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我的三国有些乱 > 第九十章,宝刀认主

第九十章,宝刀认主


  “唉!”简雍长叹了一声,把近几年的情形讲了一遍。
  简雍所在的简家是从别的地方搬迁至涿县的,算是小富之家。因为是外来户,与本地的地主强豪一直有些格格不入。
  近几年年岁不好,不是大干大旱,就是水涝蝗灾,其间还发生过几次瘟疫,这让简家日见维生益艰。
  简雍从小就是比较皮的家伙,能与刘备一起爬树就可见其顽劣。仗着家里余荫也算过得快乐,还在这几年跟了先生读书,属于读书人一类。
  读书人自有梦想和追求,简雍也不例外,总想解决温饱的同时实现一些人生的价值,或者说证明一下自己。
  可惜的是在上升阶梯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时,想报国还无门,想作为也无路。简家在涿县的资源不足让简雍出人头地。
  而儿时玩伴刘备的种种,简雍自然多少听说过。如刘备拜师本郡名人卢植,还有刘备的诗名,以及被封逍遥侯等。尤其刘备回涿县楼桑村的种种,简雍想不知道都难呀!
  “愚兄惭愧,难忘儿时之谊,今又闻贤弟见招,特来谋事也!有甚差遣都可!”简雍最后说出了此来的目的。
  首先自然是看望小伙伴,听说你这里有许多活计,我干点什么都行,我们之间就别客气。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宪和兄客气了,你能来就是如虎添翼!若不怕屈就,明天就来帮小弟!”刘备很高兴地说。
  刘备正想差人出幽州购粮,除了黄忠实在调不出人手相随。这下简雍来了正好,反正这家伙健谈,作为使者是不二人选。
  “好!为兄明天就来。”简雍很爽快地说:“不知玄德可赏一壶酒喝?”
  刘备还真不知这家伙善饮,却也没犹豫地说:“小事耳,恶来,搬把逍遥椅和一壶逍遥醇酿送予宪和兄。”典韦应声而去。
  “多谢多谢!”简雍连声道谢,之后便与刘备聊起了儿时趣事,少不了对当今社会的一些议论。都只是泛泛之谈,不过让刘备对其健谈有了个直接认识,这口才还真没说的。
  “公子!”典韦很快弄来了一把高竹椅,一坛十斤左右的高梁酒。
  “宪和兄,饮酒得有度,可别误了明日之约!”刘备为了这货步典韦等人的后尘,明天能否起床还两说,所以交待着。
  “玄德放心,早闻此美酒甚烈,吾绝不多饮,误不了事!”简雍如获至宝,忙不迭地保证。扛着竹椅,抱着一坛酒就溜了,也不提留下吃饭什么。
  “公子,就一小时玩伴是否可靠?”典韦有点担心地说。实在简雍给人吊而郎当之感。连典韦都有些不放心。
  “呵呵!恶来知道思考了,不错不错!”刘备点了个赞,才给典韦一个放心的眼神说:“你家公子看人还是很准的!”
  “呵呵!俺也就这么一说,公子不常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么!”典韦搔了下后脑勺,再次说出让刘备刮目相让的话。
  “对啦,恶来,你准备啥时候和阿英圆房?”刘备突然转换了话题。
  刘备本准备回楼桑村后就让典韦夫妇圆房,不过典韦这货难为情,不敢跟刘英提这事。刘备倒问过刘英,刘英却说等蔡琰大点再说。
  刘备知道这些都是借口,重点是两个人都脸皮薄。而刘备作为一个有着后世人的观念和思维,就是再过几年也不急,这不都二十岁没到么!
  “啥!”典韦蓦地满面通红,有点扭捏地说:“听阿英的!”
  “也好,恶来不如陪黄将军一起去趟南边,顺便把你父的骨骸接回来。之后公子再为你们补办个结婚仪式如何?”刘备考虑日后事情更多,还不知猴年马月才有空。
  “谢谢公子,不过俺不放心公子!”典韦搓着一双大手说:“俺和黄将军都走了,谁保护公子?”
  “如果说在家里都不安全,这天下还有什么地方安全?”刘备笑道:“去吧,你父该回家啦!”
  第二天一大早,简雍就神清气爽地来到了楼桑村。刘备告之要远赴南方购粮,简雍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用这货的话来说就是:“公费旅游我最喜欢,出使是我的最爱!”
