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零五章,中山风云 五十

第二百零五章,中山风云 五十


  “报!”就在这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有斥候进来禀告:“将军,军师,袁军沮授部约千余人狼狈地向曲阳方向遁逃。华雄将军所部向定县而来,此时约二十里外。”
  “好!可以追击了。”郭嘉一拍案几说:“公明将军,你率一万精骑随尾沮授部,切记,跟随即可,前方自有人阻击,到时再出击不迟,我和华雄将军随后就来。”
  “喏!”徐晃恭声领命,也不打听前方是何方兵马阻击,转身下去点齐兵马,广洒斥候,远远地跟随沮授部而去。
  ……
  曲阳附近,麴义部驻扎处,在麴义率先登营离开后不久,这里就来了一个让麴义麾下一众将校不知该如何对待的人物,就是袁绍帐下重臣,南阳许攸许子远。
  许攸是谁,是袁绍从小玩到大的友人,是袁绍无比器重的谋臣,是袁军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许攸甚至都出示相关印信,刷脸就进入了麴义营寨中。
  “许大人,不知?”麴义不在营寨中,负责的是嘉自来楼桑之后,就被刘备安排住在自家四合院里,与荀彧同一待遇。关羽一家子也住在这里,自然彼此厮混熟了。
  郭嘉年纪小,平日又是一副放浪形骸的样子。在关羽眼中就是一个有才的熊孩子。关羽深信大哥刘备的识人之能,再者说郭嘉小小年纪能被抓壮丁去北方学校教书育人的一点,就让人刮目相看。
  当然,郭嘉在关羽眼中也就是个读书识字的大孩子。至于说军事才能,呵呵,郭嘉实在年纪太小,关羽还真不相信小郭嘉能参谋个啥?
  “二将军,兵事凶险我自然知道,刀枪无眼战场无情。尤其是先锋之事,乃三军安危所系,岂是儿戏!”郭嘉对关羽之意明白得很,可是满腹奇谋也得在战场上展现才行,就算说得天花乱坠口干舌燥也没毛用。
  “哦!”关羽闻言,丹凤眼一亮,微微睁开了半丝,有些考究郭嘉地说:“身为先锋,我们该注意些什么呢?”
  “作为先头部队,主要担负整个部队的探路任务,侦察敌情,查看地理。侦查,试探性进攻,打乱敌人的部署,鼓舞己方士气等作用。”郭嘉不见犹豫,张开就道:“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个人以为先锋就是为保护大军和提供有用军情而存在。”
  “至于如何拱卫大军和取得有用情报,这个并没有套路可言,纯粹靠身为先锋的将领个人本事。”郭嘉用头噌了噌自家瘦马长长的马鬃说:“没有任何相同的战役,也没有任何固定不变的战场和敌人。因人而异,因地制宜,扬长避短才是要点。影响一场战争胜负的因素太多了,有些我们算得到,有些是无法预料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让胜利偏向于已方,这也是先锋之职吧!”
  关羽并没有因为和郭嘉熟,或因为郭嘉年纪少就漫不经心,反而十分认真地听着,更不曾插言打断。郭嘉说完后,关羽还在回味出神着。
  话说郭嘉的坐骑就是他从颍川家里带过的,他父亲留下的那匹从西凉购置的瘦马。这匹马近来算吃得饱,竟然恢复了几分神骏的样子,不过马鬃十分长,马瘦毛长就是这么个马样。郭嘉也清瘦,倒与自家瘦马十分相配。
  “大哥常说有志不在年高,有理不在声高。”关羽半天后微微一笑,悠悠开口道:“奉孝虽幼,却也满腹韬略。日后还多有请教!”
