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五十一章,峰回路转

第五十一章,峰回路转


  “玄德为何不说话?难道说青州褚燕部真的很厉害?”荀彧见刘备出神,想起下午刘备说过褚燕部不错之语,不由惊问道:“不知如何个厉害法?”
  刘备是心有千千结呀,不由苦笑道:“黄巾之乱迟早会平定,褚燕部最多占山为王,都不足为虑!我想的是平定叛乱后,天下就真的太平了!?”
  “平定了叛乱反而天下不太平?玄德说笑了吧?”荀彧有点不可思议地说:“当今圣上会吸取教训引以为诫吧!肯定会让民众休养生息,天下太平则可期矣!”
  历史中在黄巾之乱中,刘焉建议改刺史为州牧,各州州牧可以开府建制,组建军队。在平定黄巾之乱后,各地州牧太守之流并没有解散军队,而是拥兵自重。这是由汉末走向三国乱世的主因。
  与此同时,灵帝这货做了个英明而伟大的决定,解散中央军。好吧,就算国家财政没钱,国库空虚,也不至于连数万中央军也养不起吧?万一京机重地有点紧急状况,真要去调边兵或各州郡的地方军队。
  果然,何进这猪头身为大将军,在灵帝两脚一蹬后,为了对付十常侍为主的宦官集团,竟然舍近求远把西凉董卓调入京城。不但何进先一步跟灵帝而去,而且董卓把洛阳搞得鸡飞狗跳。至此汉室名存实亡!
  有了董卓乱政在前,各地诸侯纷纷借口诛董卓而起兵。十八路诸侯在虎牢关前上演了一场沽名钓誉的真人秀。
  董卓一把火把繁华的洛阳付之一烬,然后带着搜刮的财富和人口退避至长安。十八路诸侯转头就各自发展自己的实力和扩张地盘。
  “太平可期?文若,只怕太平再不可期!”刘备正色地说:“人一旦尝到绝对权力的滋味是欲罢不能。为了平黄巾之乱,各地地方官员和强豪都会组建军队。就算平息了黄巾之乱也不会解散军队,而是拥兵自重,从此战乱四起!”
  “当朝下诏会有谁敢不解散私兵?这可罪同造反,是诛灭九族之罪!”荀彧心知刘备之语可能成真,还是希翼地说:“汉室余威还在,没有谁敢逆天而行吧?”
  “他们有充足的理由和可操作的手段啊!”刘备勾着手指数落着:“如养贼自重,如贿赂当朝权贵,如施字诀等等。重点是当朝派系林立,争斗不休,只怕无睱顾及地方啊!”
  刘备没说的是灵帝命不久矣!灵帝一死,上至朝堂,下至地方都会乱套。最终连一众大臣和新皇都没饭吃,又何谈其他?
  荀彧闻言,半响也没有回话,剑眉深锁,一双睿智的双眸中竟然出现一丝迷惘。心系汉室的当世顶尖智者荀彧一时间找不到破解之途,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玄德你会拥兵自重么?”荀彧心中被苦痛撕扯,他是多么希望刘备斩金截铁地回答不会!可是可能吗?
  “文若,接下来就是人吃人的时代,没有一丝实力,我该如何保护家人,爱人,友人,以及天下需要保护之人?”刘备很现实地说:“没有绝对实力,所有的追求都是镜花水月。所谓的公平公正都是扯淡!连命都保不住,又何谈理想和幸福快乐?”
  刘备顿了一下又说:“我之拥兵自重,必是为了大汉,为了大汉子民。那怕会让我左右为难进退不能也誓之不变!”
  “我明白了!”荀彧点了点头说:“如果说日后正如玄德所料,各地诸侯拥兵自重,战乱不休,而当朝又救无所救。那么荀彧必追随玄德麾下,为大汉,为大汉子民而战!就算相隔万千山水,千万城关也风雨无阻!”
