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八十四章,中山风云 二十九

第一百八十四章,中山风云 二十九

    徐晃是内气外放的修为,这不假。张合知耻而勇,也进入了内气外放的境界。一直不声不响的高览,也进入了这个层次。
  
      同样是内气外放的境界,在徐晃连续奋战之后,高览有把握斩杀徐晃,最少高览是这么认为的,也是这么做的。眼看徐晃受激就要来战自己,高览心中难免一阵自以为得计的窃喜。
  
      “公明将军,小不忍则乱大谋。”代徐晃指挥的樊刚及时劝阻道“很明显高览是在故意激你,你得大局为重啊!”
  
      徐晃本就是稳重之辈,只不过因为爱兵如子,才被高览激得乱了心神,经樊刚一点醒,即时就反应过来。
  
      徐晃勒住了胯下战马,看了眼糜烂不堪的战线,咬了咬牙,以斧指高览道“且让你猖獗一时,这笔帐我迟早要找你高览算!”
  
      “徐晃,你还有明天吗我倒要看看你能坚守多久!”高览见徐晃没有上当,不由恨得牙痒痒的甩狠话“将士们,给我杀,一个不留!”
  
      有高览身先士卒,有其亲卫冲锋陷阵,袁军的士气无比高涨。一时之间杀声震天,袁军气势如虹,徐晃精心布置的第二道防线转瞬即破。
  
      满目尽是惨死的麾下将士,徐晃眦眼欲裂,却也只好强忍与高览决一死战的冲动,指挥将士防守着第三条防线。
  
      徐晃在民众集中区外一共设下了五条防线,最强的是最外面和最里面的一条,也是投下兵力最多的两条防线。袁军攻破两条防线,所付出的伤亡与刘备军相当,只有在高览及其亲卫的加入后,才略显优势。
  
      当然,高览所做的强攻态势,其意在于激怒徐晃,真要高览舍生忘死不计损失来打,也是不可能的。在徐晃坚决不出战,一心指挥将士坚守防线后,高览攻打一会儿就撤兵了,连同之前进攻的数路袁军也一并退却。
  
      没等徐晃和樊刚松口气,数枚磨盘大的石块凌空而来。原来袁军剩下的投石机由重兵保护下,已经推前到可攻击的距离,高览率袁军一退,沮授就下令投石。
  
      袁军一共才十几台投石机,之前在攻城时已耗坏几台,刚才又被徐晃破坏了五台,剩下几台已经对刘备军造不成什么威胁。然而怎么说呢,对刘备军是造不成什么威胁,但对民众却有莫大的震慑力。
  
      就在袁军投石机投出数块巨石,后头的民众已经引起了阵阵恐慌。最让徐晃恨得牙痒痒的是,沮授故意让投石机向民众区投放石块。
  
      人都怕死,尤其是没受过训练上过战场的普通民众,这似乎无可非厚。虽然说冀州是黄巾之乱的重灾区,中山郡民众也算饱受祸乱之苦,但是这不等于就不会恐慌。没办法,面对死亡的威胁,常人做不到从容镇定。
  
      “德怀兄,有劳你去安抚下大家的情绪,这里就交给我。”徐晃浓眉紧锁,扫了眼后方慌乱的人群,只好请樊刚再次去坐镇民众之中。
  
      樊刚也不负徐晃所托,很快就让慌恐的民众安静了下来。而这时沮授也停止了投石机投石,准备最后一次强攻,将徐晃及其部歼灭之。
  
      不久之后,高览在左,蒋奇在右,沮授押后,袁军兵分三路缓慢而坚定地向徐晃部逼来。随着空间的急剧缩小,徐晃只好一边收缩防线,一边准备亲自率队拼死一战。
  
      “冲!”
  
      “杀!”
  
      随着沮授一声令下,金鼓齐鸣,袁军发起了城破之后最猛烈的攻势。高览和蒋奇皆是一马当先,率部向徐晃部杀来。
  
      两军之间实力的差距不可弥补,那怕徐晃部悍勇无比,死战不退,徐晃刚刚布下的防线就很快被袁军冲破。两军甫一交锋,就倒下了数千将士,刀枪相交,血肉横飞,天地为之色变。
  
      “随我上!”徐晃无法淡定,这已经不是指挥水平或统帅能力的问题,这时只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徐晃只好率领还未复原的二百余亲卫及三千预备将士顶了上去。
  
