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七十四章,孙坚发迹

第一百七十四章,孙坚发迹


  南阳郡太守是谁?没人关心。他又那里去了?也没人知道。张纮是谁?乃广陵贤才。他如何上位?只有灵帝才知道。
  反正朱儁不知道,他只知道南阳,乃至荆州,或是全大汉,都是一个旋涡,一不小心会把人吞噬得连骨头都不剩。
  还好,今天朱儁就班师回朝。其实朱儁从平定宛城之后就吃住在军营,基本与外界失联。中立到朱儁这份上,全大汉也别无分号。
  可是袁绍和曹操就没这么安份了,年轻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直到朱儁已整军待发,两个家伙才归队。
  朱儁虽然说不参与政斗,也不与外界过多接触,但是并非冷漠到没有人情味。对袁绍和曹操的好动和迟迟才归队,也只是笑笑,并没有苛责。
  在新任南阳郡郡太守张纮率一众官员欢送下,朱儁率部班师回朝。不日回到洛阳,大将军偕朱儁进宫面圣。
  不料不等灵帝论功行赏,又有奏章无数涌上案头。荆州长沙有区星作乱,幽州渔阳有张举和张纯反,张举称天子,张纯号大将军。
  “朱卿,你刚从荆州平定宛城贼寇,要不再出征长沙如何?”灵帝刘宏以商量的口吻说:“待平定长沙,两功一并再论赏赐可好?”
  朱儁中立的立场和本身的军功,都让灵帝不得不倚重和重视。真心为国征战,还不参与乱七八糟的活动之人,是做皇帝可以争取和信赖的对象。
  “为国征战,为君分忧乃为臣之本份,臣不要赏赐。”朱儁奏道:“圣上,平定长沙区星之乱,不必劳师动众。臣举荐一人,不日可定。”
  “哦!是谁能让朱卿如此看重?”灵帝刘宏一听不必发兵,不需损财,不由龙颜大悦地说:“朱卿且速速道来,如果不需发兵就平定了长沙区星之乱,朕封他为侯,并坐镇长沙。”
  灵帝刘宏也是心情太的,才许下如此宏愿。或者说这货多少认识到要想马儿跑,必须给点草的道理。
  “陛下,此人乃上次随臣讨伐张角贼子的孙坚孙文台。”朱儁平淡地说:“其人勇猛有加,足以平长沙区星之乱。”
  “嗯,上次其部下几千江东子弟命丧广宗,朕还没有所补偿。”灵帝刘宏略有怜惜地说:“传朕旨意,准孙坚就地招兵,不日征讨长沙区星贼众。平定后封孙坚为乌程侯,领长沙太守一职。”
  “谢陛下!”朱儁躬身退于一旁,不复再说什么,连幽州渔阳之乱也不置一言。这就是中立派的朱儁,还真让人无语。
  其实不是朱儁不想为平定幽州渔阳之乱建议什么,是因为说到幽州就会牵扯到逍遥侯刘备。上次张让还差人问过接应进入幽州的黄巾军余党是否是刘备部下?朱儁未置一言,这次自然不肯对幽州渔阳之乱说什么。
  “何卿,你认为让孙坚出征妥否?再说幽州渔阳之乱应如何处置?”灵帝说完,又问另一边的大将军何进。
  “陛下,朱将军建议很好,孙坚确实骁勇善战,不日就会建功。”何进开口奏道:“至于幽州渔阳之乱,巨也举荐一人,必定会马到功成。”
  孙坚算是身后有人的人,其人脉关系到了大将军何进这里。何进才会默许朱儁的建议。当然何进口里的另一个人,也是人脉关系到他这里。
  “何卿该不会说刘玄德那小家伙吧?”灵帝刘宏见何进点头,笑道:“还真不错,反正这家伙就在幽州,他也应该很乐意为朕分忧。这样吧,传朕旨意,也让刘备就地征兵,不日征讨渔阳之乱。”
  如果说刘备平定幽州渔阳之乱只是景上添花,那孙坚平定长沙之乱就是发迹之旅。孙坚由此而打下了日后孙氏一族雄霸江东的坚实基础。
  ……
  吴郡,富春,城西一处风景优美的庄园,这是吴郡富春威名远扬的破虏将军孙坚孙文台的府邸。
  孙坚去年率数干江东子弟随皇甫嵩和朱儁平黄巾之乱,不料在广宗城中遇伏,三千江东子弟埋骨广宗。孙坚心灰意冷之余毅然带着幸存的三百余江东子弟兵回归故里吴郡富春。
  以三千江东子弟兵为代价,孙坚就获得一个空头的破虏将军称号,再也半点实权实职。这怎么不叫满腔报国热忱的孙坚心灰意冷,又怎么不让铁骨铮铮的孙坚郁闷难当。
  自回归吴郡富春家里后,孙坚坚毅的脸上再也没出现过笑容。一旦想到埋骨于广宗城内的熟悉脸孔,孙坚实在找不到笑的理由。以致吴府上下每个人都有点小心翼翼。
  吴府的后园中,水榭楼阁,假山花卉,有说不出的幽雅别致。何况江南的春天总来得早些,在北方还是寒风拂人时,这里已经百花逐放。
  在春色迷人的后园中,还有一块练武专用的小校场,校场两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和练武的器材。其中一把巨大的石锁特别惹人注目,从其光滑的把手上不难看出这石锁时常被人摆弄!