  历史上关羽也许高傲自负,但是此时的关羽绝对多一丝谦逊和敬畏。是对知识的向往和敬畏。不同于历史的是,大哥刘备是穿越众,早劝诫过关羽,可以有傲骨,但不可有傲气。关羽也听了进去。
  其次是经历和环境完全不同。历史中刘备三兄弟半生颠簸流离,别说静心看本书,连吃顿饭也不安生。不是在被人打,就是在逃亡的路上。
  而现在刘备早早创下一份基业,那怕地盘小,却人才济济五脏俱全。有猛将,有大儒,有美酒,有万卷藏书等。关羽深受其益,洗涤了傲气和自卑,多了丝从容和智慧。
  尤其关羽在藏书楼中找到春秋书卷日夜研读,在众多高手和大才的耳濡目染下,关羽已经从内而外蜕变一新。人还是这个人,精气神已经上了N个档次。
  “二将军言重了,我们相互学习,共同进步!”郭嘉嘻嘻一笑说:“二将军该常常笑一下,才不会让大家觉得你拒人于千里之外。”
  浪子郭嘉就是随性,刘备集团中除了几个大佬,还没人敢如此打趣关羽。嗯,几个大佬是不会,要说也是远远的,婉转地说。不可能像郭嘉如此直接和随意。
  “哈哈哈哈!”关羽大笑,没有半丝不喜地回道:“是吗?那么多笑笑?”
  “多笑笑!”郭嘉眉飞色舞地说:“生活多美好,人生多美好!”
  关羽笑声可把一众部下惊得不轻。关羽平时多么严肃的一个人,那怕在娶了二夫人杜月后改善不多,但也不可能如此放荡的大笑。
  众部下不由对主公刘备配的这个小军师郭嘉好奇得很。姑且不论这小军师出谋划策如何,最少能让主将关羽如此开心大笑就是本事。
  “生活美好,人生美好。”关羽念叨着这么一句,眼神有点迷离,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一丝温馨,抬起右手轻捋了一下长长的胡须,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都是大哥刘备所赐!”
  关羽犯事逃避于涿郡,先遇三弟张飞不计其嫌引为至交。也因张飞而与刘备三人桃园结义。从此关羽的人生就像开了外挂。
  从一介逃犯一跃成为带兵的将军,不仅洗白了自身,一家人相聚,还抱得杜月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归。关羽也算是妻贤妾美子孝的人生赢家。
  所有的一切都归功于大哥刘备。关羽现在一门心思就是为大哥刘备的宏伟蓝图而努力奋斗。对于治理地方关羽无能为力,关羽有的高强武艺,他愿意为大哥刘备冲锋陷阵,九死而无悔。
  “哦!差点忘了,临行时元化先生有交待。”关羽走神片刻,突然这么来一句。
  “别,别说!不就是说不准我饮酒,还得练习五禽戏么!”郭嘉拉耷着脑袋,差点把头塞进了长长的马鬓中。
  “嘿,还真是,奉孝有未卜先知之能呀!”关羽难得幽默地打趣一回。
  郭嘉身体不好,被刘备勒令调理,由华佗全权处置,田丰负责监督。逍遥醇酿是当今大汉最好的美酒,郭嘉是垂涎欲滴,可是来楼桑之后都还未品尝过。
  如果说郭嘉以前从没有品尝过,也不会如此难受。问题是郭嘉在颍川书院就偷喝过田丰处的逍遥醇酿啊!这与年轻男女初尝云雨之事一样,容易沉迷床第之间。郭嘉现在就是种这么百爪挠心的状态。
  除了说郭嘉,基本上刘备集团的都练习五禽戏。华佗忽悠说男的练可以强身健体,女的练可以塑身美容。
  因此每到清晨,刘备家的四合院和藏书楼的园子里,都有一群家伙在练五禽戏。尤其数个身姿婀娜多姿的大小美女,也算刘备处一道独特的美丽风景。
  “未卜先知?”郭嘉呻/吟一声,彻底把脑袋塞进了长长的鬃毛之中,无比怨念地嘀咕:“生活一点都不美好,人生一点都不美妙!”
  关羽闻言,微微一笑,丹凤微睁,猛然喝道:“全军加速,目标渔阳郡城。”
  ……
  渔阳郡地处幽州北边,是边塞郡,因在渔水之阳,故称渔阳。渔水就是后世的白河。渔阳邻渤海,也算交通便利,当然是指水路。如果没船,不能在海上航行,那么就容易葬身鱼腹。
  在历史上,张纯和张举联合造反外,还与乌桓的丘力居一起纵横幽冀。而如今因为去年鲜卑二十余万大军无故退却,让周边外族都不敢异动。
  所以现在张纯,张举起兵,却没乌桓的丘力居什么事。天知道乌桓的丘力居蹲在那个角落。
  张纯和张举都是渔阳郡当地的强豪,他们都投奔在车骑将军张温帐下效力。经过几年的钻营,张纯和张举都当上了太守。
  不过怎么说呢?人心不足欲求不满,两个家对车骑将军张温更偏爱重用公孙瓒不满,最后发展到起兵造反。嗯,还让人难以理解,太守之职已经是一方大员,人怎么就不满足呢?