      “徐晃,你终于出马了!”正在一味冲杀的高览,突然觉得阻力大增,定晴一看,见是徐晃亲至,不由大叫着对徐晃杀去。
  
      “咚!”的一声,两斧相交,火星四溅,徐晃和高览很快就对上,两个都使大斧头的家伙如打铁一样对上了。
  
      “咦!”数合过后,徐晃轻咦出声,这时才发现对方高览也是内气外放境界的修为,也明白高览为何想引诱自己出战了。
  
      如果说徐晃是后知后觉,只是有点惊讶,那么高览就是越战越心惊,甚至有些心凉。高览本以为徐晃破坏了数台投石机,又一直在指挥战斗,应该疲惫不堪,不料徐晃却越战越勇,高览被打得虎口发麻,手臂酸痛。
  
      其实徐晃并没有高览想像中的轻松。徐晃地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所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责任一大,压力也大,压力下就可以压榨出人的潜能。
  
      现在的徐晃就是这么种状态,纵观战局,唯有出马挡隹高览这个锋头,才可能稳住战线,拖延全军崩溃的时间。没错,缓兵不至,徐晃部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徐晃和高览打得有来有往,一时难分胜负。而两军将士也在激烈交锋,整个战场有如绞肉机,无数英勇的将士从此长眠如此。
  
      “杀!”沮授见两军处于胶着状态,当机立断地下令全军进攻。有沮授所率的后军加入,徐晃部更是难以抵挡,整个战线快速崩塌,不断地后撤收缩。
  
      “将军!”徐晃所剩不多的亲卫焦急地叫唤,纷纷加入徐晃与高览的战圈,准备挡住高览,让徐晃撤退。
  
      “别过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徐晃一摆大斧,阻止了亲卫送死的行为。徐晃何尝不知再不撤退,就会陷入袁军的重围。但是要徐晃为了全身而退,牺牲一众亲卫,这就不是徐晃了。
  
      刘备刻好棋子,又刻划了棋盘。棋盘中间书上了隶书楚河汉界。棋盘两边少不了刻上“观棋不语真君子”和“举手无悔大丈夫”字样。
  
      “妈蛋,自己在后世生活得好好的,这鬼老天就怎么把我扔到了这汉未乱世呢?”刘备看着摆弄好的象棋,不禁怔怔出神。
  
      刘备是没争霸天下的雄心壮志。在后世每当看到自己经手的病人死去都会难过许久的刘备,没有一颗杀伐决断的心。做不到漠视生灵生命。
  
      可是刘备又知道自己有该背负的使命,蜀汉大业啊!其实刘备真想静静地做个旁观者,做个历史的见证人。
  
      有时候刘备会想,为什么不穿越在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身上。为什么不穿越在激情四射的大唐或温情脉脉的大宋。
  
      刘备,接下来该回家卖草鞋织竹屦了。再接下来颠簸流离十几年。最后在位三年,在白帝城一命归西。
  
      “小师弟,这象棋如何下?”二货公孙瓒的声音打断了刘备不尽的哀思。
  
      “呵呵!”刘备自嘲地笑了两声,看着这给力的师兄,想起全心身付出的老师。振奋起了精神。事在人为,人定胜天!刘备这时心头泛起了丝丝的涟漪。
  
      刘备把象棋的基本下法和规则讲解了一遍。这个一点都不难学,连二货公孙瓒和小胖子也明白。
  
      让人郁闷的是这两个家伙只是认识象棋几个子,下起来不知所谓。刘备让半边子,两个呆瓜都不是对手。
  
      公孙瓒献宝一样递去给老师卢植。卢植果然不亏文武兼备的兵法大家。
  
      第一天,卢植学习研究象棋。第二天,卢植就和刘备开始博弈。卢植被打得满头是包。
  
      第三天,卢植和刘备下得有板有眼。卢植负多胜少。第四天,卢植和刘备杀得有来有回。彼此间胜负各半。
  
      第五天,刘备招架不住。第六天,刘备掀了棋盘,落荒而逃。
  
      “伯圭,玄德,德华来陪为师杀一把!”往后卢府常闻这句话,无人应答。谁都不想被切菜。
  
      某日,刘备在学习练功之余,被老师卢植直接按在棋盘上。刘备只好舍命陪君子,嗯,是放开让老师按在棋盘上摩擦!
  
      “玄德,人生如棋!你准备下一盘怎样的棋?”卢植在刘备冥思苦想下步该如何走时,很突兀地向道。
  
      “以天下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刘备思忖了一会儿,干脆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
  
      “好!好大一盘棋!”卢植哈哈大笑,起身道“为师看好你!”
  