  更惹人注目的是校场中一名年约十岁左右的俊美少年,正把一把环首大环刀耍得虎虎生风。一招一式有模有样,一瞧就知道这小家伙练了不短的年月。
  “策儿,练功不可过度,得劳逸结合。”孙坚负手而立,有点不怒自威地说:“今天的功课完成了么?看书和写字与练功一样重要!”
  “父亲!”这名叫策儿的孩子收刀挺立,十分敬畏地回答:“策儿要像父亲一样成为威名远播的将军,沙场骋驰,杀敌报国才是策儿的志向,才不辱父亲及先祖之威名。”
  这个英武不凡的孩子自然就是孙坚的长子孙策孙伯符。现如今十一岁,也还没取表字。不知道是遗传还是说天赋如此,孙策对武学痴迷,对战场向往。小小年纪就武艺超群,可力举数百斤石锁。让人十分遗憾的是对文事不喜不通。
  说得好听点是武痴,说得难听点是二货,脑子里全是肌肉的二货。不过这二货生得相貌堂堂,还气质不凡。嗯,就是一个自带主角光环的二货帅哥。
  孙家乃孙武后人,才有孙策口里的先祖之威名。再说孙坚也就是以勇武著称,孙破虏就是他孙家引以为豪的事。孙策说得在理!
  “策儿,文德武功一样重要。为父的遗憾就是只能以征讨为功,而不能修文德之事。”孙坚无奈地叹息道:“文武兼备才能兴家卫国,明白吗?”
  “哦!”孙策拉耷着脑袋应了一声,心中却在吐槽:“一看书简就犯困,那里有一刀一枪来得痛快。再者说书简上都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孙坚自然不知儿子孙策心中所想所念,不然也不会如此从容地离开。孙策在孙坚离开后,解了外衣,开始摆弄着那数百斤重的石锁。
  数百斤重的石锁,在一个十岁多点的孩子手上轻若无物。这画面怎么看也让人觉得诡异,却真实地发生发展着。
  ……
  某日,城西孙府异常热闹,孙坚的几个铁杆部下不的而同来到了的孙府。黄盖,程普,韩当等亲信将领都到齐了。
  “哈哈哈哈!”孙坚亲自来到门外迎接,发出归家后首次开心大笑道:“今天发了什么风,把兄弟们都吹来了?”
  孙坚一边笑着迎进这些生死与共的兄弟,一边吩咐孙府下人准备膳食酒水及茶点。一行人进入了孙府会客厅。
  “将军,长沙区星自称将军,聚众数万烧杀抢掠攻打城邑!”待坐定后,黄盖没有说什么客套话,而是直接进入主题,因为他知道孙坚想听什么,黄盖等人来的目的就是想听听孙坚的意思。
  “揍他丫的!”孙坚想都没想地说,说过之后又叹口气说:“还是算了吧!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深刻么?我的大荣兄弟呀!”
  黄盖等人本欲劝说一二,不过一听孙坚提到亡故的兄弟祖茂祖大荣,众人相偕默然。虽然说将军难免于战死沙场,但是真正当兄弟死去,谁都难以释怀。
  按历史来讲,在公元187年(中平四年),长沙人区星反叛,自称将军,聚众数万,攻围城邑。朝廷任命孙坚为长沙太守,前往剿灭。
  而如今才公元185年(中平二年),这时间上就出现了偏差。究竟为什么会这样?谁也不知道,嗯,应该只有天知道,连灵帝刘宏都不知道。
  “将军,大荣兄弟的事大家都很难过。不过大荣兄弟乃为国征战,为国捐躯,马革裹尸算死得直所!”程普在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如今天下纷乱,烽烟四起,我们也得掌握一支武装力量,保卫家园保全族人。而征讨叛乱不失为名正言顺之机。还望将军细思量!”
  “是呀,将军应该知道如今天下各地的世族强豪都不遗余力地组建私兵,连当朝都是默许的。有将军出面必定会一呼百应!”韩当也适时劝道:“就算不去征讨叛逆,也可防贼子窥视家园。”
  “嗯,众兄弟言之有理!”孙坚从思念祖茂的悲伤中回过神来,点头道:“组建人马是善,可还差一样东西!”
