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五十九章,中山风云 六

第一百五十九章,中山风云 六

这个年代的攻防战,在不把计谋计策算在其中的情况下,防守一方总是占些便宜的。就比如说射箭,居高临下总是又省力又杀伤力更大。比如说扔石块,扔下城比扔上城容易得多。
  
  再者而言,无论攻守双方多少兵力,接战的人数是有限的,战线是有限的。只要指挥得当,调度合理,守城方比攻城方永远打得更从容。
  
  当然,世事无绝对,理是这个理,实际上因人而异。影响一场战争胜负的因素太多,有人为的,也有阴差阳错的偶然和意外。只能说,在同等条件下,守城方更有优势。
  
  纵观历史,不知道有多少本该赢的仗输了,又不知道有多少明明输了的仗却取得最后胜利。有时候就没什么道理可言。
  
  徐晃算是深谙兵法,也久经战阵的良将。故对城下气势如虹,汹涌而至的袁军不为所动,就在袁军距城五十步时,还镇定自若地问询守城材料准备妥当否?
  
  磨刀不误砍柴工,有备无患,徐晃在此时已有几分名将风采,也不负刘备的厚望和重托。
  
  “射击!”当袁军来到距城墙三十步时,徐晃才一抬手,下令射击。“咻咻咻!”声中,无数箭羽带着凌厉的劲风,纷纷从城头箭垛后倾泻而下!
  
  “举盾!”其实不必下令,袁军纷纷自发地斜举着盾牌。有太多箭矢跌落于地,也有少数箭矢射中了袁军。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刘备军的箭雨比袁军的箭雨效果好得多。不但震慑了敌人,而且杀伤了不少敌人。到底是居高临下,射程又短,威力大,杀伤力强,效果好!
  
  三十步距离,不过一个呼吸间,在盾牌的护卫下,袁军扛着巨大的檑木和云梯来到了城墙下。
  
  “射击!”麴义见状,当机立断下令弓箭手射击,掩护攻城的兵马撞击城门和攀上城墙。
  
  袁军的箭矢再次不要命地向城头洒去,城头守军一边举盾格挡,一边向城下射箭。不过很明显射下来的箭矢稀落了许多。
  
  “撞!”一员袁军将军大声命令,数十名士卒扛着一根又圆又粗的长长檑木,狠狠地向城门撞去。
  
  “砰通!”一声巨响,引落了无数的灰尘,城门颤动不已,却没有被冲撞开的迹象。
  
  “一,二,三,撞!”袁军也没想一次就撞开城门,扯着号子,合着节奏,以不撞开不收兵的架势,反复不断地撞击着城门。
  
  与此同时,袁军顶着逐渐稀落的箭雨,将十数架长长的云梯搭上了城墙,早有勇士执刀顶盾爬上了云梯,一步一步向城头爬去。一场声势浩大,残酷无情的攻城战正式展开。
  
  爬上云梯的袁军还没露头,脚下的云梯已被守城的将士推开了。凄厉的惨叫,痛苦的哀嚎,云梯上的袁军纷纷摔下城墙,还有几个倒霉蛋还跌进了护城河水中。
  
  从云梯上摔下的将士基本不会死,多半是受点伤,除非摔下来碰上了尖锐的物体,那必死无疑。有些身体素质好的,可以接着上。一般的,休息几天一样可以作战。
  
  云梯不断被推倒,有无数的袁军将士受伤或死亡。这样不但没有让袁军胆怯和害怕,反而激起了袁军的血性。一个个嗷嗷叫地前赴后继涌上云梯。
  
  终于,有一批次袁军中的勇士爬上了城头边。然而,还没爬上城头,他们头顶迎接的不是箭羽或刀枪,而是磨盘大的石头和笨重的滚木。
  
  “啊!哦!呀!”随着无数声尖叫,袁军纷纷再再次跌下云梯。这回不再是受伤,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还有不少死状极惨,头破血流,不成人形。
  
