国主却解释说在城里有许多不便之处。
  
  云迟瞟了眼红发的冷厉少女,知道,就是她提着万分的警戒宁死不肯再入雪澈城的。
  
  化羽找了几个干净的杯子还有茶叶,用现成的开水泡了茶放到座位前边的桌子上。话说这时的气氛很奇怪,本来这种“集会”就够不正常了,还多了一个怪异的男人……
  
  “云迟殿下,我想请问你啊,晴尊的人为什么还没到?你是不想拿解药了是不是?不要妄图去破解它,毒师的毒可没那么容易解的。”光子抱着双臂倚靠在椅子上,气场强势的打开了谈话的序幕。
  
  “呵……”云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回答什么。
  
  “那么,国主大人,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海蓁子按照谈判者的说话方式,态度恭敬又不失身份的提示他。
  
  “云迟,当着光之国几位上主大人的面,你必须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国主正经八百的打出审讯的官腔,语气却平和的近乎商量。
  
  “好,请问吧。”
  
  “你为什么扣押天地盟的上主?还给他们施加冰攻子弹?你不知道他们是很重要的贵宾吗?”
  
  “首先,他们没有经过允许擅自潜入冰之国违反了同盟国之间的条例,其次,他们从雪原森林里偷取了属于我们冰之国的东西,再次……冰攻子弹的事,我并没有强迫他们进城,是上主大人们自己决定进来的,如果不进来,也就不会中冰攻子弹了吧……”
  
  “全是歪理!你!”
  
  “相夫少主大人,在我审问完毕之前,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插嘴。”国主适时打断了相夫光子将要出口的反驳,无视少女气怒的神态继续说着:“那么罗非和玄若家族又是怎么回事?我因事出去遭遇变故一时回不了城,你怎么可以未经我的允许提前让兵队出发?”
  
  “提前?父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根本就不知道派兵征讨格欧费茵岛这件事吧?”
  
  “没记错?你听谁说的我不知道?啊?”国主立刻板起脸睁圆了眼睛瞪着弥月:“你是在质疑你的父王吗?”
  
  “弥月不敢,只是……有人已经把云迟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了,我认为有的事情父王你被蒙在鼓里,所以……”
  
  “住口!你这丫头,懂不懂规矩?客人们在这里,你对父亲的谈话擅自打断不说还大呼小叫,简直没有规矩!给我出去!离开这间屋子!”怒气冲冲的一手指向大门,驱赶着让他心烦意乱的女儿。
  
  弥月咬住嘴唇,腾地起身后离开了房间。
  
  气氛再度僵冷的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