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超脑太监 > 第554章 夜袭
    天子剑已与宋石寒的天子剑一般长短。
  
      经过这一次压制大永,毒翻华王,改变了天下大势,天子剑暴涨了一大截。
  
      “教主,真是无法理解。”冷露哼一声道:“你们男人也太轻浮冲动了,就因为一个女人,马上就生出杀意,不管他是好是坏,都想杀掉?”
  
      李澄空笑了笑。
  
      叶秋轻轻摇头道:“圣教弟子也有很多这样,就因为一个女人愤而杀人。”
  
      冷露点点头,脸色越发冷漠。
  
      叶秋叹道:“大皇子看起来相貌堂堂,成熟稳重,可跟别的男人一样的轻浮,就因为公主美貌,就想得到公主,然后因为公主喜欢教主,就想杀了教主,他这种跟山野之间的野兽有什么不一样?”
  
      冷露道:“比野兽还狠毒!”
  
      李澄空笑道:“这一点就是人与野兽共通之处吧。”
  
      “可他也太肆无忌惮了!”叶秋摇头道:“这大皇子看似温厚大气,实际却是轻浮暴躁,而且心胸狭窄!”
  
      冷露道:“每个人都心胸狭窄,只看是不是戳中了要害,开阔是没戳中要害!”
  
      独孤漱溟蹙眉道:“那他到底想不想攻打铁西关?”
  
      “想!”两圣女同时点头。
  
      “会不会打?”独孤漱溟问。
  
      她不想听那些废话,不想听大皇子如何倾慕自己。
  
      冷露道:“会!”
  
      叶秋轻轻点头:“只要收服了东林军,下一步就是攻打铁西关!”
  
      冷露发出一声冷笑:“不过他不会伤害公主你,要在你跟前展示一下他用兵如神的威势,轻浮!浅薄!愚蠢!”
  
      她一脸不屑神色:“什么狗屁大皇子,狗屁太子!”
  
      叶秋摇摇头:“这是将来的大云皇帝?确实很让人失望呀。”
  
      李澄空笑道:“你们看久了,难道没发现,其实男人都差不多?”
  
      叶秋沉吟。
  
      冷露点头:“教主你说对了,我们看来看去,别说他们,就是法王他们也一样!”
  
      叶秋笑看李澄空。
  
      冷露也露出笑容:“教主,你跟他们也一样?”
  
      “一样。”李澄空点点头:“幼稚浮浅,任性自私,我也一样的。”
  
      “教主你不一样。”叶秋轻轻摇头。
  
      冷露笑道:“教主你至少比他们更聪明,能控制得住自己。”
  
      “哈哈……”李澄空大笑。
  
      独孤漱溟冲他轻笑。
  
      李澄空收敛了笑容:“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先下手为强!”
  
      独孤漱溟脸色微变:“攻打揽月城?”
  
      李澄空摇头:“把大皇子弄走!”
  
      “如何弄走他?”独孤漱溟舒一口气。
  
      不是两军对垒就好,一旦开战伤亡极大。
  
      再怎么强硬,表现得冷硬,脾气大,也无法改变心肠柔软的弱点,她知道,一旦开战,自己一定会被内疚所纠缠。
  
      “清溟你随我离开铁西关吧,你一走,他估计也就不想动兵了,他也要想想万一打不过会有什么后果,冒这么大的险值不值。”
  
      “好!”独孤漱溟答应。
  
      李澄空扬声道:“大殿下!”
  
      他声如洪钟在天空震荡。
  
      整个揽月城的人都听得到这一声大喝。
  
      正在往回走的宋玉璋顿时停步。
  
      削瘦老者皱眉:“他这是要干什么?”
  
      李澄空的声音继续响起:“我与清溟先行告辞,我们有缘再相会。”
  
      宋玉璋转身大步流星登上城墙。
  
      他催动开轻功,速度奇快,蹿上城墙,看向铁西关的城墙方向。
  
      李澄空揽起独孤漱溟腰枝,笑呵呵的摆摆手:“殿下,那我们便告辞了!”
  
      “慢着!”宋玉璋情急之下脱口断喝。
  
      李澄空笑道:“殿下有何贵干?”
  
      宋玉璋张口结舌。
  
      他紧盯着独孤漱溟,而独孤漱溟却没看他,只盯着两城之间的贸易场。
  
      “李先生何时来我大云做客?我必扫塌以待!”
  
      “这个嘛……”李澄空沉吟。
  
      “小九一直在念叨着李先生你呢。”宋玉璋暗舒一口气,庆幸自己的机智。
  
      用小九来挑拨一下李澄空与清溟公主之间的关系,让李澄空惹起清溟公主的厌恶感,真是好主意!
  
      小九美貌不逊于清溟公主,李澄空与小九有瓜葛,清溟公主一定会不满。
  
      说不定两人会吵起来!……甚至反目成仇!
  
      想到这里,他心中雀跃。
  
      “九公主……”李澄空笑道:“她还好意思见我?”
  
      “为何不好意思?”宋玉璋问。
  
      “她骗了我,”李澄空摇头:“朋友之间肝胆相照,她却暗藏心思,委实让人寒心!”
  
      “寒什么心!”宋玉筝清泠声音响起。
  
      她飘飘出现在墙头,哼道:“李澄空,你这是什么话?”
  
      李澄空笑道:“原来公主也在。”
  
      “谁骗你啦!”宋玉筝回道,斜睨着他:“睁着眼说瞎话!”
  
      李澄空抱抱拳:“是瞎话还是真话,公主知道,告辞了!”
  