  正因为荀彧对刘备有了深刻的理解,才知道刘备这个汉室宗亲的潜力有多大。刘备为大汉之主,荀彧是可以接受的!重点是荀彧觉得自己在刘备身边,日后对付世家也可以尽力把握在分寸之内。
  历史中为何荀彧会选择曹操?荀彧是没办法呀,环顾宇内,唯曹操可能一扫八荒一统天下。虽然说荀彧郁郁自尽而终,但是曹老板至死也没称帝!晋位魏王是名至实归吧!
  而同时刘备在那儿?又在干什么?在东奔西窜,将不过关,张,文不过简,乾,连块安身之地都没有。这时的刘备又如何入得了王佐之才荀彧的眼?
  “呃!”刘备有种被天上掉下的陷饼给砸昏了的错觉。这峰回路转得让刘备张着口,死活说不出什么来。
  人生中有许多时候都是如此,当痛苦或幸福来得太快太猛烈,都会让人说不出话来。那怕说些什么也会词不达意!刘备这时太抵是如此情形。
  “怎么?玄德不欢迎我?还是说玄德的大业我帮不上忙?”荀彧明知刘备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还是似笑非笑地打趣说:“不如回去下棋吧!”
  刘备完全不知道荀彧有试探之意,连忙急道:“我得文若,有如先太祖得子房,有,有,有如周武王得子牙公也!有如虎添翼!”
  荀彧呵呵一笑道:“玄德言之过早矣!万一世事不如人意呢?明天永远是未知的!”
  刘备差点拍着胸膛保证,还差点失口说自己就是个穿越众,能后知近两千年。好在临开口改道:“如事非我之所料,文若说该怎么办就就怎么办,我就是听文若的又何妨!”
  “好!咱们就君子一言!”荀彧对刘备的反应算是满意。那怕刘备非雄主之姿,但也真情流露。再怎么天才绝世,首先还是个人。是人就有感情,也希望人与人之间有人情味儿。
  “好!驷马难追!”刘备哈哈一笑:“走,文若,当浮一太白!”
  “请!”
  “请!”
  ……
  入夜,洛阳皇宫内,安乐宫中,一片灯火通明,还有哗啦啦的搓麻声。这是灵帝和几个近臣在切磋切磋麻艺。至于说黄巾贼众,这不是还没攻陷过洛阳附近的关隘么!
  “张卿呀,涿郡太守一职可有竞争的么?别忘了价高者得!”灵帝稳坐上首,抓一章牌,眯着眼睛说:“可千万别为了点私利而不顾国家大事!”
  把买卖官职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灵帝也算开了先河,让人无不顶礼膜拜!也不知这货要这么钱干什么?一无开消,二无建树。最多是明白近臣的小心事小动作。
  “圣上放心,奴才拎得清轻重!”坐在下首的张让,低眉顺眼地回道:“黄门侍郎荀攸出价尚可,重要的是附十坛逍遥醇酿。”
  “逍遥醇酿?”灵帝啪的一声,把一章南风拍在桌子上,声音有点大地说:“刘备这厮来了洛阳城,竟然不来见朕!他和他那老师卢酸都想造反么?”
  “圣上勿动怒!”坐在对家的赵忠摇手道:“近来进京的人有点多,逍遥侯是怕圣上没空接见他啊!再说逍遥美酒也就他有,他何尝不是问陛下圣意么?”
  嗯,荀攸走的就是赵忠的门路。也就难怪这货帮刘备说话了。至于说九江郡太守卢植,因属下邓当的打点,倒也就没受处罚,更别说什么被一撸到底,只是被灵帝挂在嘴边骂。
  “赵卿,让刘备明天到崇德殿晋见,着这厮带上所有美酒!”灵帝也算食而知味,正好近来刘备进贡的逍遥醇酿告急了,岂能不打劫之!
  “诺!”赵忠应了一声,又小心地问:“这涿郡太守一职?不知陛下之意是?”
  “只要他刘备钱足酒够,涿郡太守一职和整个青州都卖给他!”灵帝转着眼珠儿说:“反正算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小家伙姓刘!”
  “圣上英明!”
  “陛下高瞻远瞩!”
  “皇上深谋远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