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二百三十五章,光阴荏苒 上

第二百三十五章,光阴荏苒 上


  是夜华佗等人就住宿于柳庄之内,而陈到也夜宿于村口的临时营帐中。本来陈到是可以置身事外的,这下还恶了上司,陈到绝对算是仁至义尽了。
  “华神医,华神医!”第二天早晨,华佗就被张族长的叫声吵醒了。华佗等人也是在天快亮时才休息下,这时正是困得不行之时。
  “怎么啦?”凭着极高的职业道德和素养,华佗还是霍地从床榻上一跃而起,披衣小跑而出问道。
  “有效,有效!”张族长喜极而泣地说:“华神医真是回天有术妙手回春啊!天亮时分就不少村民在上呕下泻一番后,吵着要吃东西。”
  在张族长看来,但凡久病大病之人突然吵着要吃东西,不是回光返照就是病要好了。现在是服了华佗开具的汤药所致,明显是病要好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嗯!”华佗点点头说:“你可以让人煮一点清粥,什么都不必放,让想吃东西的村民都吃一小碗。绝记不可饱食!”
  “好,好!”张族长掉头就安排人煮小米粥,本人却手舞足蹈地不知该做什么或说什么,就那么瞧瞧粥煮得怎么样了?又看看好转的村民又如何了?
  一碗稀薄的小米粥下肚,所有得了伤寒病的村民觉得好多了。不说豁然而愈,也是全身充满了力量。嗯,有点夸张,最少都死不了了。
  那些体弱者,撑不住的,早被之前一波带走了。剩下的都是身体不错的,有华佗的药服下,也就差不多好了起来。
  “柳庄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只剩最后的水源问题。”华佗念叨着,对于水源问题,华佗还真没有什么好主意。
  柳庄这条小河是流动的活水,不可能进行有效的消毒。再说也没有什么消毒的药水。这个时代连石灰也还没有用于净化水质。
  最后华佗也只好交待柳庄人多掘几口深井,尽量生活用水多用井水。实在不行要用河水,就必须烧开再饮用。当然井水也一样要烧开再用。
  华佗留下了两名弟子观察后续情况,在一众村民的千恩万谢中离开柳庄,向下一个瘟疫横行的村庄出发。
  华佗等人来到村口,只见双眼通红,还带着两个深色的熊猫眼的陈到。这家伙不会是通宵没合眼吧?事实上还真是,陈到是怕夜深人静中袁太守命人一把火烧了柳庄就大发了。所以陈到睁大双眼盯了一夜!
  “多谢陈将军!”华佗看见村口多了许多兵马,自然就知道了袁前太守兴师问罪之事,对陈到感谢之余也关心地说:“陈将军有心,可是得罪上头,不知有打算?”
  “华神医放心,袁太守还不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不做这百夫长了。”陈到一副无所谓的情形说:“不能上报国家下安黎民,又当什么官做什么吏!”
  “陈将军,有个地方为官吏,上可报效国家下可保境安民,不知有意否?”华佗闻言,似笑非笑地说:“绝对不会辜负将军一身所学的!”
  “幽州有点远啊!逍遥侯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容我想想吧,反正华神医在豫州也需要一个带路的,我就先帮华神医完成逍遥侯所托再说。”陈到并不愚笨,反而是一点就通的人。
  “甚好,甚好,不急,不急!”华佗轻笑道:“救人如救火,下一最近的村落是那儿?”
  “不远,不远,此去十余里枣庄便是!”陈到如数家珍地说:“枣庄人口才六百余,可是有一半人犯上了瘟疫,情况很不乐观。据我所知,这几天之内上头就会把枣庄付于火海!”
  “那还等什么,走啊!”典韦在一边大呼小叫。在典韦的叫声中,一行快马加鞭向枣庄而去。
  当华佗等人还没到枣庄之前,枣庄的村民全部都已经集中起来,周围是一圈的干柴和一队队张弓上弦的全副甲胄士卒。原来是袁前太守在柳庄受气回去,就命令一把火烧了枣庄。
  “让你们多事,我一把火烧了,看你们还怎么多事!”袁前太守就是这么一种想法。当然也不排除掩饰一些其他什么。
  “恶来,快去阻止他们动手!如有不听者,你可以下手弄昏!”华佗远远看见村中这架势,不迭地吩咐着典韦。
  “好呐!”典韦本就是步行,应诺一声如火箭加速,“嗖!”的一声,只留下一阵尘土飞扬,人已成一个小点!
