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四十八章,天下人物 下

第四十八章,天下人物 下


  灵帝和十常侍早就商议过,把刘焉从涿郡调入京城为官,算是高升。自然涿郡太守之职就要卖个好价钱了!
  相对而言,一个地方实权之职远比京官更实在实惠,价格也更高。一个郡太守之职的价钱高过当朝三公九卿之职。目前价位最高的是一州刺史之位。
  至于说什么关内或关外侯已成了大白菜,统统属于有名无实的荣誉系列,可参考刘备所封的逍遥侯。差不多如后世啥啥名誉会长什么。不见十常侍许多的亲友都是列侯,别的侯又算什么!
  对于刘焉来讲,这涿郡太守也不算什么,他早捞得盆满钵满。刘焉这时的心思是准备找个安全的地方避祸,黄巾贼势众而凶猛。嗯,这货志在交州。
  很让人无语的是,龚景丢了整个青州,在刘焉说项下,在买通十常侍扇风点火下,龚景只是花了不少钱和削职为白身外,竟然毛事没有。
  外有刘焉这个有功的汉室宗亲,内有当红受宠的十常侍,满朝文武也不计较龚景之罪,真算千古奇谈。龚景可丢了一个州之地,还只身弃城而逃。按正常汉律当灭九族!
  “涿郡太守!啧啧啧,这得多少钱呀?”刘备咋舌地说:“公达兄难道不想外放?要不去做涿郡太守如何?”
  刘备此次入京就是为涿郡太守而来。正如田丰所建议,为大事何必拘小节。就算让世人非议有点铜臭味又如何?刘备纠结的不是涿郡太守的价钱和世人非议,而是买下了这涿郡太守该给谁来做?
  刘备自己做不来,也不想做。甚至刘备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剩下的人选只有蔡邕,田丰及简雍。嗯,简雍还不够格。
  蔡邕又是戴罪之身,再者这大学问家还不一定乐意。现在他以练字逗儿陪老婆为乐!还是让他无官一身轻好。
  田丰也不太合适,才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中二大才有前科。几年前可是从洛阳辞官而去的,现在又做官,不知这货转得这弯过么?
  刘备还真有心让荀攸去玩玩,做一郡太守,荀攸定是玩儿似的!把未来曹老板的五谋之首带在身边,刘备想想都带感。
  荀攸一听,心里也是一热。在洛阳做得再好,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头。做在外的一郡太守就不同,军政一把抓,泽惠万民啊。
  “玄德说笑了!”荀攸定了定神,收回纷乱的心绪笑道:“吾这小侍郎当得也挺惬意,玄德还是自个儿干吧!不正好施富民之策以证所言!”
  “还惬意?哄鬼呢!谁刚进门就叫憋屈来着?”刘备心中吐槽,开口却道:“小弟年幼,还不足胜任一郡之太守。要不让文若兄来干?”
  “小叔?”荀攸心中又是一动,眉毛抖动了几下说:“小叔刚举孝廉,一样也是资历不足,年幼不足以服众!”
  “既然是卖来的官职,本就无所谓服不服众。有财者居之,何况文若兄乃王佐之才,又有何不可?”刘备越说,自己都觉得让荀彧做涿郡太守是个绝妙的主意。
  荀彧这会儿一直在旁听,他没有插话的原因是因为刚在自己的失态。对于温温如玉的君子荀彧来讲,这是多么不可原谅之事。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神失守,连情绪也控制不住。这不应该是身为荀家未来家主人选的表现!
  “让吾做涿郡太守?”荀彧哑然之,回了这一声后,嘴角微微上翘道:“玄德不觉得离题了么?咱们还是先说说这天下人物,再讲讲这大汉天下该如何破而后立。至于这涿郡太守,等君买到手再议不迟!”
  “这才是王佐之才的荀彧荀文若的表现,这才是当今天下顶级智者的风范!智珠在握,不轻易让人误导牵制!”刘备心中暗赞一通,对荀彧更是有种捆上打包带走之心思。
  “这天下人物,除了公达兄所言的江东孙坚孙文台,西凉董卓董仲颖,袁氏兄弟和孟德兄外。还有幽州的白马将军公孙瓒公孙伯圭,以及室内在坐的三位!”刘备念及当世大才就有两个在身边,也不想装那啥地开始豪言壮语。
  “文若兄是王佐之才,公达兄何尝不是谋国之才!吾亦想改变这世道!”刘备笑道:“算天下人物怎么少得这三人,哈哈!”
