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十一章,霸气侧漏

第十一章,霸气侧漏


  可不可能,应不应该,口说无凭,刘备也不准备多争辩,命令陈登纸笔伺候,没错,就是命令。
  刷刷几笔,一张杀虫催发方药便就,诸如川楝子,陈皮,巴豆,巴戟天,生姜等,都是常用中药,并不难寻,普通药铺即可找齐。
  刘备不放心,让典韦亲自督办,包括抓药,熬药,服药。一天两海碗汤药灌下去,三天后,陈登呕吐出三升活动自如的,红色的小虫子。
  这让陈登连胆汁都吐尽了,嗯,连催吐三天,胆胃没有吐出来就算长得结实。更让陈登对刘备奉若神明,五体投地心悦诚服,愿意为主公刘备不惜小命,不惧与天下人为敌。
  “元龙,这病暂时算治好了,不过从今后不准食生鱼片,我再开张调理的方子,三五个月就可恢复如常。”刘备看了眼三天下来明显消瘦了的这个男人,一边划药单,一边嘱咐着:“好好休养,我需要你!”
  “……”陈登现在一想起生鱼片,一念及活活动的小虫子,就只有恶心,无尽的恶心,呕吐。这时除了点头,喉头都又开始水肿,说不出话来。
  刘备摆弄好陈登,就带着典韦离开了陈府,走在半路上,遇见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人半路拦住了刘备。
  “没有杀意,应该对公子有所求之人。”典韦扫了该人一眼,低声对刘备说:“要不要将其擒下?”
  典韦的低声,与小打雷的响动差不多。刘备摇了摇头,这根本没必要,不说在徐州城内没人敢明目张胆为难自己,就算想找麻烦,有典韦在,不拉出一小支整编军团都没毛用。
  “典将军虎威!”来人笑如春风,对刘备施了一礼道:“东海朐县糜竺见过玄德公!半路无礼,还请见谅。”
  “徐州别驾从事糜子仲,久闻大名,无妨无妨!”刘备回了一礼,十分高兴地说:“本早就想至府上拜访,无奈诸事缠身,迟迟不得成行。”
  刘备是真高兴,糜竺是谁?是历史中刘备的铁杆呀!奉上大半身家不说,还搭上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妹糜贞。算算时间,糜竺投效比历史中早点。
  “不敢不敢!”糜竺见刘备不反感自己,也是通体舒泰地说:“玄德公若不嫌弃,可否入府小坐?”
  “好呀,非所愿不敢请也!”刘备上前,与糜竺把臂同行,俨如多年不见的两个老友。糜竺整个人一僵,旋即又放松,满心欣慰地和刘备向自家府上而去。
  至糜府,分别落座,刘备开口道:“人言子仲家世富贵,为人方正不欺暗室不迷女/色,今日一见,诚然也!”
  糜竺乃徐州首富,比冀州甄家,陈留卫家等天下豪商又差了个等次。没办法,这时代商排于末位,大多数从商都是世家士族的附庸,没权有钱算不上什么,有钱有权才是真牛。历史上甄家投资袁绍,卫家投资曹操,糜家投资刘备,都是基于此理。
  与各大世家各方下注不同,像糜竺这样的徐州首富一旦站队,那么就是压上全部身家,不存在左右逢源,除非活得不耐烦了,想整个家族为之陪葬。
  有传说讲糜竺去洛阳做生意,回徐州途中遇上了一个美妇人,美妇人要求搭糜竺的马车,糜竺同意了,让美妇人坐上马车,自己则下马车步行。
  美妇人不忍心,请糜竺上马车同坐。糜竺生来富贵,步行还真不行,也便登上马车与美妇人同坐。糜竺上马车后,目不斜视,态度十分端正,没有半点冒犯美妇人之举,也无此意。
  两人同车行了几里路后,美妇人下车辞行,临走之前对糜竺说:“我乃南方火德星君也,奉玉帝敕,往烧汝家。今感君相待以礼,故明告于君,君可速归,搬出财物,我今夜会来。”
  美妇人说完,就平空消失于糜竺眼前。糜竺骇然,将信将疑中,也飞速回家,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让糜竺不可置信的是,当夜后厨无故起火,糜府付之于一炬。糜竺有感于此,从此广舍家财,济困扶贫乐善好施,与太多数为富不仁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无论传说是真是假,糜竺的名声是很好的。陶谦也特聘糜竺为徐州别驾从事,虽无实权,但也算官方对糜竺的一种肯定。或者说糜竺多了一层保护。
  不过这点保护对糜竺糜家远远不够,糜竺有心找个更粗的大腿抱。袁绍和曹操都不合适,糜竺投资他们达不到想要的结果和目的。所以糜竺找上了刘备。嗯,糜竺注意刘备很久了,觉得刘备就不错!
  “玄德公见笑了,都是人们抬爱,不值一提。”糜竺不卑不亢地说:“我知公有扶汉室于即倒之大志,我小有财资,愿助公成就大业,还望公勿推辞!”
  “这么直接!”刘备被糜竺说得一愣。怎么说呢?如果刘备不是穿越众,一定会认为糜竺是别有用心或投机取巧。不可否认糜竺是一种投资,但是历史上刘备颠簸流离,糜竺也一直不离不弃,就凭这一点,糜竺是值得信任的。
  “子仲,我之幸也!”刘备转念之余,郑重地说:“从此我们休戚与共,生死相依。”
  “主公!”糜竺十分干脆地伏地拜主,让刘备狠狠地体会了一把王八之气侧漏,虎躯一震,就有人见面俯首而投的味道,爽!爽透了!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或关系,就是这么奇妙,没什么道理和逻辑可言。明明是才见面的两个大男人,片刻后就基/情无限,这让典韦这个二货都呆若木鸡。
  接下来就简单了,刘备和糜竺二人无话不谈,刘备也将自己在徐州的谋划和盘托出。有了陈登和糜竺的帮衬,徐州算是牢牢掌握在刘备手中。
  当然,刘备也给予了糜竺不少好处,承诺糜竺与胖子刘德然接洽,全面处理刘备属下在徐州,豫州,荆州等数州的业务。其中包括食盐,白酒,茶业等抢钱的生意。
  如果说历史中糜竺投效刘备,在前期是只有投入,在后期才有收获的话。那么如今糜竺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益,以后更是钱权双收。
  让刘备有点膈应的是,糜竺还将老弟和小妹带过来。糜芳是个有点轻浮的家伙,糜贞是个灵气十足的漂亮的小萝莉。糜贞且不论,这糜芳在历史中可是致关羽关二爷仆街的幕后推手之一。
  刘备也仅仅是在内心纠结了一下,说起关羽走麦城,是必然的结果。刘备和刘备集团,以及关羽本身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反倒是糜芳,无足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