  这次去南方购粮之举是早就拟定好的。此行以黄忠为主,简雍和典韦副之,还有刘氏六个族人。他们带去几马车货物,有逍遥椅和酱香型几种白酒。
  “黄将军,这些东西送给吾师卢公处,还有这封信一并交之即可。”刘备把九人送到村口,交待道:“至于粮食能购多少算多少,记住以稻谷为主,无壳大米不要。”
  “侯爷放心,黄忠谨记!”黄忠全副武装,拱手为礼道。说完驱马而行,一众人就出发了。
  “恶来,宪和,一切听黄将军的!”刘备挥着手再三交待着。看着一行渐行渐远,刘备才返回。
  且说黄忠等九人一路出幽州,过冀州,跨黄河。不日来到了荆州南郡境内。
  南郡处于荆州与扬州交界处,郡内有一条水流湍急的河流,名曰石河。是长江的一条分支。
  尤其黄忠一行人将要过的渡口,两边皆岩石,中间一座浮于两岸的木板桥。虽然说两岸相距才百米,但是胆小之辈也易受惊。
  典韦打头,简雍居中,黄忠押后。一行人牵着马,扶着马车缓缓而行。就在刚刚走过浮桥,河中异象突起。
  河中有如潜伏着远古神龙,一声巨响,水分浪涌,一道红色光柱从河中直冲云霄。如此反复三次,石河才风平浪静,除了湍急的河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咦!”黄忠全身无风自动,一股凛冽的杀气从河中汹涌而来,让黄忠来不及感受又消失了。
  “黄将军,莫非河中有怪兽?”典韦闻声赶过来问押后的黄忠道:“不如合力而诛之!”
  “典兄弟差矣,刚才光柱绝非河中怪兽所为,而绝世宝物之毫光!”简雍笑道,不忘引经据典说每次有绝世宝物出世都天地会有异象。
  “确实不是怪兽,应该是一柄绝世神兵在这河底!”黄忠轻闭双眼,把自身修为发挥到最佳状态,用心感受了一下刚才河中光柱起的地方,半响后才开口说。
  “那,这,可不好弄呀!”典韦武艺是高,却是个旱鸭子。这水性不好,水流又急,还不知深浅,是不好办。
  “典兄弟言之有理,不如算了吧,咱们还是赶路要紧!”简雍拳脚功夫平平,水性也一般般,就算河中有宝也兴趣缺缺。
  超出能力范围外的东西,还是让有德者居之吧!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说说可以,动真格的我不奉陪!简雍的一贯行事风格和主张就是如此。
  “谁说一定要下水?典兄弟你们两个带车队稍远点,待吾试试!”黄将捋须笑了笑,挥挥手让他们走开。
  待车队远离后,黄忠走到浮桥之上盘腿坐下,双手挥舞着。又听一声龙吟,河里再次水分浪开。只见一柄通身赤红的大力跃出水面,落在了黄忠右手之中。
  “赤血!”黄忠一看刀身,上面刻着赤血两个古字!黄忠对此赤血宝刀一无所知,心中正嘀咕之时,河中跃起一条蛟龙向黄忠猛扑而来。
  “呔!”黄忠挥起赤血宝刀向蛟龙砍去,蛟龙应声而成两爿,“扑通!”一声掉进河中,随而湍急的河水一隐而没。
  “好!果不愧是赤血宝刀!”黄忠又舞了几串刀花,才心满意足地收刀下了浮桥。
  黄忠满身修为因为要为儿子黄叙运功的原因,平常仅仅能发挥八成左右顶天了。但是赤血宝刀在手,能让他超水平发挥。也就由不得黄忠不叫好!
  “恭喜黄将军!宝刀认主好兆头也!”简雍拱手恭贺着:“黄将军来日必建不世之功!”
  “多谢多谢!”黄忠也心情太好地说:“同喜同喜!大家同为侯爷做事何分彼此!”
  “黄将军,你刚才杀的可是蛟龙?”典韦对宝刀不感兴趣,却对刚才从河中跃出的蛟龙好奇。
  “正是,每件无主绝世宝物的旁边都有绝世凶兽守护!这便是蛟龙无疑!”简雍煞有其事地说。
  如果刘备在这里,会告诉这群家伙,这只是一条鳄鱼罢了。嗯,一条体型较大的扬子鳄。不过在汉代,扬子鳄就是蛟龙吧?
  “可惜冲走了,应该很好吃!”典韦舔舔唇边,看了看湍急的河水说:“肯定有嚼头!”
  黄忠和简雍一听,差点没摔进河中。