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五十三章,不欢而散

第二百五十三章,不欢而散


  庐江城内,欢天喜地的一片。
  干脆俐落地打败了孙策军,甚至还华丽丽放倒重创了江东小霸王孙策本尊。张飞,颜良,甘宁受到了极高的礼遇,被以陆康为首的庐江城内当权者连日宴请。
  几天的功夫,陆康已经向张飞明确表态,陆家全面倒向刘备。用陆康的话来说是,陆家应该为大汉的航海大业奉上一份力量。不管怎么说,张飞算是完成了打包陆家的目标,剩下的就是如何回青州。
  带陆家回青州是个极其艰巨的任务。陆家本家只有祖孙四人,可是陆家的私兵和技术人员却有万余,还有好多造船的材料和设备。若在太平时节也无妨,而现在是与孙策交战时期。重点是孙策还被张飞锤这么惨,张飞想想都头皮发麻。
  没等张飞等人商量个万全之策,周瑜领兵在城下指名道姓来讨理负来了。没错,周瑜的到来就是以家长的身份,或者说打了小的,大的来了。也许不准确,事实上就这么个意思。
  对于张飞张三哥来说,别说周瑜来了,就是孙坚从坟墓里爬出来,张飞也无所畏惧,更不存在做缩头乌龟。于是张飞,甘宁,颜良哥三陪着陆康来到城头。
  “敢问可是张翼德张将军当面?”周瑜一身甲胄,英姿勃发地一马于前,遥对张飞一礼道:“我乃周瑜,更不知张将军所为何来?”
  张飞一出现在城头,周瑜身边的老将韩当就认出了张飞,并告诉了周瑜。周瑜也听说了张飞当年仗义援助孙坚之举,不论动机和居心如何,周瑜都愿给予张飞以一定程度的尊重。
  “周郎周公瑾,名不虚传!”张飞暗赞了一句之后才说:“正是某燕人张飞,周将军,我乃奉大哥之命来庐江请季宁公一家前往青州做客。”
  周瑜一到,就在庐江城外布下了一座杀机四伏的玄襄军阵,张飞是识货之人,就算认不出也破不了这军阵,却知道其厉害之处。张飞在心中吃惊之余,对这个丰神俊朗名传江东的美周郎周公瑾赞赏之余,也将周瑜列为了极度危险的人物之一。
  “哈哈哈哈!”周瑜大笑数声,继而神色一冷道:“我素敬张将军勇冠三军义薄云天,却不知张将军为何欺我?且不论张将军所为何来,又何故与我军为敌,还打伤我主孙策?”
  周瑜的意思很明白,恩是恩,仇是仇,你张飞救过孙坚没错,可也不能伤孙策,这事得给个说法。嗯,这个说法还得让我满意,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哈哈!”张飞笑得更大声,神色有点玩味地说:“看来周将军有所误会,陆家乃某家大哥之友,我岂能坐视被人欺之,何来与你军为敌之说?就是昔文台兄犹在也定不会为难我请陆家啊!再说我还真不知道打的是孙策贤侄,孙策贤侄身为人主,这是人主之所为吗!?”
  张飞也是不好相与的,我的朋友谁也不能欺负,后辈别跟我哗哗,更别套什么大帽子,就是已故的孙坚也得谢谢我出手教训了有跳脱的儿子孙策。嗯,够狂够嚣张够损!
  “好!好!”周瑜的太阳穴突突地乱跳,咬了咬牙槽道:“张将军所言甚是,我替伯符受教了。张将军要带走陆家也行,只需破了这庐江城外的玄襄军阵即可,我军绝不阻止。”
  你张飞拳头大资格老你有理,我也不跟你扯,真刀真枪战过一场再讲吧!周瑜说得漂亮,其实有些耍赖,什么绝不阻止,都摆上玄襄大阵了。不过乱世之中弱肉强食才正常,又讲什么道理套什么人情!
  “玄襄军阵!”张飞嘀咕一声,却也毫不示弱地说:“玄襄军阵看不上去还行,周将军是吓我么!?不过玄襄军阵也未必能阻止我带走陆家,只希望到时周将军别后悔!”
