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三十章,谋划徐州 三

第二百三十章,谋划徐州 三


  “孟德,你这是何意!?”许攸一下子被弄懵了,连忙扶住曹操,满是感动地说:“孟德要再进一步,拥兖州必图徐州,这是天下有识之士众所周知的!”
  许攸不仅仅是感动,还有些飘飘然。这真不怪许攸虚荣什么,曹操今时今日的地位,能这样对许攸,由不得许攸不被感动,不飘然。那怕许攸和袁绍及曹操从小相交,也深知曹操狡猾,却还是忍不住心神一动。
  “知我者,子远兄也!”曹操趁势站定,万分真挚地看着许攸说:“不知子远兄可否教我,该如何图谋徐州?”
  “哦!”许攸一昂头,意气风发地说:“我之所以来孟德你处,不正说明本初之意乎!你可以对徐州放手施为!”
  “子远兄诓我也!”曹操似笑非笑地说:“子远兄难道不知,青州刘玄德才是我图谋徐州的最大阻力,子远兄可有良谋?”
  “如果我说有,孟德你会信么?”许攸一想到自己有把柄在刘备手中,就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嗯,许攸对青州在心底已经有了阴影,挥之不去啊!
  “子远兄乃当世有数智者,定有所教我!”曹操装作没听懂,好话不要命地轰向许攸:“若子远兄都没法,这天下也无人可教我,可帮我了!”
  “哎!”许攸叹了口气说:“我只能说这个时候本初肯定不会在你背后捅刀子,至于刘备,我真的无以为教。”
  “真的无以为教?”曹操知道许攸为人差点,但是其才不容小视,曹操也是真想听听许攸有什么应对之策。
  许攸被曹**至墙角,苦笑着说:“要不以财宝钱粮诱惑之?又或孟德亲率大军威胁之!”
  许攸爱财贪财,以己度人也属正常。不过这两点建议也可见许攸之才了,就连曹操也深以为然。曹操和刘备有讨董并肩作战之谊,去联络下感情也在情理之中,万一糊弄作了呢?
  “嗯!”曹操沉吟了一下,放松心情,命人送上美酒佳酿,与许攸美美地吃喝起来。
  ……
  青州,青州城,刘备亲率城内的文武,其中包括田丰,荀彧,郭嘉,黄忠,张燕等,来到城外十里迎接赵云和荀攸,以及数十万从兖州过来的黄巾军。
  刘备等人刚来到城外十里处的凉亭,就可见远处尘土飞扬,首先入眼帘的是张飞所率的幽燕十八骑。幽燕十八骑只有三千左右,却有千军万马的威压。
  “三将军何其威武也!”郭嘉抬手瞭望,不无赞叹地说:“看来翼德将军距独领一军又近了,真是可喜可贺!”
  青兖边境交战的战报早就快马加鞭传送至青州,对于张飞有勇有谋的表现都赞不绝口,连鬼才郭嘉这个浪子都说张飞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是呀,每个人的成长都迫于压力,不去面对又如何进步。”田丰捋着刚成形的三络胡须悠然地说:“将帅都成长于战争中。”
  “三弟确实成长了!”刘备肯定了一句,接着又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能不打仗才最好呀!”
  “侯爷,这天下纷乱,你不争,别人争,你不战,别人会战啊!”荀彧挥了挥手说:“要实现天下太平盛世,少不了要与天下诸侯做过几场,不战胜他们,又何谈理想。”
  “这个我知道!”刘备点了点头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期望诸侯之争的战争少波及民众。”
  “难啊!”田丰有感而发道:“那次战争不是裹胁民众,抽调其中青壮,以及神州大地满目疮痍,田地荒废,天下一片凋零。”
  “别人不管,最少我们要做到。”刘备肯定地说:“无论我治下之民众,还是非我治下之民众,只要是大汉子民,我们都秋毫不犯!”