  从这里来讲,车骑将军张温也算公孙瓒的伯乐。当然,白马将军公孙瓒也是不负其栽培,在对外族战斗中打造了一条来去如风的轻骑兵白马义从,杀得外胡闻风丧胆。
  换而言之,张纯和张举造反有车骑将军张温和白马将军公孙瓒的锅。其实还是扯淡,纯粹是张纯和张举认为当今天下大乱有机可乘才起事。
  虽说扯淡,不过张纯和张举两个家伙也够凶残的,也算有本事。起事之后两人率兵一路杀了护乌桓校尉公綦稠,砍了右北平太守刘政,剁了辽东太守阳终等。
  至此张纯和张举的兵力多达十几万,横跨两州,让天下震惊。张纯和张举最终还是盘据在家乡渔阳郡,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俨然如一个小王国。
  本来历史中灵帝刘宏是任命刘虞为幽州牧负责平叛。刘虞引荐因鞭打督邮后避难于刘恢家中的刘备三兄弟。刘备三兄弟也不负刘虞之引荐,用了不久就平定了张纯和张举之乱。
  如今稍有不同,刘备早就不是历史同期失魂落魄的样子。别说抽打督邮,就是砍了无数个督邮也毛事没有。刘备可是由灵帝刘宏亲认的汉室宗亲,逍遥侯,涿郡太守。平定渔阳之乱也是由刘备负责。
  渔阳郡郡城,原郡太守府,现在是张府,天子张举和天将军张纯就在这里。
  “报,天子和将军,距城三十里处有一支打着关字旗号的五千兵马,正向这里快速运动。”有探子向张举和张纯禀报。
  “再探!”张举手一挥,让探子退去。张纯和张举两人中以张举为主,光从称号上状可以看出来,实际上是张举比张纯更残暴,所以张纯以张举为主。
  “弥天将军,有敌来袭,我们去打他个迎头痛击!”张举一甩自家特制的龙袍,大咧咧对张纯说:“也不知道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实在是张举和张纯起事起,一直战无不胜,有如催枯拉朽一般轻松。张举才会如此目无余子异样的嚣张!
  “天子,据闻刘宏那货让涿郡太守刘备这个家伙来对付我们。”张纯没有和张举起哄,反而有点郑重地说:“刘备这家伙我倒略知一二,非易与之辈!”
  “哦,我只知道刘备是个织草鞋的,还会写几首歪诗,最可恨的是,刘备是公孙瓒那贼的师弟,都是卢植老贼门下。”张纯有点恶狠狠地说:“刘备敢来,我非打死打残他不可。”
  刘备也算是无辜躺枪,天地良心,刘备没见过张纯和张举,连这两货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却被人家记恨在心,打死才后快。还有比这更冤的么?
  “天子!切莫轻敌!”张纯认真的劝告道:“昔黄巾军程志远部五万之众犯涿郡,就是被刘备所破。刘备还在褚燕几十万人马包围的青州城里求出龚景一家子。这都说明刘备十分厉害。”
  “弥天将军的意思是?”张举有点不耐烦地说:“打不打?怎么打?你说!”
  “这五千兵马应该是刘备的先头部队,我们可以派一旅之师于城外以逸待劳,先探探虚实再议!”张纯老成稳重地建议着。
  “好!那位愿领兵立这首功,本天子大大有赏!”张举扫视麾下诸将而问。
  “天子,未将愿领兵破敌!”一个牛高马大的壮汉抱拳答应。这壮汉叫牛通,天生神力,善使一支狼牙大棒,有万夫不当之勇。是张纯,张举帐下的头号猛将。
  “哈哈!牛通好样的,我予你一万精锐步骑,于城门破敌!”张举狂笑道:“牛通你记住,敌首的脑袋可别砸烂了!”
  “喏!”牛通领命下去整军备战。
  渔阳郡城外三十里。关羽和郭嘉己经率部到了这里,这里已经隐约可见渔阳城城廓的样子。
  “二将军,你可知侯爷此次出兵的目的?”郭嘉从鬃毛中探出脑袋,有点突兀地问关羽。
  “目的?”关羽有点莫名其妙地说:“自然是击杀张纯,张举贼首,救渔阳万民于水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