  战争的残酷,人类的无情,在此刻表现的淋漓尽致。可惜,敌我双方皆不为所动。袁军阵中擂起了进攻的战鼓,守城的主将徐晃伫立城头,不曾移动半分。
  
  到底卢奴城不高,那怕徐晃指挥得当,守城兵力也充足,袁军在经过一个时辰的狂疯进攻,付出万余人的伤亡后,有三五百人终于成功登上了城头。
  
  “亲卫队上,将袁军赶下城头!”徐晃看了看登上城头的袁军,皱了皱浓眉,向副亲卫队长下达着命令。
  
  “喏!”副亲卫长兴奋地应诺,带领着三百名亲卫如狼似虎地向涌上城头的袁军杀去。
  
  “叮叮当当!”双方刀剑相交,袁军将士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刘备军的刀枪比己方的刀枪锋利得多,几经对砍后,己方的刀仞卷口或现缺口,对方的刀仞完好无损。
  
  不过发现了也无可奈何,难不成对方武器更好,自己就跳下城去。袁军将士只好强忍心头巨震,不要命地向刘备杀去。
  
  血肉横飞,残肢断臂,一场激烈的对战,登上城头的袁军尽悉伏尸于城头的过道上,徐晃的亲卫也死伤上百。这让徐晃的眉头再度紧锁!
  
  “准备金汁!”徐晃扫了眼城墙上密密麻麻的袁军,狠了狠心命令着。随着徐晃一声令下,一桶桶,一盆盆,被煮沸得臭气冲天的金汁被搬上了城头!
  
  “倒!”徐晃虎目轻闭,不忍地转头下着残酷的命令。一道臭不可闻的金汁雨向袁军当头袭下,一片惨不忍闻的鬼哭狼嚎声中,城墙上的袁军被清洗一空。甚至连一直叫着号子的撞击城门声也嘎然而止。
  
  金汁,滚烫的金汁,无疑是守城的核级别武器,常为守城一方的底牌存在。有如后世的生化武器,有点惨无人道,有点有违人伦天道,中者九死一生,几无幸免。
  
  金汁是由人畜的大小便煮沸而成,淋在人身上不但可以引起烫伤,而且伤口会腐烂,人会在痛苦中死去。金汁是比滚油还要可怕的存在。
  
  当然,无论滚油或金汁,其量都是有限的,不存在能无限制,长时间使用。虽然歹毒而具有威胁性,却不能改变攻守双方到最后还是拼实力,拼人命的结果。
  
  就徐晃这次使用金汁而言,伤了袁军数百人。几百人相对于十万人而言,占的比例是多少?震撼是震撼,实际而言,意义不大。
  
  “撤吧!”看着满地哀嚎呻吟,惨不忍睹的将士们,张合来到麴义身边劝道:“麴将军,我军伤亡过大,再打下去只会徒添伤亡。”
  
  “打仗那有不死人的!”麴义有点冰冷地说:“城上不可能还有金汁,既然已付出如此大的伤亡代价,何不一鼓作气再攻一次!”
  
  “一鼓作气?”张合苦笑一声道:“麴将军觉得将士们还有士气吗?”
  
  “张将军,你我皆知,守城用金汁,已是别无选择或别无他法的情况下才会用。”麴义理智地分析道:“徐晃再能,也改变不了卢奴城城小墙低的事实。”
  
  张合一顿,有点迟疑地说:“麴将军不会准备用亲卫本部再攻一次城吧?”
  
  一个将军的亲卫本部,是该将军所率兵马中最精锐的存在,更是随时为保护主将而挡刀枪剑戟的存在。主将一声令下,会不顾生死存亡,是非曲直,只会遵令而行。
  
  正常而言,谁都不会轻易让亲卫本部冲锋陷阵,除非自己带头冲杀。如关羽及其本部亲卫校刀手,就常常拱卫着关羽斩将杀敌。更多亲卫本部的是在战斗中保护主将。
  
  当一名将领准备命令本部亲卫冲锋陷阵,除了说不得已而为之,也说明这家伙认真了。这时的麴义自然是来真的!
  
  “对,是我和你的亲卫本部一起攻城一次!”麴义有点霸道,有点不容置疑,有点不甘地说:“成,是大功一件,不成,就退兵停止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