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五十九章,庐江之战

第二百五十九章,庐江之战


  庐江城内,陆康最后一次征求广大城内民众的意愿,愿意一起突围者欢迎,不愿意突围者保重。最后有极少数的人愿意跟随,约五万人。绝太部分表示不愿背井离乡。
  孙策军没有滥杀无辜之名,庐江城内的人也知晓,在无性命之忧的情况下,没人愿意背井离乡,去追求那些莫须有的光明和幸福。人离乡贱是刻在国人骨子里的认知。
  庐江城外,周瑜和孙策也在做占领庐江城的准备,周瑜再三强调不准扰民,不准滥杀无辜。相对而言,城外要比城内轻松多了。
  三日后,在徐庶指点下,以太史慈带领二千幽燕十八骑为锋头,从正东门正面杀去,直接插入周瑜所摆的四门困龙虎玄襄军阵最薄弱处,在周瑜目瞪口呆中玄襄军阵瞬间告破。
  与此同时,庐江城正东门缓缓打开,张飞一马当先杀了出来,一柄柄由劲气化成的巨大矛头,硬生生砸出了一条通道,通道中尽是残肢断臂的孙策军。
  孙策军死的并不多,却给人一种无比惨烈的感观。一时之间让孙策军止步不前。就在这愣神时刻,陆康带领六万余人冲出庐江城,在张飞,颜良,甘宁三员绝世虎将的掩护下,向太史慈部靠近。
  “杀!”周瑜虽然一之间接受不了玄襄军阵瞬间告破的事实,但是依然不慌不忙地指挥军队对陆康所部进行攻击。
  在周瑜如使臂助的指挥下,陆康所部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若非有张飞等数名绝世猛虎的支撑,都该崩盘了。
  “大军团指挥恐怖如斯!”一直在场外观战的徐庶发出了类似的感叹,感叹之余只好亲自下场带队接应张飞等人。
  “咦!”周瑜见徐庶指挥的这支兵马列着怪异的阵型,透着鬼诡的气息杀来,也不敢掉以轻心,稍稍调整兵力,偏移了重心来对付徐庶。
  “哈!”趁此良机,胆大心细的张飞张三爷大发神威,左冲右杀下之下,终于与太史慈汇合了。
  “幽燕十八骑,随我杀敌!”张飞不及与太史慈招呼,一扬丈八蛇矛,高呼一声,一股从尸山血海趟过来的肃杀之气从幽燕十八骑的头顶升起,扭曲,化成实质的黑红色云气。
  如果说由张飞的副将带领,幽燕十八骑是支精锐骑兵,由太史慈带领是支很能打的精锐骑兵,那么由张飞统帅的幽燕十八骑就是当今天下顶级精锐骑兵。那怕与西凉铁骑,并州狼骑对上,也可以打出一比一的战损,丝毫不落下风。
  “嘶!”面对率领二千幽燕十八骑的张飞,在无军阵加持下,周瑜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下令收缩兵力,列就了防御阵型。周瑜早知张飞猛,亦知其麾下精锐,但强横至斯,还刷新了周瑜的三观。
  周瑜对张飞及其部幽燕十八骑戒备,张飞何尝不对周瑜小心又小心。本来按张飞的套路,高呼之后肯定是付之于行动,然而张飞只是雷声大,还干脆不下雨,就保持着进攻的态势,却不肯进攻。
  这下奇妙了,双方一直打生打死的,突然间进入了一种对峙的局面,甚至打杀声消失,全体静静地盯着对方。安静不等于安全,双方都知道一旦再战,就是决战,惨烈的决战,不死不休,直到一方倒下,一方也站不稳。
  “张将军,我感你当年救我父亲之大恩,却不知何苦要与我为敌?”就在双方紧绷着神经之时,一身金甲的孙策越众而出,对张飞遥施一礼道:“不若张将军领兵且去,留下陆康老匹夫如何?”
  “不如何!陆家乃我必带走之人,没得商量,贤侄若觉得留得下我等,太可一试!”张飞大手一挥道:“至于当年救你父,因为你父是真英雄!”
  陆康也顾不上孙策骂他老匹夫,抽空就带着人马撤。孙策也视而不见,对张飞道:“张将军,真以为我怕你么!我军十万,你方不过万余,不怕全军覆没于庐江城下?”
  “哈哈哈哈!这小子指挥能力不错,你么,差得远!”张飞指了指周瑜,仰天长笑道:“想当年我随公孙将军戌边,面对北匈奴纠集数十万杂胡也敢率数儿郎们断后,又岂会惧你十万江东兵!来战吧!”
  “来战吧!”张飞现在所率的幽燕十八骑就有部分是从当年戍边战场上撤下来的,听到自家主将讲到当年最危险,最惨烈的一战时,立马热血沸腾,士气高扬齐呼,连疲软的云气,也再次凝结成实质。
  “哎!”暗自叹了口气,周瑜无力责怪孙策好心办坏事,接口道:“张将军力拒北匈奴,实乃我辈楷模,今日再战,誓必两败俱伤,徒让天下英雄笑话,实非你我双方所愿。也罢,张将军领人自去,我军绝不追赶。”
  张飞以民族英雄自居,抗击北匈奴又是政/治无比正确,再打下去,周瑜也未必能讨好。经过诸多考量,周瑜决定放任张飞带陆家离去。
  “善!就说你小子不错!周瑜周公瑾是吧,不愧我大哥也赞不绝口的人物,后生可畏,后会有期!”张飞咧嘴一笑,领着幽燕十八骑押后,缓缓而退。
  “公瑾,真的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孙策直到押后的张飞都走远了,才反应过来问周瑜。
  “不然呢?你打得过张飞?”周瑜不以为意地说:“张飞虽勇,其部虽精,都不足为虑,唯接应他的那个人让我都忌掸啊!能破我玄襄军阵?这人是谁呢?”
  周瑜不认识徐庶,更不知道太史慈和徐庶都是恰逢其会,从半路上蹦出来的。正因为不知,周瑜才轻轻放过。没把握的仗,周瑜宁可不打。
  “不就是太史慈么,与我差不多。”孙策大咧咧地说:“我真的打不过张飞,率领本部也干不过张飞统帅的幽燕十八骑。”
  “不是太史慈,而是最后出兵接应的人。”周瑜自动忽略了孙策的后半句,若有所思地说:“其人之才不在我之下,算了,进城吧!”
  至此,庐江郡归属于孙策。孙周两人也不纠结于离开的张飞等人,在巩固一番庐江郡后,就挥兵攻打吴郡。
  吴郡的严白虎那里是孙策和周瑜的对手,几仗下来,吴郡尽失,严白虎率所剩的残部逃往余杭,又被董袭董元代砍了脑袋献给孙策。吴郡平,江东六郡尽归孙策。
  时又有虞翻虞仲翔,大才鲁肃鲁子敬相投,孙策此时可谓兵强马壮,人才济济。孙策及时上表长安,被册封为镇东将军乌程侯,孙策终成江东之主。
  而这时的袁术,为了让孙策不来索取传国玉玺,对孙策的扩张和巩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派人贺,绝口不提警告之语,更无敲打之意。
  江东六郡,在袁术袁公路眼中还不及传国玉玺一死物,也真的没谁了。只能说声袁氏四世三公,真不是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