  “放下手中的弓箭,不然别怪俺老典不客气!”一声如炸雷般在一众士卒耳边,同时眼前一花,双手一麻,就有数十个士卒的弓箭落地。
  “你是什么人?妨碍公差法办可是重罪!”领头的校尉见典韦来势汹汹,而且身手高绝,也不敢命令部下放箭,只敢高声质问。
  校尉话音刚落,铁塔般的典韦已欺身而上,一只手如铁钳般扠住了这名校尉,怒目而视道:“命令他们放下弓箭,不然俺弄死你!”
  典韦是真急了才连说两次俺。也就是校尉大叫,典韦才现起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悲催的校尉就被典韦扠在手中,连双脚也悬空乱窜。
  “呜呜呜呜呜!”校尉是真想命令部下放下弓箭,可是被典韦扠住,口里发出正常的声音,只能四肢乱动,呜哇哇地发着哽咽声。
  “下不下命令?”典韦气急地催促,手上加了一分劲道。典韦完全没发觉这名校尉是说不出话来,只以为人家比较有原则和硬气。
  “你让我下命令,你倒松手放我下来呀,还加劲,我都要没气啦!”这名校尉想死的心都有,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还横得不讲道理。
  “恶来,松手!”终于赶到现场的华佗,看见典韦手中的这货双眼上翻,脸色开始青紫,连忙高叫:“你不松手,人都快窒息死亡了!”
  “哦!”典韦一松手,这名校尉如烂泥般瘫痪在地上,典韦还瞪了这货一眼说:“会死了也不说一声,真蠢!”
  “天啊!我能说还不会说么!”这名校尉双眼一翻,直接被典韦气昏了。
  “先生,不关我事,我可松手啦!”典韦十分委屈地说,还手指所有人道:“你们都看见了哈!是他自己昏过去的!”
  华佗不置可否,伸手号了下校尉的脉,长出了一口气说:“没事没事,就是怒急攻心昏迷过去了。休息片刻或一桶冷水就会醒过来!”
  “我去提冷水!”典韦本着是自己的责任,就要转身去找桶。却被华佗瞪了一眼,乖乖地闭口垂手而立于华佗身边。
  稳住了典韦这二货,华佗又以目示意陈到。陈到心领神会地开口道:“这是谯县的华神医,昨天治好了柳庄的瘟疫,今天就来枣庄治理瘟疫。你们枣庄的主事人出来下!”
  校尉昏迷了,包围村民的士卒是群龙无首。本来士卒们就不想行火烧村民的逆天之举,加上典韦真的凶残。士卒们都默然无语地放下弓箭,静静地围观着。
  至于村民来说,被从家里赶出来时,就已经是一群行尸走肉。直到典韦出现,村民们心中泛起了一丝波澜。随后想到瘟疫无法无药可治,又心如死灰。
  在陈到的说词下,众村民才又心思活跃点。一个年六十岁的老头战战兢地越众而去道:“老朽忝为枣庄村长,不知这位将军有何训示?”
  “老人家,这是华神医,特为枣庄瘟疫而来。还请老人家向华神医说说枣庄瘟疫的情况。”陈到和颜悦色地说,还把老村长带到华佗面前。
  老村长看了眼仙风道骨的华佗,满是怀疑地问:“华神医,这瘟疫可治?柳庄的瘟疫已治好?也不烧我们了?”
  “老村长,这瘟疫可治,柳庄的瘟疫已基本平息!”华佗自信而肯定地说:“老村长你就放心吧,肯定不烧!”
  “哇!”的一声,六十岁的老头放声大哭起来。让众人不禁感慨万千!能让一个老人家如此伤心痛哭,也足见这年代瘟疫之可怕,这世道之悲惨!
  在汉末而言,六十岁已是高龄,一般都是四,五十多就过世。除了说生活质量不高,营养不足,还有就是疾病横行。最主要的是食盐中有毒物质太多,而人人又必食。或者可以说这年代寿数不高,是所有人都慢性中毒了呀!