      ……
  
      熹平四年。扬州九江郡蛮族叛乱,朝廷认为卢植文武兼备,于是拜他为九江郡太守去平叛。
  
      同年,由蔡邕、李巡等人发起的校勘儒学经典书籍的建议得到朝廷批准,并将以刻成石碑的形式立在太学门口,史称“熹平石经”或“太学石经”。
  
      刘备经过整整一年的刻苦努力,无论文武皆有很大的进境。在没有自己的地盘和一班人马的情况下,刘备除了捣鼓出象棋外,其他的东西都埋在心里。
  
      还是那句话,一旦显露出足以改写历史的东西,分分钟有人告诉你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弄不好就人间蒸发!
  
      低调才是王道,何况刘备今年才十一岁。有了神童奇才之名就足够了。
  
      公元175年四月十八日,天使从洛阳至。宣读灵帝的旨意。圣旨的意思大概是这样。
  
      “听各位大臣们都说你卢植有几把刷子,现在扬州九江郡有蛮族不服王化,你替朕去平了他们。朕封你为九江郡太守。至于平叛所需之物你自己看着办!”
  
      这是典型的想让马儿跑,却没有半根草。灵帝这皇帝也忒不是个玩意儿。对于灵帝来讲,他的官儿都是有定价的,这下不要你卢植的钱就该千恩万谢了。
  
      “谢陛下,臣遵旨!”卢植恭敬地伏地领旨谢恩。这个蠢蛋,半点要求也不提。
  
      “王公公辛苦了,请入内室,已略备酒席!”卢植收好圣旨,伸手王天使进内室用膳。这圣旨算是朝廷给卢植唯一的东西。也算一纸任命书,至于如何打开天地,就全靠卢植了。
  
      “嘎嘎,好说好说!卢太守请!”王公公尖声尖地地怪笑,一甩袍子,当仁不让地前行。
  
      客厅里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飞禽走兽。还有两个姿色可人的小萝莉负责酌酒和盛饭。
  
      酒过三巡,王公公开始东张西望,不痛不痒地说“久闻卢太守清廉有方,今日一见,呵呵!”
  
      卢植不明所以,太过方正的卢植根本没想到这王公公在索贿。只好呵呵以对。客厅气氛逐渐变得有诡异,两人都不说话,只有些许啧啧的咬嚼吞咽声。
  
      刘备想了想,离开了客厅,径直向师兄公孙瓒的房间走去。这时公孙瓒和小胖子刘德然正在房间里下象棋。棋局才开始,却已经杀得尸横遍野了。
  
      “公孙师兄过来!”刘备门房口招了招手,公孙瓒一溜烟就过来了。刘备附耳细细嘱咐着,公孙瓒连连点头。
  
      客厅里基本不欢而散,王公公连饭都没吃就甩手离开。留下不知所以的卢植呆若木鸡。王公公走出客厅,路过厢房时,被人一把拉进了厢房。
  
      “干甚?”王公公本就怒火中烧,心中正合计回京如何诽谤卢植这个不识数的儒生。这下被人拉拉扯扯,不由尖声怒斥着。
  
      “天使莫怪,老师脸皮薄,抹不开面子!”公孙瓒低眉顺眼,把一包金银递了过去说“天使也清楚,大儒嘛,总是清高的。还请天使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
  
      王公公提着金银掂了掂,眉开眼笑地说“好说好说,我也说卢太守怎么会受众人举荐,他会做人啊!”
  
      “天使呀,九江蛮族可不好对付,还请天使在圣上面前说说,能不能从京师调点兵马助我老师一臂之力?”公孙瓒一边说,一边递上包好的两副象棋。
  
      这象棋一共有十副,都是刘备师兄弟三个一手一脚雕刻出来的。在这象棋没流出卢府,整个天下也就这十副。自然珍贵无比!刘备还没准备批量生产,嗯,没条件。
  
      “这是?”王公公打开看了看象棋,不明所以地问“不就是一些木雕么?”
  
      “王公公此言差矣!此乃益智娱乐之物,一副是天使的,一副还请呈交圣上,相信圣上一定会喜欢!”公孙瓒不要命地一通胡吹乱赞。这二货自己也喜欢得紧啊。
  
      “有这么神奇?又如何玩法?”王公公被吊起了好奇心,不由问道。
  
      公孙瓒车轻路熟地把玩法介绍了一遍,最后说“王公公放心,玩笑和规则我已写下,就在包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