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二十四章,长安风云 四

第一百二十四章,长安风云 四

西凉军营寨中的徐荣听得营寨外吕布的叫骂声,也领着一支约三千左右的兵马,出营寨来到两军阵前。
  
  吕布见出营的是徐荣,倒也停止了叫骂,心平气和地说:“徐将军,不知为何兵犯长安?”
  
  吕布是有点二,却敬重强者。徐荣个人武力值不高,但是其统帅领兵的能力是顶尖的。在徐荣统兵守虎牢关时,吕布就深知徐荣统兵之能。
  
  “温侯,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徐荣难得一笑道:“当日不想生灵涂炭,故我等率兵撤出长安退回凉州。不意王允匹夫不知好歹,大赦天下独不赦我西凉诸将。”
  
  吕布对事情的前因后果知之甚详,不由沉默了片刻才说:“徐将军,你等率兵而来即造反,你可知道后果是诛灭九族。如果现在退兵,一切还好说,不然,悔之晚矣!”
  
  徐荣不由仔细看了看吕布数眼,目露惊奇之色道:“温侯,易位而处,你会如何应对?温侯会甘心赴死?还是执戟一战?这不用我说了吧!”
  
  徐荣不等吕布回话,接着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温侯,此次我等率兵而来,只求当今圣上交出杀害太师的王允和赦我西凉军及西凉诸将。不然,还是战场上决定吧!”
  
  “徐将军,那就是没得谈了?”吕布知道交出王允是不可能的,要皇帝朝令夕改也不易,见徐荣神色肯定,也不想多费口舌道:“要战便战吧!”
  
  “好,我也想和温侯及温侯所率的并州狼骑较量下!温侯好好准备吧!”徐荣说完,拨马退回营寨。要说和吕布斗将,徐荣还不想送人头。
  
  “哼!”吕布目送徐荣回营,最终只好悻悻退兵回营寨。吕布是真想一露身手,杀上几个西凉将校什么的,这自然不可能的。吕布也不会傻得带兵冲营寨,打不打得过两说,这箭靶子吕布也不想当。
  
  吕布回到自家营帐,有点垂头丧气,甚至陈宫走了进来也没什么反应。
  
  “我的温侯怎么啦?”陈宫自顾在吕布的主帐中寻了个席位坐下,开口道:“我想温侯不是因为没打成而这样,是想三夫人了吧?”
  
  “这你也知道?”吕布有如被人踩了尾巴,刚才吕布发呆时还真是满脑子家人,尤其是貂蝉和女儿。吕布深刻怀疑陈宫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不过也没否认。
  
  陈宫摇了摇手说:“人之常情罢了,我也算了解你。说正事吧,你刚才挑战可见西凉诸将?”
  
  吕布想了想说:“无有,只见徐荣一人,别说李榷,郭汜那几个家伙,连之前与李肃交战的牛辅也不见。”
  
  “糟了,西凉军分兵了,其他西凉将领已经到长安城下去了。”陈宫后知后觉地说:“虽然说长安城一时不会失守,但是我们迟早要背腹受敌。”
  
  去长安的路不少,有大有小,吕布军无法阻止西凉军接近长安城。陈宫有所防备,但是架不住路多,西凉军更多。
  
  “什么?”吕布长身而起,略显焦躁地说:“公台你是安排了恭正留守长安城,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要不我们撤兵吧?等背腹受敌就晚了!”
  
  吕布不是不相信守长安城的朱儁和高顺,而是关心则乱。谁都知道吕布看重家人,何况貂蝉还在长安城内。对于现在的吕布而言,谁当皇帝,谁掌权,甚至与西凉军的胜负,都不及家人的安全来得重要。
  
  “不可!”陈宫皱着眉头说:“现在撤兵正好中对方下怀,回途中少不了有伏兵。奉先勿急,让我想想。”
  
  “快想,快想!”吕布在帐中来回走动着,却也相信陈宫所言,万一中伏就不好了,只好催促着陈宫快想对策。
  
  “在想好应对之策前,西凉军应该马上要来挑战了!”陈宫笑了笑说:“奉先你必须好好打,别让对方看出你想撤兵之意。”
  
  不等吕布回话,有探子冲进帐来,言西凉军前来挑战。陈宫与吕布对视一眼,吕布点了点头,率兵出营而去。
  
  好家伙,吕布驾着赤兔马来到营前一看,约有二万余西凉铁骑列阵于空旷处,腾空而起的杀气铺天盖地,阵中正是徐荣及其亲卫。
  
  “徐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吕布谨记陈宫的话,神色自若地执戟指着徐荣大叫:“刚才我领兵挑战,你避而不战。现在倒好,又在我营前排兵布阵,是欺我手中方天画戟不利乎?”
  
