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六十八章,中山风云 十五

第一百六十八章,中山风云 十五


  “好!”黄忠闻言,也深以为然,一边命人快马传讯于关羽,一边下令所部加速向卢奴方向运动。
  随着黄忠的一声令下,本就速行军度够快的情况下又猛地提高了一截,三军将士们倒还能适应,建议再次加快行军的军师郭嘉就有点难受。
  “奉孝,没事吧?”黄忠见郭嘉面色有点苍白,还不断作呕吐势,不由关切地说:“要不我将本部亲卫留下护卫你随后慢行,我率大军先行赶赴卢奴援助公明。”
  “也好!”郭嘉焉能不知救兵如救火和兵贵神速的道理,想也没想地交待着:“保证公明及将士们的安全为第一要务,灭敌攻地次之。”
  “明白!”黄忠挥了挥手,其一千本部亲卫留下拱卫着郭嘉,其余兵马随着黄忠快速前行。
  ……
  卢奴城正东门,沮授亲自带队组织着强攻。这已经是张郃和徐晃互拼都受伤不轻后的第七天。在这七天里,袁军从东西两门遥相呼应不停地攻打着卢奴城,可惜的是一直没有攻进卢奴城。
  “投石机准备!”沮授见卢奴城守军如此顽强,红着双眼下达着进攻命令:“弓箭手掩护,刀盾兵顺着云梯攻上城去!”
  “吱吱吱吖吖吖!”的声音中,一队袁军从营寨中推出了十台崭新的投石机,另一队袁军挑着大小相若的无数石块。这是沮授临时制造的攻城利器,能不能砸死人,能不能破城事小,最少很吓人。
  与此同时,袁军弓箭手再再次向卢奴城城头倾洒着箭雨,一射就是三波,近三万支利箭如乌云盖顶般扎向城头。箭雨刚停,又有数队持盾握刀的袁军悍卒快速踏上早摆在城墙上的云梯。
  沮授不愧为袁绍予以重任的大才,忠诚忠心可嘉,其指挥攻城作战也是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是一直在城头指挥防守的徐晃也对沮授敬佩不已。
  “举盾,自行规避箭雨!”徐晃对沮授敬佩之余,却也毫不相让地下着及时而正确的指令。袁军三万箭矢并没有给守城将士带来多少伤亡。
  “第一队上,袁军马上就要爬上云梯,待其将要冒头之时,石块和滚木伺候!”徐晃见袁军三波箭雨后不再射击,亦从容地下着命令,其部也有条不紊地执行着命令。
  “呀!”
  “哦!”
  “啊!”
  守城将士举着石块和滚木狠狠地砸在云梯上袁军的头顶,攻城的袁军一片哀嚎,除了少数举盾挡开外,太部分被砸得滚下云梯。
  “投石机发射!”沮授根本不顾还在云梯上挣扎的己方将士,冷酷无情地命令投石机向城头投掷磨盘大的石块。
  “嘎嘎嘎!”随着投石机发出沉闷的声响,十块磨盘大的石块飞上了半空,划着很小的弧度落向卢奴城城头。
  “可惜!”凝视着投石机投出的十块巨石,只有五,六块落在城头,沮授不由扼腕叹息,更不顾有三,四块落在攻城袁军的头上,大声道:“校正,校正,砸死城头守军!”
  投石机旁的将士很快校正了角度,又是十块巨石抛上半空。这次十块巨石都落在卢奴城的城头和城内,问题是没砸死多少守城的刘备军。
  投石机是唬人,实际的杀伤力也就这么回事。机灵点的可以提前避开,除非倒霉的被砸个正着,或被石块滚动擦伤,基本上砸不死几个人。
  至于说砸破或砸倒城墙,这更是不可能。郡城不比县城,更不是楼台民房,一砸就摇摇欲坠。就如卢奴城,那怕城头过道堆满了石块,也不见城墙动摇半分,反而为守城的刘备军提供了一堆守城材料。
  随着投石机的使用,城头再也看不见一个守军,都躲在母墙后去了。之前顺云梯攻城的袁军,阵亡数百人外,都麻溜地撤回了本阵。
  在向城头投掷了半个时辰石块后,沮授举剑一挥,袁军又发起了一次强攻。这回没有箭雨的前奏,就是持盾握刀的袁军悍卒。让沮授奇怪的是,这次竟然有数百袁军爬上了城头。
  “难道城头的刘备军都被石块砸死了?”沮授有点惊疑不定地想:“早知这样,就该多造点投石机。”
  制作投石机不比制作云梯,就算折叠式的云梯也不难,而投石机就复杂得多,还有较高的技术要术。沮授举全军之力,这段时期也只造出二十台投石机,就可见制作投石机不易。
  更要命的是一台投石机的使用寿命很短,不比后世钢铁结构的枪炮,这时期基本上是木材,外加一些铁条和油脂,容易损坏,还很难修复。
  一般而言,一台投石机连续使用三天,每天使用一个时辰,就该报废了。就算大匠所制,熟手操作,也就延长至能使用七天的周期。
  “弓箭手准备,等袁军爬上城头后无差别射击!”城头的徐晃观察到天空不再飞来石快,揣测着袁军又会强行攻城,看了眼过道中已成为障碍的石堆,只好下令用将士们用袁军射上来的箭矢反击袁军。
  不能不说投石机还是优点多多,除了唬人,还可以制造障碍。徐晃这时就没办法快速清除城头过道,也就没办法制止及时攻城的袁军爬上城头。
  如果说袁军够悍勇,说不定凭这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就攻破卢奴城。前题是陆续爬上城头的袁军必须打败或杀光阻挡的守城的刘备军。
  不说城下的沮授惊疑不已,就是已爬上城头的袁军也有点懵。部分袁军爬上城头,从石堆边探出头,却看见无数闪着寒光的箭头!
  “我的个天!”所有探头的袁军在心中暗呼一声,不约而同地举盾龟伏于石堆边,吓得后面的袁军也举盾龟缩。
  应该说战场历练人,战斗使人成长。无管是袁军还是刘备军,在这次惨烈的卢奴城攻防战中都有了蜕变和升华,也都属于精锐之师。不论以后再遭遇什么样的战争战斗,都会更加从容。
  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过,就永远不会忘记在战争中所学到的自保和生存的能力。所谓百炼成钢,经过了一次次战争而不死的将士,也会成精。百战老兵,越战越不会死,甚至会成为一支军队中的财富和灵魂所在。
  就目前而言,除了几大边军,如凉州军,并州军,幽州军,及已经名存实亡的三河五校,也就刘备军中老兵最多。其次是袁绍和袁术麾下不少,最惨的是曹老板,比孙策都要更缺老兵。
  有老兵好啊,一老带三新,老兵一多,队伍不会乱,还好带。当然,那些偷奸耍滑的老兵油子不算,就是边军中也有许多老兵问题很多,基本上与匪没什么区别。
  就拿西凉兵来说,已经独掌一军的郭汜都是马匪出身。别看现在已掌控京师,位高权重,人模狗样,其骨子里还匪性难除。除了在军师李儒面前温顺乖巧,别人惹急了就会亮刀子。
  这也是刘备为什么将洗脑进行到底,不对,是将伍队的思想教育放在第一位的原因。思想不端正,态度不对路,再能打又能如何?迟早会被淘汰,迟早会走向消亡。
  历史中悍勇无比的西凉兵,随着董卓伏诛,就很快烟消云散就是铁证。一支没有远大目标,没有铁的纪律,没有灵魂的军队,是长久不了的。
  只有以人民为基础,以人民利益为重,经得考验和打磨的军队,才可能永远行走于天地间,而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