      他说罢揽起独孤漱溟柳腰,飘飘而起,宛如一只灰鹤直冲云霄,眨眼消失在众人跟前。
  
      “唉——!”宋玉璋不由自主叹息,目光直勾勾盯着李澄空与独孤漱溟消失的方向。
  
      宋玉筝哼一声:“我要去跟他说清楚,走啦,大哥!”
  
      她一跃而起,飘飘远去。
  
      随后飞起两个护卫,乃两个大宗师。
  
      宋石寒担忧这里凶险,派出四个大宗师护卫,宋玉筝与宋玉璋皆两个大宗师。
  
      ——
  
      宋玉璋摇摇头。
  
      独孤漱溟一离开,对面的铁西关顿时黯然失色,甚至整个天地都变得失了颜色,灰蒙蒙的,犹如眼睛蒙了纱。
  
      顿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精神一下被抽走了,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
  
      削瘦老者看他气势一下变化如此,摇摇头:“殿下,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漂亮女人,至于如此嘛?”
  
      “赵松涛你闭嘴,你懂什么!”宋玉璋骂到。
  
      削瘦中年赵松涛笑道:“看来殿下以前没对女人动过情,……这样罢,今晚我们去醉风楼。”
  
      “混帐,孤怎能去那种地方!”宋玉璋又骂道。
  
      赵松涛笑呵呵的道:“动什么也别动情,为了女人动情太不值得,今晚喝过了酒,明天保准你把清溟公主忘得一干二净!”
  
      “父皇要是知道,准要斩了你的狗头!”宋玉璋哼道。
  
      赵松涛呵呵笑:“皇上怎会知道?”
  
      宋玉璋摆手,冷冷说道:“那些庸脂俗粉,孤才不屑理会,你也不准去!”
  
      赵松涛道:“殿下你不想去就不去呗,别断了我的路啊,我想去。”
  
      “敢去就挨鞭子!”
  
      “……罢了,那就算了。”
  
      “走吧。”宋玉璋叹口气,不想再呆在这儿吹寒风,慢慢的走下城墙。
  
      待他们离开,两圣女才化为两朵白云,冉冉浮起,飘向远处消失不见。
  
      ——
  
      黎明之前正是最漆黑之时。
  
      漆黑夜色,伸手不见五指。
  
      揽月城已经陷入了深眠。
  
      揽月城虽繁华,却仍距离云京的不夜城差了很多,夜晚喧闹也只维持到午夜,过了午夜便渐渐歇下来。
  
      揽月城城墙处无声无息的贴上近百人,皆身穿墨甲,乃大永的九幽甲。
  
      这近百人如壁虎般轻盈往上,没有一点儿动静。
  
      揽月城垛上点着一盏一盏的防风灯笼,映照着下面的城墙,防备有人偷偷上墙。
  
      可这百人却像与墙壁融为一体,不仔细去看,看不出异样处。
  
      他们轻盈无声,缓慢的往上爬,一点一点,最终同时翻上墙头,干净利落杀掉卫兵。
  
      他们杀掉城头的卫兵之后,迅速扒下盔甲穿上,然后站在墙头继续巡逻。
  
      铁西关的西城门慢慢打开,然后一队队士兵缓缓往前,一队又一队,约有数千汇聚到揽月城东门前。
  
      “吱……”揽月城东门缓缓落下。
  
      “砰!”东门落地,搭到护城河上方,形成一座五米宽的桥。
  
      铁西关士兵们迅速冲进去,直接杀向城守府,随即被巡夜的士兵发现。
  
      尖啸声响起,随即急骤的钟鸣。
  
      整个揽月城顿时惊醒,噪动了起来。
  
      “轰隆隆……”马蹄声震动大地。
  
      大月三大营骑兵纵出铁西关,迅速穿过两城之间数里地,钻进敞开着的揽月城内,在城内大街上高速奔驰,但凡见到大云士兵便斩杀。
  
      揽月城居民死死堵住门窗,有的甚至缩进避险地道里,心里惴惴,胆颤心惊。
  
      正在东林军大营中军帐内的宋玉璋猛的睁开眼,看向榻前的赵松涛。
  
      赵松涛道:“殿下,大月奇袭,已经攻破揽月城!”
  
      “混帐!”宋玉璋猛一捶榻。
  
      “殿下,现在得赶紧出兵,至少要抢回揽月城,否则……”他沉重的摇摇头。
  
      如果抢不回揽月城,那大皇子的威严扫地,甭想再在军中站住脚了。
  
      宋玉璋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不择一切手段也要抢回揽月城!
  
      “呵呵!”宋玉璋发出一声冷笑:“揽月城没那么容易占住的!”
  
      “大月已经倾力出动,大半个揽月城已经陷落!”
  
      “孤要亲自率军出战!”宋玉璋断喝:“佩甲!”
  
      帐外钻进来四个小太监,迅速把一套金光闪闪的铠甲给他穿上,戴上头盔。
  
      “殿下!”赵松涛忙拉住他:“找个人代替殿下就是,穿着盔甲,旁人看不清的!”
  
      “旁人看不清,身边之人难道也看不清?!”宋玉璋冷冷道:“这个时候,孤还惜身,那真要被所有人看不起!”
  
      “……那殿下万万小心!”赵松涛放下手,叹道:“箭矢无眼。”
  
      “孤有此宝甲,便是大宗师一击都挡得住!”宋玉璋傲然一笑,掀帘出了大帐,飘身站到大帐顶端,长吼一声:“全军集结,一刻钟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