  “温侯乃天下第一英雄,我寻思着不与温侯打一场实在遗憾,故也不等明天了。”徐荣其实是奉贾诩之命来打探虚实,所谓天下第一英雄,是满足吕布的虚荣心罢了。或者说是借口和说词。
  
  还别说,吕布就吃这一套,何况是徐荣所说,吕布十分受用地说:“好说,好说,徐将军准备怎么打?”
  
  “温侯大气!”徐荣赞了一声,指着己方军阵信心十足道:“我用二万铁骑布阵,温侯可以来冲阵,嗯,兵力不限。”
  
  徐荣自信满满,吕布一点也不反对,徐荣统兵就有这个实力。强者都是自信的!吕布点了点头回道:“我也带二万兵马来冲阵!”
  
  “随我杀!”吕布言罢,举起方天画戟,身后二万并州狼骑也大呼小叫,杀声震天地朝西凉铁骑冲去。
  
  以吕布为锋头,并州狼骑很自然地形成矢锋阵。而西凉铁骑在徐荣的指挥形成雁字阵形。一场矛与盾的对冲,一场血肉横飞的战斗在杀声中拉开序幕。
  
  “杀!”并州狼骑和西凉铁骑撞在了一起,血光迸溅,人叫马嘶,两军甫一交锋就倒了不少将士。从伤亡人数上看,两军相若。
  
  从并州狼骑和西凉铁骑本身的优缺点而言,并州狼骑在这么空旷处与西凉铁骑对冲是明显吃亏的。而战争有时不可以常理度之,并州狼骑在以吕布为锋头的状态下,战力诡异地提升不少。
  
  “死来!”吕布眦牙咧嘴,方天画戟所到之处,带走一条条生命。而吕布心中并高兴不起来。
  
  吕布深知西凉铁骑能打,但是在自己强横的武力为锋头下,还是如此难缠,让吕布心中忧虑无比。吕布麾下的并州狼骑才三万,现在战场上就二万。
  
  换而言之,并州狼骑死一个少一个。每一个并州狼骑的死伤都让吕布心痛。对方西凉铁骑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就是说一比一的战损,吕布也承受不起。
  
  “吕布之勇,非人力可敌也!”西凉军阵中的徐荣无比感叹,徐荣早就见识过吕布之勇,却还是觉得吕布在不断刷新常人的感观。
  
  吕布所向披靡,而其麾下的并州狼骑就算勇猛,也做不到杀敌不伤己,基本上是我捅你一枪,你还我一刀,或者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随着锋头吕布的深入,西凉铁骑逐步占优势,并州狼骑受到了不同方向的攻击,伤亡也比西凉铁骑更多。这就是徐荣统兵之能的体现。
  
  如果说甫一交锋,是相同兵力对战。那么随着吕布率并州军深入,就是西凉军以二对一或更多。在本就差不多战力下,谁占优就显而易见了。
  
  “将军,形势于我军不利,撤吧?”随着吕布冲杀的亲卫见己方伤亡大增,开口建议道:“再杀进去的话。”
  
  这名亲卫跟随吕布日久,不仅武力不错,眼力劲也好,重点是十分了解吕布,说话也有分寸。知道什么时候该劝谏,又该如何劝谏。
  
  “撤!我殿后!”吕布何尝不知形势于己方不利,也毫不犹豫地下令。
  
  有一点不得不说,类似于吕布这种自身武力值高的统帅都有这么一个优点,就是身先士卒。从来都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
  
  这类家伙代表有吕布,关羽,张飞,孙策,马超等。其中又以孙策和马超为甚。他们从来是说随我冲,而不会说给我冲。
  
  这类家伙是勇战派,其优点是可以带动士气。主将(帅)都不惜身一战,将士们何惧一战!缺点也明显,主将(帅)易折损。主将(帅)有不测,基本上全军覆灭。
  
  与这类勇战派相反的就是谋略型。如徐荣,周瑜,卢植,皇甫嵩,朱儁等都是。对于他们而言,勇战派都是匹夫之勇,不可取。
  
  当然,有西楚霸王项羽的神勇,足可挑翻太多谋略型。有准阴侯韩信之姿,也可以歼灭太多勇战派。
  
  可惜,这世上也只有两个这么生猛的人。从历史记载的结果上来看,勇战派还是差谋略型一点儿。这是以成败论英雄。
  
  吕布很猛,可谓当世第一,比霸王还是略逊一筹。徐荣很牛,是当世统帅能力摆前五的存在,比淮阴侯也差一点。所以吕布折损多点全身而退,徐荣稍占点儿便宜,却也只能目送吕布撤走。
  
  一场历时不久,却无比惨烈的战斗结束了。是役,并州狼骑折损三千左右,西凉铁骑折损二千五百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