  看过自吹自擂的,也见过毛遂自荐的。荀彧叔侄有种捂脸的冲动,实在是这刘备太给人以跳脱之感,无论是说话还是性情!嗯,又有谁知道这是穿越者的穿越综合症!
  那怕刘备是穿越众,有着近两千年的历史为参考,但是面对荀攸叔侄这等天才般的人物,也是倍感吃力。荀彧是心神皆乱,而刘备何尝不是冷汗直冒。
  荀攸看了眼让自己有点看不透的刘备,舔了舔嘴角的茶水,唧唧几下道:“玄德本就是这天下人物之中,吾还非常看好你的!”
  “公达兄可别吓小弟,小弟除了些虚名外,应该没有什么值得兄长看重!”刘备一副小生怕怕的小样说:“小弟所言改变世道之语有点虚妄啊!”
  “玄德谦虚了吧!”荀彧眼神有点飘忽地说:“就让吾来分析下玄德的优势!”
  荀彧分析了这么几条。其一是刘备的身份,已经得到宗人府承认的汉室宗亲,有着空头侯爷之尊。这身份的好处是大义和名份,就算刘备日后荣登至尊之位,也不算叛逆。
  其二是刘备师出名门,卢植和蔡邕都是当世大儒,其俩人身后的隐形资源是巨大而无限的,必会让刘备一生都受用无穷。
  其三是刘备身后没有家族的制约,反而已经有一定的班底和经济实力。反正诸如荀攸叔侄身处世家大族,常常身不由己。有时为了家族利益,被家族抛弃当作弃子都可能。
  其四是荀彧认为刘备本人就不凡,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才智,见识,志向都属于高绝之人。
  “有此数点,玄德日后必成大器!”荀彧分析了一通最后道:“不知玄德此次入京所为何而来?”
  “不瞒两位,小弟为名为利,也为国为民而来!”刘备豪情大发地说:“要拯救这大汉天下,必须得破而后立,从上至下都得清洗换血才成。小弟想先在一个地方试验一番。”
  “玄德属意之地是涿郡?不知如何清洗,又如何试验?”荀攸兴趣十足地说:“玄德不觉得青州比幽州更好么?”
  “青州确实更好,可是也要有能力摆平青州乱局才成。就目前而言,吾力有不逮。”刘备实话实说:“青州的黄巾褚燕部可不敢轻视!”
  “玄德的清洗可是针对世家而言?所谓试验,可是尝试没有世家的地方施行新政略?”荀彧剑眉紧锁地说:“玄德可知当朝从上到下皆由世族把持!”
  “一个国家的根本就是土地和人口!”刘备叹道:“而当今的实情如何?土地被吞并,人口被私匿。国家或天下万民名下的土地日益萎缩。又多少农民变成了佣农,他们劳作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被剥削和奴役之命运。”
  “这就是当今天下绝大多数的世家,士族,地主强豪之所为。为了家族和个人利益而置国家民族利益不顾!从开拓守土的有功人群变成了国家的蛀虫和仓鼠!”刘备没等荀氏叔侄反应接着发表长篇大论。
  “如果如今现在谁让他们交出土地,人口,及垄断的知识。他们必定会和谁拼命,一定是不死不休之局面。那怕以国家的名义也不行。因为他们一直认为这个国家是他们和他们先祖流血流汗建立的!或者说他们即代表国家!”刘备愤慨地说:“如此大汉天下不破又如何立?”
  “玄德可知就算清除了天下所有世家士族,又会产生新一代世家士族。这岂非换汤不换药?于事又何补!”荀攸皱眉地说。
  “不错呀,刘家即世家之首!玄德不是要拿自家皇族开刀?如此一来,玄德所谋所图不过一个笑话。”荀彧有些揶揄地讲。
  “两位兄长所言不差,不过两位兄长都犯了一个概念性的错误。小弟从没说过要铲除世家为首的当权者和既得利益阶级。他们是有点过份,却是整个天下的精英精华之所在。”刘备长笑一声:“那怕破而后立,也少不了他们出谋划策用心用力!”
  “玄德前后矛盾处让为兄糊涂了!”荀氏叔侄异口同声说着差不多意思的话。
  “矛盾啊!本来就是呀!相对而统一才是事物的本质。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刘备解释着说:“任何事情必须辩证说明,改变这世道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