  玄襄军阵是厉害,我张飞也不是吃素的,你周瑜就不怕得不偿失?张飞也清楚,事已至此,不和周瑜做过一场是不可能的。
  “张将军昔年虎牢关下独战温侯,威名天下皆知雄姿传遍四海,我岂敢吓张将军。”周瑜从容不迫说:“打伤我主乃是事实,张将军一句不知道好像交待不过去。还是破了我摆下的玄襄军阵再说吧!”
  周瑜自然明白张飞的意思,不过还是那句话,人争一口气佛为一柱香,孙策都被打了个半死,什么都不做就揭过,这脸面往那搁,还争什么天下,周瑜真的做不到。
  “好!”张飞不以为意地说:“来日看我破阵!”
  张飞也是迫不得已,示弱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要说什么有把握破周瑜的玄襄军阵,这是不可能的。张飞都不识此阵,又何谈其他,张飞是不肯弱了气势,这就是张飞。
  周瑜对张飞所说不置可否,而是指着张飞身边一直没开口的陆康说:“季宁公,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若早早打开城门,以免庐江城内遭受兵戈生灵涂炭!”
  “咻!”陆康没有答话,让所有人为之绝倒的是,这老家伙张弓搭箭,向城下周瑜就是射出一箭。
  开弓没有回头箭,陆康已经很好地表明了态度,战,不死不休。当然,陆康不看好孙策之余,也不失有做给张飞看之意,算是投靠刘备的一个投名状。
  周瑜神色未变地看了眼还隔自己老远的箭矢,又冷冷地扫了眼城头的陆康,强忍心头冲天的怒火,周瑜没说什么,策马转身,收兵回营而去。得,双方算是不欢而散,接下来该真刀真枪凭本事说话了。
  周瑜退兵后,陆康就邀请张飞,颜良,甘宁入府商议,陆家四人全部作陪。别看陆康话都不说,抬手就是一箭,其实心中十分忐忑不安。陆康是真没把握守住庐江城,更别说打败孙策和周瑜的组合。
  如果说历史上陆康是没有退路而激发潜力,才与孙策硬扛了二年。那么现在张飞和颜良的到来,让陆康多了一个选择多一条退路,陆康自不愿意与孙策死战,甚至搭上陆家。
  也许有人不理解历史上陆康为何明知打不过孙策也死抗到底,其实很好理解,陆康是个深受大汉乃正统教育和熏陶的老儒,袁术和孙策就是不尊正统不折不扣的谋反逆贼。血可流头可断,大义不能丢,陆康就与孙策硬扛了二年。
  打到最后已经无路可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陆康和孙策都下不了台。结果是庐江城破,陆康不久后也死了,陆家只剩下一个陆逊。然而在家族的延续和利益面前,陆逊放下仇恨为孙家效力。这事那说得清,还是应该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仇恨。
  “张将军,你真破得了城外周瑜摆的军阵?”陆康开门见山地说:“江东美周郎周瑜周公瑾名不虚传也,我感觉自己白活了六七十载,别说破阵,识都不识呀!”
  陆康也算是文武双全的人物,能力不弱眼光也有。周瑜一来,城外孙策军的变化,让陆康一下子掉入了冷水中,这仗没法打了呀!周瑜之强,已经强得没边了,连只有天下顶尖强者才会的军阵也信手就来,这怎么破?
  没有周瑜的孙策领兵打庐江城,陆康觉得庐江城可以守一下。周瑜和孙策一合体,陆康觉得突围逃跑都做不到。
  说实话,历史上陆康能困守庐江城,与孙策打了两年,是因为周瑜还没出山,不然呵呵。当然,现在庐江城城里多了张飞,颜良,甘宁三个绝世猛将,真打下去,结果只有天知道。
  “呃!”张飞抓了把下巴说:“季宁公,我也不识这军阵。”
  “啥?”陆康吓得差点跌倒,顺了顺气说:“张将军可别开玩笑,老头子我年纪大,可不经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