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一百一十九章,不敢开口

第一百一十九章,不敢开口


  赵雨各种撒娇卖萌之下,赵云答应了教赵雨箭术。赵雨才心满意足地去做饭,表示犒劳下归家的二哥,以及实现与刘备的当年之约定。
  “二弟呀,不提当年活命之恩,也不提汉室宗亲的身份。就是大哥我来涿郡以后所见所闻,都无不说明刘玄德是个胸怀天下万民的人,有颗仁义爱民之心。”赵峻在小妹赵雨走进厨房后,就跟二弟赵云说起正事。
  “二弟练就一身好武艺,如要寻一明主,刘玄德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赵峻建议着。
  “练就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大哥又为不建议小弟去从军讨伐黄巾贼或戍边呢?”赵云略有不解地问:“大汉如今天下乱起,外胡虎视眈眈。”
  “天下为何会乱?当朝昏馈,宠信阉臣,排忠诛良,不思民生,罔顾民情。”赵峻叹道:“加上众世家及地方强豪拼命兼并土地和蓄养私奴。天灾人祸之下,黄巾军才揭竿而起,为了活下去而抗争。”
  “这样的当朝,你如何报效?这样的黄巾军,你如何下手诛杀?”赵峻站起身道:“刘玄德有兴汉之志,有强国富民之心,示有与之匹配的德行和才能。”
  “大哥,小弟知道该怎么做了。”赵云点了点头说:“此次下山,对当今天下的现状有所见闻。这不是率众来投效了么。”
  “好,好。”赵峻其实知道二弟的心思,说这么多只是怕赵云以为刘备挟恩而求。
  嗯,不排除当年刘备确实有这点小心思。不过相比于刘备一直以来的所做所为,这点小心思就可以忽略不计。刘备确实为大汉的千秋万代而谋划。
  这时刘备和典韦也从营地回来,刘备刚进四合院,坐下就问赵云说:“子龙的部下已安排妥当,不知子龙日后如何打算?”
  “玄德大哥,大恩不言谢。”赵云施了一礼道:“子龙此来,乃投效玄德大哥,一切但凭玄德大哥做主。”
  “有子龙之助,我如虎添翼,更是大汉之福万民之幸也。”刘备形喜于色道:“愿我们兄弟一道还大汉天下万民一个大平盛世。”
  “对啦,子龙刚出师下山,怎么有这么支人马?”一边的典韦在为刘备高兴之余,问了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是这么回事。”赵云把下山之后发生的事讲叙了一遍。其中提到了路遇张飞,以及常山剿匪等事。
  “想抢子龙的宝马,还惹上三将军,这是多么胆肥的毛贼呀!”典韦不禁吐槽,还不忘说:“杀外胡肯定痛快。”
  刘备没理典韦,而是对赵云说:“黄巾军不足为患,有皇甫将军等人足以镇压。所以子龙也去我公孙师兄麾下历练一番如何?”
  “谨遵玄德大哥之命。”赵云很爽快地应诺:“不知玄德大哥有什么要交待的?”
  “好,子龙你先好好休息几天。到时我会修书一封给公孙师兄,你带上呈给公孙师兄即可。”刘备想了下又说:“你的那支人马带上。子龙,有两点我要交待于你。其一,戍边抗胡同时务必保护好我公孙师兄。其二,带出一支你赵子龙的白马义从。”
  “诺!子龙必不负玄德大哥所托。”赵云恭敬地再次应诺。
  “嗯。”刘备对于赵云保护公孙瓒一事,比赵云本人都还要有信心。
  如果问三国群英中最会保护人?赵云当属第一,第二才是典韦,第三是许褚,第四是周泰。赵云是全能型保镖,无论武艺技巧都无可挑剔。后三者全是力量型。
  “吃饭啦!”青春美少女赵雨如黄鹂出谷般叫唤叫。大家纷纷向刘备家的大客厅走去。
  其实说是赵雨做饭,还不如说在厨房里添乱。赵雨会做饭了是没错,可是刘备家的厨娘可不仅仅会做饭,各种菜式和炒法,让赵雨叹为观止。
  厨娘可知道赵雨甚得刘备的喜爱,与她们心目中的小主母蔡琰是姐妹关系。自然由着赵雨乱来。
  一锅菜炒得差不多了,赵雨接手翻炒几下,起锅盛好。这盘菜就算是赵雨炒的。嗯,就是这么弄的!