  就在孙坚言语间,孙府管家急匆匆来到会客厅,也没回避黄盖等人,开口道:“老爷,洛阳有圣旨到。”
  “哈哈!万事俱备矣!”孙坚霍地站起身来说:“众兄弟随我接旨,看来我们该再次披甲上阵喽!”
  公元185年春,长沙区星聚众叛乱,朝庭任孙坚为长沙太守领兵征讨。孙坚领命,一声吆喝,从者如云,皆是自带铠甲兵仞粮食的江东青壮子弟。孙坚精选五千之数,带数名亲信将领开往长沙。
  别人都是征兵征得泪流满面,孙坚倒好,一声吆喝就从者如云,还在其中有所优择。嗯,这就是天命所归之人呀!人家父子都自带主角光环,还真羡慕死个人!
  ……
  孙坚率五千人马不日就来到了长沙境内,将人马安营扎寨安置妥当后,孙坚就带着数名亲卫来到长沙太守府。
  “我乃新任长沙太守孙坚。”孙坚召集了太守府所有官吏,开始了上任的首次训话:“我不管之前如何,从今日起还劳烦各位各司其职,善待郡民,一切按规矩办事。若有治下之人检举揭发,一律清除出郡府。若触犯律法者,按律论处!”
  “至于郡内的反贼,就交给我孙坚处理!”孙坚杀意十足地说:“我孙坚别的不行,杀人砍头还是很在行的。”
  孙坚凶名在外,威名远播,一番话又说得杀气腾腾。让一众郡府官吏唯唯诺诺,除了点头应诺,连一句阿谀奉承之词也说不出来。
  孙坚雷厉风行,一纸榜文张贴满郡,让全长沙郡民督查吏治。自己则察探区星敌情整军征讨。
  区星其人三十余岁,举事前不过是一个地痞青皮,不事劳作。眼见天下纷乱,黄巾军四起,地方官吏贪婪而不作为,遂揭竿而起。不料也从者甚众,很快聚众数万,开始举风作乱危害地方。
  苛政猛于虎,贪官凶似狼,官逼民反的世道中,区星一伙很快在内应外合下取得一系列小胜,也占据了几座小城池。
  区星意得志满,准备干一票大的,围攻长沙郡城。这日,区星率部五万余众迤逦向长沙郡城而来。
  “报!”前方探子很快通报:“将军,前方有一支兵马阻挡去路。”
  “有多少兵马?是谁的兵马?”区星吓了一跳,知道敢拦路阻击的都不是善茬。
  “将军,约五千人马。打着长沙太守孙字旗号。”探子把所探知的情形一一说明:“还请将军定夺!”
  “再探!”区星挥了挥手,让探子离去,同时命令部队停止前进,把麾下的虾兵蟹将都召了过来开启临时军事会议。
  “前方有一支约五千人的兵马拦路,大家如何看?”区星在众将来齐后,从容不迫地说:“旗号为长沙太守孙。”
  “将军,区区五千人马算个俅,咱们兄弟直接开过去,还不吓死他们!”一个披头散发的壮年大咧咧地说:“十个打一个,真不知谁给那鸟太守的信心?”
  “将军!”一个算比较有见识的家伙开口道:“此人敢迎头而来,自然有几分凭仗。曾闻吴地富春有一狠人孙破虏孙坚,莫非是此人,倘若真是此人,将军还得小心,孙坚人称江东猛虎!”
  “什么破虏,什么猛虎,我就不信堆不死他姓孙的!”披头散发的青壮抱拳请令道:“将军,我愿为先锋,杀他姓孙的一个片甲不留!”
  “好!你就率一万人马去打头阵!本将军随后就到!”区星大声叫道:“本将军倒要看看这长沙太守孙某人是不是三头六臂!”
  ……
  “将军,为何明知区星贼众从此而来,而不设伏奇袭之?”黄盖满是不解地问:“我观贼军队形不稳,士气全无,一场伏击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
  别说心思慎密的黄盖,连神经大条的韩当和老成稳重的程普也是不解。都在翘首以得孙坚的解释。
  “哈哈哈!”孙坚开心一笑,环视了众将一眼,故作高深地说:“费解是吧?费解就对喽!我孙坚治政不在行,可是我武事可以啊!初任太守一职,我必须用一场堂堂的大胜来说服世人,有我孙坚在长沙,必可保境安民!”
  “众将听令!”孙坚言毕,也不再废话,那怕明知对方不过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孙坚也不愿犯兵家最低级的错误,兵贵神速,从来是取得胜利的不二法门。
  孙坚持刀纵马打头,黄盖跃马扬鞭护在周边。韩当在左,程普于右。孙坚的五千兵马分成三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区星部冲杀了过去。
  这时孙坚连后队都没留,他坚信自己可以一战功成!这就是江东猛虎孙坚,勇猛而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