  这老头之所以哭得如此伤心,还有一点是因为他三个儿及一家都死于这次瘟疫。现在有希望了,一家人剩他一个老头,又有何意义?
  老头最后还是止住了哭声,把枣庄的情形详细讲了讲。枣庄是真的可谓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全村六百余人已死于瘟疫大半。剩下的三百人左右也有百余人染上了瘟疫。
  让华佗松了口气的是,枣庄的瘟疫也是和柳庄一样的伤寒病。刘备早就说过,就是伤寒病也有好几种,并不是都可以用葛根解决。有了柳庄的经验,治理起枣庄的瘟疫就轻车熟路了。
  那名昏迷的校尉还没有醒过来,枣庄就已飘起阵阵药香。当然,也不排除这名校尉早已醒转过来。一个要装昏迷不醒的人,不在合适的时机是不会醒过来的。何况也没人去泼他一桶冷水什么的。
  没有半点意外,枣庄村民在服药的当天晚上就见效了。只能说华佗果然不愧是名传千古的神医,这医术真的不凡,而且进步很大。从柳庄到枣庄就日见其效,下一地方该是服到瘟疫服了!
  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名昏迷的校尉醒转了过来,招呼也不打一声地率队溜了。让典韦想道个歉,说声对不起都不行。
  华佗见药生效,又留下两名弟子以观后效,自己带人连夜赶往下一个村落,陈村。
  ……
  华佗和典韦等人在豫州各地忙得昏天黑地,而刘备却正在与小女友蔡琰亲亲我我,好不惬意。可在快活的同时,也有点小麻烦。嗯,有人上门对刘备兴师问罪。
  刘备送走华佗,典韦,徐庶没几天,甄姜大小姐跑到楼桑村四合院堵住刘备。刘备正陪着小女友蔡琰下象棋呢!
  “侯爷,刘侯爷,你好雅兴呀!”甄姜一进四合院,俏脸不善地说:“把我的人勾搭走了,竟然像没事的人一样,还和琰妹下棋!啧啧,真让小妹甘拜下风佩服之至也!”
  “啥?还有这样的事?”刘备揣着明白装糊涂,从逍遥椅上站了起来,游目四顾地说:“甄大小姐的人在这四合院?还不自己出来!”
  “扑嗤!”一笑,蔡琰忍悛不住,一双玉手儿挽着甄姜说:“姜姐放心,师兄会给你一个交待的!且坐且坐,待琰儿泡壶香茶给你消消气!”
  “你呀,一个傻妹子,也不知你看上他那点?且看他如何交待!”甄姜再大怒气,也对天下第一美才女蔡琰痛爱有加。
  蔡琰嘻嘻一笑,白了刘备一眼,才飘然而去泡茶了。留下一个气嘟嘟的大美女,一个云淡风轻毫无自觉的刘备。
  “装吧,装吧!”甄姜嘟着红唇说:“别以你是地主,我就拿你没办法!哼!本小姐有千万方法让你哭笑不得!”
  “哈哈哈哈!”刘备忍不住大笑说:“我还以为大小姐有千万种方法让我生死两难呢!好吧,大小姐那跟班确实被我派出做事了,要怎么个交待,大小姐直说吧!”
  “不是跟班,是本小姐的近卫!”甄姜双手叉腰地说:“有功夫,又有眼色的近卫可不好找。你该怎么交待,让我想想!”
  “切!想都没想好也敢来,不怕我把你打出四合院?”刘备手一挥,有如地主恶霸似的说:“小妹妹,你想好了再来吧!”
  “你,你敢!”甄姜被刘备反客为主,半天才反应过来说:“我才是债主吧!你说,你怎么赔我?”
  “要不把恶来赔给你做近卫?恶来可比你那近卫能打得多,考虑考虑?”刘备有如勾引小红帽的大灰狼。
  还别说,刘备一提典韦,甄大小姐明知不可能,也还是一阵意动。典韦能打,当今大汉天下知道的人多了。刘备游历天下,身后就跟着双戟典韦。这么多年来,刘备毛都没少一根,就知典韦之能了。
  “不行!”甄姜转念之间就肯定地说:“典韦是能打,可是他未必会听我的。典韦要走,谁拦得住?侯爷打的好算盘,又想吃又要拿,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