  一旦战争开启,没人可以保证秋毫不犯,不会损害民众利益。刘备也知道不可能,那怕在后世发生战争也一样,没人可以独善其身,在战火之下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大哥!”张飞有若奔雷般的声音随着乌骓宝马转瞬即至,张飞翻身下马,恭身向刘备行礼道:“幸不辱命,兖州二十六万黄巾兄弟安然带回。”
  “好!”刘备扶住张飞道:“且去安置兵马,然后来我处饮酒,再议下犒劳三军事宜。”
  “喏!”张飞应诺一声,再度上马,率幽燕十八骑飞驰而去。张飞率部刚走,赵云和荀攸就率大军来了,与之一起的有藏霸和管亥等黄巾数个渠帅,至于颜良和文丑正在押后。
  在赵云和荀攸的介绍下,藏霸和管亥等人拜见了刘备,刘备自然欣喜地勉励几句,又妥善安排着。对于安排黄巾军,刘备及刘备集团可谓车轻熟路,经验无比丰富。在刘备麾下,黄巾军最多。
  迎接完大军,安排好黄巾军,然后就是大型的犒劳三军,有美酒佳肴,也有论功行赏,更有之后的刘备和一众文武议事。
  刘备居中,左起是田丰,荀彧,荀攸,郭嘉,右起是黄忠,赵云,张飞,张郃,张燕,颜良,文丑,藏霸。
  其实青州城内还有吕布,陈宫,高顺等人,不过这几个家伙算客人,所以没有参加议事。刘备倒是不在乎,吕布和陈宫还没这么大的心。
  “兖州的黄巾一清,曹孟德必图徐州。”刘备没有转弯挟角,直奔主题道:“陶牧州年岁已高,精力不济,其几个子女又不成器,属下也是貌合神离心思各异,定不是曹孟德的对手,大家对此如何看。”
  “曹操乃雄才大略之辈,一旦占兖拥徐,日后必是我方之劲敌。”田丰首先开口道:“所以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让曹操轻易地占据徐州。”
  “没错,一旦兖徐属曹,不仅有了战略纵深,而且会让曹军兵精粮足,继可争雄天下。”荀彧接口道:“还好陶州牧与侯爷交情不浅,我们还是可以谋划一二,最少可以让曹操难得偿所愿。”
  刘备和陶谦自是交情不浅,刘备麾下至今都有一支数千的丹阳精兵,这是陶谦所赠,又岂是交情不浅可以概括。再说陶谦心底多半愿意让徐州于刘备。
  “人心难齐,人心不足。”郭嘉笑了笑说:“每个人所求不同,徐州各世家以及各文武未必都属意于曹孟德,我们派人游说之,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曹操派人渗透徐州,刘备又何尝没派人渗透,可以说天下有数的诸侯都插了一脚。真的我方有敌,敌中有我,总一个乱字了得。最后就看谁的手段高,谁又收获最丰了。
  “世家,徐州世家最希望的是徐州永远是徐州世家的徐州。”刘备皱了皱眉头说:“世家可用而不可信,他们永远只有家族的利益,甚至为了家族利益而不顾国家利益。家族利益和国家利益可能有时一致,到最后往往无法兼顾。”
  “这就是一个王朝兴衰的根本原因啊,说穿了每一次王朝的更迭就是一次利益的重新分配。”刘备有些无奈地说:“时至今日,我也只想到将利益做到最大化,大到历时千年也吞不下吞不完,至于说再大再久,我也没办法。”
  关于这些,刘备不是第一次说,当摊开世界地图的时候,刘备麾下重臣都明白刘备所图之大业,这是真正为民族长兴的宏图伟业,这也是让众文武为之倾心努力的原因。
  开拓进取,立不世之功,应该是每个文臣武将的终极梦想。尤其当国家民族和家族利高度重合一致上千年或更久远时,谁又不会尽心尽力呢!
  “侯爷,我们所处之地真是个球形,海的尽头真有大陆?”郭嘉可不止一次地问这些让这个时代的人觉得匪夷所思之问题。
  “当然!”刘备不厌其烦地再次肯定道:“不过要到达大海的尽头,我们必须先统合大汉,发展科技,才可能有实现的一日。”
  “嗯,那些大陆上有人类,有神奇的生物,有许许多多我们无法想像的东西。”刘备紧握拳头说:“有食物叫土豆,玉米,蕃薯等,对土地要求低,产量高,可养活千千万万人。”
  刘备和郭嘉完全不知道自己两人歪楼了,都从谋划徐州转到了世界各地去了,而一众文武都见怪不怪,真是醉了。
  “这土豆,玉米,蕃薯应该很难吃吧?”田丰眨了眨眼说:“不然,那些拥有的人类不起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