  “嗯,雨儿的厨艺真不错!”刘备一边吃一边由衷地赞道:“色香形味俱是一流,很好,很好。”
  “二哥?好哥哥都发表了吃后感哦。”赵雨满是期待地眼巴巴望着赵云。
  “好,小妹长大了,都会做饭烧菜啦!”赵云怜爱地说:“不过二哥还是希望小妹学学女红,读读诗书什么。”
  “不,雨儿可不要养在深闺人不识,雨儿要做个女将军。”赵雨算是深受黄彩蝶的影响,又是一个不爱红妆爱武妆的青春美少女。
  “……。”赵云被惊得连口里的饭菜都差点差了下来。脑海中很突兀地浮现出樊轻衣的俏丽模样。
  ……
  夜幕降临,楼桑村静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安然地休歇起来。而刘备家的四合院里有个人在院子中来回走动,显得内心有点噪动不安。
  刘备在安排赵云一行人,平息了下兴奋的情绪,正准备休息之时,田丰默默地来到刘备房间门口咳嗽几声,又悄然离去。
  “糟糕!”刘备想起了白天与田丰所说之事,今晚要去蔡邕那里探口风。刘备是真不敢去呀,又不想假借他人之手。于是坐蜡了,在四合院里来回走动。
  看了眼蔡邕家依然闪烁的油灯光亮,刘备知道蔡邕或蔡琰都还在读书或写字。可是,可是,刘备就不敢上去叫门。
  不知道纠结了很久,直到四合院里灯光快要尽灭之时,刘备才壮着胆走到蔡邕家门口轻轻敲了三下。
  “来啦,这么晚会是谁呢?”蔡邕正准备收拾下安寝,不料传来了敲门声。蔡邕一边过来,一边喃喃自语着。
  整个涿郡来讲,经过刘备及其小集团所有人的努力,可以说达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状态。尤其是楼桑村,刘备的四合院,更是处于绝对安全中。
  “是我,先生。”刘备抹了把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轻声地说:“有些小事想请教下先生。”
  “是玄德啊,进来进来。”蔡邕还真是吃了个怪,小事想请教,蒙鬼呢,刘备就没大晚上来请教过问题。当然,蔡邕还是不动声色地开门把刘备放了进去。
  “上茶。”蔡邕一边关门,一边吩咐人上茶。关妥门后就带着刘备向书房而去。
  “坐,说吧,这大晚上的肯定有什么要紧的事。”蔡邕招呼刘备坐下,自个儿也坐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让刘备越发紧张。
  实在是蔡琰太小了,让刘备这个有着后世观念的人怎么说得出口。想娶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啧啧,妥妥的罪恶兼邪恶的事儿。
  刘备定了定神,开口就离题万里道:“先生,康成先生一行人明天就会到楼桑村,不知弟子该如何?”
  “就这事?”蔡邕眨着一双洞悉人心的眼睛说:“康成公乃当世之智者,他会自己去看,你什么都不必做,自留他自有主张。”
  “当然,能让康成公如此,已经说明你做得不错了。这个年节他肯定会在这里过。至于以后会如何,我也不知道。”蔡邕叹了口气说:“涿郡太小,容不下这许多的人才啊!”
  刘备所尝不知池子太小容不下一群迎风化龙的家伙。不过,这有什么办法?青州是不错,可是目前刘备吃不下,也消化不了。
  刘备更知道郑玄诸人不是想留下就能留下的。只能是他们自愿才行,强留?想多了。倘若刘备用强,那么不但是前功尽弃,还会得罪大汉天下的所有士子士族。
  在两人沉默的当口,蔡家的小厮已经奉上了茶水。挥手让小厮离开,蔡邕再次开口问:“玄德,到底所为何来?”
  “……。”刘备是真不敢开口,半响后稍稍提及蔡琰的话题道:“不知琰儿师妹的表字定了没有?”
  “定了,不是听玄德你的,琰儿表字文姬。”蔡邕抚着胡须道:“女儿家本来不必读这么多书,更不必著书撰文。无奈琰儿确实聪慧,出个才女也不错。”
  “才女挺好,才女挺好。”刘备终于还是打了退堂鼓,起身告辞道:“先生早点歇息,弟子告退。”
  至于田丰想咋的就咋的。让刘备说出想迎娶一个十几岁小女孩的话,真的是臣妾做不到啊。
  “玄德,让你母亲来吧。”蔡邕开口,把刘备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于地。
  “先生。”
  “你和琰儿之事先定下吧,我没意见。”蔡邕微笑道:“琰儿应该也非常愿意。”
  “谢谢先生。”刘备似乎除了说谢谢,真找不出还该说什么。
  夜更深,四合院灯光尽熄,处于一片安静祥和中。唯有几声虫鸣显得异样的欢乐和欢快。
  ……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郑玄一行人就来到了楼桑村。刘备家的四合院立马热闹起来。
  刘备昨天就交待了厨娘,今早早点多弄点。早点很简单,就是量多些。一份小米粥,慢火熬制而成,香甜浓稠而可口。
  一份饼子,色泽金黄,外焦内嫩,香脆而劲道。一份咸菜,伴粥开胃的上佳之选。一份青豆,或可佐酒。
  郑玄一边品尝,一边抬手道:“玄德,上壶逍遥醉正好!”
  早上饮酒,这似乎是养生之大忌。刘备看了眼郑玄道:“先生,可愿听弟子一言?”
  “玄德但说无妨。”郑玄放下筷子,抬手道:“我也正好有几句话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